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4 上课

萧瑟朗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最强监狱系统最新章节!

    11月2日,是汤焱该第一次给彭行难上课的日子。

    下午下完课之后,汤焱就接到彭行难的电话,小家伙用很不爽的语气告诉汤焱,彭老爷子问他要不要过去一起吃晚饭,正好也可以陪他喝两杯。

    因为汤焱的缘故,彭桂芝在给老头子做过更完整的身体检查之后,医生也认为以老头子现在的身体,适当的红肉以及白肉都是没有太大问题的,并且在做了周详的准备之后,彭桂芝也允许老头子每周喝两次低度白酒,只是依旧限制老头子每次不允许超过二两,肉类也做了严格限制,基本上老头子的菜谱和彭行难的菜谱都是由专人负责,每天按时按点过来给他们做饭的。

    虽然依旧受到种种限制,但是至少可以不用偷偷摸摸的找酒喝了,老头子还是比较满足的,对汤焱就更加的满意,这小子简直就是他的福星。

    汤焱答应下来,而彭行难也就开始做准备,总是要给这个便宜家教一个下马威的,否则他彭大少爷以后还不得夹着尾巴做人?

    六点钟的时候,汤焱出现在彭桂芝新买的那套房子的门口,敲了敲门,彭行难就跑来开了门,把汤焱让了进去。

    “嗯,今儿挺乖的么?”汤焱丝毫不客气的走了进去,真像是个长辈那样拍了拍彭行难的脑袋,气的彭行难恨不得一个大背胯把汤焱扔对面楼上去。

    “小伢子你来了?呵呵,来来来。先坐下子,饭马上就好了!”老头子看到汤焱,还是很开心的,对于他来说,汤焱现在跟恩人也没什么区别了。

    厨房里已经传来阵阵的菜香,同时还有锅铲触碰铁锅发出的声响。

    坐了会儿,厨房里走出一个四十岁附近的光头男人。将几样菜放在桌上,绝对的色香味俱全,那个男人本身也长的一个厨师的模样——脑袋大脖子粗。不是老板就是伙夫。

    “首……老爷子,饭菜都得了,饭在锅里。一会儿您自己盛着吃。董事长让我叮嘱您,酒只能喝二两,即便是小汤老师来了您也只能喝二两,不然就没有下次了。”厨师说话的时候,看了汤焱一眼,只是那个改口改的痕迹太明显,汤焱早听出他是想喊首长,其实他改不改口都没关系,汤焱也早就看出老头子以前肯定是个军人,而且一定曾经手握重权。否则怎么可能养出彭桂芝这样的女儿来?

    “行了行了,赶紧滚蛋!你们这帮王八蛋,就晓得听老子姑娘的话,老子的话你们是从来都不放在心上。”

    “董事长也是为了您的身体……”厨师汗然的说了一句,麻溜儿的走人。

    “这帮家伙。整天絮絮叨叨的,老子烦死了!”老头子有些不高兴,拿起酒瓶就给汤焱倒了一个满杯,然后有给自己那只杯子倒上。

    看到杯子被倒了大约三分之二的时候,汤焱伸手捉住了老头子的手腕,不让他再倒半点。

    “老爷子。您这样可不行,说好二两就是二两,您可不能陷我于不忠不义。”

    “嘿,你个小伢,怎么也跟那帮狗东西一样管老子……咦,小伢力气蛮大咧!”老头子原本没把汤焱放在心上,仗着自己一身功夫,老归老,比起绝大多数年轻人还是强悍的多,谁知道这酒愣是在汤焱抓住了他的手腕之后倒不下去。

    “咱说话得算数,彭大姐让您搬过来一起住,一是担心你的健康,二也是担心您说话不算数。我要是没答应她当然没什么,可是既然答应了,就得帮着监督。我看不见的时候你爱喝多少喝多少,那不是我的责任,可是如果您想趁着我来搞花样,我担不起这个责任!”

    老头子无奈,倒不是被汤焱说服了,而是因为真的动不了,汤焱的手就像是老虎钳一般,气力极大。

    悻悻的松了手,任由汤焱把他手里的酒瓶拿了过去,老头子气咻咻的坐下,夹了一筷子五彩鸡丝,吃了一大口。

    汤焱放下酒瓶,把盖子旋好,然后扭脸看了一眼在旁边蓄了半天势的彭行难,笑道:“小子,想拍下我放纵你外公喝酒的视频,好让你妈主动赶我走是不是?”

    被汤焱看穿了心思,彭行难讪讪的收起手机,低头默不作声的上了桌,顺手拿起酒瓶,看样子是想给自己也倒点儿。

    汤焱二话不说直接拎起筷子抽了过去:“放下!”

    手背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可是看过去却只是微微红了一块,并没有被抽的肿起来,彭行难大怒:“你敢打我?”

    “为什么不敢?”汤焱慢悠悠的坐下,咂了一口酒,“想把自己喝多了不让我给你补课?我告诉你,你今晚这俩小时任务很重,给老子老老实实的吃饭,吃完饭到房里去好好坐着,等老子八点整给你上课!”

    老头子看到这一幕,笑得脸上的皱纹直抽抽,彭行难本来还想指望自己的外公帮自己说句话,看到老头子这副模样,也知道说了也就是自取其辱了。只得在心里恨恨的想到,一会儿再找你麻烦!

    草草吃了一碗饭,彭行难上楼回自己房间去了,汤焱和老头子继续慢慢的吃着喝着,直到七点半左右,两人才算是结束了这顿饭。

    坐在客厅里喝了杯茶,看到时间差不多到了八点,汤焱便起身准备上楼喊彭行难到书房去上课。而老头子则是乐呵呵的说自己下楼溜达一圈,看来老头子很清楚,这第一次上课,彭行难肯定会使出不少花样,汤焱刚才都敢当着老头子的面抽那小子一筷子,怕是少不了会收拾他,为了避免自己听到外孙嚷嚷舍不得,干脆避而不见,所谓眼不见心不烦。

    汤焱上了楼,敲响了彭行难的房门,可是小家伙在里边一声不吭,干脆连答应都不答应,别说来给汤焱开门了。

    “彭行难,现在距离八点还差两分钟,我会在门口站着,如果两分钟内你还没给我把门打开,就别怪我不客气!”汤焱当然不会相信这小子是睡着了或者如何,他很清楚彭行难这是在故意跟他捣乱。

    屋内当然还是不会有任何声响,彭行难既然决定了用装死的方式来跟汤焱捣乱,这时候自然不会发出哪怕半点声音。

    看着手表上的秒针一格一格的跳跃过去,两分钟的时间也不过是一百多次呼吸而已。

    见屋里还是半点动静都没有,汤焱直接拿出两根早已准备好的发卡,掰直了之后,一前一后的插进锁眼里,轻轻一拨,就把门锁拨开了。

    一把将门推开,彭行难正坐在床上,看到门居然开了,顿时大惊失色,大声却带着几分惊慌的说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傻|逼!你脑子不好啊?妈|的你又不是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难道还怕老子进来之后对你图谋不轨么?”把自己带来的包往屋里的电脑桌上一扔,“你是去书房呢,还是就在这里?我是无所谓的。”

    彭行难已经看到了汤焱手里的那两根掰直了的发卡,毕竟只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平时电影也没少看,自然知道汤焱是如何开的门,不禁就起了几分好奇之心。

    “你教我怎么用发卡开门,我就跟你去书房!”

    汤焱毫不犹豫的走过去直接一巴掌拍在那小子的脑门上:“你还敢跟我讨价还价?”

    彭行难陡然发难,肩膀一抖就是一拳捣了过来,可是汤焱看他肩膀的动静就知道这小子要动手,轻轻松松侧步躲开了这一拳,然后右掌在彭行难的手肘内弯抽了一下,彭行难顿时觉得就像是一条皮鞭抽在自己手臂上一般,整个手臂完全失去了力量,软绵绵的垂了下来。

    少年的心性哪可能知难而退?彭行难右手废了还有脚,一脚踹过来,倒是真显出几分功夫的底子。

    汤焱这次干脆连躲都没躲,经过刚才他那一拳,汤焱已经看出这小子力量太小,虽然不全是花架子但是对汤焱来说偏偏就跟花架子没什么两样。汤焱直接一把就抄住了彭行难的脚踝,一拉一扯,反手就给了彭行难一个耳光,打的那小子当场就傻在床上了。

    “你……你竟然敢打我耳光?”

    汤焱抬起手,作势欲打,彭行难立刻抱住了脑袋,口中大喊:“你再打我我就告诉我妈!”这小子算是彻底明白了他绝不是汤焱的对手,汤焱揍他就像是他外公揍他一样轻松,甚至,他心里在嘀咕,为什么觉得汤焱比外公还厉害呢?

    “你小子是不是个白痴啊?你妈明明已经同意让我打你了啊!我跟你说,别他妈跟我玩一哭二闹三上吊那套啊,一来你不是个女人,二来就算你是女人老子也没什么怜香惜玉的心,你现在只有一条路,那就是给老子乖乖的从床上爬下来,然后到书房等着老子。”

    汤焱说完,拿起了自己的包,开始在包里翻找着什么,嘴里还念叨着:“我给你的时间只有三十秒,三十秒内你要是还不赶紧给老子滚到书房去,你今晚就不需要进书房了。”

    彭行难听出汤焱语气中的威胁之意,再也不敢跟汤焱做这样正面的交锋,立刻跳下床奔向书房。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