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6 让你喝洗脚水

萧瑟朗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最强监狱系统最新章节!

    带着疑惑,汤焱又拿起了那件他认为最不可能是真品的宣德僧帽壶,这件瓷器的品相实在过于完美了,完美到让人完全难以相信它会是一件真品。

    没有放过任何细节,汤焱用了最大的耐心去研究这只宣德僧帽壶,在壶帽和壶腰处发现了明显的拼接痕迹。这不是指的后加工的拼接,而是指的在制造过程中的正常拼接。拼接处的釉面较厚,这是为了遮掩下方的接缝。虽然看起来是瑕疵,但是这已经被视为瓷器本身的一部分了,也就不再是瑕疵。

    在极其细致的观察之下,汤焱终于发现又是在足底的位置,同样是双蓝圈,只是这双蓝圈是个拐角,而在内角的位置,刚好就有一圈泥。

    汤焱点了点头,心道:看来又是个拼接起来的东西,这圈泥,根本就是为了掩饰瓶底的拼接痕迹才弄上去的。真说起来,这十六件,尤其是这四件东西,都不能说它是纯粹的假货,本身都是古董的碎片或者一部分拼凑而成的,但是的确是赝品,因为它们和其所描述的不符,明显是为了增值才这么去做的。

    别的不说,光是孔雀做拼接的这份手艺,就堪称巅峰级,如果不是汤焱具备断代技能这种bug般的存在,哪怕是再如何资深的专家也会在这上边打了眼。

    汤焱倒不是担心孔雀会从这方面赖账,说句不好听的。他只要把这些瓷器的拼接告诉在场的人,孔雀死一万次都不嫌多。这十六件瓷器,光是按照孔雀提供的资料所形成的底价,就已经达到了接近三千万,最后的成交价估计会在四千万以上。可是即便他这些东西已经堪称巧夺天工了,也具有相当高的价值,却也最多不会超过一千五百万。

    所以。只要汤焱指出孔雀这些,他就必须要承认自己输了这个游戏。

    可是问题就在于,虽然孔雀是来圈钱的。但是汤焱很难相信这家伙竟然吝啬到一件真品都不拿出来,这着实有些违背常理了。最关键的地方在于,孔雀既然跟汤焱打这个赌。要是一件真品都没有,那也有些说不过去,他不可能不担心汤焱最后得知没有真品的真相而恼羞成怒,那样他就得不偿失,绝对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都已经确认这四件瓷器也都是赝品,汤焱已经准备下来了。可是他很疑惑的看了孔雀一眼,却发现刚才一直在不断向纪梵兮献媚的孔雀,此刻却是眼神平静的看着他。当然,眼神的平静是可以伪装的,孔雀此刻居然会望向汤焱。其实就已经说明他也开始有些紧张了。

    他为什么要紧张呢?

    孔雀一直表现出对自己的技术极为的自信,似乎认定汤焱绝不可能分辨出这些瓷器的真假,而在汤焱上台的时候,也注意过孔雀,孔雀依旧是在向纪梵兮献媚的。那么现在他怎么突然紧张了呢?

    汤焱停下了脚步。回头又看了一眼那四件瓷器,想到:孔雀的紧张,难道是因为我重复拿起了那只僧帽壶?

    别看汤焱在台上一直在极其细致的检查那四件瓷器,其实他一直留着一份心观察孔雀的反应。他很清楚的看到整个过程,当他一件一件看过去的时候,孔雀是并不紧张的。基本上只是略瞟一眼就该干嘛干嘛去了。即便当汤焱将那只寿桃花果大碗和梅瓶进行款识的比较的时候,孔雀的目光都没有在汤焱身上停留。

    唯独当汤焱重新拿起最早放下的僧帽壶的时候,孔雀的目光竟然停留在了他的身上。

    这似乎足以说明,孔雀要么根本不担心汤焱看出破绽,要么,就是认定汤焱一定能看出破绽,从而会认为这所有的瓷器都是赝品。

    “还是有哪里出现了问题!”汤焱霍地转身,“难道这只僧帽壶是真品?”

    看到汤焱又一次拿起了僧帽壶,就连台上的拍卖师也露出少许不耐烦的神色,而汤焱的余光却注意到,孔雀虽然极力的偏过头去,似乎又在跟纪梵兮说话,可是他的眼角,却闪烁着少许的余光。

    当然,这也可能是一种心理战,孔雀似乎很喜欢玩这一手,他之前已经好几次的用心理战的方式试探汤焱了。

    手里拿着那只僧帽壶,可是汤焱的目光却并非落在上边,他只是在想,那三只绝对是有问题的无疑,而这只究竟是否有问题呢?这也成为这十六件瓷器究竟是否存在真正的真品唯一的悬念。

    一圈泥……

    为什么会有一圈泥呢?

    汤焱似乎陡然间就明白了孔雀的手段,有时候,真相和假象之间,就只有一层纸的距离。找到了那个关键点,也就找到了察觉真相的方法。

    汤焱终于放下了那只僧帽壶,脸上带着少许失望的走下台来。走到第一排座位前的时候,他还特意停下脚步看了一眼孔雀。眼神里,带着犹豫,甚至有少许的愤怒,这让孔雀心中大稳。

    坐下之后,谢斌着急的问道:“怎么样?看出来没有?”

    汤焱依旧仿佛有些犹疑的点了点头,却并没有开口回答谢斌的话。

    这一切,无疑都落入了孔雀的眼睛,他心中大定,觉得今天这个游戏,自己又一次胜出了。只可惜,汤焱此刻心里也在冷哼:“小样儿,跟我玩这种里格楞,小爷让你喝老子的洗脚水。”

    见汤焱已经回到位子上了,庚新笑着冲拍卖师摆了摆手:“开始拍卖吧。”

    毫无疑问,那四件最贵重的瓷器一定会被放在最后,前边十二件瓷器,经历了比之前那些寻常拍品略微激烈一点点的争斗,但是也依旧迅速的尘埃落定,总耗时不过一个小时,也就比汤焱等人在台上细看那四件瓷器的时间略多少许而已。

    最高的拍出两百二十万,最低的也有一百五十万,十二件瓷器的拍卖尘埃落定。

    最受到瞩目的四件瓷器终于被一一放进了玻璃柜子当中,而且不像之前的拍品,这次是四件一起放了进去,可能是为了更加震撼的感觉。

    第一件被宣布拍卖的,是那件永乐寿桃花果大碗,这也是谢斌本人最感兴趣的物件。

    可是现在举价用的牌子落在汤焱手里,谢斌无论双眼冒出如何的金光,也只能看着汤焱纹丝不动,根本对这件瓷器不置一词。

    “这件不是真的?”谢斌眼见着寿桃花果大碗已经被喊到了八百三十万的价格,估计不会超过九百万就应该成交了,他有些着急,这时候再不喊,怕是就来不及了。

    汤焱扭脸看了他一眼,小声在他耳边说:“这是个民窑的玩意儿。”

    “不可能吧!”谢斌完全不信。

    汤焱白了他一眼,再不理他。

    最终,拍卖师的槌子落下,之前也和汤焱以及庚新一起上去上手的那个人,以八百七十万的价格,拿到了这只寿桃花果大碗。

    汤焱摇了摇头:“尼玛,三十万不到的玩意儿,卖给他八百多万,丫还笑得跟捡到宝似的,回去有他哭的。”

    紧接着,是另一件永乐年间的瓷器,也就是庚新最想得到的那只永乐八方烛台。

    庚新一出手,相对来说跟他竞价的人就少了,主要还是那个拿走寿桃花果大碗的人跟庚新喊了几声,最后当庚新直接喊出九百万的价格之后,那人也选择了放手,对庚新歉意一笑。

    “这只也不是真的?”谢斌哭丧着脸。

    “这要是真的你敢跟他抢么?”汤焱直接杵了谢斌一句。

    这么一说,谢斌心里就平衡多了:“那倒也是,不过到底是不是真的?”

    “真倒是真的,不过底足和烛台是两个物件,都是残损品,拼接的相当牛叉!”

    “那岂不是价值大减?”谢斌突然心里又平衡了。

    “这也难说,只要没被人看出来,这玩意儿整体都是永乐年间的玩意儿,估摸着转手之后赚个三百万应该问题不大。”

    “唉,可惜啊!”

    “可惜个毛线啊,被人看出来呢?那就顶多值个百来万了。”汤焱不屑的说。

    这时候,唯一的真品开始拍卖,至少是汤焱认定的唯一真品。

    “这件是宣德青花僧帽壶,品相绝佳,釉面光滑细腻,是不可多得的精品。底价为一百八十万,每次叫价为十万。”

    拍卖师宣布之后,这件僧帽壶的价格很快攀升到两百八十万,见汤焱还不出手,就连庚新都有些奇怪的转过头看了一眼。

    “三百万!”庚新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刺激一下汤焱,估计直接加了二十万,喊到了三百万的价格。

    说实话,这个价格已经很接近最后的成交价了,这只僧帽壶,在众人心中的估价也就最多不能超过四百万,否则虽然还是有得赚,但是赚头已经不大。

    谢斌已经很着急了,毕竟扔了五百万下去,拍下这件东西就已经是亏本了,不过幸好亏得不算太多,勉强在承受范围之内。可是汤焱根本无动于衷,就好像他根本不打算举牌似的,谢斌忍不住推了汤焱一把。

    汤焱瞪了他一眼:“你急着嫁女儿啊!”

    呃……

    这特么跟拍卖有关系么?

    而台上,这时候已经传来“三百万两次,还有没有人要出价?”的声音。(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