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荣光42

艾鱼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他是我的荣光最新章节!

    刑慕白被找到的时候身上全都是烧黑的碎石砖瓦, 而他的身下, 还护着一个昏迷过去的工人。

    消防员用担架将两个人抬出来,“医生!医生!”

    林疏清的心本来空落落的, 想抓住点什么, 却又什么都抓不住, 那种感觉让她心神不宁。突然间听到急匆匆地呼喊,她猛然回了神,在看清送过来的人是谁后,林疏清胸腔里的那颗心突然就从半空狠狠地摔到悬崖下。

    两个伤患,送到她手里的,正巧是刑慕白。

    男人黑乎乎的脸颊上沾着血,几乎让人看不清他的面容, 可她还是一眼就看出来他是刑慕白。

    林疏清和助手迅速地给他戴上氧气罩, 把刑慕白送上急救车。

    到了医院后张恙熟练地给刑慕白安插急救仪器,林疏清冷静道:“张恙, 除颤200J!”

    张恙调好除颤仪, 递给林疏清,林疏清麻利精准地给刑慕白急救,但根本就没有用,心电监护仪依旧在嘀嘀的响。

    她开始给他做胸外按压,一组一组, 不肯停歇。

    “刑慕白……挺过来……”

    林疏清身上都被汗水浸湿, 汗液顺着她的脸往下滑落, 滴在他的身上, 此时此刻她的心里虽然万分恐惧,但身体却一点都不颤抖,林疏清拼力压抑着由心底要冲出来的无助,强撑镇定地为他做急救。

    心电监护仪上的波形变成了直线。

    “心脏骤停!”旁边的小护士说道。

    林疏清恍若没有听见,还在继续给刑慕白做心肺复苏,“刑慕白,你给我挺过来,听到没有?”

    “你不是说……”林疏清眼眶里的眼泪溢满,她强稳住声音,“……说因为我更贪恋活着吗?那你给我活过来啊!”

    “是你说你想和我一起过完属于我们共同的余生的,你不记得了吗?你要食言吗?”

    她的眼泪噼里啪啦的砸到他的脸上,哽咽着说:“刑慕白,军人不能说话不算话,不能的……你说你要养我一辈子的,你说过你会陪我会给我依靠的,刑慕白!”

    张恙站在旁边,也跟着林疏清哭,就连苏南的眼眶都在泛红,林疏清像是崩溃了似的痛哭,“我不后悔,我没有后悔过,刑慕白,我从来没有后悔和你又遇见……求你了,别丢下我……”

    林疏清生日那晚意外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当时她被她抱着,在他怀里哭着说是不是没有和他又遇到她就永远不会知道这些事情,她说她宁愿对那场火灾耿耿于怀一辈子也不想知道这些。

    他问她是不是后悔了。

    没有。

    她从来没后悔过。

    那时她那么无助难受,被那些事折磨的整个人都陷入抑郁,她还是觉得能和他重逢是她经历的最好的事。

    突然之间,心电监护仪上的直线又跃出了峰,慢慢地成了波形。

    张恙喜极而泣,“林医生!林医生!活了……活过来了!”

    林疏清整个人像是被吸走了所有的精神和力气,刑慕白又出现心跳的那一刻她就瘫软坐倒在地上,双手捂住脸,哭的泣不成声,眼泪像是倾盆大雨在她的指缝间不断往外涌。

    ……

    刑慕白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从他第一次在火场里和她相见开始,她哭的伤心又绝望,抓着他的手指求他救救她爸妈,后来再见,小姑娘变成了优雅成熟的女人,却总是说一些话逗他闹他,把他惹生气却又不能拿她怎么样。

    “我要报医学专业,以后当医生!”当年她望着他说这句话时的神情和语气,他一直都记得。

    “你喜欢我?”“对啊。”

    “你喜欢我什么?”“全部。”

    “林疏清,我承认,我是喜欢上你了。”“那你要和我在一起吗?”

    当然要。

    我那么喜欢你,当然要和你在一起。

    只要你要我,林疏清。

    他失去战友难过的时候,她说:“我的肩膀和怀抱都给你,刑慕白,你不要一个人扛。”

    她总是那么坚强,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不会轻易软弱,哪怕有他在,她还是要自己撑住。

    怎么就这么傻,刑慕白有时候真的很想敲开她的脑子看看里面到底装的什么,为什么他能给她臂弯她还要故作坚强。

    他们相处的这一年多,每一个场景就像是影片在他的脑海中闪过。

    每一个画面,都格外清晰。

    直到他听到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她的声音,她好像哭的很伤心,声嘶力竭地和他说着话。

    “我不后悔,我没有后悔过,刑慕白,我从来没有后悔和你又遇见……”

    “求你了,别丢下我……”

    傻瓜,我怎么会丢下你,我都把我们以后的生活规划好了。

    我不会丢下你啊。

    不要哭了,清清。

    ……

    刑慕白的手术结束后被推进病房,他依旧在昏迷,不止魏佳迪他们在守着,刑家人和许家人都赶来了医院,就连白瑞庭都从乡下奔了过来。

    林疏清在整理他的衣服时无意间从他的作训服左胸口的兜里掏出一个东西。

    是一个纸片,用透明胶带粘的严严实实。

    纸片上的写的内容是:林疏清:186****6210

    是她和他重逢那天,在医院塞到他兜里的联系方式。

    他居然小心翼翼地用胶带封存好,还一直都带在身上。

    那他……是不是每次出任务都带着它?

    她的眼泪控制不住地从眼角滑落,把那张纸片又小心翼翼地给他放了回去。

    ***

    刑慕白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之后,病房里有好多人,就是没有她。

    等人群都散去,只剩下刑晗珺和刑信晗后,刑慕白嗓音沙哑地问:“林疏清呢?”

    还沉浸在刑慕白醒过来的喜悦中的刑信晗这才回过神来,往外跑去,“我去叫!”

    刑信晗跑到急诊科叫林疏清的时候她刚给一个病人检查完身体没事儿,在听到刑信晗说刑慕白醒过来了在找她时立刻就向刑慕白的病房跑去。

    林疏清推开病房门进去,刑晗珺说让刑信晗和她一起出去买点饭,把空间留给了刑慕白和林疏清。

    林疏清走到刑慕白的病床边,被他拉住手指,她微微撅着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然后弯身轻轻趴在他的身上,隔着被子抱住他。

    刑慕白抬手轻轻地揉着她的后脑,而后稍微动了动,偏头在她的头上吻了下。

    林疏清被他搂在怀里笑着哭,刑慕白叹息,哄她。

    可越哄人眼泪掉的越多。

    “别哭了林疏清,别哭了。”

    “你哭我心里难受。”

    “不哭好不好?”

    “媳妇儿……”

    怀里的哭泣声突然停止,女人的肩膀还在一颤一颤地抽动,林疏清神情错愕地抬起头来,对上他含着淡笑的黑眸,微抿唇。

    片刻,她哼了声。

    刑慕白用指腹帮她擦去脸上的眼泪,松了口气,道:“不要哭了。”

    “以后不会再这样让你担心了。”

    ……

    刑慕白本来是计划八月份送走队里要退役的老兵,自己随后也从中队调走,结婚报告通过,和林疏清结婚。

    但因为这次受伤,老兵的退役仪式他没能到现场,倒是肖扬和关亮他们几个老兵来医院特意和他告了个别。

    也是因为他受伤的缘故,两个人的婚期推迟到了10月10号。

    刑慕白出院的那天带林疏清去了临阳。

    还是那个海边,还是那抹夕阳,还是他们两个。

    林疏清又问了一遍他相同的问题:“刑慕白,今天的夕阳是不是特别美?”

    他还是一成不变的回答——还行。

    林疏清被他的不解风情不懂浪漫给气笑了,但她也知道他是个挺直男的人,倒也不介意。

    下一秒,男人拉住她的手,林疏清撇头看他,他在她面前单膝下跪,从兜里掏出他早就准备好的求婚戒指,话语郑重认真,就像是面对国旗宣誓一样。

    “林疏清,刑慕白这次很确定,他能用余生来爱你,绝不会丢下你一个人,你给他一个机会,让他照顾你陪伴你,好吗?”

    初始林疏清有些被惊到,但很快她就恢复了常态,尽管内心的波澜很大,犹如浪涛翻涌。

    她唇角上扬,回他说:“好。”

    “林疏清,你愿不愿意嫁给很爱你的刑慕白?”

    “我愿意。”

    刑慕白嘴角噙上笑,把戒指拿出来,隆重地戴在她左手的无名指上。

    海浪拍打过来,浸湿他的膝盖,他全然不在意,站起来抱住她就吻了上去。

    夕阳不是最美的,你才是。

    你喜欢这里,所以我在这里对你告白,在这里向你求婚。

    曾经十余年,我守护着国家和人民,而今往后,刑慕白会护林疏清,直到终老。

    ——

    这满目河山,太平盛世,皆因有人在前面为我们冲锋陷阵。

    那一道道无数次“逆行”的身影,不管是那些为人民赴汤蹈火的消防员还是为救人而奔波忙碌的医护人员,都是最可爱最值得敬佩的人。

    这一路走来,他们各自感受过因为不被群众理解而心情低落难受的时候,也受到过群众的感谢和支持。

    他们相互扶持,一起并肩作战历经生死,失去过战友,失去过亲人。

    他们也曾迷茫无助失去斗志,却从来没有后悔选择自己的职业。

    这世间事,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

    扪心自问,不愧对于国家和任何人,这便足够。

    我最爱的男人、我的男人,他是一名伟大的中国消防战士。

    我最爱的女人、我的女人,她是一位尽职尽责的白衣天使。

    (网络版完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