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5 相互试探

萧瑟朗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最强监狱系统最新章节!

    “我可以不去么?”汤焱眯起眼睛笑着问到。

    魏若易点了点头:“这当然是可以的,不过……”

    汤焱直接打断了魏若易的话:“既然有不过,那其实就是说我不去是不好的,至少这样会让我和姚勇之间的矛盾越积越深,又或者说你不愿意看到我和姚勇之间永远横亘着这么一道仇恨。所以你还是期望我和他能消除这些裂痕,至少做到表面上大家相安无事。”

    魏若易再度点了点头,汤焱把话说尽了。

    “那我就去呗。”

    见汤焱答应的这么痛快,魏若易倒是越发的忐忑了,她的眼神,增加了几分隐忧的望着汤焱。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只是其实你想过没有,姚勇过生日,加上他的跑狗场开张,能被邀请的人,肯定都是你们这些权势子弟,而且,就连张未这样的家世,都未必有资格被邀请。姚勇会不会为了跟我一个人怄气,而置这么多人不顾,置他自己的双喜临门不顾,跑来专门针对我?虽然我也挺瞧不起姚勇这种货色的,但是你是不是也太小看姚勇的格局了?”

    魏若易抿起了性感的双唇,仔细的思考了一下,发现自己可能真的是当局者迷,由于过分担心汤焱和姚勇之间的矛盾,反倒使得她被一叶障目,连他们这个圈子最基本的一些规则都忘记了。

    “那姚勇是个什么意思呢?难道就是为了显示一下他的胸襟,证明他不记前仇?”

    “这肯定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他也是想让我见识一下你们的这个圈子究竟有多么高,多么深,所谓侯门似海。他想帮我培养一点儿敬畏之心。而最后一点,则是他也想让其他人看看,你魏若易的眼睛究竟有多瞎,竟然会放弃了他。而选择了我这样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土狗。”

    一语惊醒梦中人!

    魏若易怅念已久的疑惑,此刻被汤焱简单的一句话完全解释清楚了。

    就是这样,不然还能怎样!姚勇固然不是个胸襟开阔之人。可也绝不会甘于跟汤焱这么一个草根死磕,他丢不起这个面子。但是,必要的威慑。和必要的正名还是需要的。于是,他这次邀请汤焱,一来是想让汤焱知难而退,二来是想让更多的人看看魏若易的笑话。姚勇以己度人,当然会觉得凭汤焱的脾性,虽然是个草根到不能再草根的身份,却恐怕会越发的显出自己的张扬,这显然会给与会的其他人留下相当差劲的印象,于是也就会让那些人鄙夷魏若易的眼光。

    “就是个小孩子的把戏,小爷想要玩死他还不是容易的很?”汤焱笑眯眯的说道。

    “你什么意思?”魏若易没听懂汤焱的话。

    “老子演技很好的好伐?想要装你们这些上流社会。还是可以演的很像的好伐。到时候老子演一个风度翩翩的大情圣,你说会不会让姚勇把鼻子都气歪了?”

    魏若易笑了起来,她以为她看到了汤焱向某个圈子,或者说向一些他目前还无法企达的某些社会层次屈服的部分。可是,魏若易真心错了。一个女人不管平时多么的聪慧,在某些时候总还是会犯傻的。

    汤焱怎么可能去屈服什么,越是想压汤焱一头的人,最后都往往都遭到汤焱更强力的反击。更何况,这次想要给汤焱一个难堪的人,是曾经想要去汤焱半条命的姚勇。汤焱没主动找他的麻烦。就算是他的运气了。

    之所以会这么对魏若易说,汤焱只不过是不想让魏若易担心而已。因为他真的看得出来,魏若易很关心他,这种关心,显然早就超出了所谓朋友的界限。未必是魏若易已经爱上了他,但是至少,魏若易对他的关心,已经不亚于他身边任何一个人。

    汤焱是个很懂得感恩的人,而不像他外表表现出来的那么没心没肺。

    “这就行了呗?接下来,咱们是不是该进行咱俩之间的节目了?”汤焱突然坏笑着凑过身子,说话的时候,口中的呼吸喷在魏若易的脸上,让魏若易竟然有些慌神。

    “你想干什么?”魏若易很难想象,自己竟然会有如此小儿女的一面,以往面对这样的调戏,魏若易通常是毫不犹豫的对他唱一休哥,可是这次……

    “麻痹,你不会真的以为你输给老子之后,就只需要穿的暴露一点儿给老子看两眼就算完了吧?你浑身上下老子哪个地方没看过?”汤焱恶声恶气的说着。

    魏若易心里真的有些慌了,这小子不会真的想让我帮他……脑子里,不由自主的脑补出那样的画面,魏若易虽然还是块完璧,可是出格的片子也是看过的,迄今为止,她都对自己十六七岁的时候,由于好奇弄来了一部美国的顶级片有相当深刻的印象。片子里是一个白种女人和一个黑种男人,那个男人胯下那杆又长又粗的不成样子的大枪,曾经吓得十六七岁的魏若易对此留下了颇深的阴影,尤其是看到那个白种女人几乎将那根接近一尺长的玩意儿全都吞进了嘴里,更是让魏若易叹为观止。

    后来魏若易当然还是看过一些其他的这类片子,才知道并不是每个男人都有那么大的玩意儿,事实上即便是黑人,那部片子里的那个,也是万里挑一都未必挑的出来的。

    若不是后来又看过一些那个岛国的片子,魏若易肯定会对男女之间的那种事留下深刻的心理阴影。而即便如此,她也对汤焱言下的跪舔意思,感觉到很局促,尤其是现在,两人真可谓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一点就着的这种状况,魏若易更是直接就脑补出那部片子里的镜头……

    看到魏若易露出惊慌的表情,汤焱还是颇有些得意的,不过他倒是没想到魏若易竟然还敢这么半躺在沙发上,竟然没有跳下沙发直接逃走。

    如果魏若易那样做了,汤焱肯定会哈哈大笑,然后就安然离开。可是魏若易偏偏没有这样做,而只是露出略显惊慌的模样。

    汤焱站起身来,作势要解开自己的裤腰带,魏若易惊叫了一声,却依旧没有逃走,而只是拿起一只靠枕,压在了自己的脸上。

    从靠枕之下,魏若易气急败坏的大叫:“汤焱,老娘警告你不要太过分!”

    汤焱哈哈大笑,他当然不是真的要解开裤腰带,只是恶作剧而已。

    “刚才是谁豪气万丈的说跪舔就跪舔的?现在是你兑现承诺的时候了!”汤焱一把抓住了魏若易手里的靠枕,使劲儿往外一拉。

    魏若易再度发出一声惊叫,眼睛死死的闭着,根本就不敢看汤焱一眼,生怕看到那个让少女时代的她做过无数噩梦的狰狞玩意儿。

    “小狐狸,看到你这哆哆嗦嗦娇楚可人的模样,还真的是很痛快啊!”汤焱终于爆笑了起来,身体重重的倒在沙发上,打着滚儿笑。

    魏若易也知道上当了,睁开了双眼,看到汤焱衣冠整齐的在沙发上像是个孩子一般的打滚,她不由得也笑了起来。

    “汤焱,你敢不敢再贱一点儿!?”

    “尼玛老子敢跟你比贱么?天天叫老子客官,还奴家奴家的使劲儿勾引老子,老子现在不过是牛刀小试,你就慌了神。有种你真的把嘴凑上来,老子还敬你是条汉子!”

    “嘁!老娘本来就不是汉子!”

    汤焱语塞:“呃……好吧,这倒是我疏忽了。算了算了,已经不好玩了……”

    可是魏若易却是一下子猛地扑了上来,一双小手竟然朝着汤焱的腰间抓去:“玩够了是吧?不好玩了是吧?老娘现在却很想玩玩。来,老娘帮你宽衣解带,老娘给你跪舔……”

    汤焱当然不会真的让魏若易得逞,一把就将她的手拧开了,直接推到一边:“别乱抓啊,再抓会出事的!”

    魏若易不甘心的伸出手干脆在汤焱胯间掏了一把:“出事就出事,老娘又不是没摸过你那东西!”

    虽然只是随便捞了一把就松开了,但是魏若易的这句话倒是让屋里的空气一下子凝固了起来,两人多少都有些尴尬。

    汤焱坐直了身体,魏若易也整理了一下衣襟,身体向后靠在沙发背上。

    翘起了二郎腿,可是睡裙的下摆却不老实的向两旁滑落了下去,露出中间同样黑色的小内裤。只是,内裤之上,却印出内里的黑色毛发,这妞儿,穿的内衣也这么火爆!

    汤焱的目光并不是直接落在那个地方的,只是随着魏若易的动作亦步亦趋的跟随,而最终就不可避免的落在她双腿之间。等到汤焱急忙抬头的时候,却正好遇到了魏若易同样有些慌乱却略显炽热的眼神……

    不自觉的,魏若易主动的朝着汤焱的方向移动了一下身体,下巴微微支出,就好像在等待着汤焱的临幸一般。

    汤焱则是在天人交战,不知道自己到底应不应该低下头去,恶狠狠的摧残魏若易这朵娇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