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6 有什么理由不接受

萧瑟朗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最强监狱系统最新章节!

    可是庚新依旧是一点儿不生气,只是笑呵呵的说道:“我今晚帮你解决了多大的麻烦你知道不知道?竟然还敢找我要这七十万?”

    “你们这些有钱人可以不在乎七十万,我这种从小就没爹没娘的苦孩子,七十万搞不好就是我一辈子所能赚到的钱了,我凭什么不在乎啊?”

    庚新被汤焱的话气笑了:“你一辈子才赚七十万?你前段时间赚的钱远不止七十万了吧?”

    “废话,你的身家少说也几个亿吧?难道这样我就可以告诉所有欠你钱的人都不用还了?麻烦你用人类的思维方式跟我交流行不行?”

    “好好好,算我怕了你了,那七十万我回头给你总行了吧?”庚新无奈了,他看出来酒吧里剩下的人为了忍住不笑都已经憋出内伤了。

    “本来就该你赔给我,谁让你那么大方帮我免了那俩小子的债务的?”汤焱依旧是一点儿都不饶人。

    “好好好,今晚算是我多事。哪怕就算是我不请自来多管闲事,好歹也帮你避免了一个大麻烦吧?你就不能客气点儿?”

    汤焱想了想,点点头道:“那好吧,四哥,谢谢你。”

    说出这句话的汤焱,和说出上一句话的他,完全判若两人。这会儿的汤焱诚恳至极,态度也谦恭的很,完全看不出他刚才还在跟庚新较劲。

    这就是汤焱,哪怕他看上去很不领情。其实还是很知道谁对他好的,有些话汤焱不太愿意说出来,更不愿意承认,但这并不表示他不懂得感恩。

    当庚新要求他把这份感恩说出来的时候,他就会诚实相告。

    “你这小家伙……呵呵,有意思!”庚新当然也能感觉到汤焱的那份诚意,却又不禁哑然失笑。毕竟这转变实在让人有些难以捉摸。

    看到汤焱和庚新终于抬完杠了,张晟等人也就开始纷纷跟庚新打招呼。

    当然,他们都只有喊四爷的份。没有一个人敢于像汤焱那样喊他四哥,哪怕是单从年龄上来看,庚新也都完全可以做他们的叔父了。

    “行了。你们今晚也看够了戏,都回去吧,我带汤焱到医院去。”简单的寒暄之后,庚新一挥手,就宣布了这一夜的结束,哪怕这一夜注定会让这些人永生难忘。

    庚新发了话,这些人也就不敢多留,只是纷纷跟汤焱说回头去看望他之类的话,然后就各自离开了。

    夏侯康和张未也不例外,只是杭小琪一直陪在汤焱身边。搀扶着他,并没有因为庚新的话而离开。

    上了庚新的车,汤焱道:“不用送我去医院了,都是些内伤,医院也帮不上什么忙。找个安静的地方。我给自己行几遍针,调理一下也就好了。”

    庚新也知道汤焱所言不虚,到医院也无非就是开点药打个点滴让他卧床静养,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办法,汤焱自己有针灸之术,倒是不如自己给自己行针要对内伤有益的多。

    “那就去我住的酒店吧。我打电话让他们给你准备一间房间。”

    开着车,庚新带着汤焱和杭小琪往江边的一家酒店驶去。

    到了酒店,早有人准备好了房间,看到庚新进了大堂,便把门卡交给了他。

    杭小琪扶着汤焱进了房间,汤焱便坐在卧房的床上,很快把自己的上身扒了个精光,开始给自己行针。

    关好了房门,杭小琪没有在里屋打扰汤焱,而是到客厅准备帮汤焱烧点儿热水。

    “小琪,你和汤焱这是……”庚新并没有离开,他还得找汤焱谈谈呢,看到杭小琪忙完了,便开口问到。

    “汤焱是我男朋友。”杭小琪并没有任何的避讳,直接说道。

    虽然已经看出汤焱和杭小琪之间的关系,可是她这么直言不讳的说了出来,还是有些出乎庚新的意料。

    “你应该知道你父母肯定不会太赞同你们在一起的。”

    杭小琪点了点头,却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话锋一转问道:“四爷您……”

    “汤焱那小子喊我四哥,你也就喊我四哥吧,不然汤焱那小子肯定要炸毛说我占你便宜。”

    杭小琪也没推辞,点头道:“四哥,你和汤焱是在申浦认识的?”

    庚新点了点头,也没详细解释跟汤焱相识的经过,只是道:“汤焱算是帮了我一个小忙,我一时不察答应了他让他以后有事可以找我,原以为这次能把这笔债还上了,没想到……呵呵。”

    杭小琪也笑了笑:“汤焱就是这样,四哥您别见怪。”

    “要是见怪我就不管他了,这小子行事乖张了些,但是我也知道他其实是个心思很干净的小子,比起那帮小子要强了太多。”庚新指的当然是刚才酒吧里那群人。

    其实哪怕是在申浦最后分别的时候,庚新对汤焱的印象也都不是非常好,只是对于汤焱的针灸术有所求。而当他回到平京之后,才知道在孔雀身上出了什么事儿,总参那帮人肯定不敢拿他怎么样,但是由于孔雀进入共和国境内是因为庚新的缘故,总是要找他问问情况的。庚新也就知道了化名本杰明的孔雀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的人,也知道了后来发生的一切。

    打听了一下之后,庚新知道了更详细的情况,和谢斌一样,他也认定这事儿是汤焱所为。不过对庚新来说,他并不介意汤焱放走了一个多重间谍,孔雀本也对共和国的情报无所图,反倒是对汤焱的所作所为觉得算的上有情有义,反而对汤焱的印象好了许多。

    一旦对汤焱的印象好起来之后,庚新回想起汤焱的一些作为,自然也就发现了汤焱的言行虽然每每不符合这个社会的规矩,但是其实他是那种简单到不懂得掩饰自己的喜恶的人。杭小琪能看出汤焱的单纯来,庚新也自然能看得出来。

    “是呀,汤焱真的是个很单纯的人,单纯到反倒让这个复杂的社会觉得他行事不端,其实,不端的往往是这个乌烟瘴气的社会。也不知道他的这份单纯,还能保留多久。”

    “还是短点儿的好,至少要学会有所为有所不为,就像是今晚,虽然是魏若易那个丫头的无理,可是汤焱如果稍稍懂得隐忍,也不至于闹到这样的地步。”

    虽然杭小琪很不屑魏若易的行为,但是也必须要承认庚新的话有道理,便点点头道:“我会劝劝他,但是恐怕他不会有什么改变。”

    “呵呵,倒也是,这小子是那种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犟头儿。”庚新不禁笑了。

    “四哥来找汤焱,并不只是为了您对他的承诺吧?”

    庚新坦然的承认了:“嗯,汤焱的金针之术你也知道了,我在申浦的时候,这小子就一直说我有病,我回到平京上医院做了个全面体检,的确是查出了点儿问题,而且平京的那些医生都束手无措。这次来,是为了让汤焱看看,能不能帮我消除这些隐疾。”

    杭小琪笑了,道:“那么,汤焱都这么有本事了,能治好连京城那么多名医都束手无措的隐疾,在申浦还能帮的上您四哥的忙,我想我父母应该不会反对我跟这样一个前途无量的人在一起吧?四哥您也应该会认为汤焱今后会有很好的前程吧?”

    庚新哈哈一笑,倒是没想到杭小琪兜了半天的圈子,最终还是回答了他最初的疑问。而且,回答的很巧妙,联系起杭小琪家里的情况,也并不是那种需要做政治联姻以博取家族利益的状况,一个有潜力的年轻人,自然不会比一个纨绔子弟更差。

    “若是你家人有不同意见,你可以让他们来跟我聊聊。”庚新大包大揽,又等于给了汤焱一份承诺。

    “我代汤焱谢谢四哥了。”、

    “要他自己知道谢我才行!”庚新哈哈大笑。

    卧房的门被推开,汤焱从里边走了出来,道:“你俩说我什么呢?我为什么又要谢你?”

    庚新看了杭小琪一眼,笑道:“就是说今晚的事!”

    “你一个大男人太磨叽了吧?我不是说过谢谢了?”汤焱又不满意了,杭小琪赶忙对庚新报以歉意的眼神。

    “得得得,真没想到你们这种有钱人也会挟恩图报,好好好,虽然今晚不是我求你来帮我忙的,但是你的确帮我解决了一个麻烦,哪怕这个麻烦以后肯定还是会纠缠不清的。得得得,这次帮你治病不收你钱了!”想了想,汤焱又补充了一句,“不过那七十万你必须得给我啊!一码归一码!”

    庚新本想说你要是能治好我的病,要什么你随便说,可是想了想,还是顺着汤焱的话道:“好,那就这么说定了,你治好我的病也算是我今晚没白帮你的忙!”

    之所以会这么说,是因为庚新知道,汤焱看似锱铢必较,但是同时也是一个对恩怨分的非常清楚的人,他从不让别人欠他的,但是也绝不会欠别人任何东西。

    “今天我没力气了,你不着急离开江城吧?没事儿就赶紧走人,你影响我休息了知道不知道?”说完了正事儿,汤焱就又变得不近情理起来。

    庚新很是尴尬的站起身,冲杭小琪摆摆手道:“你俩早点儿休息,我也回去睡了。”

    杭小琪尴尬的想要解释一下,却又最终什么都没说。(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