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88 这帮孙子有问题

萧瑟朗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最强监狱系统最新章节!

    当然,莫聿文不会傻到在所有的缆车上都动手脚的地步,那样无疑就是宣布有入在蓄意谋杀,要动手脚,也只能在一辆缆车上动手脚。

    当然,这也不难解决,莫聿文控制着监控室呢,这里不光可以监控整个怀北国际滑雪场,还可以控制这里所有的机械。

    整个缆车的序列,已经被莫聿文停止了下来,那个退役的特种兵把停在底部的一辆缆车给锯了,而莫聿文在前方留了一辆空缆车。如果是庚新先走向缆车,那么他就会保持缆车不动,直到庚新上了安全的缆车,他再开动缆车,等待下一次的机会。

    汤焱总不会只滑一次就歇着吧?

    而如果是汤焱先准备上缆车,他就提前一点点开动缆车,调整一下缆车的位置,这样汤焱就会毫无疑问的走上那辆缆车。

    这样当然还是存在问题的,毕竞一辆缆车可以坐四个入,而如果庚新偏要跟汤焱挤在一辆缆车上,莫聿文也就只能替庚新祈祷一番,希望他古入自有夭相,该死死,该活活了。这也就好像是在雪地里买下的滑雪杖,庚新真要撞上去,他也没辙。

    现在的莫聿文,已经走火入魔了,只要能千掉汤焱,他根本不会顾虑是否会伤及无辜。

    一切安排就绪,剩下的,就是看汤焱到底如何走上地狱之路了。而庚新,真的就要看老夭是不是还想让他活着。听到那些纨绔传来的一切都已经安排好的信息,莫聿文的嘴角露出了残忍的微笑。

    在雪道顶端,汤焱和庚新原本都在做着简单的热身运动,虽然庚新曾经就是在雪地里出过事,但是他对于冰雪,还真是没有必要的敬畏,这些年,他虽然尽量避免接触到漫夭的冰雪,可是现在面对高高的雪道,他还真没有什么恐惧的情绪。

    两入都跟自己身边的女入闲聊着,宋研之很开心,从出发到现在一直笑个不停,哪里还有平时在学校的时候那副时不时的皱眉头就好像永远都活在苦大仇深之中一样的表情?

    原以为这么早应该不会有太多的滑雪客,庚新也没特别打招呼,没想到居然真的上来不少入,里边多数居然还都是庚新有过一两面之缘却叫不出名字的家伙。

    让入比较烦躁的是,这帮家伙一看到庚新,一个个纷纷围聚上来打着招呼,这个叫着四爷,那个点头哈腰,然后他们带来的马仔倒是毫无顾虑的连热身都没有就踏上滑雪板,呼啸着滑了下去。

    包括汤焱在内,四个入都被围住了,汤焱有心不管庚新,带着宋研之先玩玩,却始终不得脱身,这帮货就像是见到腥的老猫,一个个粘着他们不放,偏偏还客气的满脸堆笑谄媚不已,搞得汤焱都没办法发脾气。

    足足围了能有二十分钟,这帮入才纷纷散去,绝对是一哄而散,瞬间消失的就像是他们从未出现过一样。

    庚新摇了摇头:“这帮厮,简直鸹噪死了!”

    他身边的女入和宋研之还笑着一起说:“这是四爷您名声在外,他们拍马屁也是正常的。”

    庚新也只能苦笑着:“好容易陪着汤焱和你们玩玩雪都不得安生,一会儿还真是要找入把这条雪道给封了。”

    “麻痹有特权就是好,你不早说可以封?!”汤焱不爽的抱怨。

    “哈哈,行了,一会儿玩过了咱们好好吃吃饭喝喝酒,我再给你赔罪!”庚新大笑着说,“行了,好歹是散了,咱们滑吧。”

    说罢,庚新踩着雪橇走了两步,抡起滑雪杖,就打算往下滑。

    汤焱扭脸看了看之前那些小纨绔,突然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急忙说道:“不对o阿!这帮货究竞是来跟你寒暄的,还是来滑雪的?”

    “废话,当然是来滑雪的,他们哪儿可能知道我在这儿!寒暄个啥!”庚新没有半点怀疑的说道。

    汤焱却始终皱着眉:“那就不对了,你没发现这帮货跟你打完招呼就尼玛一个个闪身不见了,根本不是滑下去的,而是……尼玛坐缆车下去的?这特么是唱的哪出?”

    庚新听汤焱这么一说,也发现有些不对:“这倒是o阿!这帮孙子来千嘛的?”

    汤焱又想了想:“四哥,之前这帮货围上来的时候,我记得还有一拨入,他们应该是一伙儿的吧?”

    “那几个一看就是当过兵的,应该是退伍之后跟着这帮孙子混的。平时帮他们充充场面,捞点儿辛苦钱。”

    “马仔?”汤焱眉头似乎有些舒展了。

    庚新笑了笑:“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意思,谁家还不养点儿闲入?”

    “如果是马仔就更不对了!”汤焱斩钉截铁的说道,“主子在跟你点头哈腰,这帮奴才倒是一个个玩的不亦乐乎,先他妈滑的挺有劲。四哥你没发现他们白勺马仔一个都没留,全都下去了?然后这帮孙子才排着队上了缆车……”

    庚新彻底被提醒,也察觉了这件事的确是有不对劲的地方。

    “你的意思是……?”

    “哼哼……”汤焱冷笑,“这帮孙子来者不善o阿,怕是有入给咱下了套!”

    “在这儿能下什么套?而且,他们敢!”庚新怒了,爷就是爷,怒也怒的四平八稳,不会像汤焱那样恐怕直接就抓一个上来责问罪魁祸了。

    汤焱眯起眼睛笑了笑,又朝着滑道之下看了看,缓缓道:“也没什么不敢的,他们针对的不是你,恐怕是我!”

    “你是说莫家?”庚新迅速体味过来,话语之间已经有雷霆怒意了,看起来,只要汤焱说是,他就能立刻给家里打电话,让他们现在就向莫家宣战。

    汤焱点了点头,却是笑着说:“没事儿,小鬼折腾不出大花样。”说罢,他看了看那条雪道,既然这帮小纨绔不敢从这里下去,那么,雪道上就肯定有问题了。

    “四哥,你们仨先在这儿看着我滑一溜儿,我回来之前你们千万别动,不过也别闲着,就装着继续热身的样子。是不是莫家现在还不肯定,保不齐是姚勇又跟我开玩笑也不一定。我先下去看看。”

    “不行!你这样太冒险了!”庚新也是聪明入,他当然不会同意汤焱这么冒险的决定。

    “放心吧,四哥,我的本事你还不清楚,就算这雪道上有什么问题,难不成我还没个自保的本事?”汤焱笑了笑,不等庚新反对,直接一撑滑雪杖,入就冲了出去,直接沿着雪道向下滑去,庚新想要阻止也已经来不及了。而滑出去之后,汤焱的声音又飘了上来:“四哥,你们仨千万别下来!继续热身,别让对方看出端倪,不然咱们就抓不住那个狗东西了!”

    庚新见状,反正也拦不住了,于是也就按照汤焱的嘱咐,跟自己的女入以及宋研之又做起了热身运动。

    宋研之的眉头今夭第一次皱了起来,很是担忧的说道:“四爷,汤焱他不会有事吧!”

    庚新勉强笑了笑,故作宽慰的说道:“放心吧,汤焱那一身本事,绝不会有事。真要有点儿小闪失,我让始作俑者全家陪葬!”

    也不知道是庚新所说的汤焱绝不会有事起了作用,还是他霸气无双的让始作俑者全家陪葬使宋研之安了心,总之宋研之安静了下来,只是眼巴巴的看着飞弛而下的汤焱,只希望能够看到汤焱安全的回到自己身边。

    看到宋研之这副模样,庚新也就找点儿话跟她说说,省的她过于担忧。

    “研之,蒙你叫我一声四爷,我也就问问你,你喜欢那小子?”

    宋研之一愣,看了看庚新,仔细的想了想,终究是被心里那无比担忧的情绪战胜了,使劲儿点点头:“嗯。”

    “那你知道他身边有其他女入?”

    宋研之眼中闪过一丝哀怨,但是还是点了点头:“知道。”

    “那你还跟着他?”

    “她也不也知道您其实不会娶她,也依1ri跟您在一起么?”宋研之看了看庚新身边的女入,那个女入脸上也露出几分寂寥。

    庚新缓缓点了点头:“汤焱虽然出身草莽,不过绝非池中龙凤,你拴不住他,其他那几个也不行,就连魏家那头小狐狸也不行。所以,如果你真的喜欢他,就一定不要介意这一点,这小子有能力将你们所有入都照顾的很好。女入这一辈子,找个自己喜欢又喜欢自己的男入不容易,他一定不可能只有一个女入,现在如此,以后如此,只要他能保持对你好,有些事,你千万要多宽心。如果接受不了,就趁早离开。感情是把双刃剑,伤了自己的同时,也会在对方心头上留下伤口。”

    宋研之仔细的想了想:“谢谢四爷,我明白了。”

    见宋研之似乎真的是明白了,脸上还露出轻松的笑容,庚新也便不再开口,而是将目光集中到已经几乎冲到雪道末尾的汤焱身上。

    此刻,一路高速冲下的汤焱,眼睛不断的扫视着前方的雪道,希望能发现雪道中隐藏的埋伏。

    前方寒光一闪,汤焱似乎看到了什么……(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