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四章·蹊跷

秦兮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权门贵嫁最新章节!

    孔夫人在浙江的时候对朱元极为关照,且正式摆酒认了朱元当干女儿的,朱元对孔夫人也向来是很敬重,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她并不想跟孔夫人发生什么误会闹的不愉快。

    孔家的案子她还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是现在案子已经闹的这么大了,楚庭川之前给胡家翻案,这一次若是不接杜家的案子,怎么都说不过去。

    既如此,只能让孔总兵夫妇能够理解担待一二了。

    苏付氏和葛氏接下来,郑重的听了朱元要给孔夫人带的口信,让她放心,又在宫中用了饭,才出宫了。

    朱元换了衣裳去陪太后,太后还有些奇怪,笑着望了朱元一眼:“你舅母和姨母难得进宫来,你怎么不多留她们一会儿?”

    “已经请舅母和姨母用过饭了,过几天她们就赶着要回浙江去,因此还是不耽搁她们的时间,让她们早些回家去也好收拾行李,免得到时候反而还匆匆忙忙的。”朱元坐在太后身边,见太后正在翻看一本佛经,便问太后是不是又要斋戒。

    太后却摇了摇头,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过了片刻,才道:“这是恭妃送来的。”

    恭妃?

    朱元挑了挑眉。

    上回太后才刚刚罚恭妃抄过经,她还以为恭妃一辈子都不会再想碰佛经了的。

    太后自己也疑惑,却并没有跟从前那样出言讽刺,只是难得的语气和缓的说:“年轻的时候看着不是个糊涂人,倒也老实本分,除了胆子小些,没别的毛病,谁知道越是时间过去就越是变了个人,哀家着实厌恶她,也瞧不起她,毕竟管生就得管养,民间还有句俗话说是为母则刚呢,她却半点用也没,自己当母亲的,什么难处都推到儿子头上去,庭川为了她究竟吃过多少苦,哀家竟然也数不清了......”

    翁姑早就已经将宫娥都带出去了,此刻殿中就只剩下太后跟朱元。

    殿中点着龙涎香,雕着麒麟的三角香炉里袅袅冒着烟,太后叹了口气:“哀家是真的有些心烦,不想管她的事,可她到底是庭川的生母,庭川那孩子你别看他素日里好似很冷淡似地,实际上比谁都看重情分,若是她能改好,那也罢了。”

    她说着,把经书交给朱元:“倒是虔诚,用血拌了朱砂抄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反倒是有些奇怪了。

    朱元不动声色,她记得恭妃是个极为爱惜自己的人,平时有个小痛小病的她都怕的要命,恨不得把全部的有用的没用的药都吃一遍,生怕自己有个什么。

    可现在她竟然舍得下这样的本钱!

    朱元有些困惑。

    难道这世上真的有醍醐灌顶的事?她从前那么糊涂的人,怎么忽然就想明白了?

    还是说,只是想借着抄经的事情重新获得太后的喜欢和楚庭川的谅解?

    如果真的要猜测恭妃的目的的话,朱元宁愿相信后面那一点。

    毕竟恭妃之前给她的印象太坏了。

    可是现在恭妃毕竟是真的为了给太后祈福抄经费了很多功夫,朱元作为儿媳妇的,也不能丝毫没有表示,她便安慰了太后几句:“太后说得对,若是她能够自己想通,那才是她的福气,也是殿下的福气了,您别担心,我等会儿就过去看看母妃。”

    太后点了点头。

    等到服侍完太后用了午饭,朱元便去了恭妃的宫殿。

    她去的时候,恭妃正对着一尊观音像虔诚礼拜,听说她来了,似乎有些局促也似乎有些不安,抿了抿唇,尴尬得不知道该说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招呼朱元:“快坐吧,喝什么茶?蒙顶还是香片?”

    朱元跟她向来不是很和睦,之前也曾针锋相对过,因此两人相对时,尴尬是必然的,但是朱元还是很快调整过来:“劳烦母妃了,茉莉香片就好。”

    恭妃急忙让人去准备,见宫女端上果盘来,便笑了笑说:“这还是你送来的,你瞧瞧有什么合你心意的,随便用一些,我知道你是个自己就最会做菜做点心的。”

    连嘉平帝都极为喜欢她的手艺。

    朱元点头道谢。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恭妃过了半响才轻声说:“从前我若是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你不要放在心里,以后你们的事,我都不会插手了,我也唯有庭川这一个儿子,以后终究是要靠他的。”

    她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朱元反而没什么可问的了。

    看起来恭妃好像是真的想通了。

    两人不甚相熟,仅有的几次见面都不大愉快,现在恭妃虽然着意的示好,但是要说能一下子有多亲近,显然也是不现实的,说了一会儿,恭妃再也找不到话题了,就只能垂下眼皮问朱元:“庭川那孩子最近怎么样?听说他在办案子,可别太劳累了。”

    朱元摇了摇头:“办完了胡家的事之后圣上准了假让他休息几天的,只是最近又有个案子,还未必就是殿下接,所以有些麻烦,母妃不必担心。”

    恭妃松了口气,连连点头:“那就好,你是他身边最亲近的人,若是有什么事,多劝着他些,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

    她突然变得这么通情达理,朱元都有些不大习惯,笑着答应下来,再跟恭妃说了会儿话,才婉拒了恭妃留她用晚饭的好意,起身告辞。

    一出门,绿衣就有些困惑:“娘娘,恭妃娘娘跟从前可大不一样了。”

    从前恭妃每次见朱元可都没什么好脸色的,恨不得让朱元消失,可现在恭妃娘娘倒是不一样了。

    这一次看她对朱元多和颜悦色的啊。

    朱元低声嘱咐花楹:“去查一查,看看恭妃娘娘见过什么人,她宫里的宫人你也问一问,看看是否有什么异常。”

    一个人的秉性是不会那么容易变得。

    一个自私惯了的人也不会忽然无缘无故就变得通情达理,朱元总觉得这件事里处处都透露着蹊跷。

    花楹也立即就领会了朱元的意思,现在朱元已经接管了一部分的宫务,恭妃宫里的人,她是能问的了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