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chapter94 和你一起

随侯珠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送你一个黎明最新章节!

    艾茜最怕人哭了,尤其是柳静灵。怕柳静灵会歇斯底里,她率先开口:“宇航在里面。”

    多少顾忌宇航在场,柳静灵收住了,像是完全忘了她和她之前的不愉快,柳静灵朝她扯唇一笑,对她说:“宇航真的太不让我省心了,今天谢谢你了啊。”

    艾茜:“应该的。”

    “我还以为宇航跑丢了,火急火燎地给妈打了电话,没想他过来找你了。”柳静灵又说,同时朝里面的宇航招手,“来,跟妈妈回去。”

    屋里宇航瞧了眼柳静灵,不太情愿地从沙发站起来,同时提着书包挪步过来,站在了柳静灵旁边。艾茜伸手碰了一下宇航的脑袋,很快收回,说:“明天姑姑有时间,过来找你玩。”

    危宇航轻轻嗯了声。

    “明天我跟你一起。”过道突然冒出另一道声音。是费聿利。

    费聿利又挑着时间来她这里了……

    同样柳静灵转过身看向过来的年轻男人,一脸完全不知道对方身份的迷惘,费聿利主动对柳静灵介绍自己说:“我是艾茜的男朋友。”

    柳静灵这才了解地点了下头,然后温柔一笑:“好啊,欢迎你们。”

    ……

    柳静灵离去,艾茜折身到厨房收拾做饭之后的残局,她住的是一个老小区,自然不像她在北京的高级公寓配置了自动洗碗机,因为不喜欢洗碗,她每次都用极简的食物对付自己的胃。

    她的胃一向很好打发,食物对她来说,只有提供能量这个功能。

    费聿利扫了眼圆弧形餐吧上没撤下的三道家常菜,四季豆炒肉,青菜炒香菇,西红柿炒蛋,嘴角忍不住往上一扯,对洗碗的艾茜说:“给我一副碗筷。”

    “你还没吃?”艾茜系着围裙问。

    “没有。”费聿利撒起谎来眼睛都不带眨一下。事实他过来之前跟莫爷周子舜他们吃了澳门菜,由失意的周子舜请客。今晚他本不想过来找艾茜,莫爷也安排了夜场活动,都是他退役之后的主要消遣。

    可是,最近他和莫爷他们已经好久没联系上,每天不是上班就是呆在艾茜这里。他过来的时候,莫爷问他:“难不成土总说的是真的?”

    “他说什么?”

    “他说你现在有一颗火热的公益之心。”

    他有些好笑,但也没有否认。

    ……接过艾茜递过来的碗筷,费聿利坐在高脚餐椅吃了“残羹冷炙”,味道真心一般,如他想象只是能下口的水平,但他就是吃得津津有味。

    几乎把盘子都一扫而光。

    艾茜倒是信了费聿利前面的话——他晚上还没吃。因为费聿利还要吃,艾茜碗先不洗了,等费聿利吃完,他自觉收拾了餐吧,然后将水池里的碗筷和餐盘都洗了&费聿利洗碗的时候,艾茜喝着一瓶酸奶,杵在旁边看着。

    “难道我洗碗的样子很帅吗?”费聿利出声问,然后认认真真地将洗了两边碗筷用干净的毛巾擦拭干净。

    “比你平时要帅。”艾茜实诚地表示出了欣赏之情。

    “按你这样说,我以前不应该射击,应该去做一个洗碗工。”费聿利笑着回答。

    即使是玩笑话,艾茜觉得此时的费聿利成熟了不少,一个成熟男人身上的气势是有张有弛,平时费聿利都是张扬不羁,但这几天的他,沉着内敛却也生动逼人。

    不管在黎明公益做事的样子,还是在她面前的样子。

    艾茜沙发旁边的书架放着一堆公益报,费聿利坐在沙发阅读的时候,艾茜也端着笔记本上网接收邮件。两人距离很近,费聿利转一转视线就可以看到艾茜邮件的内容。

    全英文,某国外私募基金公司发来的。

    “你还买了XX的基金?”费聿利问。

    艾茜嗯了声,随口回答:“有一些小投资。”

    费聿利倒不觉得能成为XX私募基金会会员的投资额是小投资。不过这倒解释了,艾茜工资不多名牌不少的原因。

    的确,艾茜不穷,这些年她一直有投资,收益还算可观,别说本金尚可。至于本金从哪儿来,跟危城并没有太大关系,虽然一系列手续都是他委托小严哥替她处理的。她家艾老板早年投资搞的玫瑰园项目虽然烂尾搁浅了,但由于前几年房市再次大热,烂尾的玫瑰园有了接盘的企业;作为艾老板唯一的直系家属,她没有参与合作,而是选择将那个花费艾老板所有心血的楼盘全让了出去。

    因为这样,她到手了一笔数额颇大的流动资金。这笔钱,危城交给她自己打理。

    如果艾老板现在回来,这笔钱足够让他舒舒服服地过上好几辈子,其实一直不懂,艾老板当初并没有到山穷水尽,为什么要选择跑路?!如果有一天,艾老板回到她面前,她一定会质问他一句话:“难道钱比人更重要吗?”

    潇潇阿姨曾告诉她,你爸那个丢下的玫瑰园是为了你妈妈开发的。

    真是讽刺。

    可是,她讽刺艾纯良的时候,又蛮心疼他的。她妈妈早不在了,艾纯良如此激进折腾的名义一直是她离世多年的母亲,用艾纯良的话说:“商人嘛,每次做决定都是一场赌博,你看我每次都赢了,我想一定是你妈在天上保佑我。”

    呵呵……艾纯良的确赢了很多次,可是最后他赌输了。

    而她记忆像是出了错,记得所有往事,唯独忘了那个艾纯良离开的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学了心理学,试图为自己找到那晚记忆,然而那晚的记忆像是跟着艾纯良蒸发了。危城不止问过她一次,那晚叔叔有没有留下什么话?

    她都答不上来。

    危叔叔和危城都觉得反常,因为她妈离开之后,艾纯良最重要的人就是她,不可能一句话都没有与她交代。

    可是,她真不记得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