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5 悲催的孔雀

萧瑟朗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最强监狱系统最新章节!

    这话汤焱已经是第二次说了,第一次直接被庚新无视了,当时如果不是看在谢斌的面子上,汤焱估计就被庚新直接扔到街上去了。

    可是这一次,哪怕汤焱这句话放的地方很有些不对,跟在“精彩个毛线”后边,听起来怎么都像是骂人,可是庚新却不认为汤焱是在骂他。

    谢斌却急了,凭他的智商原本不难想明白汤焱这句话并不是在骂人,可是汤焱的性格一直让他有些紧张,所以又有些误会。

    情急之下,谢斌也顾不得许多,喝道:“汤焱,你别胡说八道!四哥,他……”

    庚新摆了摆手:“你还听不出汤焱的意思么?他不是在骂我,是在说我真的有病!”

    谢斌微愣,随即反应过来,汤焱和庚新刚见面的时候,汤焱不是也说了这么一句么?而且后头还特意的强调了一下。

    “你是……?汤焱你快说啊,四哥到底什么病?”谢斌迟疑了一下,赶忙说道。

    汤焱又给自己倒了杯茶,喝完之后放下茶杯,这才慢慢的开口:“什么病我就说不好了,我又不是医生,只不过学过一点儿针灸,略微看得出点儿问题而已。四哥你面上有淡金之色,隐隐还有些黑气,眉尖有血点,这就是表示你气血有问题。你是不是早起的时候往往会有些晕眩?睡觉的时候多梦?你可能以为这是因为年纪大了睡眠质量下降导致的,其实是因为你有暗疾。当然。我就是随便说说,你不信就去医院检查一下,应该能检查出些问题来。”

    “我血压有些高,血糖也有些不稳定,医生早就给我配了降压药,让我少喝酒,说我现在的血压也只是偏高。毕竟四五十岁的人了,有些这方面的毛病也是正常。”

    “肯定不止是血压偏高的问题,你最好是回去之后好好检查一下。”说罢。汤焱也不再多说,站起身来,帮纪梵兮把身上的金针一一拔下。

    纪梵兮恢复了行动能力。第一反应就是说:“咦,好像真的不疼了诶!”

    “我只是暂时帮你疏导了一下经络,强行用行针打通了,不过坚持不了多久,很快你又会闭塞起来。我劝你现在最好去一下洗手间,要是包里没有卫生巾的话,就让服务员帮你出去买点儿,今天你的血量会比平时大一些,而且流出的血的颜色看起来会让你觉得有些可怕。”

    纪梵兮脸色顿时通红,汤焱还真是直言不讳。这种话能当着外人的面说么?

    拎起自己的包,纪梵兮直接就钻进了包间内的洗手间,很快,洗手间里传来一声惊讶的喊声。

    看了看时间,已经过去两个多小时了。不知道系统为什么还不宣布隐藏任务完成,汤焱也有些担心,别是孔雀真的又被那帮人抓走了。

    “别老在里边呆着了,你还能把经血看出花来?走吧,回去之后我再帮你好好根治一下。”汤焱冲着洗手间大喊,很快。纪梵兮红着脸从里边走了出来。

    各自道别,看着庚新上了车离开之后,谢斌急忙拉住汤焱,小声问道:“你赶紧告诉我,孔雀逃跑是不是你干的?”

    “孔雀逃跑了?我勒个去啊,你们这帮人也太没用了吧?连个老外都看不好。你少往我身上赖啊,这事儿跟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说起来,你们出动那么多军人,竟然还让他给跑了,这小子的确有一套啊!”汤焱装的全然无知。

    谢斌根本就不相信他的鬼话,很严肃的说:“汤焱,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居然还要去把他救出来,可是你必须跟我说老实话,我的任务虽然已经完成了,剩下的是上头的事情,可是真要是回头查到你身上,我也保不住你!”

    “那你就赶紧去把孔雀再抓起来啊,跟我这儿瞎费什么劲儿,你丫不会赖上我了吧?我可不会再帮你去找孔雀啊,你们那么多人都奈他不何,我一个人能怎样?唉,这么多军人居然对付不了一个蟊贼,你居然还好意思跟我这儿矫情!”

    汤焱甩开谢斌搭在自己胳膊上的手,径直往前走去。

    看着汤焱的背影,谢斌是真心不信他的话,可是他现在没有任何证据,而且这事儿到了现在这份上,也真的就不是他能控制的了。他只能希望汤焱说的是实话,现在总参已经封锁了所有通道,孔雀除非真的长出翅膀,否则根本没可能离开这个国家。而一旦孔雀落网,汤焱势必被牵连出来。

    “你又要去哪儿?”谢斌发现汤焱根本就没有往停车场走的意思,在他身后大喊。

    “老子去大便,你要不要跟来?”汤焱头也不回,走到马路边,拉开一辆出租车的门上了车。

    谢斌有心开车跟上去,可是一想之下,万一孔雀真的是被汤焱救走的,他跟上去倒是能知道究竟,但是这也等于害了汤焱,总参一定能通过这个查出真相的。

    于是便也作罢,谢斌只是心中嘀咕:汤焱你这小子到底在搞什么鬼!

    汤焱告诉出租车司机一个地址,这会儿已经九点多了,车子走起来很快,也就二十分钟就到了地方。

    付钱下车,汤焱观察了一下,觉得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便双手插兜朝着那个阴井盖走去。

    揭起了阴井盖,汤焱对着下边喊了一声:“好了,你可以上来了。”可是,下头却没有任何声音传出来,汤焱奇怪的皱起眉头,难道孔雀真的被那些人抓走了?

    “喂,你到底在不在下边?不在的话我就要盖盖子了啊!”汤焱蹲下来,又冲着阴井里喊了一声。

    这次,终于有了点儿动静,汤焱听到下边传来几声杂乱的声响,然后是个有气无力的声音说道:“在呢在呢,快点儿把我弄上去。”

    “拜托,下边就有楼梯,还需要我把你弄上来?”

    下边的孔雀听到这话都差点儿晕厥了,这个阴井又窄又小,他被汤焱扔下去之后几乎摔断了腿,然后他就只能一直这样靠着墙壁站着,底下是一点儿灯光都没有。最初的时候,他还试着在周围摸索了一下,可是发现底下只有一个大约能容纳一头中型犬爬行的洞口,就几乎放弃了所有努力。

    作为一名窃贼,孔雀的身手其实还不错,可是在发现周围的墙壁都是湿漉漉上边还长满了青苔,孔雀就聪明的选择了放弃。别说他现在腿上不知道受了什么伤根本无力攀爬,就算是他完好的情况下,这么滑不留手的墙壁,孔雀也绝没有爬上去的能力。他回忆了一下摔下来的过程,发现这个阴井至少有五六米高,如果换在平时加上有助跑的情况下,五六米的墙壁他也不是没有徒手爬上去过。可是这里……孔雀只能寄希望汤焱早点儿回来。

    随着时间推移,孔雀发现自己的情况越来越不妙,刚才还觉得挺干的阴井,不知道从哪儿开始有水流进来了,而且那水又脏又臭,味道浓烈的几乎让孔雀直接昏死在里边。幸好水流不大,仅仅只是漫过了他的膝盖之后就不再上涨,否则孔雀估计真的能死在这个阴井里。

    现在听汤焱说阴井里有楼梯,孔雀顿时就哭了,要是早知道有楼梯,他就算是上去之后被抓走,他也会毫不犹豫的爬上去的。

    之前汤焱喊他第一声的时候,孔雀之所以没回答,就是因为被熏得快昏死过去了,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喊,却又觉得不够真实,以为是自己的幻听所以才没开口。

    摸了半天,依旧没能摸到楼梯的存在,孔雀急了:“哪有楼梯啊!”

    汤焱看着阴井口上用钢筋焊死在阴井边缘的楼梯,奇怪的说道:“楼梯就在我手边啊,难道这楼梯只有一半?”想了想,汤焱又道:“你等会儿啊,我去给你买个打火机。”说罢,他又把阴井盖盖上了,下边传来孔雀急切的喊声,让汤焱别盖盖子,可是汤焱哪管他这个,直接盖上走人。

    买了个打火机回来,汤焱再次揭开阴井盖,喊了一句:“我把打火机扔下去,你接好啊,点亮了就能看见了……”

    打火机扔下去,也得亏现在那些污水已经退掉了,否则打火机扔在水里直接就又会失去作用。

    忍着恶臭,在地上一通乱摸,总算是摸到了打火机。

    点亮之后,孔雀直接就哭了出来。

    这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带冒烟的家伙设计的楼梯,距离井底的地面大约有一米三四的高度,孔雀如果站起来摸,一定就能摸到那个钢筋的楼梯。可是他下去的时候腿摔得太严重,于是一直保持半蹲着的姿势。摸得位置基本在一米以下,没摸到楼梯也就正常了。后来站了起来,却又已经绝望,哪会想到再去摸一次?

    借着打火机的光亮,孔雀发现在楼梯下方的墙壁上,有一个垫脚用的凹槽,更好可以踩在上边然后上楼梯就轻松了,他不由得长叹一声,这个凹槽他摸到了,当时却不知道是用来干什么的,还以为是过滤污水的……(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