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1 长明灯的作用

萧瑟朗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最强监狱系统最新章节!

    其实汤焱也并不是毫无头绪,至少那根铜管,那根埋在土里的铜管,就是一条很重要的线索。

    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汤焱总觉得这根铜管通向的方向并不是真正的出路,所以,他想先弄明白他们走来的那条通道究竟是为什么被挖掘出来的。

    一条长达五十米,几乎一个人高的地道,这绝不是一两个人可以完成的工程,如果是很多人合力完成的,那么这间密室为什么没有被破坏呢?拥有打通这么一条地道的能力,想要打开这道石门绝不是什么难事,可是,为什么石门依旧伫立在这里。

    又或者,汤焱从一开始就想错了,这条地道本不是从内往外挖的,而是从外边挖进来的?

    这实在太荒谬了,谁会跑到这悬崖边来挖这么一条地道呢?不谈挖掘工程的问题,除非是确切的知道这里有一个山洞里藏着一间斗室,否则谁会跑来挖这么一条地道?即便要挖,也不会选择悬崖作为起点。这山里任何一个地点都可以作为地道的起点。

    汤焱松开了怀里的魏若易,站起身来,拿起了工兵铲和那盏油灯:“你在这里待会儿,我退回去看看。”

    魏若易不知道汤焱想要做些什么,但是此刻她又冷又饿根本也没什么精力跟在汤焱身边了,只得楚楚可怜的点了点头,自己抱紧了自己,蜷缩在斗室的角落。

    汤焱大步绕过了那两道弯,挥舞着工兵铲,开始在弯道出口处的土壁两边奋力挖掘。并不需要挖的多深,汤焱就从泥土的结实程度上判断出这土壁的两侧并没有任何可能的出口。重新堵上的通道和原本就是死路,泥土的凝结程度是绝对不同的,现在也算是个掘墓高手的他,如果连这点儿简单的判断都做不出,那系统给出的技能就是渣了。

    之所以会突然跑来做这样的尝试,是因为汤焱很怀疑,在那两道弯道之外。有另一条通道,而那条通道则是被人封了起来。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么魏若易的问题就很好回答了,正是因为正常的通道在两个弯道之外,所以才需要担心灯光外泄。

    但是这样的话,随之而来的就又是另一个问题,这么深的地道之中,干嘛还需要担心灯光外泄呢?总不可能说这条通道是条热闹的马路。所以经常会有人没事儿就走进来的吧?除非,那道弯根本就不是为了阻挡灯光……

    不是为了阻挡灯光?

    汤焱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难道是为了阻挡流水??或者,这里原本根本就是一个为了泄水而挖掘出来的通道?这样的话,倒是合理了,而那道石门,也并不是什么石门,而是一道千斤闸,同样是为了阻断流水。而这么一来,这里一路上都很湿润也就可以得到解释了。于是。汤焱最初的判断被完全推翻,这里根本就不是什么大将军的陵墓,而是为了引导地下水而弄出来的一条通道。

    若真如此。石门之后有的就只是水而已,这里岂不是成了绝路?而且即便是推翻从前所有的判断,这个全新的猜测依旧有许多漏洞,根本无法自圆其说。

    汤焱真的苦恼至极,他似乎完全找不到一个合理的推断,这个地道原以为是逃生的通道,现在却仿佛成为了一道无解的题,让汤焱这个解题高手一筹莫展。

    将油灯放了回去,嘱咐魏若易在斗室里继续等待。而汤焱则是拿了手电筒,沿着来时的路回去继续探寻。现在,似乎也只有来时的地道,才可能给汤焱一个可能的答案。

    沿着来路返回,汤焱发现。自己脚下的路面似乎有很微小的角度,并不是和水平面平行的。

    进来的时候汤焱也并非没有发现,但是那时他只是觉得这种倾斜是因为挖掘工作中不可能做到那么精确造成的,可是现在看来,却似乎很有些问题。

    汤焱已经走过的那段路。路面的倾斜是前高后低,也就是说斗室的位置是最低的,而现在则是更高的地方。而走着走着,汤焱却突然发现,这条地道又开始变成了前低后高了,这也就意味着汤焱走过了最高点,这条地道的两头都是低处,只有中间的某个部位是高处。

    发现了这点异常之后,汤焱迅速回到了地势明显有高低变化的位置,也即那个最高点。

    站在最高点处,汤焱简单计算了一下两侧的距离,这里距离那个斗室,应该只有十多米的距离,并不算太长。

    水,是从这里引入的,分别导向通道的两边,目的,其实是为了将水引入石门之后的地方。等到那里被灌满之后,就用石门将水阻断,这里也就被封了起来,只是却留下了这个通道。而石门之外的那间斗室,是在引水完成之后再修整成形的,作用是为大将军守陵。这里还是一个陵墓,只不过,那个大将军比汤焱想象的还要小心,他不但将自己的坟墓修在了山体之中,而且觉得这样还不保险,竟然还用水将自己的陵墓灌满,防止后来人盗墓。

    “这家伙一定得罪了很多人啊!”汤焱感慨道,到现在为止,他算是基本都想通了,这里的情况远比他想象的复杂。

    陵墓,建造好了之后,被密封了起来,然后从这里引水灌入,最后再用那扇石门,其实也就是个千斤闸,将墓室中的水和这里阻断,最后再修造了一个斗室,派人帮他守陵。

    汤焱和魏若易进来的入口,也并不是后来人挖掘出来的,而是原本就有,那里就是给大将军的后人进来祭拜他的地方。说穿了,其实就是一个古代的大将军,为了防止后人盗墓,又或者其他比如风水之类的原因,而将自己的陵墓修在了地下,而且留下了通道让自己的后人可以入内祭拜。

    不久之前,这里被人发现,而且绝对是个盗墓者,像是汤焱和魏若易这样用意外的方式闯入这里的,几乎完全没有可能。

    只是,这个盗墓者想必也发现了这墓里的玄机,他知道这不是他能以一己之力就取出陵墓之中的宝藏的,是以退了出去。

    不管是从此人留下的工具,还是从这座陵墓里必然存在的宝藏来看,这个盗墓者绝不可能放弃这座陵墓,他的退出,只是为了找到一个解决方式,然后再来将陵墓中的宝藏取走。

    想明白这所有之后,汤焱决定回到那间斗室之中,现在是到了解决油灯之后的那根铜管的时候了。一直以来,汤焱最大的担心都是这里根本是个绝地,而现在似乎所有的一切都指向了这一点。如果,还有最后一点生机,那么就只能是在那根铜管之后了。不管那根铜管会给汤焱带来多少的麻烦,他到了这个时候也只能赌一把了。

    快步朝着斗室走去,魏若易显然已经到了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在油灯的照耀下,魏若易已经双唇发紫,牙关还在上下磕碰着,可是身体似乎已经不会颤抖了。

    汤焱急忙将魏若易拉起,将其死死的抱在怀里,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着魏若易的身体。

    “你……你回来……来了?”魏若易真的到了极限,就连话都无法再说的完整。

    “回来了,我们很快就能出去了,你一定要坚持住!”无论如何,汤焱也只能用这样的话语给魏若易最后的安慰,只有她心底还有活下去的信心,才有可能坚持下去,如果连她自己都不再相信她能逃出去,只会让她更加无法坚持。

    “嗯……”魏若易其实并不是太相信,但是汤焱的话无疑还是给她打了一针强心剂。

    感觉到魏若易的身体稍微回暖了一些,汤焱便对她说道:“你现在能动了么?试着动一动,我不能这么一直搂着你,我要寻找出路。”

    魏若易点了点头,答应下来,咬着牙开始努力的指挥自己的四肢,她大概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大脑几乎失去了对四肢的指挥能力。

    好在终于还是动了起来,汤焱见魏若易已经可以动弹,这才放开了她。然后,他一把将埋在土壁中的铜管牢牢的抓在了手里,然后拼了命一般的向外拽着。土壁之上,一块块的泥土剥落着,随着泥土的剥落,汤焱也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个盗墓者会留下这两盏长明灯,并且将其点亮。

    这个地道里的空气,虽然比起外边要浑浊的多,但是至少是可以达到人类生存的要求的,而一个源自唐朝的陵墓,别说洞口一定是被封住的,即便是一直敞开的,这里边的空气也绝不可能达到这样的程度。汤焱最初以为这是条活路,所以空气才能保持如此,现在既然已经知道这里是绝地,那个判断当然是错了,而这盏长明灯,不光是起到照明的作用,其背后的铜管,还承担着将新鲜空气导入的作用。

    但是,空气的导入,和灯油的流入是同时进行的,古人的智慧有时候真的是一种奇迹,有些就连现代科学都无法解释和做到的事情,古人却可以完成。

    是以,那个盗墓者点燃了油灯……(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