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5 贵人多忘事

萧瑟朗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最强监狱系统最新章节!

    电话是谢斌打来的,当然是喊汤焱去吃饭。

    原本汤焱打算拒绝,四点钟才吃完,他现在还处于一见到鲍鱼和海参就恶心的时段,可是纪梵兮却是饿得都快不行了,一天时间粒米未进。在纪梵兮的要求下,汤焱也只能委曲求全的应承下来。

    看到汤焱和纪梵兮联袂出现,而且纪梵兮的眼睛还有些浮肿,谢斌和夏侯康交流了一个“你懂的”的眼神。

    虽然只是很短暂的一个眼神交流,纪梵兮却显然从他们的眼神里看出了什么。

    转过头,瞪着汤焱,纪梵兮直接发飙:“你怎么跟个女人似的?这种破事很值得炫耀么?”

    汤焱莫名其妙的:“老子炫耀什么了?”

    “你说呢!”纪梵兮持续发飙中,“看他俩这贼眉鼠眼的样子就知道了,哼,你们这些男人,在一起还能聊些什么话题,还不都是女人?”

    汤焱依旧迷惑不解的扭脸看了看夏侯康和谢斌:“我跟你们炫耀过什么了?”

    谢斌没吭气,他也认为汤焱炫耀过,否则夏侯康怎么会知道他“脱皮”了?在谢斌看来,汤焱肯定是得意洋洋的告诉夏侯康是如何如何把纪梵兮拿下的,然后还用“脱皮”这回事来证明自己有多么的威武雄壮。

    可是夏侯康却知道,汤焱真心是什么都没说。就连“脱皮”也算是无心之语。

    “纪老师,你误会了,汤焱什么都没跟我们说,不过,这种事好像不用说的吧?你也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这年头师生恋也算不得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

    “恋你一脸啊我恋,谁告诉你我们恋了……”纪梵兮继续大骂。打了个顿,“他真的什么都没说?”

    夏侯康看看无辜的汤焱,点点头摊开双手:“真的什么都没说。”

    “好吧。算你还靠谱!”纪梵兮依旧瞪了汤焱一眼,然后指着夏侯康说:“我告诉你,这事儿你谁也不许说。要是让我发现还有其他人知道,哼哼,你就完蛋了!”

    这下,夏侯康无辜了:“纪老师,你这样不好吧?汤焱现在是什么都没说,可是万一他回学校之后忍不住告诉别人,你这对我不公平啊!”

    “那你就管好你的这个损友!”纪梵兮骄傲的转过身,背起双手,蹬蹬往前走,只是。走了没两步就不易察觉的将双腿分的开了一点儿,这个轻微的举动看的谢斌和夏侯康又是嫉妒又是羡慕。

    到了饭店,包厢里的桌子上,冷盘已经上好了,见人进来。服务员便问能否开始走菜。

    谢斌打了个电话,然后说道:“开始走菜吧。”

    汤焱浑然不觉,对这顿饭也没什么兴趣,只是坐在那儿喝茶。纪梵兮却问:“还有人?”

    “嗯,就是昨天那个。”

    刚说着,包间的门开了。宁其明走了进来,春风满面的跟所有人打招呼。

    都是见过的,也就没有太多的寒暄,只是宁其明道:“不好意思,昨天失态了,对不住各位。今天依旧是小弟做东,咱们少喝酒,多吃菜。”

    挨着汤焱坐下,宁其明又主动道:“汤焱你真是好酒量啊,听服务员说昨天后来你们俩又喝了不少?哦,纪老师也是好酒量。”

    汤焱很奇怪的打量着宁其明:“你是……?”

    不是吧?昨天才见过的,您老人家这就忘了?——宁其明突然觉得自己很像个冤大头,汤焱这厮现在住的吃的都是他的,昨晚那顿饭也便罢了,酒钱明显超过菜钱,今天中午那顿,可是红果果的两万多啊,看他的表情,就好像是半点都没印象一般。

    “我们昨天晚饭的时候见过的,原本晚上还安排了点儿节目,没想到喝翻了,你不会真的不记得我了吧?”宁其明真的很委屈。

    汤焱这才一拍脑门:“哎呀,贵人多忘事。”

    此话一出,整个包间里的人都崩溃了,尤其是宁其明,迟疑的提醒:“这句话不是这么用的好吧?”

    “真的是忘了,现在想起来了,这可不就是贵人多忘事?”

    “好吧好吧,就是贵人多忘事……”宁其明真心无力吐槽,从未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竟然把贵人多忘事用在自己身上,尼玛,你算哪门子的贵人啊!

    领教过汤焱和纪梵兮的酒量,宁其明三人是绝对不敢轻捻虎须了,老老实实的吃完饭,宁其明略微有些尴尬的看了看纪梵兮,小声对谢斌道:“晚上咋说?到底要不要再安排?”

    谢斌其实也有些犹豫,他真心没想到纪梵兮还会出现,宁其明所谓的安排肯定又是会所什么的,这带个女人去,就仿佛是去酒吧自带酒水一样,着实不像话。

    宁其明说的声音很小,可是纪梵兮一看他们的表情似乎就明白了怎么回事,见谢斌尴尬,便道:“你们是不是要去找女人?不介意的话我也凑个热闹,还从来都不知道你们男人去的那些地方是什么样子的呢!”

    好吧,既然人家女孩子都主动开口了,而谢斌和宁其明在用眼神咨询了一下汤焱而汤焱根本毫无反应之后,他们也就答应了下来。当然还是会有些别扭,主要是因为纪梵兮跟汤焱的关系比较特殊,平日里他们去会所夜总会什么的,倒也不是没有人带着女人去的,但那一般都是有人带着个小明星或者干脆就是情|妇二|奶什么的,这次的算比较古怪的。

    纪梵兮真心是因为好奇,而汤焱本身对这种事情没什么感觉,让他去跟会所里的女人玩,他可能还觉得不如跟纪梵兮坐在一起呢。

    一行五人,四男一女便去了申浦比较偏远的一个会所,一开始的时候,除汤焱外的三个男人多少有些束手束脚,好在纪梵兮也没给他们造成任何压力,进了包房之后,就自顾自的点歌喝酒,跟汤焱也仿佛热恋中的男女一般,渐渐的,那三人就又放开了。

    十二点左右,各自搂着一个女人离开,纪梵兮上车时说了一句:“原来这种地方也就那么回事,还以为现在的这些女人也和古代青|楼里那样,琴棋书画至少都会点儿呢。搞了半天,只要会喝酒有几分姿色就行了。真不知道你们男人怎么会喜欢到这种地方玩,反正最后都是要带着她们回去的,还不如直接喊回去该干嘛干嘛呢!唉,男人啊,根本就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却还偏偏要装的知情识趣的,没劲!”

    一番话,说的三个搂着小姐的女人面如土色,大姐,你不要这么直接好不好?都是出来混碗饭吃的,何必呢?

    汤焱显然是不习惯和人睡同一张床的,无论男人还是女人,但是在纪梵兮的要求下,又或者说是纪梵兮的威胁下,汤焱无奈的妥协了。

    其结果就是汤焱几乎一夜没睡,到早晨六点的时候,仿佛逃也似的离开了纪梵兮的房间,跑去晨练了。

    晨练归来,谢斌也已经起来了,打过汤焱房间的电话,没有人接,便坐在大堂里等他。

    看到汤焱回来,谢斌起身迎了上去。

    “又去晨练了?你眼圈怎么那么黑?唉,年轻人要注意适可而止啊……”

    汤焱不满的翻了个白眼:“老子是因为一夜没睡好吧?”

    谢斌大惊失色:“一夜没睡?战斗力太强了吧?”

    很明显,谢斌想歪了,汤焱懒得跟他解释,只是问到:“要去拍卖会了么?”

    谢斌点点头:“拍卖会其实是要到下午三点,可是这种拍卖会都是酒会的形势,通常要在中午之前到的。”

    汤焱看了看大堂前台挂着的钟:“这也才七点多,你急个什么劲儿?”

    “有些事情还需要商量商量,所以想等你一起吃早饭。”

    “那你再等我一会儿,我上去洗个澡,十分钟下来。”

    汤焱还真是守时的很,说十分钟真的就只用了十分钟,便跟着谢斌出了门。

    谢斌已经定好了地方,离得很近,走路两三分钟就到了。

    这是一幢民国的建筑,看得出来不全是做餐厅用的,不过汤焱对这也没兴趣。进了餐厅之后,服务员客气的将他们领到了靠近黄浦江的大阳台上,面对面的坐下,眼中便是黄浦江的滔滔江水,很有情调的一个地方。

    看着谢斌安排的早餐,汤焱着实没什么胃口,比起牛奶面包这一类食物,汤焱显然更喜欢豆浆油条的组合。

    干脆把面包扔在一边,只是把里边夹着的肉吃掉,汤焱便结束了自己的早餐。

    “说罢,还有什么需要嘱咐的。”

    谢斌看看汤焱面前狼藉的盘子,道:“不喜欢?”

    “那是喜欢不起来,还不如街头上找个摊子吃点儿豆浆油条什么的。”

    谢斌被汤焱的品味深深的打败,不过还是喊来服务员,给了他一百块,让他帮忙出门买点儿豆浆油条回来。服务员很诧异,却还是照办。

    “那边……”谢斌指了指江面上依稀可见的一个范围,“我们今天的目的地就是那里。”

    “那是江面好吧?尼玛你想不开想投河自尽别拉上我哈!”汤焱毫不留情的吐槽。(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