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2章 毒计

涂抹记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红色莫斯科最新章节!

    “虽然从我的内心来讲,是希望霍特将军的部队能再次粉碎俄国人夺取哈尔科夫的企图,但从如今的战局来看,城市的失守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蔡茨勒听完曼斯坦因的言论后,有些诧异地反问道:“元帅阁下,虽然从情报上显示,俄国人出动的兵力,和所拥有的装备比你们多,但这又有什么大不了的?要知道,年初时,俄国人在兵力和装备都占据优势,而且还刚刚取得了在***格勒歼灭第6集团军的胜利,当时大家看到双方的对比如此悬殊,都以为我们逃脱不了失败的命运,可您还是出人意料地打败了俄国人,并重新收复了被俄国人占领的哈尔科夫和别尔哥罗德。”

    “蔡茨勒将军,”如果进攻哈尔科夫的苏军部队,仅仅是草原方面军和沃罗涅日方面军,曼斯坦因完全有信心让霍特坚守几个月,可多了一个堪称搅屎棍的索科夫,就让曼斯坦因变得心中没底起来:“想必你知道俄国指挥官中的索科夫吧?”

    “元帅阁下!”蔡茨勒听到曼斯坦因郑重其事地提到了索科夫的命令,顿时大惊失色地问:“您不会怕他了吧?”

    “没错,蔡茨勒将军,你说得没错,我的确很怕他。”曼斯坦因如实地对蔡茨勒说:“人人都说俄国人中最可怕的是朱可夫元帅,但我觉得他们的说法不准确。朱可夫虽然厉害,但由于他所处的位置,他并不是直接和我们面对面作战,而是制定出详细的作战计划,交给下面的部队来执行。你也知道,俄国部队的战斗力,我们一个师就算对上他们的一个集团军,也不见得会处于下风。”

    说到这里,曼斯坦因长叹一口气:“但是索科夫却不同,他所指挥的集团军,却在和我们真刀**地作战,我们的部队在他的手下吃了不少亏,就连最精锐的骷髅师、帝国师、大德意志师和第19装甲师等等,都在他的手下吃过败仗。

    如今我们的官兵只要听说和自己交战的部队,是由索科夫指挥的,士气就会变得低落,战斗力也会大打折扣。比如说这两天对卡扎奇亚罗盘镇的进攻,假如是遇上其它的俄国部队,我们的官兵只需要几个小时就能把它拿下来,可眼下已经打了两天,我们的部队好不容易冲进镇子,没等他们喘口气,就被俄国人重新赶了出来。”

    蔡茨勒听到这里,不禁倒下一口冷气,他最近一直在关注哈尔科夫方向,自然知道卡扎奇亚罗盘镇在什么位置,“元帅阁下,我记得那个镇子不大,为什么您的部队迟迟无法赶走俄国人呢?”

    “索科夫的部队是非常善于防守的,而且他们还拥有新式火箭弹和反坦克专用的火箭弹,使我们的官兵在进攻时显得有些束手束脚。”曼斯坦因想起自己说漏一件事,连忙又追问道:“蔡茨勒将军,我已经派人把缴获的俄国新式步枪,送到了柏林,不知军工部队什么时候能仿制出来?”

    “元帅阁下,难道您的部下没有送到我们派人送去的STG-44***吗?”

    “收到了。”曼斯坦因刚刚看到这种挂着***名字的突击步枪时,心里还是蛮高兴的,可等到部下将缴获的苏军突击步枪送来时,他的心顿时凉了半截。和苏军的突击步枪一比,己方军工部门研制出来的突击步枪,就显得简陋和粗糙多了。“但这种***的性能,始终比不上俄国人的突击步枪,这意味着在战场上,我们使用这种***的官兵,会遭到对方的火力压制。”

    “元帅阁下,您说得没错。”蔡茨勒对曼斯坦因的这种说法,倒是非常赞同的,不过他也有为难之处:“我们的军工部门一直在研究集合了步枪和***特点的新式步枪,但这项研究工作却遭到了元首的反对,因此军工部门只能将这种新式的步枪,以***的编号命名。

    刚决定将这种***列装部队时,我的心里还觉得挺高兴的,因为我们的部队只要装备了这种***,就能在火力和精度上压倒使用波波夫***和莫辛纳甘步枪的俄国人,但没想到他们却抢在我们的前面,将一种更先进的突击步枪列装部队。”

    曼斯坦因了解小胡子的性格,自然明白蔡茨勒的为难之处,但是为了自己的军队在战场上,不至于因为武器落后,而被苏军按在地上摩擦,他还是硬着心肠对蔡茨勒:“蔡茨勒将军,我强烈地建议你给军工部门打招呼,无论如何要将俄国人的新式步枪仿制出来,否则在将来的战场上,我们会吃更大的亏。”

    蔡茨勒是个行事谨慎的人,见曼斯坦因向自己摊牌,他一时间陷入了两难的境地:“这个......这个......”

    “蔡茨勒将军,你是不是觉得不知该怎么向元首开口吧?”

    “没错,元帅阁下。”见曼斯坦因说中了自己的心事,蔡茨勒连忙说道:“我担心自己提出这个方案时,会遭到元首的反对。

    要知道,俄国人的新式步枪虽然设计理念先进,但必须使用新式弹药,再加上它可以连发射击,实战中子弹的消耗量并不亚于***,消耗量非常惊人。为了能使用这种武器,我们必须重新准备一整套新式弹药系统,才能满足战斗的需要。

    不过我国如今已经陷入困境,大量的装备和人员损失在东线的拉锯战中,我们能够弥补前线的损失已经非常不易。更不要说,重新增加新式装备和相关的新式后勤系统的额外负担。”

    曼斯坦因听蔡茨勒说完后,沉默了下来,他的心里很明白,对方说的都是实情,在如今的形势下,再重新建立一套新的弹药系统,来满足战斗的需要,是非常不现实的。

    思索良久后,他终于再度开口说:“好吧,蔡茨勒将军,既然此事让你为难,我们就暂时搁置。不如还是把话题回到构筑第聂伯河防线的事情来吧。”

    “元帅阁下,这件事关系重大,我无法立即给您一个准确的答复。”听到曼斯坦因不再提防止苏军突击步枪的事情,蔡茨勒的心里不禁暗松一口气,又继续开始叫苦:“要知道,构筑第聂伯河防线可不是一项小的工程,需要各方面进行论证......”

    “蔡茨勒将军,我知道第聂伯河防线的构筑,不是一项小工程,需要大量的人力和物力。”曼斯坦因见蔡茨勒似乎对构筑第聂伯河防线没有多大的兴致,不免有些急了:“可此事迫在眉睫,不能再拖了,否则等到俄国人占领了哈尔科夫,掉头冲向第聂伯河时,再想构筑防线就太迟了。”

    “物资的事情,我可以想办法解决。”蔡茨勒听出了曼斯坦因语气中的焦急,有些犯难地说:“但我从哪里去给你找那么多的人来修筑工事啊?”

    “要人手还怕没有么。”曼斯坦因嗤笑一声说道:“乌曼战役和基辅战役,我们所俘虏的俄国俘虏有近百万人,让这些俘虏来帮我们修筑工事,我觉得是在合适不过了。”

    听曼斯坦因提到了由乌曼战役和基辅战役中俘虏的苏军战俘,来修筑第聂伯河防线,蔡茨勒苦笑着说:“元帅阁下,乌曼战役和基辅战役都是两年前进行的,过了这么长的时间,您觉得这近百万俘虏,如今还能剩下多少?”

    “蔡茨勒将军!”曼斯坦因听蔡茨勒这么说,不禁汗毛倒竖:“你不会告诉我,这近百万的俘虏如今都死光了吧?”

    “怎么说呢,”蔡茨勒在脑子里组织了一下词汇后,谨慎地说道:“两场战役结束后,因为伤势过重死掉了一批,押到后方的集中营处决了一批,长期的劳作又死掉了一批。除掉那些被运回德国当劳工的俘虏,如今大概还剩下了十五万人左右。”

    “十五万人?”得知近百万俘虏如今只剩下了十五万人,曼斯坦因不禁倒吸一口冷气,不过能有十五万人协助自己构筑工事,还是聊胜于无。想到这里,他便对蔡茨勒说:“蔡茨勒将军,请你下一道命令,把这些俘虏划给我的部队管辖,我要利用他们在最短的时间内,在第聂伯河上构筑好坚固可靠的工事。”

    “这些俄国战俘的看管工作,是由希姆莱负责的。”蔡茨勒谨慎地说:“不过您放心,元帅阁下,我会尽快和他进行沟通,让他同意将这些战俘交给您使用。”

    “蔡茨勒将军,和希姆莱沟通一事,就拜托你了。”曼斯坦因不喜欢希姆莱这个人,因此不愿意和对方打交道,便将此事交给蔡茨勒全权负责。不过考虑到时间紧迫,他还特意催促对方说:“我希望能在三天之后,就见到这批还活着的俄国战俘。”

    参谋长见曼斯坦因放下电话后,试探地问他:“元帅阁下,要在第聂伯河构筑漫长的防御线,仅仅有十五万人是远远不够的,我们还需要再想办法招募更多的劳动力。”

    曼斯坦因从木盒里拿出一支雪茄,抬头望着自己的参谋长,问道:“参谋长,你觉得我们应该从什么地**募新的劳动力呢?”

    “元帅阁下,我们构筑第聂伯河防线,就意味着河的左岸会彻底落入俄国人之手。”

    “对,是这样的。”

    “左岸落入了俄国人之手,他们肯定会从城市或乡村里招募新兵,来补充他们在战斗中所损失的兵员。”

    “没错,是这样的。”曼斯坦因有些不解地问:“参谋长,你所说的这些,和我们招募足够的劳动力来修筑防线,有什么区别吗?”

    “元帅阁下,我的意思是从左岸的城市和村庄中,招募人手来构筑防线。”

    “从左岸的城市和村庄招募人手,来构筑防线?”曼斯坦因用剪子剪掉了雪茄的烟嘴,叼在嘴里却没有立即点燃:“难道你不担心这些人中间,有人会向俄国人通风报信,把我们的防御部署情况都泄露出去吗?”

    “元帅阁下,这一点您不用担心,我早就想好了办法。”

    “什么办法?”

    “我们可以趁着俄国人还没有夺取哈尔科夫的时候,将第聂伯河左岸的俄国人都迁移到右岸去,炸毁工厂、桥梁和涵洞,牵走他们的家畜家禽,放火烧毁村庄,在井里投毒。我们这样做之后,就算俄国人占领了我们放弃的地方,他们也得不到兵员和物资的补充。”

    曼斯坦因觉得参谋长所提出的坚壁清野的方案,用来对付苏军是非常有效的,可惜就是太歹毒了。若是自己同意了他的方案,将来一旦德国战败,自己就有可能因为此事被送上审判庭。

    参谋长见曼斯坦因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点燃了雪茄,不紧不慢地抽了起来,连忙问道:“元帅阁下,不知您是否同意我的意见?”

    “参谋长,”曼斯坦因放下手里的雪茄,眯缝着眼望向了参谋长:“你有没有想过,一旦德国战败,那么我们今天所做出的决定,就可以我们直接送上绞刑架?”

    “您说得没错,元帅阁下。”参谋长对曼斯坦因的这种没有予以否认,而是继续说道:“可要是我们不能及时地构筑好第聂伯河防线,导致俄国人顺利地渡过了第聂伯河,那么我们在乌克兰的部队就会陷入危险之中。”

    参谋长双眼望着曼斯坦因,表情凝重地说:“如果我们丢失了乌克兰,那么等待我们的命运,不是撤职就是被送上军事法庭。为了能守住第聂伯河,我觉得可以试试这种方法。”

    对参谋长所说的这番话,曼斯坦因思索了许久,还是觉得自己的双手上,不应该沾上无辜者的鲜血。但为了能守住第聂伯河,他觉得让自己的参谋长来背这个骂名比较合适,便对他说道:“好吧,参谋长。既然你提出了这个方案,那么就由你来负责具体的实施工作吧。”

    参谋长知道曼斯坦因准备把自己当成替罪羊,脸上露出了惨然的笑容:“好的,元帅阁下,只要您不反对,那我就立即着手安排此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