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2 竟敢拿老娘打赌

萧瑟朗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最强监狱系统最新章节!

    孔雀决定放弃询问汤焱任何问题,反正自己已经承认了身份,虽然他自己也有些奇怪,怎么就会这么痛快的承认。

    他将这归结于纪梵兮太打动他了,却忽略了真正的原因。

    “好吧,成交。”孔雀伸出手,准备跟汤焱做这个君子之赌。

    只可惜,他自己不是君子,汤焱更不是,汤焱绝不会这么轻易的在没有彻底谈好赌注之前就跟他匆忙的打赌。

    汤焱没伸手,而是看着距离他俩十米远处,几个女人换好了比基尼,迫不及待的从船侧的舷梯上下水。

    “别着急,咱们还没说清楚赌注的内容呢。”“不是谈好了,你要我从前买卖过的全部情报么?”

    “你当老子傻啊?你的智商也需要提高一下,我们国家有一种卖的很好的产品,叫做脑白金,今天过节不收礼,收礼只收脑白金,你需要弄点儿来补补。”

    就算孔雀没怎么来过共和国,他也知道脑白金纯粹就是跟糖水没什么太大区别的玩意儿,头疼道:“你说!”“我哪儿知道你以前买卖过哪些情报啊?好歹你先表示一下诚意,列个单子好不好?”

    孔雀心说这下就是你把我当白痴了,没好气的说:“单子不会给你,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手里的情报,对任何一个国家政府的非洲战略,都是有极大帮助的,尤其是你们国家这种对非洲援助非常大的国家。”“非洲战略是个什么玩意儿?竟然没有钻石矿或者金矿之类的情报么?”孔雀一头黑线:“那是商业情报好不好?”

    汤焱不耐烦的摆摆手:“好吧好吧,权且信你一回,虽然你这种金手指实在不该有什么信誉可言。除了这个,你身上那块玉我是要定了的。”这块玉,孔雀并不知道其来历,但是从年代等等来判断,知道其实质价值不会特别高,顶多也就相当于一件明代官窑的瓷器。汤焱想要,给他就是。

    “好!加上这块玉。”汤焱又道:“还有之前我们说好的拍卖款。”

    “汤先生胃口太大了吧?”“哦嫌我胃口大?那行,一会儿我把你那些假瓷器都砸了。你居然好意思嫌我胃口大?尼玛,十六件瓷器,里边居然只有一两件真货你这人到底要不要脸?”

    孔雀无言了,他开始深深的后悔跟汤焱打这个赌,根据他们设定的赌法,汤焱绝对可以去把他所有的假瓷器都给砸了,只要留下真品就可以了。现在汤焱以此威胁他,他也莫可奈何。

    “好,就依汤先生,真品所卖的款项都归汤先生所有。”

    “你突然答应的这么爽快,我倒是有些怀疑那十六件东西里到底有没有真华了。

    ”汤焱眯起眼睛,孔雀却心中一凛。

    这绝对是一种试探如果孔雀的反应稍有不正常,似乎就能从某个层面验证这十六件瓷器里一件真货都没有。不过孔雀也是大风大浪经过来的,瞳孔剧烈的收缩一下之后,他笑道:“汤先生太谨慎了,如果一件真品都没有,汤先生届时大可以把所有的瓷器都砸了,让我也血本无归。”这倒是实话,即便是造假也是有成本的,这十六件瓷器,即便全是假的,孔雀想要伪造的惟妙惟肖,也需要数十万乃至数百万欧元的成本否则又怎么能够骗过行家的眼睛?

    这一批明朝的瓷器,如果真品的话,每一件的市场价至少也在数百万到数千万之间。当然,他这个明显是赃物,而且是走私进入境内的,价格上不可能卖到市场上的拍卖价否则船上的这帮人又怎么会趋之若鹜的跑来竞拍?不如直接去一些高品级的拍卖会上买可以见光的东西了。而即便如此,这些东西也绝不会拍出低于百万的价格来,真要是被汤焱砸了无论是谁都会肉疼好半天的。

    最关键的地方还不在于这些钱,而是被船上那帮在汤焱和孔雀眼里可能都跟猪没什么区别的家伙知道孔雀拿来的全都是质品他们震怒之下,孔雀就算有通天的本事,估计也只能落下一个被扔到海里喂鲨鱼的结果。

    “唉,看着你卷走几千万,还真是很眼红啊!”汤焱意犹未尽的叹息了一声,却让孔雀很是警惕。

    “汤先生,做人贵在知足”孔雀提醒了一句。

    “哎呀呀,你放心,我这人最知足了,绝不会再提什么要求,现在我已经很满足了。你说你没事儿非要送点儿钱给我hua”

    孔雀差点儿没被他气死,如果不是因为看出纪梵兮跟汤焱极其亲密,恐怕两人现在根本就是奸夫淫妇的关系,孔雀才不会失心疯跟汤焱玩什么游戏呢。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孔雀对自己的手艺有足够的自信,相信汤焱决不可能辨认出真品和质品,才会对汤焱那苛刻到完全不要脸的赌注答应的这么痛快。

    “汤先生可不要这么自信,也希望汤先生如果输了,一定要遵守诺言,主动的离开纪梵兮女士。”

    对于汤焱的人品,孔雀还真是很难以相信,汤焱要的赌注都是实耔实的东西,可是他自己要的赌注,却很缥缈,汤焱到时候不认账他还真是没什么太好的办法。

    汤焱摆了摆手:“我不可能输。”一句话,又把孔雀气的直翻白眼。

    “那么,我们现在就去看看那些瓷器吧。”现在拍卖会还没有正式开始,拍品自然也都没有露面,而是统一被寄放在船舱中的某个地方。

    那里被庚新带来的几名安保人员保护着,除了庚新以外,其他人是绝对不被允许靠近的。就连纪梵兮刚才去对那些拍品做细致的鉴定,也是庚新亲自领着她去的,孔雀既然和汤焱开始进行这个赌,那么他就该领汤焱去鉴定一下那些瓷器。总是要给唐亚充足的时间去鉴定一下的。

    可是汤焱却根本不以为意,直接摆了摆手道:“不用了,拍卖会还有一会儿就开始了,你的瓷器都是在集中的时间拍卖吧?到时候你看我是否竞价就知道了,只要我参与竞价的,那就是我认为的真品,不参与那些,你明白的!”“汤先生,我必须要提醒你,拍卖会开始之后,所有人都是不被允许直接接触拍品的,你最多只能隔着一个钢化玻璃的罩子去对那些瓷器进行鉴别。”

    其实孔雀真没有那么好心去提醒汤焱,他主要是怕汤焱到时候赖账。

    “行了行了,不就是鉴定一下瓷器么?屁点儿大的事情,你搞那么严肃干嘛?”孔雀快被气得不行了,也不知道汤焱是其实什么都不懂呢,还是真的托大到如此地步。想到汤焱的赌注其实真心没什么代价,无非就是离开一个女人而已,孔雀突然就觉得,这小子难道其实对古董鉴定一窍不通?

    汤焱把话说到这种份上了,孔雀也就不再跟他多罗嗦,看到纪梵兮就站在不远之处,他便又撅起尾巴往纪梵兮那边凑了过去。

    只可惜纪梵兮实在是很不给他面子,孔雀凑了过去,纪梵兮只是敷衍了他两句,就自己跑到汤焱那边去了。

    看到纪梵兮跟汤焱说话的时候,脸上竟然展现出了迷人的笑容,孔雀觉得,虽然赌注之间有些不对等,汤焱过于无耻的索要了太多的东西,但是如果不打这个赌,他真的要在纪梵兮身上折戟沉沙了。

    “你刚才跟那个家伙聊什么呢?”纪梵兮站在汤焱对面,小声问他。

    “我和他打了个赌。”汤焱直言不讳。

    纪梵兮皱皱眉:“打什么赌?”

    “这我不能告诉你,我有职业操守的。不过我可以告鼻你另外一件事,那家伙要求的赌注是我输了我就主动离开你!”

    “你竟然拿我打赌?”纪梵兮顿时就怒了,浑然忘记了她跟汤焱说的所谓“炮1友”双手直接抓向汤焱的肩膀。

    汤焱稍稍向后退了一步,避开纪梵兮这两根爪子:“注意形象注意形

    …”

    “注意你妹的形象啊,你刚才跟那家伙一通大吃,哪里还有什么形象,认识你的人都希望从来没见过你吧!你竟然拿老娘打赌?你给我好好解释一下,不然老娘跟你没完!”“没完你能怎样?虽然说俗话说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可是你自己的亲身经历应该可以说明,偶尔老牛也能耕坏田的”汤焱的语气很轻佻,眼神很无耻。

    “你”纪梵兮跺跺脚,略带薄嗔的模样,看的不远处的孔雀心神一荡。

    “咱俩又没啥关系,那个傻子非要让我离开你,那就让他出点儿血呗。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你知道吧?、,汤焱最终还是解释了一下。

    “你到底跟他打的什么赌?”纪梵兮急了“都说了不能告诉你,你的智商还真是很成问题啊,还以为咱俩交配过后,你能长进点儿呢!、,汤焱翻了翻白眼。

    要不是大庭广众之下,纪梵兮都想扑上去跟汤焱拼个你死我活了:“那他的赌注又是什么?”(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