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三章 怎么是你?

云一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农女有田超给力最新章节!

    第七百三十三章  怎么是你?

    永兴茶馆二楼天字号房间里。

    林子昂已经坐在里面等了将近一盏茶的功夫了。

    一想到马上就要见到大嫂白瑾梨了,林子昂的心底竟然多出了几分难耐的激动跟不安。

    连带着手指也不受控制的在桌子上轻轻的敲了起来。

    这一次护送朱雀国使臣团的任务出奇的顺利,而且他们还顺路去了梓州勘察情况。

    在梓州勘察情况的期间还发生了一些小意外。

    本着要表现自我的机会,他可是牟足了劲儿,不顾一切的去想办法解决事情的。

    结果他的运气是真的好,那些小意外到最后还真是被他跟赵落幕一起给解决掉了。

    也是因为这事,赵落幕才得到了陛下的赏识和夸奖,然后进入了骁骑京都营去历练学习。

    而他,因为没有赵落幕那个身份,也没人举荐,自然是进不了那么重要的骁骑京都营里去的。

    但是,他因此也是得到了陛下的夸奖跟赏识的。

    因为这件事情他办的不错,陛下给他赏赐了一些东西后,还连带着给他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官职。

    那官职虽然听着不怎么厉害,还是个文散官,但好歹是个京城中的小官吧。

    有了这个官职,他就可以去跟京城中的一些人搭上话了。

    一旦搭上后,只要他会来事,会说话,好好做,总有一天还是有机会不断往上爬的。

    他相信以他的人格魅力,肯定会比待在军营里整天舞刀弄棍的林沉渊混的好的。

    而这个机会当初得来的挺不容易的,里面多亏了大嫂的帮忙,所以才有了他的今天。

    所以,等他回到京城并且安顿处理完了身边的事情后就立刻找时间来约见白瑾梨了。

    这一次见到白瑾梨后,他一定会十分诚恳的表示自己的感激之情,同时将自己精心选好的礼物送给她作为答谢。

    他会用自己的真诚跟态度去感染白瑾梨,好让白瑾梨这个大嫂能看到他的潜力跟好。

    以后若是再有了此类的事情,说不定大嫂依然还是能够帮上忙的呢。

    林子昂心中想了很多,然后想的自己心血澎湃的。

    因为略激动,他的小心脏都有些不受控制的砰砰跳动起来。

    也就是这个时候,外面响起了敲门声,林子昂不由清了清嗓子,用自认为最温柔文雅的声音淡淡的开口道。

    “请进。”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还下意识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跟仪态。

    露出了得体的表情跟笑容。

    那表情,那笑容可是他曾经对着家里的镜子练习过很多次的,家里的丫鬟,外面的女人们都喜欢的那种。

    就连照镜子的他自己都感觉到了如沐春风的味道。

    秀禾刚推开门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如春风般明媚阳光,帅气俊朗的子昂少爷,那一瞬间,她整个人好像被人蛊惑了一般。

    脸上带着痴痴的笑,心脏剧烈的跳动,整个人站在原地简直已经看呆了。

    她们家少爷也太太太有味道了吧。

    “秀禾,怎么是你?”

    林子昂看到来人后,表情瞬间有些垮,身上那种刻意营造出来的贵气也收敛了些许,微微前倾的身子也朝后靠坐了去。

    “子昂少爷,是少夫人派我来给您送消息的。”秀禾听到他的问话后,这才不好意思的红着脸反应上来。

    因为心跳的厉害,所以此刻的秀禾害羞的不敢去看林子昂,径直是垂着脑袋的。

    所以她并没有看到林子昂的脸色瞬间变得阴鸷起来。

    “你露出马脚了?被发现了?嗯?”

    听着林子昂的声音变得低了很多,甚至还带着一丝不开心,秀禾连忙摇头解释道。

    “不是的不是的,子昂少爷,我没有。”

    “那你为何会出现在这里?”林子昂依然有些担心的问道。

    “子昂少爷,是这样的,奴婢自从进入白府后就……”

    秀禾低着头语速略快的将今天的事情解释了一遍。

    解释完毕后,还为了证明自己话语真实性一般的掏出了白瑾梨让她从账房那里支来的一百两银票。

    原本林子昂还是很怀疑她的,但是听她这么说完后,心里的猜忌顿时消除了一大半。

    按照他对秀禾的了解,这女人压根没有那个智商去哄骗他。

    而且大嫂白瑾梨那么善良的人,没必要去忽悠他的。

    从秀禾转述的话语中他就听的出来,大嫂真的是一个很善良很贤惠心底很好的女人。

    她默不作声的帮了他,却一点儿回馈都不要,知道避嫌,还出言鼓励他,并且在不动声色的调节着他跟林沉渊之间的关系。

    他真的是太感动了。

    越是因为这次没有见到白瑾梨,甚至遭到了白瑾梨的婉拒,林子昂的心中倒是越发的起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波澜。

    他全凭借着自己的脑补勾勒出了一些了不得的画面,然后把自己给说服了。

    “嗯,我知道了。”听秀禾说完后,林子昂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淡淡的回复了这几个字。

    随后,他又开口问道:“最近你可有其他收获?”

    “子昂少爷,前些日子奴婢一直在少夫人的外院干活,压根找不到机会。”

    “可是只要这一次的事情办成了,奴婢有信心能够进入少夫人的内院,成为她贴身的左膀右臂。”

    “到时候子昂少年您需要的,奴婢都能帮您办好。”秀禾信誓旦旦的说着。

    听秀禾这么说,林子昂不由走到了秀禾身边,然后伸出手指轻轻的勾了一下秀禾的下巴,温热的语气落在了秀禾的耳廓上,轻轻的说道。

    “嗯,如此甚好。秀禾啊,你果真是个机灵的丫头,本少爷没有看错人。”

    “奴……奴婢多谢少爷赏识,少爷放心,奴婢生是少爷的人,死是少爷的鬼,一定帮少爷办好所有的事情。”

    秀禾被那突如其来的温柔弄得整个人的身子都有些发软,话语也微微有些上扬,身子更是不受控制的轻轻打了一个颤。

    “好,本少爷等你的好消息。”

    得到秀禾的保证后,林子昂毫不留情的抽手转身,又重新走回到了他方才的位置。

    “秀禾,这东西你记得帮我转交给少夫人,就说是我为了答谢她的礼物。”

    看着林子昂从桌子后面推过来的东西,秀禾不由开口道。

    “少爷,临走前少夫人可是专门吩咐过的,让我千万不能收你的东西,这……这我若是拿回去了,不好给少夫人交代啊。”

    “她明明说的是日后不要我再送东西给她,这次的礼物是表达之前她的谢意的,压根不是一回事。秀禾,你说呢?”林子昂问道。

    “是,奴婢知道了。”秀禾找不到反驳的话语,只能点了点头应下来。

    “嗯,时间不早了,你带着这东西先回去吧。记得,机灵点儿,别被人发现了。”林子昂叮嘱道。

    “是,奴婢省的。”

    出门的时候,秀禾刻意的打扮了一下自己,还专门挎了一个买菜的篮子,对门口的小厮宣称自己是受了白瑾梨的吩咐出门采购的。

    所以此刻的她很快将林子昂让她代送的那件礼物塞进了她的菜篮子了里,然后又恋恋不舍的看了林子昂一眼,这才转身离开。

    等秀禾走了之后,林子昂从怀中掏出帕子一点点的将自己的手指擦拭了一遍,随手将帕子丢掉。

    然后,他才带上了来时的那个帷帽,低调的离开了这个房间。

    林子昂走后没多久,去而复返的秀禾又过来敲门了。

    她原本的确是走出了的,可是走到半路又突然想起有些事情还没有问,便又折了回来。

    她全家的卖身契都在永安侯府的女主人手中攥着的。

    之前林子昂找她的时候曾说过,会将她们家人的卖身契拿出来,若是她完成了任务,就会迎娶她,然后放她们家的人自由。

    她折回来便是想问问林子昂,她好久不在林府了,也不知道她爹娘现在什么情况了。

    哪知她到底是反应慢了些,等她敲门良久没人应答后,她便推门而入,然后便发现屋子里早就没有了人影。

    她有些失望的准备离开,却无意间瞥到了地上的那个帕子。

    好奇心驱使下,秀禾走过去将那帕子捡了起来查看。

    帕子的料子很是精致华贵,一看就是出自永安侯府的夏天专用的蝉丝丝绢。

    因为是男子用的手帕,所以上面秀的是淡然大气的青竹。

    此外帕子的边际还秀了一个特别不起眼的林字。

    秀禾很快猜到,这必然是林子昂无意间落在这里的。

    永安侯府的男主人一共就两位,侯爷年纪大了,平日里又从来不爱用手帕这些东西。

    只有子昂少爷那般风雅之人才会用这种东西的。

    所以瞬间,秀禾就拿起帕子放在自己的鼻尖嗅了嗅,随后面红耳赤的将它塞进了自己的袖子里。

    等下次见到子昂少爷后,在还给他吧。

    时间不早了,她该去给一样买做衣服的布料了。

    买完后,还得赶紧回府复命呢。

    可是临走前,秀禾还是忍不住拿出了菜篮子里的那个礼物,然后轻手轻脚的将它打开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