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四十一章 一辈子的挚友

幺蛾子大人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神王毒宠:二嫁王妃最新章节!

    凤轻扬看他说的这样轻松,却越发觉得不对劲。

    “是……采三生花的时候,受伤的吧?”凤轻扬觉得自己不能装傻,千仞以诚相待,他如何能够装傻充愣?

    千仞依然笑,道:“不小心被海兽啃了一口,幸好当时已经拿到了三生花,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凤轻扬听了这句话,只觉得万般愧疚涌上心头。

    “千仞兄,我不知如何才能表达自己的感激,你对轻轻这样好……”

    千仞微微吐出一口气,道:“是啊,所以请你以后务必也要对她加倍地好!”

    凤轻扬喉头有些打结了。

    千仞拍拍他,道:“凤兄,你不必觉得对我有什么亏欠,你和轻轻对我们兄妹有大恩,我一条手臂算什么呢?更何况……我从未想过要用救命之恩来求得什么回报,我一直都无比清楚,我和轻轻,最多也不过是彼此欣赏和投缘的朋友而已。”

    凤轻扬却还是道:“虽然你这样说,但我依然明白,我欠你的!”

    “如果你觉得亏钱了我什么,请好好珍惜轻轻,不要再让她伤心了!”千仞道。

    凤轻扬点头,道:“我发誓,我从未想过要她伤心,但好像还是难以避免地让她受伤了,如果我还有机会挽回,我这一生,都会倾尽所有来爱她。”

    “我相信你。”千仞道,“其实作为男人,我也理解你之前的选择,所以我想,总有一天,轻轻也会原谅你。”

    凤轻扬真诚道:“谢谢,千仞兄,你会是我和轻轻一生的挚友!”

    “那肯定的,说不定将来还要做亲家呢!”千仞哈哈大笑起来,“所以你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不可能和轻轻有什么的,当初你也真是糊涂,明明蕴儿那小子已经摆明了要娶我家落落,你怎么还能想到要让我照顾轻轻?那不是乱套了吗?”

    凤轻扬一脸懵,然后忽然明白了,哑然失笑,道:“也真是,是我糊涂了!”

    “走吧,我估摸着大家已经知道你回来的消息了,你待会儿可要接受不少拷问,可得做好准备,我帮不了你啊!”千仞故意露出幸灾乐祸的样子。

    凤轻扬一想到一大家子看到他回来的反应,突然有点头疼起来。

    “不管怎么样,还是要面对的,是我做错了事情,总不能不负责!”凤轻扬也笑了笑。

    千仞和凤轻扬一边走一边聊,凤轻扬也对他说了这十年自己的去向和经历。

    千仞听了不胜唏嘘。

    “难怪你会选择独自面对,要让轻轻经历这十年的煎熬,恐怕她也真的会很痛苦,毕竟要看着你经受如此考验,最后还可能功亏一篑,太残忍了。”

    凤轻扬苦笑了一下,道:“当时就是无法确定自己是否能够重塑肉身,还阳于世,我怕给了她希望,又让她绝望。甚至我也不知道,十年是否就足够了,也需要等上百年,千年……那么漫长的等待,她一个人一定好孤独。”

    “她一人在山谷里等你,离群索居,甚至连亲人朋友都不肯相见,那时候才很孤独吧?”千仞唏嘘道,“她会忽然有魂飞魄散的危险,也是因为内心受创的缘故,因为失去了你,所以万念俱灰,甚至生命也变得不再重要了。”

    凤轻扬抿嘴,沉默了起来。

    “好了,这些话,留给你们自己慢慢说,我想一切误会和伤害,在真爱的面前,都会显得微不足道。你们彼此相爱,没什么可以阻碍你们走向对方。生死不能,失忆就更不能了!”

    千仞的话给了凤轻扬莫大的信心。

    回到城堡的时候,果然段景旭已经拿着一根棍子站在门口了,脸色相当臭。

    千仞看了一眼凤轻扬,立刻跳开几米远,然后对段景旭道:“段老,我先进去做饭了,和我没关系啊!”

    凤轻扬嘴角微微抽动,千仞果然“讲义气”。

    段景旭让出一条路,让千仞走。

    凤轻扬臊眉搭眼地走过去,深深鞠了一躬,道:“岳父大人,我错了!”

    段景旭生气地挥着棒子,就要朝他打下去。

    唐小葵赶紧过来喊道:“段景旭,你别乱来!”

    “我非得教训这小子不可!”段景旭怒吼道。

    唐小葵一把夺下他的棍子,道:“你干嘛呢这是,孩子们的事儿,孩子们自己会解决的,你跟这儿瞎掺和什么?”

    “那我也不能饶他,轻轻是我唯一的女儿,他辜负了轻轻,险些害她丧命,我如何能不生气?”段景旭眼睛瞪得跟铜铃一样。

    凤轻扬噗通跪下来,道:“岳父大人,您打吧,这是我该受的!”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现在比从前厉害多了,我拿棍子打你,也伤不到你半根毫毛!”段景旭愤愤甩了甩袖子,“你这混小子,轻轻为了你,受了多少苦,你怎么忍心丢下她?”

    “我怎么会忍心丢下她呢,我是……我是不得已才这样,我比任何人都希望轻轻幸福,伤害她,是我死也不愿意做的事情,可尽管如此,我依然伤到了她,我知道……我说什么都无法弥补自己造成的伤害。所以我来了,岳父大人,您想如何惩罚我都可以,如果您觉得棒子不够,我可以自己来!”

    凤轻扬说着,就举起手,手掌运气,准备打自己。

    段景旭立刻吼道:“住手!”

    “我绝不是心疼你,我只是不想让轻轻伤心,不想让蕴儿伤心,哎……轻扬啊,轻扬,你真是好糊涂啊,人生是经不起等待和蹉跎的,也许一次错过就是一辈子,要是轻轻没有活过来,你就算有了永恒的生命,没有她了,还有意义吗?”段景旭沉痛无比地问。

    凤轻扬的心因为这句话而尖锐地疼了一下。

    唐小葵看道凤轻扬深受打击的样子,忍不住有点同情她,道:“好了,景旭,轻扬也是有苦衷的,他当时那个样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不过是想要陪伴轻轻更久一点的时间,有些人爱一个人,就是紧紧抓住,而有些人爱一个人的方式,却是松开手,都是爱,没有对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