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大结局:余生还请你指教

筱悠童鞋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偷爱最新章节!

    “你们想干什么,这可是在大街上,难道还想杀人不成?”我忍不住叫出声。

    “杀人是不行,但对付精神病患者,采取些特别措施也不是不行。”邵俊哲的嘴角勾起一抹阴险笑容。

    眼瞧他朝我越来越近,想起刚刚对付我表弟那招有用,索性也朝他命根子踹去。

    可邵俊哲的反应却很快,一下子就躲过了。

    眼见邵俊哲要向我扑来,我想也不想转身就跑。

    也许是真的太过慌张,而今天接收到的信息也有些爆炸,在穿马路的时候,没注意到一辆向我疾驰而来的跑车……

    “砰!”

    某一刻,我仿佛感觉灵魂飘出身体。

    在一个重重的摔身之后,身体上传来撕心裂肺般地疼痛,殷红的血腥味在鼻尖弥漫开来。

    视线渐渐变模糊,眼睛似乎也被这一片血色染红,周围围了不少人,可我看过去都是红彤彤的。

    旋即,又感到一阵剧烈疼痛,眼皮也越来越重,最后彻底失去意识。

    身体似乎变得很沉,无比沉重,一直往下坠,往下坠……

    不知道我往下坠了多久,周围传来很多嘈杂的声音,但我却都听不真切。

    但我依稀听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声音很好听,可我却听不清是谁。

    忽然,我身处一个白茫茫的世界,我在这个白茫茫的世界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疲倦地走着。

    不知道在这个冰天雪地的世界待了多久,终于,前面出现了一个高大熟悉的身影。

    他穿着一袭白衣,宛若翩翩公子。优美如樱花的嘴唇,细致如美瓷的肌肤,五官英俊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正平静地望向前方。

    是梓安吗?可这个他。与平时似乎不太一样……

    他似乎感觉到我的到来,向我挥了挥手,嘴里轻吐着“来”。

    我像着迷了般被他吸引,不紧不慢地朝他的方向走去,直到走到他的面前。

    “梓安。”我轻声叫道。

    他朝我微笑,没有说话。

    “梓安,这个世界是不是只有我和你,真好。”我笑盈盈地去挽他的手,可触碰到的时候不再是以往般温暖反而是一阵冰凉。

    冰冷感令我很不舒服,条件反射般缩回手。

    “梓安,你的身体怎么这么凉?”

    “回去吧。”他淡淡地说道。

    “为什么,我才找到你。你为什么要赶我走?”我不解地问道,想要再次触碰他,却直接穿过了他的身体。

    我惊讶地看着这一切,他却依旧十分淡然:“你不属于这儿,回去吧。”

    “那你怎么办?梓安,要回去就一起回去。”

    他冲我露出一抹好看的微笑:“我不是你的梓安,回去吧。”

    “那你是谁?”我又问道。

    他不再说话,只是双手一挥,我就被推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当我再次落到地面,他却不见了人影。

    我着急地四处去找他,却怎么都找不到他。

    直到听到有人在隐隐地喊我的名字,声音好熟悉,真的好熟悉,可我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当我再次睁开眼时,我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四周都是白茫茫的墙壁,上面还挂着几个小型的画框,除此外,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消毒水味儿。

    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很重,甚至没法动弹,头也是疼痛无比,费劲的动了动手指。

    而我的病床前则趴着一个男人,他虽然背对着我,但一头亚麻色的头发很是迷人。

    “静姝,你终于醒了!”季梓安似乎感受到我的动静,抬起头看我,无比激动地说道。

    他的五官依旧精致宛如雕塑,但整张脸却消瘦了不少,脸上还有些杂乱的胡须,十分颓废的样子。

    我抬眼望望四周,不远处的椅子上竟然还坐着一个我做梦都不敢去想的优雅女人。她眯着眼睛,倚着手肘在休息,但季梓安的声音明显把她惊醒了!

    “阿姨,静姝醒了!”季梓安来到我妈身边,又重复了一遍。

    我妈猛然睁开眼睛,那原本平静无波的眼,陡然间盛满了泪花。

    “我去叫医生,你们,你们聊……”她的语气颇为激动,站起身去叫医生,边走也不忘回头看我。

    季梓安则来到我身旁,炙热的眼神向我看来,一双大手包裹住我的右手,传来阵阵温暖:“我就知道这些庸医的话不靠谱,还好我没放弃。”

    随着季梓安的话,车祸前的记忆渐渐在脑海浮现,隐约记得,当时邵俊哲和藜洛在我身后穷凶极恶地追我,而这一切都是因为……

    大脑再次传来一阵疼痛,这种疼痛感几乎令我窒息,可最终我还是想起来了。

    一想到这,我连忙用尽吃奶的劲儿去回握季梓安的手,滚动着喉咙:“梓安,邵俊哲和藜洛,他们是一伙的!邵俊哲唆使藜洛来偷你手上的毒性报告……”

    可季梓安脸上却没有出现我想看到的震惊,反而是一脸平静的笑容。

    “我知道,在你出车祸后,我就知道了这一切。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没有果断拒绝藜洛的原因。如今,他们两个人也在监狱里过了小半年了,想必也知道了如何做人!”季梓安淡然回应道。

    在监狱里待了小半年?

    “照你的一丝,我在这床上睡了有半年?”我痴痴地问道,怪不得身体那么沉,又软绵无力。

    季梓安点点头,脸上浮现一抹欣慰,一个轻吻落在我的手上:“没关系,你能醒来就好!”

    医生被我妈喊了过来,替我检查了一番,笑着告诉他们,我只要继续静养一个月,身体就会慢慢恢复的。

    在我昏迷的这段时间,我表弟也受到法律的制裁,而何为的公司,在我妈的接应下,也以疾风般的手段收购,何为与何沫嫣两父女,也得到应有的下场,离开了安市。

    大概缘分早就在命中注定,哪怕思涵逃到了法国,潜风依旧找到了她,把她接回国内。也在我醒来的前不久,他俩的孩子呱呱坠地。

    ……

    三个月后

    “何静姝,你能不能快点,再墨迹就赶不上小包子的百日宴了!”季梓安一脸不耐烦地盯着坐在化妆台前的我。

    在我画完最后一条眼线,轻拍了拍手,回瞥他一眼:“我这个做干妈的都没急,你急什么?!”

    季梓安却是冷笑一声:“拜托,潜风好歹是我拜把的兄弟,他也是我干儿子好吗?”

    就在两人针锋相对,互不退让的时候,我妈敲响了房门。

    “静姝,我给你找了件衣服,你看看穿这身去宴会合适不?”我妈笑盈盈地走了进来,问道。

    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做的季梓安的内应,但自从她帮助后者成功收购何为的公司后,她与何为的婚姻也随之破碎。

    季梓安也在这个小区内给她买了套房子,一个人养养狗,与一帮老头老太跳跳广场舞,时常也会来看看我们,倒也过得滋润。

    看着她手上拿着过时的款式,我不禁吞咽了下口水,这穿也不是,不穿也不对。

    “妈,马上就到饭点了,静姝她也没空换衣服,下次再穿给您看!”季梓安冲我妈喊道,根本不给后者反应时间,拉起我的手就离开此处。

    他这声妈叫得极为顺口,但看在替我解围的份上,我也懒得和他计较。

    我坐到车上,他一脚踩下油门,一路飞驰,绝尘而去。

    终于在即将开始前,我们赶到了宴会。

    这才不过生下孩子百天的时间,思涵却是恢复得极好,身材似乎比婚前更加曼妙,少了一丝稚气,多了一丝女人味。

    她一脸幸福地挽着潜风招待着客人,见我来了,便兴致盎然地向我打招呼。

    潜风和季梓安都很识趣,给了我们姐妹俩聊天的时间,拉着对方,往别的地方前去。

    “你总算来了,我还以为你要迟到了呢!”她略微撇撇嘴。

    “我的大小姐,你孩子的满日宴,我哪里敢迟到!”我幽幽说道,旋即双手奉上早就准备好的礼物。

    “孩子还很小,送什么啊!”

    “那怎么行!这可是他百日宴,干妈我怎么也得给他准备礼物!”

    两人笑着又聊了一会儿,不知不觉间,我被她拉到了角落。

    忽然,她像变魔术般的从口袋里变出一封信,递到我手上。

    “这信是池恩泰让我交给你的,这段时间,季梓安总是和你形影不离,我又要照顾孩子也很难脱身,等到现在才能给你……”

    我木讷地接过信,池恩泰竟然会写信给我,这么老土?

    话说回来,自我醒后,他的确就未曾出现过,难道是季梓安同他说了什么?

    我拆开信,信上只有寥寥几句话:“很遗憾,没亲自等到你醒来与你告别。答应你的事情,我都会做到,若是我能早些认识你,我一定不会放手。”

    内心五味夹杂,我顿时不知是什么滋味儿。他终究是对我动情了么?可我只当他是朋友……

    离开了也好,他是那么好的一个人,迟早也会遇到对的另一个人。

    将思绪拉回来的时候,思涵已经不在我身边了。我轻捏着这封信,最后还是选择把它送进垃圾箱。

    宴会上放起音乐,很是欢快,令人想要翩翩起舞。

    场上的年轻人不少,一对接着一对跟着节奏跳起了舞。

    “这位小姐,请问我是否荣幸能请你跳支舞?”季梓安不知何时走到我身旁,半弯着腰,谦谦有礼地向我伸手。

    “好啊!”我微笑着回应道。

    他一只手轻捏在我的腰上,另一只手与我的手交缠在一起。

    其实我不太会跳舞,但他领舞的能力却很强,跟随着他的脚步与节奏,我仿佛也变成了舞动的精灵。

    他目光炯炯地盯着我,整张脸朝我越凑越近。

    我的呼吸不由得加快,他难道是要在众目睽睽之下吻我?

    我终究是想多了,下一秒,他的头却向一旁移了一寸,嘴唇落在我的耳畔,轻吐出热气。

    “何静姝,我想我一直欠你三个字,想听吗?”他在我耳畔轻语,酥酥麻麻的。

    我却露出浅浅微笑:“不急,余生还请你指教。”

    余生漫漫,有你陪伴便足矣。

    我们的故事没有结束,只是新的开始。

    (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