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1 国安公务员

萧瑟朗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最强监狱系统最新章节!

    江城市国安局局长有点儿郁闷,他被上级要求跟一个十八岁的少年见面,那个少年的档案关系要暂时挂在他们局里。

    不过看到那个少年的履历之后,姓秦的江城国安局局长也就没有那么郁闷了。

    汤焱,十八周岁,江城理工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的大一学生,孤儿,父母不详(这一点让秦局长最无语,以他们国安的能力,竟然查不出汤焱的父母是谁,他只能理解为上级特意做了保密工作),被怒水监狱全体狱警共同抚养长大,他名义上的监护人是怒水监狱的监狱长。

    如果只有这些,秦局长当然会更加郁闷,让秦局长理解了上级的动机的,是资料上之后的部分。

    军训期间,汤焱曾一人单枪射死一头成年野猪,并在子弹射完之后与另一头野猪肉搏。

    这已经让秦局长莫名惊诧了,而更让秦局长惊诧的还在后边。

    和姚勇的私人助理潘宏伟正面交锋,完胜,潘宏伟身受重伤,汤焱毫发无损。

    与薛成刚赛车,再次完胜。

    虽然赛车这部分的完胜可能存疑,毕竟薛成刚没能完成比赛,但是档案上记录的时间和车速,却已经让秦局长对汤焱的车技有了个具象的认识。

    十八岁的少年,咏春和八极都有极深的火候,枪法超一流。驾车水准也达到一流职业赛车手的水准。

    看完这些资料,秦局长确定,汤焱会的东西肯定还不止这些,否则,仅仅是个武夫,也不足以引起国安部上级的如此重视,竟然给了他一个三所的身份。

    三所这个部门。就连已经是一个省会城市国安局局长的人,也是不明就里,并不清楚这是个什么性质的部门。一句话可以概括,这就是个机密部门。能让汤焱进入这个部门,其被重视可想而知。

    也正因为三所是个对外并不存在的部门。所以不可能在发给汤焱的证件上注明三所,于是就要让汤焱明面上的身份挂在江城市国安局。上级的意思是让他挂个闲职,而他的真实职务,只要秦局长一个人知道就可以了。

    从这一点上来说,这也是国安部对秦局长的一种信任。

    在汤焱之前,江城也有类似的人存在,不过三所出身的,就只有一个,那就是谢斌。秦局长其实也知道,谢斌在三所的身份。其实也只是个虚职,至少他不全是三所的人。至于这个汤焱,究竟是不是完全隶属三所的,秦局长也不想打听,事实上也不敢打听。可是至少有一点是很明确的。上级要求汤焱归属谢斌直接领导,秦局长其实也就能猜出三两分,汤焱恐怕真实的身份更为复杂。

    这不是他该关心的事情,他该关心的,是去见一见这个叫做汤焱的少年。

    因为需要保密,秦局长这么个高官。也只能纡尊降贵的亲自给汤焱打电话,电话里汤焱还是一副愣头青的表现,搞得秦局长真是有点儿摸不透他了。

    不过总算是约好了见面的地点,当然不能在局里,只能是个寻常的地方。

    坐在一家茶社的包间里,等了足足有半个多小时,秦局长才算是见到了汤焱。

    “汤焱同志,你好!”秦局长略带矜持,很客气的说道。

    汤焱却是马马虎虎的坐下,对他的敬礼视若无睹,搞得秦局长一阵阵的迷糊。

    “秦大叔……”

    汤焱一开口就把秦局长给雷住了,大叔?这是个什么称呼?

    “秦大叔,咱能不能都正常点儿,你看我才十八岁,又能是你什么同志了,我不过是披你们国安一层老虎皮而已。你这喊我同志,我再叫你局长,那咱们还跑这儿来干嘛?我直接去你们局里跟你见面不是更好?”

    这一番话,倒是让秦局长陡然明白了什么,也对啊,汤焱是三所的人,而且真实身份更复杂,他挂职我们局不过是个掩护,我怎么能搞得跟真正的上下级见面一样呢?

    其实秦局长就是想多了,汤焱本就是个惫懒的性子,而且他说的都是实话,他始终坚信自己国安的身份就是个幌子,免得以后出点儿什么事,进了公安局或者派出所会受到刁难。有了这层身份,只要把证件往桌上一摔,那帮警察就再也不敢为难他了。

    甚至汤焱都想好了,万一以后要跟警察打交道,他直接把证件一掏,很潇洒的递给那个警察,然后眯着眼睛很严肃的说一声:“执行任务!”那名警察看完证件,顿时就来个毕恭毕敬的敬礼,双腿并拢,一定要打出啪的一声响,五指收紧插向太阳穴,狠劲儿必须做出把自己插死的劲头儿。

    若是秦局长知道汤焱这层想法,非得惊得连路都走不稳不可。

    “这是你的证件,你的档案暂时就放在我们那里,由我单独保管,另外还有一份普通的档案会放在局档案处管理,那上边看不出什么内容,只有最基本的资料。”

    汤焱大大咧咧的拿过那个证件,翻开来一看,撇撇嘴:“还以为国安局这种单位会搞得跟特务接头似的,不应该有证件,只需要有个什么徽章之类的东西。这放个证件在身上,遇到什么恐怖分子国际间谍,还不立刻暴露身份了?”

    秦局长汗都下来了,心道你以为我们国安局都是神通广大的超级特工么?尼玛,一个地级市的国安局,多数人员也就是普通公务员好吧?

    随意的寒暄了几句,秦局长便站起身来:“没有其他的疑问,我就先走了。”就这几句寒暄,秦局长已经快受不了了,汤焱最关心的竟然是他每个月是不是也能领到薪水,在外消费是不是可以回局里报销,报销额度是多少,以及他作为国安局的公务员,是不是有什么特权之类的,这哪里像是一个特工人员应该有的问题啊?活脱脱一个江湖浪荡老帮子。

    汤焱莫名惊诧:“啊?你就走了?也不说请我吃个饭啥的?”

    秦局长脚下一打晃,决定不跟汤焱多啰嗦,直接扬长而去。

    “别忘了结账!”汤焱的声音悠悠的从包间里传来,秦局长脚下拌蒜,差点儿真的摔了一跤。

    关好了包间门,汤焱站起身来,摆正了姿态,将已经放进上衣口袋的国安证件掏了出来,眼睛微微眯起,食指和中指夹着,带着点儿轻蔑和冷漠的递给一个不存在的人……

    “执行任务!”四个字从汤焱口中很冷漠的说了出来,然后他自己就笑得直接倒在了包间的沙发上。

    “哈哈哈,太好玩了!再玩一次!”说罢,他忍不住的哈哈直笑,半晌过后才止住了笑意,又站起身来,重复刚才的动作,只可惜,这次没等说出那四个字,他就直接笑得倒在了沙发上,“哎哟哟,不行了,实在太特么帅了!”

    这要是有人看见了,非把他当神经病送第五人民医院去不可。

    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响起,汤焱掏出来一看,竟然是彭行难那个小子的。

    “哈哈哈,彭行难啊,你放学了?这么早给我电话干嘛?我知道今晚要给你上家教,我晚点会过去……哈哈哈,笑死我了!”

    彭行难莫名其妙的,什么你就笑成这样,自己都还没开口呢,汤焱哥这是怎么了?

    “汤焱哥,你咋了?”

    “啊啊,没事,我就是笑笑,笑一笑十年少么!”

    彭行难无语了,这段时间跟汤焱接触以来,他也知道自己这个偶像神经病的时候比较多,干脆就不去管他,直接说:“汤焱哥,我姥爷说让你今儿过来吃饭。”

    “好好好,那我一会儿就过去。”汤焱挂断了电话,不再大笑,坐在沙发上琢磨,彭老爷子怎么突然想起找自己过去吃饭了?难道有什么事儿要跟我谈?反正汤焱现在也的确要找彭老爷子谈谈了,至少要搞清楚,老头子最珍爱的是什么吧?那边还有个系统任务呢,虽然这个系统任务在汤焱现在看来也不过就值一个小时的二级罪犯交流时间,没完成他也不在乎,可是他多少也有些好奇,一个老头子最珍爱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看了看时间,五点不到,从这里过去差不多也就五点半了,汤焱便拉开包间门,出门坐车往彭行难住的地方去了。

    进门之后跟老头子打了个招呼,彭行难自然是各种狗腿的吹捧,搞得老头子都看不下去了,就让厨房里的厨师赶紧开饭。

    出乎意料的,老头子没让汤焱陪他喝酒,三人几乎是默默的吃完了饭,搞得汤焱在琢磨,老头子突然这么严肃,难道真是打算跟我谈谈,逼我娶他们家外孙女魏若易?可是老子才十八岁啊,距离法定结婚年龄还有四年呢,这也不合常理啊!

    吃完了饭,老头子看了一眼彭行难,道:“行难,你先上楼去,我小汤有话要说。”

    “姥爷,有什么话您就说呗,我给你们倒茶。”

    “上去!”老头子变得很严肃,彭行难也不敢多说,只得有些不情愿的上了楼。

    “老爷子,您有什么事儿要跟我说?”汤焱虽然心里也有了点儿忐忑,但是还是大大咧咧的说道。(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