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4 谁比谁凶残

萧瑟朗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最强监狱系统最新章节!

    汤焱很难得的没有反击,而是任由纪梵兮靠在他的肩膀上继续诉述。

    “好像只要跟你遇见,准就没好事,不就是喝个酒么,又没醉,怎么会失态成这样。搞成现在这样,似乎也不能完全怪你,归根究底是因为我一见到你就不自觉的怒火万丈。你怎么就那么招人恨呢?”

    这时候,汤焱很不合时宜的插了一句:“有一帮老男人告诉我,女人在说恨一个男人的时候,往往是爱上了他。”

    “爱你妹啊……”纪梵兮无力的反驳,调调听起来更像是在撒娇,“老娘怎么可能爱上你。算了,竟然跟你这种禽兽做了这种事,而且太疯狂了,疯狂到我都记不得到底做了几次。原本我是打算以后跟你形同陌路,再也不跟你做任何接触的。可是我真是太讨厌你了,讨厌到我做了一个决定,我要折磨你,讨厌一个人就应该折磨这个人的。你别开口,你肯定是想说日久生情什么的,而且会把那个‘日’字说的很贱。我也不否认,也许真的有可能。但是你放心,有一天,万一,我是说万一,万一我爱上你了,我就会离开你。讨厌一个人就要折磨他,可是爱上一个人就可以放手了。”

    汤焱终于也有无力吐槽的时候,这个疯女人的逻辑还真是奇怪的很,完全违背了人类的思维。但是汤焱也不得不承认,关于那个“日久生情”,纪梵兮说的是很对的。当时汤焱正打算这么吐槽。

    “我宣布,以后你就是我的性|伙伴了,俗称炮|友。马勒戈壁的,你现在很得意暗爽中吧?”纪梵兮突然抬起头,正视着汤焱,略有些浮肿的大眼睛里,有一种很奇怪的神采。

    “算了。看你这样子,大概还沉浸在暗爽中没能恢复过来。都已经干了这么不要脸的事情了,老娘就继续不要脸下去好了。等哪天玩腻了,我就会无情的抛弃你了。你放心,我不会让杭小琪知道的。你只需要在老娘想要的时候来帮老娘止痒就好……”

    “我勒个大去啊,你以为老子是你的按摩|棒啊!而且还是不需要充电的!”汤焱终于一声怪叫,推开了纪梵兮。

    “你要是敢不从,我回去就大哭大闹让杭小琪知道。”

    “喂,不要这样伤害一个单纯的小女孩吧?”汤焱无奈。

    “嘁,杭小琪才不单纯呢,闹不好你会发现她以前都有好多个炮|友了……”

    “喂喂喂,老子警告你,虽然小爷被你玷污了身子,咱俩也算很熟了。可是你要是乱说话老子一样会爆发的哈!”汤焱站起身,指着纪梵兮,大义凛然。

    “你能爆发什么?还想再来一次?”纪梵兮轻蔑的看着汤焱,岔开自己的双腿。这个疯女人,浴袍下边竟然是什么都没穿的。双腿岔开之后,汤焱立刻就看到并不浓密的毛发,以及毛发之间那明显红肿的部位。

    “贱货啊!肿成那样还敢挑衅!”

    “你不知道女人身上有三个位置可以吃了你们男人么?肿了一个算什么……”

    好吧,这个女人是彻底不要脸了,看她平时就有点儿疯疯癫癫的,不过在学生面前还算是很端庄。没想到私底下疯成这个德行。

    “老子还有十根手指呢,轮番干死你!”

    尼玛,要不要这么凶残啊,这已经超出了正常男女之间对话的范畴啊,少儿不宜啊。

    可能是也觉得这对话过于生猛,两人同时闭上了嘴。

    “以后咱俩不做这种事了吧?”汤焱求饶,他毕竟是个有女朋友的人,虽然他相信以自己的智商想要瞒住杭小琪很容易,可是这种做贼心虚的感觉不太好受,汤焱从来都是个光明磊落的汉子。

    “你想得倒美,老娘是有节操的,用过的东西哪能只用一次就结束了?怎么也要用到坏掉才行……”

    “尼玛你还说不是爱上老子了?”

    “老娘买根按摩|棒难道也是因为深深的爱上它了么?”

    “贱女人你再说一次,老子弄死你!”

    纪梵兮这次更加豪放,干脆解开浴袍的腰带,将整个身体曝露在汤焱的眼前。舌头伸出唇外,轻轻舔了舔,风情万种,眼神挑逗,虽然没说话,可是那意思很明显——你来啊,上边还是下边你自己挑……

    汤焱感觉到深深的无力,他决定利用男人的优势惩罚一下这个不知羞耻的贱人。

    抄起纪梵兮的脚踝,汤焱将她往自己怀里一拉,另一只手抓住纪梵兮的大腿,稍稍一用力就把纪梵兮翻了过来。

    浑圆的臀部高高的挺着,汤焱毫无怜香惜玉之心的一巴掌落了上去,伴随一声脆响,纪梵兮雪白的粉臀顿时红了一大片。

    “原来你喜欢这种调调,下次老娘穿着皮衣皮裤带着皮鞭蜡烛让你爽个够……”虽然感觉到疼痛,可是输人不输阵的纪梵兮,依旧扭过头,继续媚眼如丝的说。

    这下轮到汤焱茫然了:“皮衣皮裤皮鞭蜡烛是什么意思?”

    “s|m咯!”纪梵兮狠狠的抛了两个媚眼,只可惜汤焱真的不懂,她这媚眼算是抛给瞎子看了。

    “s|m是什么?”

    “少在那儿装,你不就是喜欢这种变态的调调么?”

    “变你妹啊!小爷还能比你这个贱货更变态?”说罢,汤焱再度扬起巴掌,在纪梵兮的臀部来了一下。

    这一次,纪梵兮吃痛之余,竟然发现自己居然产生了少许的快|感,她惊愕的琢磨:难道我真的对这种事感兴趣?

    连续打了几下,纪梵兮的身体蜷缩起来,虽然臀部传来火辣辣的疼痛,可是身体真的莫名其妙的兴奋了起来。纪梵兮终于明白,她果然是有点儿轻微的受虐倾向的,如果汤焱打得太重的话,她就不会有太大的反应,可是汤焱如果手劲儿落下稍微的轻点儿,她就会快|感如潮。

    汤焱也不敢下重手,总归怕把这个贱女人打坏了,而纪梵兮在连续不断的巴掌之下,身体开始微微抽搐起伏,嘴里也轻声的发出了呻吟……

    终于,纪梵兮难以忍受体内的热潮汹涌,猛地跳了起来,把汤焱摁倒在沙发上,急不可耐的扒着他的裤子。

    “我艹!贱货你又想干嘛?”

    “老娘要吃了你!”

    纪梵兮凶狠的回答,而且很快付诸行动,解开汤焱的裤子之后,低下头将小汤焱含在了嘴里……

    “我……”汤焱刚想大骂,却感觉到一种比昨晚更强烈的快|感传来,纪梵兮的动作无疑极其的生疏,可是这并不妨碍汤焱很快就沉醉其间,双手摁住纪梵兮的脑袋,不由自主的耸动起来……

    许久之后,纪梵兮感觉到口中热流不断,极其浓烈的腥味让她忍不住恶心想吐,可是脑袋被汤焱死死按住,挣脱不得。情急之下,两排牙齿就咬了上去,汤焱嗷的一声大叫,直接从沙发背上翻了过去,咣的一声摔在地毯上。

    “贱女人!你有病啊!”

    “呸!你才有病呢!不要脸,脏死了!”纪梵兮不断的吐着口中原本属于汤焱的那些液体,光着脚朝洗手间跑,漱了两遍口,才觉得稍微好一点儿。

    出来的时候,汤焱正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己胯间,拍着胸脯自言自语:“还好还好,没咬坏!”

    此情此景,让纪梵兮忍不住笑了出来,她突然发现,汤焱偶尔也还是有点儿小可爱的。

    “下次让你试试后边?”纪梵兮走到汤焱身前,在小汤焱上弹了一下。

    “老子又不是基佬,那种脏了吧唧的地方鬼才要试!”说着他就想起了夏侯康和张未,再度自言自语,“夏侯康和张未好像就是干这种事的,真恶心,拔出来的时候上边会沾着屎吧?”

    风情万种做撩人姿态的纪梵兮,陡然听到汤焱这奇葩的评价,脑中立刻脑补出了那幅场面……当然,她脑补的是汤焱从她身上起身之后的场面,而不是夏侯康和张未,纪梵兮的口味虽然重了点儿,却也还达不到那种程度。

    漱了两遍口才压住的吐感再度回到了体内,纪梵兮捂着小嘴就朝洗手间跑去,刚刚跑到马桶旁边,就吐了出来……

    胃里根本就是空荡荡的,酸水都吐了出来,可是等到她直起身子,看到马桶的时候,忍不住就再度想到那东西,于是又吐了一遍。这次有了经验,便闭着眼睛冲了马桶然后飞也似的回到屋里,连看马桶的勇气都没有了。而且纪梵兮很担心,从今而后会不会落下看到马桶就想呕吐的后遗症。

    “喂,贱货,你就算要假装怀孕也不用这么着急吧?至少老子还知道女人要怀孕六周以后才会有吐感的好不好?”

    汤焱的无情,让纪梵兮大怒不已,自然又是一阵拳打脚踢,这次,汤焱很配合的让她蹂躏了一下,罕见的没有还手,搞得纪梵兮打了几下之后都觉得奇怪,汤焱绝不是这样的人。

    电话铃声解脱了两人,不知不觉竟然已经是傍晚了,两人只顾着胡闹,却都没注意到窗外已经擦黑。(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