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2 不减反增

青叶7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宋疆最新章节!

    叶青带着钟晴走出小巷,通往皇宫的大街上可谓是人山人海、热闹异常,加上今日头顶的艳阳天,使得整个街道上的寒意几乎彻底被驱逐到了哪里,使得原本还有些寒冷的天气,仿佛一下子都变得温暖了很多。

    开始接近街道两侧的人群,钟晴已经开始迫不及待的跳脚张望,想要赶紧看看如今蒙古国的使臣团是否已经到了。

    随着叶青带着钟晴挤进人群中,并小心的把钟晴护在身前往里面人群前面挤,只见在最前面则是由禁军把守着,拦阻着人群继续往前冲,甚至时不时还会有巡视过来的禁军将领,冲着人群警告一番。

    叶青护着他前面的钟晴,随即见钟晴扭头戳了戳他胸前,而后指了指不远处那边,在嘈杂的人群中大声说道:“去那边吧,那边人少。”

    叶青顺着钟晴的视线望去,只见在距离皇宫最近的数十丈距离处,明显是围观的人群要少了很多,而那些围观者大部分也都是一些官员,后者是豪门世族。

    而此时的皇宫内,庆王赵恺与吴王赵师淳,则是率领着一部分禁军,包括值守的太监,在第一道宫门口代替赵扩在此等候蒙古国使臣入宫。

    此时的大宋朝君王赵扩,则是与群臣坐在装点一新的大殿内,在轻松的氛围内一边随意的闲谈着,或者是听着外面的禀报声,如今蒙古国的使臣团已经到了哪里。

    破天荒的是,今日在原本只是群臣跟皇帝议事的大殿内,皇后韩瑛以及皇太后李凤娘也在,此时正分坐在赵扩的两侧,时不时还会小声议论几句,也不知道两个女人在说些什么。

    随着赵扩扭头对李凤娘问了一句,便看见李凤娘跟韩瑛,眼睛俯视着下方的群臣,像是在寻找什么人。

    “今日这么大的事情,你没有召他进宫吗?”李凤娘寻找了一遍未果,便对赵扩问道。

    “前几日就告诉燕王了,所以他应该会来的啊。”赵扩也有些不解道。

    “他亲口答应你会来是吗?”李凤娘确认道。

    赵扩则是皱眉想了想,而后道:“这事情应该不用等他答应吧?这么大的事情,燕王应该会很有分寸的。”

    “那就是你也没有听到他给你一个肯定的答复了?”李凤娘有些无奈的看了一眼赵扩说道。

    “我以为告诉他就好了,到了今日他肯定会来的。”赵扩继续说道。

    韩瑛悄声问旁边的太监,从太监那极力确认后微微摇头的表示中,韩瑛也才扭头对赵扩摇头道:“燕王确实不在朝堂上。”

    “肯定不在。”李凤娘不等赵扩说话,就自顾自说道:“他若是在朝堂上,就算是不说话往那一站,旁边恐怕就没有人敢跟他并肩而立,朝堂上也不会像现在这般闹哄哄的,跟集市似的。”?赵扩听李凤娘如此说,竟然是率先笑出了声,不得不说,论到对叶青的了解,还是他母后比他了解的要多。

    也确实,若是叶青不声不响的来到朝堂,就算是他不想要引人注目,但人的名树的影,只要他立于朝堂之上,那么群臣肯定不会像现在这般轻松自在,甚至是已经把这里当成集市来对待了。

    “按理说,这么大的事情,燕王不应该不参与啊。”韩瑛也跟着符合道,虽然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想想接下来的话可能会比较敏感,于是便急忙适时的止住。

    李凤娘岂能不知自己这个儿媳妇,接下来会说什么,不过就是想要说,虽然燕王如今已经不理会平日里的朝堂政事了,但今日这件事情,应该还是要出现在朝堂才对,如此既是给朝廷跟赵扩撑腰,也是给足了蒙古国一行使臣面子不是?

    “要不行的话,派人去燕王府看看,让人去请叶青过来?”李凤娘对赵扩出主意道。

    赵扩有些意动,韩瑛在一旁也是赞同道:“时间应该来得及,这会儿那些使臣也不过是刚到宫门口,再让庆王跟吴王稍微拖延一些时间,那么就完全来得及。”

    赵扩点头答应,回头看向身后的太监,只见此时的太监跟另外一个从侧门进来的太监,正在交头接耳,而卫泾那倾听的神情,像是有什么要事儿似的。

    待卫泾看见赵扩望向他后,急忙示意那太监先出去,而后走到赵扩跟前,说道:“禀圣上,燕王在宫门外据说是在看热闹。”

    “看热闹?燕王在看热闹?”赵扩愣了一下,真是没有想到,叶青竟然自己跑到街上看热闹去了。

    卫泾点了点头,见李凤娘跟韩瑛都把视线挪到了他身上,急忙又把原本躬着的腰矮了几分,说道:“刚刚有禁军在巷子里碰见燕王的马车了,还把燕王的马车拦下不让通过了。据说燕王妃还跟那禁军理论了几句,说她禁军叶孤城统领的娘,让叶统领自己过去见她,就不相信还会拦马车。”?听到竟然还有燕王妃在旁跟禁军理论时,李凤娘的嘴角下意识的就流露出一丝的不屑,打断卫泾的话,冷冷道:“不用猜都知道,一定是那钟晴,别看平日里温柔贤淑的样子,但一到了外面,哼,燕王妃的架势那可是拿捏的十足。”

    赵扩则是皱了皱眉头,不清楚叶青为什么要跑到街上看热闹,而韩瑛也是一脸的茫然,心头感到有些匪夷所思,堂堂一个燕王,需要跟一个普通百姓似的,跑到街上看热闹吗?

    “确定了是燕王本人吗?”韩瑛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卫泾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赵扩,见赵扩没有任何表示,便继续说道:“可以确定是燕王本人了,不过最后燕王还是留下马车步行过去了,但那禁军都头到了最后,还算是机灵,在得知是燕王之后,便亲自在那帮燕王看守着马车,并派了属下进宫通知了叶孤城统领,而今叶孤城统领已经赶出皇宫,去寻找燕王了。”

    “这叶青到底在搞什么鬼,不来宫里也就罢了,竟然还跑到街上瞧热闹去了。”李凤娘有些不悦的说道,就像是叶青跑到街上看热闹,给她丢人了一样。

    赵扩倒是没有说什么,只是告诉卫泾,一会儿叶孤城回宫后,让他过来见自己。

    而此时皇宫外,身着一身明亮甲胄,身材也比去年精壮了很多的叶孤城,已经带着一名属下走出了皇宫,跟着那名来通风报信的禁军,向着事发地点走去。

    李凤娘有没有觉得叶青跑到街上看热闹是给她丢人这件事情,察言观色的韩瑛也不过是从李凤娘的表情上在猜测而已。

    不过堂堂的禁军统领叶孤城,此时就觉得自己的老爹给他丢人了,让他都有些气愤,他老人家这个时候没事儿跑街上看什么热闹,就不能老老实实待在府里,或者是坐在朝堂上吗?就非要跑到街上来看蒙古国使臣团进皇宫的这一刻?

    当然,相比起叶青让叶孤城觉得有些气愤外,钟晴则就是让叶孤城觉得有些无奈了。

    两个身着便服的人,跟一帮在宫门口迎接的官员挤到了一起,而此时一名不知道是礼部的,还是哪个衙署的官员,正义正严词的跟叶青、钟晴两口子交涉着,让他们两人立刻离开满是官员所站的地方。

    那礼部的官员,一句成何体统加有辱斯文,瞬间让钟晴有些不乐意了。

    毕竟,这里除了他们这些官员外,还有其他百姓站在他们身后,所以他们两人怎么就不能站在这里看热闹了?

    其他百姓因为畏惧他们官员的身份,所以不敢挤到这边来围观,但他们两人可不会畏惧他们官员的身份,就非要站在这里围观不行。

    钟晴毫不退让的跟那礼部官员在交涉,而另外一边,看叶青那架势,非但没有阻拦的意思,相反好像还很乐意看到钟晴跟人家争论,大有要为钟晴撑腰的架势。

    叶孤城几乎是黑着一张脸走到了两人身边,不等叶青跟钟晴察觉走过来的盔甲将领就是叶孤城时,那名礼部官员已经早他们两口子一步认出了叶孤城,于是急忙上前对着叶孤城匆匆行礼,而后一脸严肃道:“叶统领,有劳了,在今日这朝廷的头等大事面前,下官确实不想给统领添麻烦,但这两人实在是太不像话了,任凭下官怎么解释,两人都不肯离去,还请统领下令,暂时先把这两人关押起来,等今日事情结束了之后再放他们离去。”

    叶孤城并没有理会那礼部官员的建议,而是缓缓转身看向了那让他头疼的两口子,此时钟晴又恢复了她温柔贤惠、贤妻良母般的样子,而另外一位,自是不必多说,就算是面对赵扩时,都从来是一幅云淡风轻、从容自若的样子,所以这时候,叶孤城也没指望这个始作俑者,见了自己后能够有什么改变。

    一脸的从容与悠闲,眼睛根本就没有看他,而是一直注视着街道的不远处,此时蒙古国的使臣团,已经开始接近这里。

    “两个选择,要么您二位去宫里,要么总之不要在这里跟人家捣乱,无缺一会儿回宫后,我就让他立刻先回府里。”叶孤城对姨娘钟晴说道。

    他也知道,跟那位根本不正眼看他的爹说,恐怕到时候他就得当面出丑了,那可是不管在任何地方,都敢踢他的老爹,他可不是说惹就能够惹得起的。

    一旁的礼部官员,听到叶孤城的话,甚至觉得自己耳朵出毛病了,或者是听错了,而旁边其他官员也是一脸的好奇。

    叶孤城是谁?既是当今燕王的长子,还是当今圣上最为信赖的将领,要不然的话,怎么可能会差遣给他禁军统领的身份,而且还是在如此年轻的年纪!

    所以以他的身份,在大宋朝恐怕还没有人能够让他这么好说话的吧?

    而就在那礼部官员跟其他官员还在疑惑时,就见那美貌妇人的神情,变得极为惊讶,而后竟然伸出手指指了指叶孤城,又指了指那礼部官员,难以置信道:“当着外人的面你竟然向着外人?翅膀硬了是不是?让我离开?我站在这里招谁惹谁了?我不就是想看个热闹。”

    钟晴一边说一边用手点着叶孤城的额头,而堂堂禁军统领,竟然只能是连连后退躲避着,脸色有些尴尬道:“姨娘这里是人家官员站的地方,要不您随我去宫里,一样不是能看热闹吗?”

    此时那礼部官员以及其他围观的官员,这才不怀疑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而是清清楚楚的听到,叶孤城竟然称呼这个美貌的夫人为姨娘!

    至于叶孤城的身份,他们这些在六部为官的官员,与禁军可谓是低头不见抬头见,自然是十分清楚叶孤城的身世背景。

    所以如今叶孤城称呼这个美貌妇人为姨娘,那么那么从头到尾一直站在一旁不说话的伟岸中年男子的身份不就是大宋朝的燕王叶青吗?

    瞬间几名官员是目瞪口呆,神情写满了震惊的迅速瞟了一眼悠然自得的叶青,便开始急忙往后退去。

    而那名礼部官员,满脸的震惊呆立在当场,被钟晴的身份以及叶孤城的称呼,震惊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当下想要立刻扭头向叶青道歉,可叶青一直在张望着正缓缓向他们走过来的使臣团,根本就没有理会他的意思。

    而此时的钟晴,对着叶孤城不满的哼了一声,同时也看到了街道上的使臣团已经接近他们这边,便示威对着叶孤城哼道:“赶紧忙你自己的事情去,别在这里碍我眼。一个禁军统领没事儿干了吗?跑到这里干什么。”

    “我姨娘,您这样不对。”叶孤城看着原本围观的几个官员,包括那名礼部官员,此时都是一副噤若寒蝉的样子,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钟晴显然也不会再打理叶孤城,至于那些官员,在这个时候显然更不敢为难她,而钟晴也乐得清净,就站在了原地开始张望着使臣团最前方的几人。

    只见叶无缺一身厚厚的青色宽袖长袍,拖雷跟察合台分居左右,而叶无缺则是意气风发,时不时对着两侧围观叫好的人群挥手示意。

    待看到了蹦跳着向他招手的钟晴,随即也看到了旁边的叶青跟叶孤城,还有几名脸色不太好看的官员时,叶无缺急忙也是欣喜的向着钟晴、叶青,以及叶孤城招手示意。

    禁军统领此时更是无奈,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是该招手呢,还是该继续劝阻钟晴跟叶青,还是说干脆不理会叶无缺的招手示意,直接回宫继续当差。

    而就在他犹豫的时候,使臣团最前面的拖雷跟察合台,也顺着叶无缺的视线发现了叶青的身影。

    于是不等叶无缺反应,拖雷便率先停了下来,随即跟察合台说了几句,而后两人便翻身下马,向着叶青这边走了过来。

    叶无缺看着两人翻身下马,也只好跟着跳下马背,向着叶青这边走了过来。

    原本围观的官员,此时看着使臣团突然不安规矩的跳下马背向他们走过来,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是好,正待打算往后退时,就听叶青淡淡说道:“你是在礼部任差遣是吧?”

    “回燕王,下官乃礼部员外郎任。”刚刚那名跟钟晴起争执的官员,心头一颤,急忙向叶青行礼道。

    “使臣团人数不下三千人,显然都不可能进入宫里,除了那些部族大汗以外,其余人等都会在宫外守候,既然你在礼部任差遣,今日此事儿也是你的分内事,便领着那些部族大汗进宫吧。”叶青淡淡的说道。

    叶孤城在一旁不满的皱眉头,人家礼部早就安排好了如何迎接使臣团的一切相关事宜,如今就因为他,不得不被打乱了人家提前好的种种安排。

    当然,这事儿也不能完全怪到叶青头上,毕竟,谁也没有想到蒙古国使臣拖雷跟察合台,会在快要到达皇宫时,突然下马来跟围观的燕王寒暄不是?

    而那名礼部官员,此时早忘记了今日礼部的种种安排,因为叶青的一席话,加上叶青又没有追究他刚刚的责任,急忙跟叶青指给他认识的完颜从彝,继续在大街上领着使臣团往宫门口方向行去。

    叶无缺欣喜的先是对钟晴打招呼,而此时拖雷跟察合台,则是先向叶青行礼问好。

    与拖雷一样,察合台在称呼叶青时,也不再简单的称呼燕王,而是变成了王叔。

    “既然你们跳下了马背,那就干脆我陪你们一同进宫吧,本来我只是上街看热闹的。”叶青笑着对兴奋的跟钟晴打完招呼后,跑到他跟前的叶无缺说道。

    而叶孤城则是看着自己的弟弟,没好脸色道:“一点儿规矩都不懂,这地方能下马吗?不知道到了宫门口才可以下马?礼部在你们进城前,难道没跟你说吗?”

    “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父王跟姨娘啊,要是你,你不下马?就直接忽略吗?”叶无缺不服气的争辩道。

    “哟?小书呆子去了一趟草原,也变得牙尖嘴利了啊,都敢跟我顶嘴了?”叶孤城瞪圆了双眼,就要上前给小书呆子叶无缺点颜色瞧瞧,让他这个眼里没有兄长的二弟,知道知道兄长是用来尊敬的,不是用来顶嘴的。

    只是他刚刚向前挪动了两步,屁股就被他父王踢了一脚,只听见叶青说道:“怎么,这个时候就忘了自己还是禁军统领了?就不怕丢人现眼了?刚刚你还义正严词的怎么说你姨娘来着?”

    “爹我。”叶孤城一阵理亏,而此时旁边的官员,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燕王虽然如今看似不问朝堂政事了,可看看眼前的景象,长子如今是禁军统领,而次子虽然据说只是一个单纯的书呆子,可亲眼所见后,这哪里像是一个书呆子了?

    谁曾见过一个书呆子竟然去了草原,而且还能够让蒙古国可汗的两个儿子,分居左右的陪同着一同进宫?

    而且再看看那两个蒙古可汗的儿子对燕王的态度这让此刻围观的为数不多的几个官员,可谓是感到深深的震撼:燕王不在朝堂了,可他在朝堂上的势力恐怕是不减反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