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chapter110 危城醒了

随侯珠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送你一个黎明最新章节!

    酒店房间有一幅雪景山水画,艾茜站在前方凝视了良久,感觉画上的雪纷纷扬扬地落在她心里,在某个瞬间里,她心里感到十分的寂寥。

    只是这种情绪,转瞬又被湮灭。

    她除了带上来一大瓶红酒,还有一盒结婚回礼袋,袋里除了喜糖还有喜烟,是微正一位部门女经理今天在下班之前给她送来的,前两天刚请假结了婚。女经理今年虚岁39,留学归来的职业女精英,完美的独身主义,不婚主义者。原先她在北京工作的时候,同这位女经理交情不错,好几次和这位女经理一块结伴旅行,然后潇潇阿姨都要叮嘱不要受女经理的观念影响。结果,女经理居然闪婚了,请假结婚的时候,女经理对她说了一句话:“像我这个年龄还走进婚姻的人,真的不是勇气,而是一种认定。”

    她忙的没办法参加女经理婚礼,只有发了红包送上祝福,然后今天女经理开车路过公司给她送来了回礼包。

    艾茜从红色礼品袋里拿出烟,拆了,抽出一根。酒店房间有火柴,她无聊划了一根,正要点上时候,门铃响起。艾茜咳嗽一声,下意识灭掉火柴,同时将烧了半根的火柴和烟丢进底下的金属垃圾桶。

    门铃继续响着——

    艾茜伸手碰了碰鼻子,确定没有味道,才出声回应了外面的人。这样的连锁反应,她心里莫名感到一丝欢乐,冲淡了原本存在心底的惆怅和烦闷。

    她走到玄关打开门,外面站着费聿利,黑色大衣搭着黑色男靴,很是利落帅气,大衣里面是一件质感厚实但不缺挺括的男士衬衫,浅蓝色,在前面顾女士发她的照片刚刚出镜过;大概这般磊落光明地站在她面前,眼前的费聿利比照片上他坐在饭桌上还要更帅一些。

    艾茜扬了一下唇角,愉快地打了声招呼:“嗨。”

    费聿利:“……”

    她这声招呼,倒是生分了两人的关系。费聿利走进了酒店,将房门合上,很自然地抱住了她,然后低下头温柔问她:“吃过了吗?”

    “没有。”艾茜回答。

    费聿利:“真的?”

    “嗯。”

    费聿利松开她,牵上她的手,试着往外走:“走,吃宵夜去。刚好我也饿了。”

    艾茜:“我吃了,骗你的。”

    落地窗外是黑绸子的夜空,半夜三更,也不知道几点了,因为没有睡意艾茜套着睡袍下了床。她熟习地点上一支烟,只是还没有抽上,就被费聿利夺过,夹在了自己嘴里。

    艾茜笑笑,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

    “晚上去哪儿了?”喝了一口酒,她出声问他。

    “去一个没办法推脱的饭局。”费聿利回答她。

    “什么饭局?”

    “一群人的饭局。”

    真是无可挑剔的回答,艾茜抿了抿唇角,没有再问了。其实也没什么好问的,也幸好费聿利什么都没有说,不然她还要礼貌性地问他几句今晚相亲的女孩怎么样。

    可是真问了,又很奇怪。

    夜里艾茜枕靠在费聿利坚硬修长的手臂,入睡之前,费聿利摸了摸她的头发,突然问她:“这个周末有空吗?”

    艾茜没有犹豫地回:“没空,明天就要去一趟昌市。”

    “真忙啊。”费聿利默了一下,又问她,“那周日能回来吗?”

    艾茜抬了下眸,看向搂她入睡的男人,房间灯已经关了,她只能看到费聿利大约的面部轮廓,他下颚角长得坚毅又流畅,她伸手摸了摸,感受到了略微刺手的胡渣。

    “能。”她回答费聿利。

    “我周一回A市。”费聿利接她的话。

    “喔。”艾茜应他,“然后?”

    “我回A市之前,一起吃个饭吧。”费聿利以提议的口吻,手心顺着她的长发从上往下,最后来到她的肩膀停留下来。

    “好啊,我本要请你吃个饭,昭开的事也要谢谢你。”艾茜说。

    “我说的吃饭跟你说的不一样。”费聿利说,像是跟她强调,又像是卖关子。

    艾茜轻笑一声,正要闭上眼睛准备休息,费聿利在她耳后说:“周日回来,到我外公家吃饭。”

    艾茜变得更安静了,呼吸都差点停了下来,她脊背微微僵硬着,顿了顿压着声音说:“见家长吗?”

    “也不是……就是外公想见见你。”费聿利与她手指相扣,将下巴搁在她的肩膀。

    艾茜闭着眼:“那我要想一想。”

    “行……你慢慢想。”费聿利稍微松开放在她腰间的手。

    然后,艾茜才动了动僵硬的脊背,后半夜,她努力让自己入睡,强迫自己入睡,终于觉得自己快要放弃的时候,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调好的闹钟吵醒了她。车子已经停在酒店楼下,她简单洗漱完毕离开酒店,上车的时候,还在酒店房间的费聿利给她发了一个消息:“注意安全。”

    接近着,又发来一条:“想好了告诉我。”

    ……

    周六晚上,艾茜发了一张她所在房子望出去的昌市夜景照给费聿利,费聿利直接发来文字问她:“想好了吗?”

    艾茜也输入文字问:“外公喜欢喝酒吗?昌市的土烧酒不错,我带两瓶回来。”

    费聿利回她:“真孝顺,不过外公不喝酒。”

    艾茜感到难办了。

    “人过来就好。”费聿利再次发来。

    “好。”

    ……

    你对他有过信心吗?在她和费聿利分手的很长一段时间之后,艾茜同一位天黎山区支教两月的男老师聊天,谈及彼此最近的一段恋情;当她讲述完她和费聿利的故事,男老师这样问她。

    很抱歉……她没有,从来没有。这是她心里的答案。

    所以,她和费聿利的分手这件事,即使提出的人是费聿利,艾茜一直觉得自己占一半责任。只是这一半责任里,她也有无能为力的地方。

    对于工作上的事,艾茜基本是尽自己所能地将它做好,然而感情上,稍微有那么一点风吹草动,她都容易失去信心。

    “可能是因为……你被人抛弃过。”男老师这般直言不讳,“即使再亲密的关系,你也很难对人有信心。”

    艾茜同意男老师的话,她之前谈过好几段恋爱,唯独与费聿利最遗憾,遗憾的原因不是第一次被人甩,而是她……差点就对他有了信心。

    只要他再给她一点时间,再给她一点耐心,她就可以义无反顾地跟他面对一切困难。

    可惜,就差那么点。

    ……

    艾茜从昌市飞回北京的时候下午四点,按照她和费聿利约好的时间还有两小时,她落地的首都机场就在顺义,半个小时就可以回到危家。

    然后,洗漱,化妆,带上准备好的礼物。五点半,费聿利会过来接她去他外公家。

    她不知道费聿利的外公是会认可她,还是给她下马威,但她还是决定见一见,毕竟作为女朋友她也不想让自己男朋友失望。

    她已经做好了准备,不管费聿利外公会对她说什么话……她都要彬彬有礼,都要落落大方,保持最好态度。

    只是,很遗憾也很抱歉,那天她没有见到费聿利的外公。

    她落地,手机刚开机,就接到潇潇阿姨打来的电话——“茜茜,你快来医院,危城醒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