0094 我让你说话了吗?

萧瑟朗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最强监狱系统最新章节!

    感觉到脚下的男人还在挣扎,汤焱加了几分力,碾磨着那个男人的嘴,回头怒道:“你他妈别动啊,再动老子踩烂你的嘴!”

    一句话,男人果然老实多了,他可能是这里的地头蛇,但是在汤焱的概念之中,是龙你就得给我盘着,是虎你也得给我卧着,至于这种蛇,汤焱向来是很擅长打其七寸的。

    “说吧,到底发生了些个啥?”汤焱痞气十足的问,地上那男人更加坚定的把汤焱当成不开眼的小混混了。

    纪梵兮简略的说了一遍,这个男人是在古玩市场里开小店的,纪梵兮看到他的摊位上有个古阿拉伯地区的油灯,样式古朴挺有意思的,就让这个男人拿给她看看。结果那个男人把油灯从货架上拿下来之后,递给纪梵兮的时候,两人的手一错开,这油灯就掉在了地上,直接摔断了油灯颈。

    然后两人就扯起了皮,一个说对方没拿稳,一个说对方松手太早,很快就有几个人围观了过来。纪梵兮大概看出这个男人不怀好意,根本就是故意在讹他,理论了几句之后,趁着有两个人帮她说话的工夫,掉头就跑。她的本意是到外头来打电话报警,让警察来处理这事儿,可是边走边报警,110接了警,却到现在还没出警。

    汤焱一听,顿时就摇了摇头:“你傻啊?白长这么大了,还是个搞考古的,这是古玩虫专门碰瓷的手段你不知道么?”

    “啊?碰瓷?”

    “古玩换手,行规是放在案子上,再由另一个人亲自拿起,这样无论什么时候摔了打了。总有个直接责任人,一目了然的就可以看出是谁的责任。他是故意碰瓷。你是犯了忌讳。说真的,这要不是你,我真懒得管这事儿,活该你被人讹!”

    纪梵兮这才依稀想起,似乎以前也听人说到过这些,不过她当时看到那个油灯,基本上就已经判断出这是个现代的仿制品,并非真品,所以也就没太留意了。而原本油灯摔了之后,那个男人让她赔钱。她也问了多少钱。想着这种现代工艺品也就值个几十块撑死百来块,给了也就给了。没想到那个男人狮子大开口,直接报了个一万六,纪梵兮当然就不肯了。

    “啊!原来是这样的!”纪梵兮瞪了躺在地上的男人一眼,“你这个骗子!”

    汤焱打了个哈哈。摆摆手:“我朋友的车在那边,你先上车吧,这里我来收拾。”

    纪梵兮有些犹疑的看了看地上的男人:“要不要紧啊?”

    “没事没事,这种家伙,被收拾之后你看他现在多老实!”刚说完这句话,男人顿时就又挣扎起来,显然是想告诉汤焱,老子一点儿都不老实!

    其结果是汤焱又在那家伙的嘴上碾了一脚,然后他果然就老实多了。

    纪梵兮还是有些担心。不敢轻易的往车上走,这事儿是她惹出来的,她不想牵连到汤焱。但是她自己又没有太好的解决办法,似乎也只能选择相信汤焱了。

    刚想走,就看到不远处有两个男人飞奔着过来了,纪梵兮才移动了几小步。那俩男人就已经把她给拦住,然后恶声恶气的说:“想跑?没门!”

    看到又来了两个人,原本坐在车里安之若素的谢斌,也不由得松开方向盘把手放在了门把手上,可是刚想下车,却又想起汤焱昨晚的神功盖世,顿时哂笑摇头,心道:就这俩家伙,还不够汤焱一拳一脚的。

    “小子,你这是找死是不是?”其中一个家伙伸手就去推汤焱,“快点把脚挪开!”

    汤焱微微一晃肩膀,躲开了这个家伙的手,右手化掌为刀,在那个家伙的手腕上极快的敲了一下。

    那家伙就感觉到仿佛触电一般,急忙把手缩了回来,再看自己的手腕,竟然已经有些红肿了,那种感觉,就好像被一条毒蛇极快的咬了一下一样。

    “册那小赤佬你跟我动手是吧!”那家伙怒吼了一声,直接一拳捣向汤焱的眼窝。

    汤焱脚下用力,借着那个男人的嘴,往侧面迈了一步,躲开了那个家伙的一拳。

    地上的男人嘴上一疼之后一松,立刻张嘴就骂:“你们两个怎么才来!麻痹想看到老子被人打死么?册娘匹……”话没说完,他只觉得自己的嘴又被汤焱的脚踩住了,后边的话化作几声“呜呜”,让人不明白他想骂什么。

    “让你老实点儿你不听!”汤焱一边说着,一边扭住了刚才出拳的男人的胳膊,趁着他拳劲用老,顺势往后一带,那个男人跌跌撞撞向前冲了两步,摔了个狗啃屎。

    另一个男人见自己的同伴吃亏了,却居然没有叫喊着往前冲,大概是看出汤焱会功夫,脚下竟然还往后退了两步,开口说道:“小伙子,你先把人放开,在这里闹事你容易吃不了兜着走。”

    前半句还像人话,服点儿软,汤焱也就息事宁人放过他们了,可是后边半句就是威胁了,汤土鳖十八岁的生涯里,最不怕的就是威胁啊,敢于威胁他的人,下场都很惨。

    “谢斌!你丫挺还他妈躲车里看热闹打算看多久,这人交给你了!”

    谢斌听了,摇头苦笑,只得推开车门下了车,然后朝着唯一一个还站着的男人走去。

    那家伙见状,顿时觉得不好,一个汤焱就能随便把他搓圆捏扁,车上下来的这个身材等各方面,显然比汤焱更上了一个档次。他顿时就有了掉头就跑的心思。

    只是距离太近,谢斌几步也就走了过来,拦在了他的身前。

    那个男人有些心虚的说道:“你……你想干什么?”

    “傻|逼!老子被他叫下车,当然是来干你,难道干你妹啊!”谢斌又往前走了一步,那男人吓得掉头就跑,跑的那叫一个快,他要是以这种状态参加奥运会,估计就没博尔特什么事儿了。

    甚至,这种嘴炮比拳头更强的货,跑了都没丢句狠话。

    “你好,我叫谢斌……”谢斌冲着站在一旁的纪梵兮微微一笑,伸出手去,心里却在盘算,这妞儿绝对极品啊,尼玛跟汤焱有啥关系?难怪汤焱这小子昨晚可以面对两个裸妞都毫不心动,原来身边还有这样的女人。嗯,这要是换了我,肯定也看不上那些庸脂俗粉了——其实,说周彤和文慧是庸脂俗粉也有些冤枉,只不过她们选择的行业是有点儿不入人法眼。

    只是,纪梵兮并没有理会他伸过来的手,也没有在意他说些什么,而是看着汤焱身后,瞳孔迅速放大,大喊了一声:“汤焱,小心!”

    汤焱却是好整以暇的冲着纪梵兮微微一笑,脑袋后边就像是长了眼睛一样,头都不回,直接往前一猫腰,脚下往后使了个绊子,那个被汤焱摔了个狗啃屎爬起后想要偷袭汤焱的家伙,再一次来了个狗啃屎。

    “咦!你好像很喜欢跟大地接吻么,小爷满足你!”说罢,汤焱松开了那个已经满嘴是血的男人,往前走了两步,一脚踩在那货的后脑勺上。

    谢斌很是有些无趣的摇摇头:“你这是何必嘛,非要把我喊下来,别说这三个货色,再多来几个你也能搞的定吧?”

    “凭啥老子昨晚帮你打架,你丫今天就可以袖手旁观?喏,那个归你了!”汤焱冲之前对纪梵兮动手的男人努努嘴。

    谢斌无奈,走过去,见那个男人要爬起来,便半蹲下身,对那个男人和蔼可亲的说:“我要是你呢,就还是别起来的好,省的老子动手。”

    那男人看看谢斌的身量,又跟汤焱比了下,最终放弃了挣扎,而是又仰面躺了下去。

    这时候,警笛的声音响了起来,呜呜呜呜的一辆警车就跟喝醉了酒似的歪歪扭扭的开了过来。一看到地上两个男人,一个被汤焱踩着,看不清楚长相,另一个则是战战兢兢动也不敢动,可是却是他们的老熟人,两名警察立刻从车上跳了下来。

    “你们干什么?快把人放开!”警察冲着汤焱大吼,谢斌只是站在一旁,他们到不敢轻易把谢斌也算进去。

    纪梵兮一看到警察终于来了,立刻就朝着警察跑去,边跑边说:“警察先生,是我报的警,情况是这样……”

    话没说完,之前跑掉的那个男人也不知道从哪儿钻了出来,点头哈腰带着谄媚的笑容说道:“杨哥,李哥,别听那个小娘皮的,是我给你们所里打的电话。这几个人,摔坏了咱店里的东西,我们找他们理论,他们竟然还动手打人,我是见机跑得快,不然也得被他们打在地上。你们可得为咱们做主啊!”

    汤焱这时候也松开了脚,往旁边让了两步,双手抱在胸口,冷眼看着这俩警察和那个家伙演戏,脸上笑容绽放,就好像这俩警察绝不会拿他如何似的。

    “警察先生,不是这样的!他们是故意在碰瓷!然后想打我,还想抢我的包,我朋友过来帮我,他们先动的手,我朋友才还击的!”

    纪梵兮急切的说完,两名警察里年轻的那个斜着眼睛看了她一眼,道:“我让你说话了么?”(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