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chapter95 愿不愿意

随侯珠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送你一个黎明最新章节!

    “艾茜,你为什么会来黎明公益做事?”沙发上,费聿利放下公益报,发问旁边合上笔记本的艾茜。

    “……额。”艾茜半晌发了一个音,没有正面回答费聿利的问题。任何选择都是多个原因,她来黎明公益做事一方面是可以有正大光明的理由离开危家,另一方面……

    “跟你一样吧。”艾茜微微抿了下唇,告诉费聿利说。她意思是,如果他是为了她来黎明公益,她也是因为一个人选择了黎明公益。

    真不要脸。费聿利抬着眼眸,说出答案:“……因为郭会长么。”

    艾茜好一会,点了点头,同样说了一个事实:“以前我家工厂发生爆炸,是黎明公益帮助他们。”

    费聿利:“所以,你报恩的方式是抢了郭会长的位子。”

    艾茜呵呵地笑了一下,眸光亮得逼人无法直视,然后无比磊落又充满趣味地回答说:“对啊,因为我是坏人嘛。”

    费聿利摇摇头,如果前面他对艾茜有误会,现在还真不会对她的玩笑话信以为真。

    不过,艾茜也没长期留在黎明公益的打算,所以一直担任的只是副秘书长,等黎明公益有了更合适的人,她就离开。

    费聿利觉得艾茜把离开两字说得太过轻松,离开一个城市,还是离开一段感情,他不知道离开对她来说是不是真的那么轻易,反正他的确从艾茜嘴里听出了对人对事都满不在乎的口吻。

    这份满不在乎,令费聿利不太舒服。因为艾茜满不在乎的人和事里,他也是其中之一。

    所以,对于艾茜那位初恋,费聿利一点也不在乎。因为他觉得那位兄台,有着跟他一样的遭遇。

    反而上次见面的危城,对艾茜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力。

    “刚刚那位是危城的妻子?”费聿利又问。

    艾茜:“之前是。”

    费聿利呵笑一下,没有其他问话了。艾茜和危城的关系,他已经知道,也明白艾茜为什么叫危城哥哥……他手机里有一张照片,是艾茜硕士毕业那天她和危城的合影。照片里,艾茜眉眼弯弯地怀抱着一束太阳花,旁边站着的危城身形周正笔挺,笑容温和亲切。

    照片来自一个未知邮箱发他的邮件。

    除了这张照片,还有艾茜其他的信息,包括她大学交往过的几任男朋友,照片大多都是在公共社区里收集过来,然而调研清楚,张张针对艾茜。

    或者是针对他。

    目的是什么?让他结束跟艾茜的关系?还是认清艾茜的多面性?

    ……

    今天下午,阮邵敏用匿名邮箱给费聿利的个人邮箱发完照片的时候,跟手机微信联络人里备注“太太”的女人汇报,“太太”应该在做美容,好一会,才用语音给她回了消息。

    语音很长,阮邵敏转成文字,更是一大段内容:“好的,你只需要将你了解的事情全部告诉费儿就好,他自己会有选择的。我了解他,他对艾茜只是一时的新鲜感,他一直很理性,也很会权衡利弊,不会真的选择艾茜那样的女孩,我对他有信心。”

    “不过费儿一直缺少感情上的磨砺,让他多经历一点也有好处。”太太又发来一段。

    阮邵敏突然有些明白费聿利一直不回家的原因了。有一位表面亲和民主,实际控制欲强烈的母亲,最好的反抗的确是离家出走。

    ……

    ……

    ……

    因为上次见面建立的联系,艾茜手机里一直有费聿利母亲的微信,基本上她发什么,费聿利的母亲一直会给她点个赞。

    第二天是周日,艾茜和费聿利都不用上班,她起来之后就同柳静灵联系,柳静灵一直没有回复她,直到中午,给她发来一条消息:“宇航被带走了。”

    被谁带走,艾茜自然清楚。

    其实,大多中年女性都是强势且有谋略,尤其是企业家背后的女人。潇潇阿姨是这样,费聿利的母亲——艾茜不了解,但也清楚一点是,作为母亲顾女士只是暂时允许儿子呆在黎明公益做事……而不是像那天见面顾女士对她说的话,“我很放心菲尔呆在你这里做事。”

    甚至比起潇潇阿姨,顾女士更有耐心,也更懂得遮掩。

    今天,费聿利一直呆在艾茜的出租屋,一起吃了早饭,中饭……下午刷到王垚和周媛媛发来的游乐场秀恩爱合影,有点想将两人都拉黑的冲动。

    秀恩爱太过频繁的人,总是招人记恨。

    “晚上一起看电影吧。”费聿利提出一个情侣之间最常见的活动安排。

    艾茜有一丝为难,原本今天晚上她要看望一个老人,昨天下午临时改成到柳静灵那里看宇航,现在宇航被潇潇阿姨派人带回了北京,她打算继续拜访那位老人。

    这位老人,是一位有着阿尔兹海默症的丧独老人,现在有社区安排的保姆照顾着,费用一直由黎明公益提供。

    已经维持了长达十年。

    至于为什么不安排老人到福利院,原因是老人根本没办法离开生活数十年的老房子,他忘记了所有,唯独记得自己曾经有过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

    只是他的妻子和儿子早丧生于数年前的游船事件,然而老人得了阿尔兹海默症之后并不知道妻子和儿子都已经离开自己,病了的他,常常离开家守在对面的百合小学门口。

    尤其是下雨天。

    如果路过百合小学,有看到一个弓着腰白发苍苍的老人拿着一把伞等在百合小学门口,你问他在做什么,他一定这样回答你:“我老婆让我来接儿子呢!”

    ……

    傍晚,艾茜带着费聿利一块到了老人的家看完,直到星星一颗颗挂上天际,两人从老人家离开,费聿利单手抄着裤袋,迎着夜风悠悠说:“原来得了阿尔兹海默症还能记住家人。”

    “看情况吧。”艾茜低了低头,顿了下轻笑一声说,“有时候我在想,我爸是不是也得了阿尔兹海默症,所以忘记了回来的路。”

    “那你呢。”

    “我什么?”

    “还记得回家的路吗?”

    “我已经……没有家了。”

    费聿利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对视面前人,短暂沉默之后,他认真又直接地问她:“艾茜,如果我给你一个家,你——愿不愿意住进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