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8章 升堂

妖治天下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家有庶夫套路深最新章节!

    褚云攀回到穹明轩时已经寅时,梳洗过后往床上一躺,一个暖融融的小身子就滚进了他怀里。

    褚云攀轻笑,连忙把她拖过来,垂首亲了亲:“你每天这么晚才睡?”

    叶棠采埋在他怀里蹭了蹭,“不是。但今天你回来了,看不到你,我实在睡不着。”

    褚云攀心里面暖暖的,轻拍着她的背:“快睡吧,好好休息,明天咱们还有的忙呢。”

    “好!”叶棠采钻到他的怀里,心里这才踏实下来。

    第二天一早,褚云攀早早就起床梳洗,原本舍不得叶棠采早起,但她十分敏感,他一动她就醒过来了。

    褚云攀摸了摸她的小脸:“多睡一会,嗯?”

    叶棠采惺忪地睁开双眼,潋滟的大眼看着他:“睡不着了。我平日就这个时间起来。”

    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爬起来,褚云攀看着她娇娇懒懒的模样,心里一片柔软,便把她拉进怀,笑着亲了一通,这才放她下床。

    二人洗漱过后,叶棠采就被青柳按坐在梳妆台前,褚云攀在她身后穿衣。

    叶棠采看着镜子里他的倒影:“三爷还没告诉我,昨晚好不好玩?”

    褚云攀回头看了她一眼,笑:“好玩极了。”

    “啊,我也想跟三爷一起去玩儿。”叶棠采撇了撇小嘴。

    褚云攀扣上了腰带,回身垂首亲了她一下,“下次一定带你。”

    叶棠采轻哼一声,忍不住低头摸了摸肚子,等它出生后,她便不用时刻小心翼翼的。

    白水走进来,“老爷身边的大福过来问,三爷和三奶奶好了没有?一起到溢祥院吃早饭,然后去衙门。”

    褚云攀道:“你去回他,棠儿口味有些刁钻,到那边又要重新准备,我们在这里吃岂不便宜?一会儿就在东角门汇合吧!”

    “是。”白水转身出去。

    叶棠采扶了扶云髻,海棠花垂云珠的步摇轻轻插上去,便收拾完毕。

    褚云攀扶着她起来:“走,咱们用早饭。”

    夫妻二人来到小饭厅,惠然和青柳把精致的早饭一一摆上,用过饭后,二人才往东角门而去。

    褚云攀扶着叶棠采的腰一步步的走过去,远远的已经看见秦氏和褚伯爷站在东角门处。褚飞扬也已经到了,正面无表情的站在褚伯爷身后。

    “父亲、母亲,大哥。”夫妻二人行礼。

    秦氏轻哼一声:“三郎媳妇,你身子这么重,不方便就不要来了。”

    叶棠采呵呵一笑:“多谢母亲,但太医说,现在这个月份正是多走动的时候,所以不劳你挂心了。”

    秦氏脸上一沉。

    “大奶奶。”绿叶突然惊呼一声。

    叶棠采回头,果然看到姜心雪走过来,一身素黄的衣裳,瘦削的容色阴沉,朝着褚伯爷和秦氏见礼:“父亲,母亲。”

    “啊……你来了。”褚伯爷心情复杂,只笑了笑。

    秦氏撇了撇嘴,比起叶棠采来,她现在更讨厌姜心雪。最近的事儿就像一根刺一样,在她的心里捣来捣去的。

    这个破落户,现在又过来干什么?秦氏呵呵:“你的病才刚刚好,出来干什么?”

    姜心雪冷淡地看着她,“母亲为何而来,我就为何而来,也不过是关心关心她而已。”

    秦氏眸子冷沉,一定以为能看到葛兰的笑话所以才过来的吧!真是,想着猫哭耗子假慈悲!

    秦氏看着姜心雪满眼都是嘲讽,这破落户还真以为前天葛兰郡主狠狠裁了个跟斗,今天也会像那天一样?

    秦氏正要说话,褚伯爷却上前一步,急道:“好啦,好啦,你们就一人少说一句吧!哎,郡主来了。”

    众人回头,便见葛兰郡主扶着挽素的手缓缓而来:“爹,娘。”葛兰郡主小脸艰难地绽出一抹笑。

    但她脸上却带着憔悴的苍白,显得极为楚楚可怜。

    褚伯爷原本对她颇有微词,但见她这副柔弱无依的姿态,再多的怒火也熄灭了,反而见褚飞扬站得远远的,对葛兰郡主不理不睬的模样,褚伯爷不由心生怜惜,微微的一叹。

    “飞扬……”葛兰郡主红着眼圈上前一步。

    褚飞扬神色冷冷的,却紧紧的看着她。

    葛兰郡主见褚飞扬的视线落在她身上,泪水立刻在眼眶里面打转:“飞扬……我会证明我清白的,马上就能够证明我的清白。”

    褚飞扬眸底闪过冷色,却点头:“好,我等着。”

    葛兰郡主心里一喜,他还是给她机会的。

    姜心雪看着这二人眉来眼去,心似被针狠狠地刺着一般,又似层层被剥开,难受极了。便是早就想让自己放下,但看着这二人,总是控制不住的难受和痛苦。

    “好了好了,不要再聊了,咱们快上车吧。”褚伯爷说。

    众人一一上车,不一会儿就到了衙门,马车直接驶进了衙门的后院。

    此时,公堂之上已经开审了。

    程府尹一脸严肃地坐在大案后面,

    下首两边各站一排衙差,全都手执拿扁长红棍,身板挺得直直的。后面挤满了百姓,个个吱吱喳喳地在议论着。

    程府尹狠狠一拍惊堂木:“肃静!”

    外头的百姓全都静了下来,程府尹厉目一扫:“带犯人。”

    在百姓激动的目光下,只见挽心被衙差压着上堂,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吴夫人却站在挽心身侧。

    程府尹狠狠一拍惊堂木,例行公事地问:“堂下何人。”

    “本夫人乃死者吴一义之母,今状告挽心毒害我儿。”吴夫人道。

    “大人,奴婢冤枉,求大人明察。”挽心不住磕头。“我家郡主……还有所有人都能证明奴婢是清白的。”

    “那就传召证人,葛兰郡主、吴家诸位。”程府尹道。

    百姓们听到“葛兰郡主”四个字,个个伸长着脖子,想要瞧一瞧这位热孝出嫁,最后却给继子下毒,现在还被告谋杀亲夫的郡主长什么模样的。

    不一会儿,就见两拔人从后堂一左一右地出来,右边领头的是一名年近五十,气宇轩昂的中年男子和一名青年,正是吴老爷和吴一峰,跟在他们身后的是几个年轻的妇人。

    他们都是位高权重之人,均赐了座。

    “啊呀,是她吧!”这时,外面的百姓一阵阵的惊呼。

    站在堂中的吴夫人猛地抬起头来,接着,便是双眼欲裂。

    只见打头的是褚伯爷和秦氏,葛兰郡主走在中间,一如既往的一身华裳,容貌婉约风流,不过是多了几分苍白。

    葛兰郡主也看到了吴夫人,心中不由的憋起一股恼气。

    对于这个婆婆,她以前十分敬爱,婆媳俩的关系也极好,但现在……

    葛兰郡主怎么瞧,怎么觉得吴夫人面目可憎。

    葛兰郡主咬了咬牙,走到左边的席位落座。叶棠采和褚云攀几人坐在后面一排。

    程府尹干咳一声,正想说话,不料,一个衙差突然急急地奔了上来,在他耳边低声说:“大人,蔡公公来。”

    衙差一边说着,一边往右边的方向奴了奴嘴。

    程府尹吓了一跳,顺着衙差指的方向望过去,果然看到退往内堂的过道上站着一个人,正式蔡公公。

    这个位置,除了左右两边吴老爷和葛兰郡主这些旁听的人,下面的衙差和后面的百姓都看不到蔡公公。

    蔡结见程府尹一脸讨好地地望过来,他就笑了笑,瞧着他摆了摆手,让他干好自己的活。

    程府尹连忙点头,对那名衙差低声说:“搬一把椅子让公公坐着。”

    “是。”衙差答应着跑开。

    不一会儿就搬来了一张椅子,蔡结施施然落座。

    葛兰郡主已经看到了蔡结,不由得意地挑了挑唇,褚伯爷和秦氏也是狠狠的松了一口气。

    姜心雪却是脸色一白,放在腠上的手紧紧地抓着衣服,心不住地打着鼓。她都忘了,这可是皇家的郡主!是皇帝的孙女。

    “咳!”程府尹有些同情的扫了吴夫人一眼,狠狠地一拍惊堂木:“郡主,下面之人是你的丫鬟?”

    葛兰郡主点头:“是。”

    “在吴家之时,可有察觉到她的异常?”程府尹道。

    “没有。”葛兰郡主摇头。

    程府尹又望向吴家,吴老爷道:“我们都相信郡主,相信她教养出来的人。”

    吴夫人在堂下嗤一声冷笑:“那你的眼光还真毒,你所相信的人就是会给褚家小公子下药的毒妇?”

    此言一出,公堂外头哄然大笑。

    吴老爷和葛兰郡主脸色一变,秦氏连忙道:“此事怨不得她,也是姜氏没把孩子给教养好,天天言语欺负羞辱郡主,挽心这才一时想歪了,做出这种事情来。”

    此言一出,外面的百姓一阵阵的诧异。身子差点被毒害了,作为祖母哪个不是恨不得打死凶,哪里想到,这个褚夫人居然不恨凶手还帮着说话,也算是长见识了。

    但外面不知哪个百姓道:“亲祖母竟然不帮孙子,说不定真的是孙子做得太过份了。也有这样是非分明的人,帮理不帮亲。可能也想借此好好的教育自己的孙子。”

    百姓们一怔,觉得这话也有一定的理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