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0 元芳,你怎么看?

萧瑟朗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最强监狱系统最新章节!

    汤焱倒是懒得去管姚勇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正好此刻救护车也下山来了,他便又对姚勇说道:“命呢,我是帮薛成刚捡回来了,不过之后的护理以及假肢什么的,还得你多费神。交给你了,你要是不想让他呆在一个小医院里,就赶紧联系一家好点儿的医院吧。”

    说罢,汤焱转身离开,边走边说:“不用太感谢我哦!”

    姚勇此刻也的确没那么多精力跟汤焱继续纠缠,凭良心说,他除了心眼太小之外,对手底下人还算是不错的,看到薛成刚连条腿都没了,心里多少也有些歉疚,便赶忙帮薛成刚联系了江城最好的医院,最好的大夫,然后让那辆救护车把人送到他联系的医院。

    汤焱自然是早就上了魏若易的法拉利,在众人简直难以置信的目光之中,趾高气昂的离开,身后,是好些辆同样难以置信,却至少觉得与有荣焉的车子。

    “你现在能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要帮薛成刚截肢了吧?”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魏若易,现在薛成刚也没事了,他们也要离开了,魏若易自然就又问了起来。

    汤焱享受着车窗里灌进来的风,慢悠悠的说:“在那种情况下,第一要素是要把人从车里弄出来。他的内脏和身体都在大量出血,能撑多长时间没有人知道。当然,这跟我让你找人送血来给他输血不冲突,但是他的一条腿被夹的太死。基本上血液已经不会向小腿被夹住的以下部分流动,而小腿部分本身的血液也基本上流空了。说穿了,他那条小腿在当时就是一条废腿,而等到救护车来,即便有工具将车锯开把他的腿保留下来,经过那么长的时间,一来会耽误他的治疗。二来腿部肌肉细胞这么长时间没有血液没有氧气也几乎就死了,至少再生能力已经不具备了,这条腿迟早还是得锯。当然。如果他运气足够好,或许是真的能保全他这条腿,少许的残疾当然也是少不了的。”

    “那至少那个医生说的还是有一定道理的咯?既然是有机会的。他也没全错,你怎么能扯到医德上去?”魏若易还是没全部理解。

    “没全错?拿一条原本有把握救下来的命,去赌那不到一成的保全一条残废的腿,这叫没全错?第一,薛成刚的情况当时很不乐观,如果不是我当机立断,以及我懂得金针度穴之术帮他控制住了肌肉层面上的血液流失,再加上你动用了你的关系让医院没有半点耽误就赶到了现场,薛成刚基本上等到救护车来已经是个死人了。第二,即便如此。薛成刚的身体状况也极端不理想,如果不是我当场就帮他动手术,按照医院的流程把他送到医院去,就算路上可以做一些止血的措施,等到了医院。他也依旧会是个死人。第三,就算运气再好点儿,好到爆棚的地步,他到了医院还没死,可是那条腿能不能保留,依旧存疑。第四。即便保留了,也有相当大的几率会因此导致感染并发症,什么败血症什么骨髓炎都有相当大的几率,最后还是死路一条。你现在听到这些,你会怎么想?是放弃一条腿保证他一定能活下去,还是无论如何也要留下他的那条腿?”

    “既然会出现这么多导致死亡的因素,为什么那个医生还要坚持留下他的腿呢?”

    “因为薛成刚只要不是死在手术台上,医院就没有责任!但是不管是谁主张锯断薛成刚的腿,都可能因此负上责任。哪怕留下了腿之后薛成刚最终死于败血症以及骨髓炎,医院方面也完全可以说是因为事发地点太远,等他们赶到的时候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抢救时机之类的。反正就是不锯腿,医院就不用担责任,你信不信,那个医生很可能恨不得薛成刚死在车祸现场或者死在半路上呢,他们就不需要冒任何风险了!或许我的揣度恶毒了点儿,但是这几乎就是实情了。他们总是在努力的将自己的责任减到最低。”

    魏若易彻底明白了,也知道当时汤焱为何会如此暴怒,为了避免自己担责任,就如此罔顾人命,那个医生的医德的确是存在很大的问题。

    “现在薛成刚应该彻底没事了吧?”魏若易问。

    汤焱扶了扶额头,也觉得有些奇怪,按理说薛成刚的命是一定保住了,可是为什么系统到现在还没有宣布他完成任务呢?

    “正常情况下应该没什么问题,除非姚勇不想让他活下去。”汤焱闭上了眼睛,进入到了系统空间之中,把同样的问题交给了黑妹。

    黑妹可能真的并不清楚系统对此的判断,在向系统征询之后,回答汤焱道:“薛成刚的情况还没有完全稳定,系统还需要判断他会不会出现进一步的意外。”

    汤焱又问:“那什么时候才能确定?”

    “系统说是等薛成刚到了医院,经医院检查一切都稳定之后就可以了。”

    汤焱知道多问无益,干净利索的退出了系统空间。

    魏若易此刻也缓缓开口:“姚勇再如何,也还不至于敢杀人,要不然他刚才随便动点儿手脚,你就很难救活薛成刚。”

    汤焱笑了笑:“我就随便那么说说,不用太当真。”

    “你到底还懂些什么,居然连外科手术都会做,即便是你长大的监狱里也有什么高明的外科大夫,可是你也没机会练习啊!”

    “监狱里整天打架,难道你以为他们每次都会把人送到医院去么?这个跟你也说不明白,你这种从小锦衣玉食高高在上的千金大小姐,怎么会了解监狱里每天都在发生什么。”

    魏若易瘪了瘪嘴,最终也没问下去。

    车子已经缓缓驶进了市区,魏若易问到:“现在送你去哪儿?回学校还是如何?”

    “找个地方吃点儿东西吧,我都快饿死了。”

    魏若易答应一声,顺手拨了个电话给跟在后边的那几辆车,让他们一起去她的会所,顺便让会所那边也做了些安排。

    到了会所之后,众人一起进了包间,还不等汤焱落座,那帮人就开始七嘴八舌的问着各种问题。包括赛车但是不仅限于赛车,还有关于汤焱那神奇的外科手术的疑问。

    汤焱直接一拍桌子:“神州多奇人,老子就是那种逆天的存在,貌似我不管会什么,在你们眼中也都很出乎意料吧?其实也不是我有多出色,主要是靠你们这些凡人的衬托。”

    一桌子人都哑然无声了,尼玛这也太打击人了,难道真的不是汤焱太出色,而是他们太无能?这根本没处儿说理去。

    唯有彭行难,一直不断的兴奋着:“小爷我早说了我汤焱哥是无敌的存在,你们这帮人非不信……”

    话没说完,汤焱直接一双筷子飞到了那小子的脸上:“什么不好学你学我说话。”

    呃……彭行难很委屈,虽然汤焱经常自称小爷,可是他彭行难何尝不是这样?

    饭菜都上来了,自然也少不了酒,彭行难屁颠屁颠的给汤焱倒酒,还想给自己也倒上一杯,却又被汤焱直接一筷子抽在手背上,龇牙咧嘴的放弃了这个念头。只是汤焱这些举动,看的张晟那些人是张口结舌,彭行难哪怕还是个孩子,的确是需要有人管教,可是怎么也轮不到汤焱吧?最可怕是汤焱和魏若易都一脸安之若素的表情,而彭行难更是狗腿的有些甘之如饴,尼玛这个世界真的崩坏了么?

    “行难,时间不早了吧?你是不是该赶紧滚回去睡觉了?你明天早晨还得上学呢!”吃了几口菜之后,汤焱看了彭行难一眼道。

    “汤焱哥,你不用这样吧?我难得这么兴奋,你看,从头到尾也只有我一个人完全相信你!”彭行难一脸苦相,可怜巴巴的样子。

    汤焱却是半点儿面子都不给:“难道你不相信我还赢不了那俩人了?少废话,赶紧再吃点儿就麻溜儿滚蛋,要是不饿现在就滚蛋!”

    彭行难还待再说些什么,魏若易却也轻飘飘的扫了他一眼,他终于垂头丧气的闷头吃起东西来。

    吃完之后,彭行难站起身来:“那我先走了。”张晟他们当然是一个个跟他道别,汤焱和魏若易却只是让他赶紧离开。

    想了想,彭行难还是走到了汤焱身边:“汤焱哥,今儿这么开心,是个拿下我大姐的好机会,可千万别错过啊!”

    汤焱缓缓转过头,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跟这人小鬼大的家伙说些什么。

    彭行难嘿嘿一笑,自以为很懂得男人的样子,道:“可千万把握住啊,我大姐可是万千男人心中的女神,但是我只看好你一个。我等着你做我姐夫呢!”

    汤焱毫不犹豫一脚将彭行难踹翻在地:“姐你妹的夫啊!小狐狸,你弟弟说是要让我今晚把握住机会把你给睡了,元芳,你怎么看?”

    一桌人都傻了,魏若易更是怒不可遏,直接起身拎着彭行难的耳朵:“小兔崽子,我今天非要好好收拾收拾你不可!”

    “汤焱哥,不带你这样的……”彭行难使劲儿挣脱开来,拉开门就跑,魏若易二话不说就追了出去,包间里全是笑声。(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