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剑刺叠招的巧合

淳于恒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零一队长最新章节!

    没人知道她到底击中了什么,又或者是在故弄玄虚。恒刀一剑收起剑又看向晚来天欲雪,那边很安静,什么事都没发生。

    时间在一分一秒过去,五分钟已经没了三分钟,但比赛还在继续。

    裁判们开始动起来,大屏上显示出一行字:本轮比赛加时10分钟。

    “机会只有一次,看你了,李优哥。”

    鲁云茜俏皮地在耳机里说道。

    “要是他一会不翻你牌子,记得和房东大人配合好点。”

    “嘿,这小子今天要是不翻我牌子,我明天就去烧了明月阁。”李优咧开嘴笑了笑,笑到一半突然惊呼一声。

    天将明再次出手。

    游戏里,恒刀一剑和一地脚印前后夹击突然出现的天将明,而天将明则落在晚来天欲雪的头上,手中贪魔金武亮出了血红的十字绞杀。

    大片暴击数字从这堆人头上飘出,却看不清都是谁暴击了谁,唯一看得清的是晚来天欲雪那36%血量眨眼没了,天将明的血条本来也眼看空了,可又瞬间恢复了20%。

    这20%的回血明显是天将明收割晚来天欲雪获得的,一死一生全在瞬间发生。观众只觉得自己心跳也像天将明的血条一样猛低猛高,血压都快爆表了。

    现在三个人血量都只剩一刀的事,就看谁出刀比对方快。

    没有半秒犹豫,发现天将明还活着时,恒刀一剑瞬开橙武技能,一招剑扫天地随之而出。一地脚印也同时开了十字绞杀,却莫名多出了几个大一号的红色十字光,三人全笼罩在了红色十字之中。

    红光闪过,画面静止下来,恒刀一剑手持弈锋站在粗大的树根上,旁边有两具尸体,一个是躺在水边的天将明,另一个是匍匐在她脚下的一地脚印。

    “最后是什么情况?”

    “回放一下!”

    副屏幕里的慢镜头将刚才瞬息发生的事情分解为多个角度展现出来,张忠文也仔仔细细解读了一遍刚才的事情经过。众人看着听着,除了感叹再说不出别的。

    天将明周身飘着红色炫纹,那是橙武技能【入魔】的效果,可以增加40%物理攻击。因为他手中已经没有了十字绞杀这个技能,只能靠入魔增强双月斩效果,对恒刀一剑实施秒杀。

    但是一地脚印却在天将明启动双月斩的时候挡在了恒刀一剑前方,并打出了自己的十字绞杀。

    或许是奇迹,或许是练过多次的默契。

    这一招十字绞杀竟然与恒刀一剑的剑扫天地融合叠加在一起,加上弈锋的【将军】技能,变成两个巨大的金红色十字一前一后将天将明血条炸了个干净。

    但是一地脚印也吃中带有入魔效果的双月斩就此倒下,只剩被他保护的恒刀一剑屹立在金色的树林里。

    零一战队,胜!

    全场欢呼,零一战队粉丝们沸腾不已,将手中队旗和彩带抛向高空,欣喜相拥。

    他们期盼整整一年的事情终于要成真了,零一战队打进了NFL决赛!

    ……

    “只是巧合吗?”

    佟年又看了一遍电脑上的赛事回放视频,那巨大的金色十字十分耀眼,光芒霸占住整个屏幕,依稀可见弈锋与帝蕴星的局部从光的缝隙里亮出来。

    “只是巧合。”刘绛卿捏起盘子上的草莓,放进嘴里。

    俩人坐在一家网吧包间里聊着,半决赛结束后本来佟年说要给刘绛卿庆祝进决赛,不知怎么选来选去就选到了这家不起眼的网吧里。网吧除了泡面之类的东西再无别的,刘绛卿倒无所谓,要了个酸菜泡面,只额外让佟年点了个水果外卖,而且指定要草莓。

    冬季草莓吃起来有冰淇淋味,这是鲁云茜曾经告诉他的。

    “当年要是你跟我也来这么一招巧合,说不定明月阁的荣誉墙上就能多个冠军奖杯了。”佟年拿起一颗提子放嘴里,酸得眯起眼睛,表情失控半秒。

    “跟你没戏,你又不是近战,擦不出火花。”

    “我可以打近战呀,近战法师!”

    “得了吧,都是预备退役的人了,这时候做什么梦呢!”

    “你要是来明月阁,我立刻宣布不退役了。”

    “做梦。”

    俩人边吃边聊,言语中充满了轻快,就像无话不谈的兄弟。

    “你家队长下周有空吗?”佟年问。

    “干嘛?”刘绛卿一歪头,忽然明白了佟年的意思,“想让我们队长给林远志特训,为下周打千魂黯做准备?”

    “你还是这么聪明。”佟年笑了。

    刘绛卿不屑地撇撇嘴:“一个季军头衔你们也这么拼,明月阁什么时候这么没出息了。”

    “还不是因为你们。”佟年无辜地用手撑着下巴,“我这职业生涯里最后一个赛季没能给明月阁守住亚军位置,总得把季军留给林远志,所以把你家队长借我们来个特训呗。”

    “借不了,茜茜已经回老家休假去了,估计过了元旦才回来。”刘绛卿抱起泡面桶喝着残汤,包间里充斥着浓郁的泡面味。

    “过元旦才回来?那她还参加全明星吗?”佟年吃了一惊。

    “不参加。”刘绛卿吃干抹净放下泡面桶,脸上露出满足神情。

    “不愧是新秀,够任性。”佟年无奈地靠在椅背上,“她大概是鏖战史上唯一一个进了决赛却咕了全明星的队长,你也不劝劝?”

    “劝什么。”刘绛卿白了佟年一眼,“我没你那么多事。”

    “那可是全明星,一年一次,队长的态度会决定全队在公众面前的印象,即使没有比赛重要也不该一句说不去就不去。更不用说有多少人想领略一下鲁云茜的叠招操作,对后辈也是一种鼓励和指导。”佟年郑重地说着,和刘绛卿不同,他当了将近五年的队长,无论是对整个竞技圈还是后辈都充满关心,说起话来不知不觉就会开始一本正经的训诫。

    “退役的人都这么爱替别人瞎操心吗?”刘绛卿把泡面桶扔进垃圾筐,又捏了个草莓塞进嘴里:“再打两把我就撤,懒得听你啰嗦。”

    “行吧,那容我再啰嗦一句。”佟年幽幽地笑着。

    “说!”刘绛卿抬眼看向佟年。

    “什么时候请我喝喜酒?”

    “草!”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