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4 鱼死网破

萧瑟朗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最强监狱系统最新章节!

    见汤焱坚持,张未倒是也并不怕得罪徐氏兄弟,而且,即便真要让他在汤焱和徐氏兄弟之间选择一方,他当然是一定会选择汤焱的。

    微微一笑:“既然规则是允许的,我没有意见,我们赢了不少,输出去也没所谓,就算全赔了,我们三个人加起来也不过输个三十来万么,这点儿钱还负担得起。”

    张晟心里一沉,眉头就皱了起来,直盯着张未,心说难道你还不明白老子的意思?

    张未冲着张晟歉意的一笑,耸了耸肩膀摊开双手,意思也传达了出来:他们兄弟俩这么演戏,这么咄咄逼人,我要是退让了,岂不是很没面子?

    张晟已经知道汤焱的答案了,原本就知道以汤焱的性格,肯定不会认怂,而现在张未又表了态,他就更不会退让。

    夏侯康偏偏还要火上浇油:“就是,全输了也就三十来万,咱仨每人才十万,大不了我一个人出了。丢什么也不能丢人啊,规则如此,咱们怎么好意思说不让他们分牌!”

    汤焱这时候笑呵呵的开口说道:“你俩都在说什么呢,咱们输定了么?而且分牌之后有很大的可能会打成平局好不好?就不带一输一赢,双方刚好打平?这样就完全不伤和气了么!”

    听到这话,张晟似乎觉得心里好受了些,但是却又不知道为什么,终究还是很有些担心,毕竟。这场赌局谁也没想到竟然会发展到一把牌要上百万的地步。

    “不过,你们俩这样去借钱,好像不大好吧,虽然你们徐家有钱,但是毕竟是七十万的外债,而且还是赌债,你们父母也不会这么轻易的就给你们百八十万的玩玩吧。如果让你们的家人知道你们竟然欠下这么大的赌债。对你们的影响也不是太好。”

    汤焱话锋突然一转,似乎又有些不希望徐氏兄弟分牌的意思。

    “这个就不劳汤兄你操心了,我们家里还不至于说连个百八十万都要追问来龙去脉。又或者是汤兄你怕输所以不敢赌了?”徐海强笑眯眯的。“如果是这样,的确,汤兄家境好像一般。一把牌上百万的确是有些大了,要不然就算了,我们直接要张牌吧。”

    这话,显然就是在挤兑汤焱了。

    而汤焱也仿佛果然上当的样子,当时就激愤的说:“我不敢?我从出生到现在,还没什么不敢的!我家里是没你们家里钱多,不过前段时间我也小赚了几百万,这区区几十万我还真不放在眼里。你分吧!不分的是孬种!”

    徐海强扭脸看了一眼徐海康,得意的眼神仿佛在说:你还是欠点儿城府,看看我。几句话就让他们不得不赌了!

    徐海康也笑了,似乎他们已经赢定了一样,只是依偎在徐海康身边的冯颖,却似乎有点儿担心,扯了扯徐海康的衣袖。却被徐海康瞪了一眼,眼神里似乎在说:怎么?汤焱抢了我哥的女人,你也想红杏出墙?

    冯颖顿时就不敢吱声了,转而一想,几十万而已,对于现在的徐氏兄弟可能还显得是笔钱。可是对于他们家来说,这就好像是她家里给她千把块的零花钱一样。

    “分牌!”徐海强直接说了一声,然后将两张a分开放在了赌桌上,指着夏侯康说道:“发牌吧!”

    夏侯康二话不说,给那两张a分别发了一张牌,盖着压在了那两张a上边。

    徐海强刚想伸手取牌,汤焱却又伸手阻止:“你们的赌注好像还没有哦?虽然按理说你们徐家不缺这点儿钱,我也应该给你们足够的信任,但是这是在赌桌上,你们也要按照规矩来行事吧!”

    一句话,让徐海强显得有几分尴尬,原本想既然汤焱被怂恿的说出了过激的话,就肯定会忽略赌注的问题,等赢了之后他们也不敢不赔付,却没想到汤焱脑子如此清醒,竟然还是对赌注这么计较。

    脸色阴沉了下来,徐海强盯着汤焱,道:“难道汤兄认为我还会赖掉这区区七十万的账目?”

    汤焱笑了笑:“这话可不敢乱说,可是规矩就是规矩,刚才你们兄弟俩一口一个规则,说分牌是牌规,那么麻烦你们就拿出诚意来。总不能说你们到了澳门或者维加斯的赌场,也拿出你们徐家的名头来唬人吧?这一招在这儿可不好使!”

    “汤焱你……”徐海强被呛着了,却又无法说些什么,汤焱的话句句在理,哪怕是说的不客气,徐海强却也不好指摘他如何如何,也只能恨恨的瞪他一眼,然后转脸看着张晟:“会长,麻烦你把钱借给我们吧,到了这个份上,大家都堵着这一口气,怎么的也都是要分出个高下的了。你放心,无论输赢,都只是牌桌上的事情,下了桌,我们依旧是同一间俱乐部的会员,大家都是好朋友。”

    要说徐海强还是有点儿城府的,把话说的倒是很漂亮,这搞得张晟也不好说不借了。

    正准备去把自己的包拿过来,张未却又笑呵呵的走上前,拦住汤焱道:“汤焱,徐家出来的人,又怎么会赖掉咱们区区七十万的账目,况且今天这里这么多人作证,他们既然说了分牌,如果真的输了,一定会愿赌服输的!”

    汤焱似乎犹豫了一下,终于握紧了拳头在赌桌上轻轻一砸,道:“好吧,既然张未都这么说了,我要是还非要坚持让他们拿出现金来,也有些难为人了!我信你们,不用借钱了,真要是输了你们就欠我们七十万好了!”

    “谁输谁赢可还不一定呢,不过你们是一定有钱赔的。”徐海强阴渗渗的一笑,也不坚持,又道:“既然汤兄不再坚持,我就看牌了。强调一下吧,我分牌了,这两副牌,每副牌的押注都是七十万,我现在只有七十万的现金,如果这两副牌都输了,我就欠汤焱、张未以及夏侯康七十万。汤兄,要不要我先写张欠条啊?”

    原本徐海强就是想刺激一下汤焱,可是没想到汤焱却是无比认真的点了点头:“如果这样就最好了,大家谁也不用担心了!”

    “你……”徐海强差点儿没被气的掀桌子,“好好好,那就清清楚楚的,海康,拿笔拿纸来,我给写张欠条。”

    徐海康也是瞪了汤焱一眼,不情不愿的找来了笔和纸,徐海强再没有半点推脱,刷刷点点写好了一张欠条。

    写完之后他扬了扬墨迹未干的那张纸,念道:“今欠汤焱共和国币七十万元整,立据为证。徐海强!”

    将欠条放在分开的那副牌的旁边之后,徐海强又道:“汤兄,要不要我再摁个手印啊!?”

    “也好啊,这样就更正规了!”

    汤焱依旧是好像很诚恳的样子,但是谁都能看得出来,他根本就是在装。

    张晟微微叹了口气,知道这两拨人之间的矛盾也是不可调和的了,他这个会长要建立权威,这时候也是个不错的机会。

    “好了,都不要再闹了,嘴里斗来斗去有什么意思,还立上字据了!我给做担保,如果海强真的输了,他要是不还钱,汤焱你来找我!”

    “哦哦哦,那也行,那也行!”汤焱诚惶诚恐的说,气的张晟也忍不住瞪了他一眼。

    “尼玛,一个个都把眼睛瞪那么大,显得你们都长了眼睛么?”汤焱一向如此,不爽了一定会说出来,哪怕他这会儿已经演了半天的戏了。

    张晟和徐海强对视了一眼,也颇有些无奈的低头去看赌桌上的牌。

    两副牌,徐海强和徐海康兄弟俩一人抓了两张,然后都在紧张的搓着牌。

    运气似乎也并不是特别好,剩余的三十多张牌里有十二张十点的牌,兄弟俩却一张都没捞着,而是徐海强拿到了一张8,而徐海康就惨点儿,居然是一张3。

    十九点,这副牌肯定是不能再要了,而且十九点也已经相当之大了。

    但是那副只有十四点又或者可以算作是四点的牌,却是可以继续要牌的。

    “这副牌再要一张!”徐海康没问徐海强的意见,直接指着夏侯康道。

    夏侯康点点头,又发了一张牌过去,徐海康紧张的抓住了那张牌,拿起一张a从下方插了进去,将两张牌捏的紧紧的,开始搓牌。

    徐海强探过头去,一起看着那张牌,这时候他们的余地很大,哪怕就是摸到一张十点的牌,也可以算作是十四点,是绝对不会爆掉的。

    牌搓开之后,赫然又是一张3,这样一来,这三张牌加起来既可以算作是十七点,又可以算作是七点。

    徐海康看了看自己的哥哥,小声问到:“还要么?”

    徐海强翻了个白眼,心说自己这弟弟怎么有些缺心眼,都已经三张牌了,为什么不要?要的话,闹不好还可以博一下五小,这样两副牌都赢下的机会就更大了!

    “当然要!夏侯,发牌!”

    夏侯康又发了一张牌过去,这次,徐海强直接把牌从桌上猛地往桌上一扔,道:“直接看吧!”

    牌桌上,出现的是一张5,加上之前的三张牌,那张a,看来只能算作一点了,否则这牌就已经爆掉了,现在的总点数为十二点,赫然是一副去博五小的牌型,而且博到五小的机会看起来似乎很大。

    一切都预示着,这仿佛已经到了鱼死网破的时刻!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