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8 花钱比赚钱难

萧瑟朗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最强监狱系统最新章节!

    反正知道系统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让黑妹现身了,汤焱就干脆不去想,一边开车,汤焱一边琢磨,如果他现在跟魏若易提出他又有钱可以多入几股了,不知道魏若易会不会同意。

    当然这也就是想想,汤焱并不是那种贪得无厌的人,他其实仅仅只是着急要怎么把手里这六百多万的现金赶紧hua出去。

    监狱系统可是说了,建造整座监狱的hua费,大概会在三百亿左右,而现在汤焱贡献给系统的钱怎么算也超不过两千万,尼玛,连零头都不够,汤焱还真是担心这笔钱留在身上,没等他开始hua,系统就屁颠屁颠跑出来发布个什么鸟任务,然后把他这六百万也给没收了。

    上次那一千多万的惨痛教训,如芒在背啊!

    想来想去,汤焱也想不出有什么好的hua法儿,六百多万,想要hua出去,要么是买房要么是买车,又或者是具有足够收藏价值或者升值潜力的珠宝古玩等等,但是好像任何一项,都不是汤焱现在想要挥霍的方向。

    “尼玛啊,以前是为了赚钱头疼,现在却是为了钱hua不出去头疼啊!”

    在头疼和胡思乱想之中,汤焱把车开上了山顶,魏若易自然是早就到了。

    山顶的会所跟汤焱第一次来的时候已经发生了相当大的变化,周围已经是绿色的藤蔓高墙,会所不再显得孤零零的矗立在山顶,而实际上,看似没有变化的会所也发生了相当大的变化,至少,会所后边多了个大尾巴,借以把后边山谷中的温泉运送上来。

    因为明天要开张的缘故,魏若易放了所有人的假,让他们好好的休息一天,从明天开始,可以预见得到他们将会很忙,很忙。

    汤焱停了车,不等下车,就听到马的嘶鸣声,推开车门他便看到魏若易骑着一匹马,甚至已经换了一身适合骑马的衣服,双手勒缰,缓缓的朝着他走过来。

    “一起再看看这里吧,明天就不是这个样子了,这种安静的场面将永远都不会再出现了。”魏若易骑在马上,冲着汤焱招呼,并且示意汤焱再去拉匹马来,跟她并肩骑行。

    汤焱没理会魏若易的暗示,只是走过去顺手从魏若易的手里把缰绳接了过来,牵着马儿,拉着魏若易在山顶缓慢的溜达。

    “你把我喊到山顶来,不会就只是想跟我一起看看风景吧?这都十二月份了,眼看着一个学期就快要结束了,老子也得回去复习功课呢。”

    魏若易趴在马背上笑了起来:“单凭你现在的身家,谈什么复习功课总显得是件很搞笑的事情,你难道还怕你混不到这个毕业证?”

    “老子是好学生!”汤焱不屑的反驳。

    魏若易直笑,趴伏在马背上的身体也不断的上下抖动,那一对大胸,压在马脖子上,抖得马儿都有点儿不淡定了。

    “这马一定是匹公马!”汤焱突然说道。

    魏若易一愣:“为什么?”她好奇的往后看看,发现根本不可能看到马腹之下,也就作罢。

    “刚才这匹马步履矫健,自从你趴在它背上开始抖了,它就开始不淡定了。小狐狸,你真的应该注意点儿,虽然按照常理来说马应该不会对人类动情,可是你过于肆无忌惮,马也是受不了的!”

    魏若易被汤焱的话搞得有些尴尬,尤其是汤焱说这种话的时候竟然还能保持如此的一本正经,真可谓是一个jian货的修养。

    “你干嘛不找匹马骑?不会是你根本不会骑马吧?看你好像很全能的样子,现在终于有个你不会的事情了?”

    汤焱不回头,却是很不屑的冲着魏若易竖起了一根中指,背着身说:“别说骑马,你弄头老虎来,我也能让它乖乖的趴在那儿等我骑它。”

    “行了吧,不会骑马也没什么丢人的,大不了我教你!”

    “用得着你教?”汤焱很不屑的停下了脚步,把缰绳往魏若易手里一塞,然后直接翻身就上了马背,双手从魏若易的背后绕过去,接过缰绳,轻轻一抖,嘴里轻轻的说了一句:“马儿马儿,跑两圈给小爷看看,稳点儿!”

    说完话,那匹马好像听懂了汤焱的话一般,撒开蹄子,开始绕着山顶缓缓的跑了起来,速度不算太快,但是绝对双耳生风,偏偏稳的就像是在慢走一般。

    “客官,你这是在占奴家的便宜吧?”话是这么说,魏若易却还依旧是把自己身体的重量交在汤焱的怀里,微微向后倚着,很惬意的仰头看天。

    “你也真没啥便宜可以供我占了。”汤焱说的是实话,他和魏若易之间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过了,只不过魏若易关于这一段的记忆被系统抽走了而已。

    可是魏若易却记不得啊,她的理解是汤焱说看过她全身的每一处了,该摸的好像也都摸过,抱也不止一回,甚至接过吻,所以现在的状况并不算是占便宜。

    而且汤焱真的很规矩,并没有趁机就把魏若易抱得太紧,更没有借着马儿的颠簸去触碰魏若易那对丰满的大白兔,搞得魏若易都有点儿不自信了,难道自己这么火辣的身材,对汤焱真的一点儿吸引力都没有?

    “敢不敢再跑快点儿?”魏若易扭脸问汤焱。

    汤焱微微一笑,道:“马儿马儿,快点儿跑!但是还是要稳哦!”

    马儿听了,立刻撒蹄就跑,耳边风声呼呼的,时速显然已经超过了三十公里。这种速度,基本上也就是古人所说的夜行八百了,绝对很快。

    “你喊我上山到底什么事儿?”汤焱在魏若易的耳边问。

    “什么?你说什么?”风声太大,马蹄太忙,魏若易有些听不清汤焱的话。

    “马儿,停下来!”汤焱冲着马儿大喊了一声,马儿立刻减速,很快停在了草地上,偏出马脖子,张嘴吃起了绿墙上的爬山虎叶子。

    “我问你喊我上山到底有什么事儿?”汤焱跳下了马,又问。

    魏若易此刻也发现了汤焱骑马的异常之处,所有人骑马都是喊“驾”来加速,要伴以夹紧马腹抖动缰绳乃至用马鞭抽打马屁股等等动作,而要减速则是要拉起缰绳,嘴里喊“吁”总归是大同小异。

    可是汤焱骑马,根本没有任何动作,完全就是靠嘴指挥。让马儿跑起来它就跑起来,让马儿快点儿它就快点儿,喊它停它就又停了。

    而之前汤焱在姚勇的跑狗场的表现魏若易也看在眼里,本就奇怪汤焱为什么能够让张晟那条大丹犬做出那么复杂的攻击动作,而且最后关头居然能叫住明显已经“狂性大发”的比特犬,使得姚勇幸免于难。现在就更是引起了魏若易的好奇,心里想到,难道汤焱还能跟兽类交谈?

    “你能跟马交流?”魏若易并没有回答汤焱的问题,而是反问了汤焱一句。

    汤焱也知道瞒不过去,便直说到:“会驯兽而已,不用那么一惊一乍吧?刚才在姚勇那里,就是占了这个便宜。之前赢了赛狗是因为驯兽的本事,后来指挥大丹犬以及控制比特犬,都是因为这个。”

    “你还会驯兽?”魏若易叫了出来,但是很快就又摇摇头自嘲的说道:“好像也不奇怪,反正你就好像天生什么都会一样。哦,你问我喊你上山是吧?其实不是我喊你,而是我表哥。”

    “任卫东?”汤焱觉得有些奇怪。

    魏若易点了点头:“别找了,他不在这儿,被你打的伤那么重,这会儿要是不老老实实呆在医院治疗,肯定会留下后遗症。只是他有话想让我带给你!”

    汤焱看了看天上的月亮,发现月亮周围有一团朦朦胧胧的晕,道:“快下雨了,进去再说吧!”说罢,却是也不管魏若易怎样,自己先朝着会所的方向走去。

    两人刚走进会所,外头就开始噼里啪啦的落起了雨点子,虽然雨势并不算急,可是雨点子却是不小,一颗一颗砸在会所门前的汉白玉地面上,啪啪直响。

    “听说任卫东是给那些大领导当保镖的?”汤焱看了看外头的雨,转脸问魏若易。

    “你已经猜出来我表哥想找你干嘛了?”魏若易没回答,也只是问到。

    “既然是保镖,不是应该二十四小时随时候命呆在领导身边的么?他倒是有闲工夫跑出来泡妞,而且品味那么低,现在还因私废公的受了伤,怎么跟那些领导人交待啊?”

    “那你打算不打算答应他呢?过去呆个几年,三十来岁下放出去给你安排个正处的职位没问题,平步青云哦!”

    两个人都没有真正回答过对方的问题,但是却又都明白对方的回答是什么,换个人估计就未必听得懂他们的对话了。

    “是不是怕被约束?”

    见汤焱没回答,魏若易又问。

    “不当朝廷的走狗!”汤焱言简意赅。

    “那你还搞了个国安的身份。”魏若易笑道,汤焱的〖答〗案其实她早就知道了,之所以还问,完全是例行公事而已。(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