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八章:默VS沐雪剑(IV)

微叶梧桐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四重分裂最新章节!

    没错,教导战。

    非常单纯的、字面意义上的、随便哪个人只要稍微有点见识都能看出来是教导战的教导战。

    跟之前墨檀在白誓骑士学院与莉亚德琳交手时那种阴差阳错打成教导战的‘切磋’不同,沐雪剑这种基本不打先手,每次都是等到墨檀出手后才会加以破解并立刻用更加优秀的方式加以反击的行为,别说加文拉德、玛尔拉这种有眼力见的人了,就算是那些中阶乃至低阶的毛头小子,都能看出其中‘指教’的意味。

    而身为当局者的墨檀也没有迷,甚至在体会上还要比其他人更加清晰,不过因为性格问题,此时此刻的墨檀倒是并没有觉得自己如何羞耻,毕竟人家可是高高挂在个人战力榜首页的存在,能压着自己打一点都不奇怪,要是真能跟没有王霸胆、没有逆鳞变的自己打得有来有回才奇怪。

    但是,虽然并不觉得羞耻,也知道两者之间的水准差距巨大,心态方面也还算平和,却也不代表墨檀现在有多开心。

    从四面八方袭来,又仿佛由内而外产生的那股无力感着实让他有些不好受。

    准确的说,应该是很糟……非常糟……

    “破绽。”

    轻柔的嗓音在咫尺之处响起,不知不觉间竟然在战斗中开始走神的墨檀只觉得眼前一花,便被一抹悄然绽放在自己身前的寒芒点中胸口,原本就不算健康的生命值在体内那道汹涌而彻骨的剑意下直接跌破百分之六十,状态栏中更是被附上了名为【气息紊乱】的效果。

    【疯冲】+【冲撞刺击】

    没有半点犹豫,墨檀直接擎起武器接连释放了两个短距离位移技能,看似试图与沐雪剑拉开距离,却在第一个技能还没彻底发挥玩效果后强行驻足,用更快地速度切回了对手身边,将横在身前的长剑狠狠地‘压’向白发少女的胸口。

    并非他对面前这位身材虽然纤细,但曲线方面也就比双叶强上那么一丢丢的少女有什么非分之想,更不是想要通过只有王霸胆那种玩意儿才会使用的低级龌龊心理战试图让沐雪剑方寸大乱破绽,只是单纯地选择了能够对后者造成麻烦的理论最优解而已。

    之前也说过,少女手中那柄连着亚麻布绷带的长剑虽然看上去窄而轻,但在长度方面却不逊色于大多数双手重剑,哪怕抛去剑柄不算都有着两米左右的长度,而在这一前提下,哪怕沐雪剑能够无视这把武器的重量使用自如,甚至凌空驭使,但这依然改变不了其最佳战斗距离大概为1到2米左右的事实。

    就算显然并不缺乏远程战斗手段的沐雪剑能够像个法师般将自己化作炮台,凭借【万剑诀】等无论声势还是威力都堪称一流的手段进行应敌,但在被人切入身前半米的情况下,一把足足有近两米长的武器就很有可能会成为负担了。

    至少在发力和出招角度方面都会受到一定影响。

    而墨檀在选择攻击角度时,自然不是专门瞄着人家的胸去的,而是下意识地攻向最能让沐雪剑难受的位置!

    “明智的决断。”

    仿佛能够未卜先知般提前抽身飞退的沐雪剑微微颔首,险之又险地避开了墨檀这一记‘闸杀’,并在下一瞬精准地挥剑点在了后者那柄【利剑·风切】的剑身上,平静地说道:“但问题就在这里,你的决断实在太明智了,而在面对强者的时候,这种‘优秀而漂亮的解答’是很容易被判断出来的。”

    因为【气息紊乱】而很难在战斗中继续说话的墨檀轻呼了口气,侧过身体仿佛滑行般抵着少女的长剑大步跟上,右手紧握剑柄,左手抵住刃身的他试图凭借蛮力限制住那柄神鬼莫测的长剑,而对方非但没有尝试摆脱他这种视觉效果方面并不好看的纠缠,甚至还主动迎上了一步。

    “如果每一剑都可以选择最优解,如果最优解真的是‘最优’,那么所谓的‘招式’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沐雪剑一边淡淡地说着,一边轻巧地用自己被墨檀死死抵住的长剑划了个‘圆’,轻描淡写地将墨檀压在剑身上的力道卸得一干二净,然后手中的爱剑【无霜】轻轻一抖,一股柔和却又无从抵御的力道直接将马上就要再度逼近身侧的墨檀震到了一边:“其实你已经把招式(技能)与自己的判断结合得很好了,但这还不够。”

    【太极剑·套月】

    手臂夸张的高高扬起,光是维持平衡不摔倒就已经竭尽全力的墨檀连退数步,明明没有受到什么伤害,明明沐雪剑只是轻描淡写地用绝对不算强的力量划了个圈,竟然直接让他的体能值滑落了将近两成。

    “尽是些虽然能理解但完全做不到的事啊……”

    墨檀苦笑了一声,有些没辙地看向沐雪剑:“不过还是多谢指教,我受益匪浅。”

    “你可以做到的,只要你买我写的书。”

    沐雪剑也没有继续追击,只是一脸严肃地说道:“凭你的天赋,上面的很多招式都能学会哦。”

    比起墨檀想要尽可能扭转局面取得胜利的心态,这姑娘似乎只是单纯地想卖书赚钱。

    “我会考虑的。”

    墨檀微微颔首,然后舔了舔自己干涩的嘴角,准备发动【逆鳞】再搏一下,不过就在这个念头升起的瞬间,一个之前就被他隐约捕捉到的猜想忽然在脑中闪过。

    【如果想要赢的话……】

    他眯起双眼,紧握在手中的剑稍微松了松。

    “嗯?打算到此为止了么?”

    沐雪剑敏锐地察觉到了墨檀身上的某种变化,纤手轻扬让【无霜】重新悬停在自己身侧,歪着头问道:“不用再继续‘指教’了?”

    实在是太敏锐了……

    尽管被对方察觉到了一点心思,但墨檀还是摇了摇头,沉默地擎起武器摆出了战斗姿态。

    “嗯,虽然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

    沐雪剑迈开轻快地步伐,仿佛散步般走向墨檀:“小心了。”

    下一秒,少女的眼神微微一凝,之前那些散落在场地上始终未曾消散的【无霜】分身同时原地立起,并在短暂地停滞后四散飞出,在比赛台上交织成了一片错综复杂的‘网’。

    【剑域·天罗】

    视野已经完全变成另一种模样,就连比赛台上空气流动都能掌握的沐雪剑,重新握紧【无霜】的剑柄,踏着仿佛舞蹈般令人赏心悦目却丝毫不显矫揉做作的步子开始加速,此时此刻,她与墨檀之间的距离是8米。

    而当两人的距离缩短到4米时,另一个‘沐雪剑’出现了,明明给人的感觉只是因为骤然加速而产生的残像,却并没有老老实实地在下一瞬消失,而是做出了与依然继续向墨檀逼近的本体不同的举动,即——凌空跃起握住了一柄悬停在半空中的【无霜】,自上而下向墨檀兜头劈去。

    而突然加速的沐雪剑则宛若一柄锋利的长剑般与墨檀擦身而过,反手刺出【无霜】,直指后者那笔直的背脊。

    【剑影步】——【二倍·普通攻击】

    而墨檀则在被沐雪剑错身而过那一瞬就收起了自己的盾牌,反手拔出倒插在背后的另一把长剑【正义曼陀罗】,以自己所能做到的最快速度进行应对。

    无数道令人眼花缭乱的斩痕以墨檀为中心原地炸开,带着铺天盖地的气势洒向一前一后两个‘沐雪剑’。

    【骑士技·怒红莲】二段效果——【双生莲·怒放】!

    只见两个沐雪剑同时变招,手中的【无霜】由‘刺’转‘扫’,仿佛雨刷般涤荡着那瓢泼的剑气,细心地化解着那对自己来说威胁并不算大的剑影。

    不过,这份‘僵局’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在拆解着那两朵以墨檀为中心,不断盛开的双生莲同时,第三个‘沐雪剑’已经悄然从墨檀的视野死角处分离而出,握住一柄紧贴着地面的【无霜】在空气中画出了一个完美的‘Z’字,与另外自己的另外两道一起顺时针移动了三步,然后——

    【剑影步】——【三倍·普通攻击】

    三步,三剑,墨檀原本用来作为屏障的双生莲顿时被缭乱的剑光撕成碎片。

    顷刻间,僵持的平衡被一分为三的沐雪剑轻松打破!

    【二刀流·鹰波】+【棘突】

    没有丝毫犹豫,墨檀抬手向分别位于自己左后与右后方的沐雪剑各甩出一道气刃斩,然后猛地踏前一步,右手的【利剑·风切】带着一往无前的威势向刚好位于自己正前方那个白发少女刺出。

    下一秒

    “这到底是什么啊……”

    看着一左一右分别站在自己面前的沐雪剑,又看了眼自己那僵在‘两人’中间的【利剑·风切】,墨檀怅然地叹了口气。

    整整四道倩影同时以墨檀为中心交错而过——

    【剑影步】——【四倍·普通攻击】

    墨檀的左肩、右肩以及腰侧同时迸发出一道血光,残余生命值:50%

    “下一招你暂时还学不了。”

    四个沐雪剑同时露出了微笑,然后轻轻眨了眨眼:“不过很帅~”

    说罢,‘她们’同时抬起了手中的【无霜】,向墨檀点头致意。

    风起、云动。

    焰流、电涌。

    以四个沐雪剑的立足点为中心,比赛台那坚实无比地面忽然裂开了一大片。

    然后,将对手与缭乱的剑光甩在身后,四道倩影悄无声息地合二为一,默默地重新为那柄流转着朦胧光晕的【无霜】缠起了绷带。

    【剑影步】——【五诀合一·风云火山电·风起云涌山河动,电光石火暴雷轰】

    ……

    在一片鸦雀无声中,墨檀重新将手中的【利剑·风切】与【正义曼陀罗】收回鞘中,对台下眼睛瞪得老大,大嘴张得几乎能吞下一个饭碗的猛犸族半兽人裁判点了点头:“我认输。”

    ……

    一分钟后

    包括加文拉德和玛尔拉在内,所有人全都团团围在刚刚下场的墨檀身边,一脸忧心忡忡地看着他。

    “默汪你没事吧!”

    牙牙卸下墨檀的肩甲,接过莉亚德琳递来的卡塞洛南白药为他涂着。

    “我已经完全看不懂了……虽然我本来就不懂……”

    季晓鸽一边小心翼翼地和贾德卡一起帮墨檀脱下影响涂药的胸甲,一边轻轻苦笑着摇了摇头;“那个女孩真的应该跟默和莉娅分在一个赛区吗?”

    贾德卡将墨檀那耐久度已经掉到30%以下的【银鹰重铠】放在旁边的椅子上,看着赤裸上身,并没有太多外伤的墨檀:“没受伤就好,没受伤就已经万幸了。”

    “是怪物啊……那是特么排行榜前二十的怪物啊……”

    经常也会关注排行榜的凯文面色苍白地咽了下口水,整个人抖得跟筛糠似的,颤声道:“我这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人出手,要是我碰见她的话还是直接认输好了,狗命要紧,狗命要紧啊。”

    “她最后一击并不是对着默小哥放的,而是瞄准了他身边的地面。”

    加文拉德转头看了一眼满是疮痍的②号比赛台,强作镇定道:“嗯,看来那个叫沐雪剑的小姑娘性格还不错。”

    墨檀一边安抚着已经有些炸毛的牙牙,一边轻轻点了点头:“嗯,事实上,她在用出那招的过程中只是用手指在我脖子上划了一下,并没有让我受伤。”

    “侮辱性真强啊,比你那手带羊横跳还强。”

    凯文仰天长叹。

    “技不如人而已,侮辱什么的谈不上啦。”

    墨檀对这几天下来已经比较熟识的凯文笑了笑,然后有些愧疚地转头对加文拉德和玛尔拉说道:“抱歉,第一轮就被淘汰了。”

    玛尔拉摇了摇头,用力拍了拍墨檀的后背(其实没使劲):“你已经做的非常好了,在那个女孩面前,同为高阶的话就连我都绝无可能打赢,小达里安也够呛,某人不去玩什么法师的话倒是还有点可能。”

    贾德卡瞪了他一眼:“别什么都带上我!”

    “哈哈,我这是夸你呢。”

    玛尔拉摇了摇头,然后面色有些阴沉地说道:“这样看来,个人赛的结果应该已经没有悬念了,加文拉德。”

    “是。”

    加文拉德立刻站直身体,挺胸抬头。

    “团体赛……如果那个姑娘也参加的话,你们的迪塞尔铁骑……”

    “很难……”

    “有多难?”

    “对方打定主意用王牌战术的话,几乎没有希望。”

    加文拉德直言不讳,然后与玛尔拉同时叹了口气。

    不过就在他们刚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坐在那里安静让牙牙处理伤口的墨檀却忽然抬起头来……

    “虽然确实很难,但或许,也不是没有希望。”

    “?”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