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chapter90 一点月色

随侯珠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送你一个黎明最新章节!

    从漆黑看不到五指的过道上来,每个转角台上方都有一扇小窗,透着一点月色。

    艾茜拿着亮着光的手机打开门的时候,门外的费聿利也握着亮光的手机。不算刺眼的手机摄像头照在彼此的脸上,也有那么一瞬间的晃眼。

    艾茜平静地明知故问:“怎么来了?”

    费聿利同样平静地回答她:“过来看女朋友。”

    艾茜抿了下唇,应了声:“噢。”

    费聿利望了望她,越过她,走了进来。

    艾茜转了一个身,站在屋里的费聿利也转过身来,无声的对视,仿佛有了一股令人安定的力量;同样,晦暗不清的屋里看不见他和她的神色,好比两人之间的那点心照不宣,不用刻意说明或交代。

    男女之间的情人关系,有时候说透了反而没了意思,不像有着合作属性的夫妻,需要坦诚相告,以诚为贵。情人,比起未知的长久,当前的快乐最为重要。

    艾茜倒不是非要与费聿利掰扯得那么清楚,只不过在感情上,她和费聿利都属于同一种人,对双方都没有信心。

    可是,她必须承认,她也被费聿利吸引了。当然,她知道,他有在有意吸引她。

    ……

    “所以你在北京的阿姨是你妈妈的闺蜜?”费聿利靠在卧室外面的阳台围栏,说话的口吻像是朋友聊天。

    没有伪装的亲昵,但也没有拘谨和傲慢。今晚的聊天,两人像是朋友。

    以至于,艾茜对费聿利说了她和潇潇阿姨的关系。她这次回北京,除了参加研讨会,还有就是回去看潇潇阿姨。

    她和潇潇阿姨已经冰释前嫌,作为一个有着强烈道德观的中年女性外加老党员,潇潇阿姨对自己儿子危城渣男行为做出严厉的批判,外加失望地表示,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自己儿子也是。

    “后来,你和你父亲再也没有联系上?”费聿利再问。

    艾茜点了下头,一样靠在围栏,任由风吹着她的头发。她不喜欢聊自己的身世,不是虚荣或者刻意遮掩,只是每次聊到消失的艾纯良,心情多少受影响,变得沉重及乏味。

    只不过今晚倒是奇怪,她像是对费聿利讲故事,她所经历的跌宕起伏,人情冷暖都只是故事里的组成部分。

    而她自己,已经从故事的主角变成了讲故事的外人。

    她一样怜悯甚至心疼故事里的那个艾茜,无比感激故事里为她带来温暖的潇潇阿姨和……危城。

    今天的中午,她和潇潇阿姨在家包了饺子,潇潇阿姨看着她面前玲珑小巧的饺子问:“阿姨记得你不会包饺子啊。”

    “在英国读书时学的。”

    “当时危城一定要让你到英国留学,我不懂为什么,后来才发现这个决定对你是最好的。”潇潇阿姨感慨陈年旧事。她默默听着,嗯了嗯,如果五年前她不理解危城的决定,去了英国她就感受到了危城的“良苦用心”。

    潇潇阿姨也承认自己儿子当年的用心,甚至用了亲子关系作比方:“就像父母对孩子的爱,在他还在成长的时候希望他变得更强大,真有一天等他强大到要离开这个家,心里难免又怅然若失,怀疑自己当初的决定对还是不对。”

    “以前的危城对你不像一个哥哥,更像……爸爸,以至于不管是我还是你危叔叔都看不出来。”潇潇阿姨取笑起自己儿子毫不手软。

    “茜茜,阿姨很抱歉,不是对你抱歉,而是抱歉我的儿子。如果当初我早点发现他对你的感情,也不会逼他娶了柳静灵。”

    “当然,危城他也没有告诉我,当年是柳静灵算计了他。”

    ……

    ……

    ……

    危城和柳静灵的故事如果不追究细节和始末原委,就是一本非常狗血的破镜重圆言情小说,艾茜出国之前也信了两人的故事,直到男女主角破镜重圆并没有过上如小说番外的幸福生活……

    反而,是真正灾难的开始。

    艾茜有时候觉得柳静灵太患得患失,为什么不能做到当初的决绝,直到潇潇阿姨用算计定义了柳静灵明明怀有身孕却不告诉危城这件事。

    但是,孩子总是无辜的,危宇航是那般爽利机智以及讨人喜欢。连她这个不喜欢孩子的人,每次见到危宇航都很开心,尤其危宇航眯着弯弯的眉眼叫她姑姑。

    危宇航是更阳光的小版危城。

    “其实,我也不喜欢柳静灵,觉得静灵太过感情用事,又心思细腻到难以琢磨。但是她给我生了一个危宇航这样的孙子,我心里感谢她。当年我让危城把柳静灵娶了,也是不希望宇航跟妈妈分开。”

    “这次危城和柳静灵选择分开,宇航暂时跟妈妈,后面还是会回这个家……”

    “前几天潇潇阿姨生气,是潇潇阿姨没有控制好情绪……我知道危城离婚跟你没有关系,只是宇航是无辜的,他还是一个孩子,如果你和危城在一起,他怎么接受……”

    “你是他最喜欢的姑姑。”

    潇潇阿姨一席话,她低着头把面前包好的饺子来来回回地数了又数,结果一直数不对,到底是二十五个,还是二十六个……

    “我和危城不会在一起的。”

    “潇潇阿姨,我有男朋友了,是你之前给我介绍的费聿利。”

    “也是缘分吧,我和他真的交往了。”

    原谅她,将费聿利暂时拿出来当了挡箭牌,然而她这样说,潇潇阿姨神色又变得复杂,良久也替她高兴地说:“好好处,但也别让他欺负去。毕竟——”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她跟潇潇阿姨将这句当红的网络话讲出来。

    ……

    ……

    ……

    “在想什么?”不知不觉,费聿利同她靠近几分,借着稀薄暗淡的光线他目光研究地落在她脸上。

    艾茜抬着脸,直言说:“在想……一句话。”

    “什么话?”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那你们女人是什么?”费聿利反问她。

    “是仙女。”艾茜眼睛有光地看着费聿利说。

    费聿利又抬起头,想了想否定她的话:“如果你们女人都是仙女,我们男人都成了牛郎?”

    这是什么说法?

    因为牛郎配仙女。

    “所以,如果你说我们男人都是大猪蹄子,你们女人就是——”费聿利又低下头,这一次,他停下来的距离和她只有一两公分。

    呼吸已经开始打架,还差一点,他和她就要吻到。

    “就是什么?”艾茜轻轻抬着下颚,问这位面前人,眼底人。

    “米线。”费聿利回答她。

    艾茜哧地笑了:“你喜欢吃猪脚米线。”

    ——

    一个再不温柔的男人,也有温柔的一面。

    一个再温柔的男人,他也有粗粝的地方。

    这两句话,用来形容费聿利和危城最合适不过。

    不过……她和费聿利如果没有成为情人关系,她应该也发现不了费聿利的温柔。

    因为费聿利温柔在床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