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chapter111 明确答案

随侯珠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送你一个黎明最新章节!

    费聿利飞回A市的第二天,北京没有下雪,A市倒下了大雪。他立在家里圆弧落地窗前看向外面的漫天飞雪,花园的射灯将周围的花草树木笼罩在一片灰色调的暮霭里,雪花卷着大风,肆意张扬地往玻璃窗冲撞,一片片的,然后快速化成一小滩水迹。

    所有优雅的,克制的,理性的……总是这般地转瞬即逝。

    如他的内心,满不在乎里同样狰狞残暴。

    房间暖气融融,他手里握着一只水杯,手劲逐渐收紧,心情突然烦躁地像是回到了刚退役的那阵子,然后,他手一松,杯子掉落在了大理石地面。

    啪啦一声,未碎,滚了两圈,碰上了落地窗旁的单人沙发脚。

    楼下隐隐约约传来他妈与几位夫人打麻将的声音,她们问他妈,费儿有没有女朋友,他妈妈这样回答:“不知道呢,随孩子开心,只要找到喜欢的,带回来让我看看就行。”

    费聿利讥嘲地扯动嘴角,最后弯下腰,捡起杯子,放回了六斗柜上方。他走出房间,路过家里阿姨的时候随口对她说:“刚刚我不小心打翻了杯子,你到里面整理一下。”

    费聿利乘坐电梯下楼,来到了最外面的麻将间,他妈微笑回过头看他:“难得休息,不多睡一会啊?”

    “都不见你们停下来休息一下,我们年轻人有什么理由睡懒觉。”费聿利回他妈妈说。

    顾女士笑了笑:“调皮。”

    其他阿姨也都笑了,眼睛纷纷打量着费家这位离家出走半年的小儿子,都觉得比长子模样更英俊出挑,然而心里也都盘算着这样的男孩肯定难以降服。去年就听说顾桂英为了儿子可以早点收心养性,寻人安排介绍家世好的大家闺秀。

    只是现在这年头,家世好的姑娘不少,闺秀却真没几个。这点她们只要生了儿子都十分了解,而且对叛逆的孩子来说,越是管得严格,越是反抗厉害。

    很多时候孩子做决定只是为了跟父母较着劲,这点她们明白,顾桂英自然也明白,所以对于菲尔跟艾茜那一段,顾桂英表面上绝对不会多加阻拦,甚至连一个不字都不会说。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越是阻挠的感情,越像是真爱。

    实际上,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真爱。这是顾桂英自己这辈子的心得,当年她父亲如果不是百般阻拦她嫁给费海逸,她也不会有那么一腔的勇气非君不嫁。

    所以,对于菲尔在外面的任何事,顾桂英表现得民主又开明,结果当然也不负她的期望,菲尔回家了,也进入了自家公司做事,看着儿子这般明显的变化,顾桂英都有点感谢艾茜了。

    感谢她如此快速地让菲尔成长。

    其实,顾桂英也不是非要儿子娶名门大家的女儿,但是作为母亲,她只有菲尔这样一个亲生儿子,她只希望未来儿媳妇家世清白,父母健全,这样的条件真的不算苛刻吧。

    好在,菲尔年轻归年轻,同样理智且骄傲,很多事情不需要她多加分析菲尔也会权衡其中利弊,她只要让他清楚事情真相。

    真相,就是她前面要他知道的事情。

    “我出去一趟,你们继续玩。”费聿利站在旁边打招呼说。

    顾桂英一边搓着麻将一边斜了儿子一眼,随意状问:“去哪儿,你爸不是让你今天休息一天吗?”

    费聿利哼了一声笑,然后弯了下腰,趴在自己母亲耳边,故意放慢语速轻轻开口说,“同女朋友约会。”

    顾桂英面容神情微微异样,不过也只是笑笑,很快说:“早点回家。”

    “看情况。”丢下这样一句话,费聿利转身走出了麻将间。

    同女朋友约会……

    费聿利开着车上路的时候,风雪呼呼地吹向他的挡风玻璃,路上行人一个个压低了撑着的伞,他将车停在路边,到路边的烟酒超市买了一包烟,然后从口袋摸出一包火柴,刺啦一声,划了一根点上烟。

    这包火柴,是那晚之后他从酒店里顺手拿来,他拿到手的时候打开纸盒子无聊数了数,一共十二根,他已经用了十根,加上手上点的这根,里面还剩下最后一根。

    不对,艾茜还点了两根。

    艾茜。

    想到那个女人,费聿利觉得吸到嘴里的烟都没了劲儿,在一起的时候他没觉得自己会栽在她手里,昨夜他萌生想要分手的念头,他反而有一种他可能要栽在她手里的感觉。

    可是,原本他有多不以为然,现在就有多不甘心。之前他和艾茜交往,被未婚妻甩了的男人周子舜语重心长地对他说:“找女朋友还是要找心思简单一些的。”

    他觉得周子舜是有阴影,然而事实的确如此。

    如果他的女朋友心思简单,满眼都是他,就不会像现在每天等着她抽出时间回他消息,在夜深人静他电话打过去,她抱歉地对他还有事情没有完成。还有……他还要吃醋却不能计较有个男人无比重要地存在她心里。

    关于艾茜之前谈的那些男朋友,初恋也好,蓝颜知己也罢,他一点感觉都没有。唯有危城,他确定自己爱上艾茜之后,每次看着艾茜接听危城电话心里都有一种似有似无的计较感……

    从危城出事,到危城醒来,费聿利替艾茜高兴,只是高兴之余,这三个月所有压在他心里的坏情绪也跟着爆发了,他内心的烦躁像是点上的火药一触即发。

    他快要失去耐心了,就像曾经耳鸣的那段日子里,每天将自己逼到糟糕情绪的边缘……在车里开着窗抽完一支烟,费聿利重新发动车子往前面驶去。

    方向是海逸集团。

    终于明白,他哥为什么会沉迷于工作,他以前觉得是一种热爱,其实是一种选择。

    ……

    ……

    ……

    夜幕很快降临,A市清早开始下的大雪终于在?傍晚薄暮冥冥里停下来,晚上7点,费聿利还在海逸集团办公大楼对着电脑做事,感到脖子有些僵硬,身子往后一靠。

    同时,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

    他拿起手机一看,王垚打来的。他接听,王垚约他过去吃火锅,同周小神一块。

    艾茜回北京这几个月,周媛媛租下了艾茜原本在百合花苑的小两居。在艾茜不在的这三个月里,费聿利有时间就跟周媛媛和王垚一块吃个饭,他们两人自从在一块之后,感情是越来越腻歪,费聿利时常被恶心到像是被硬塞了一把狗粮,肠胃不适,难以消化。

    那种不适感,其实就是……羡慕。

    费聿利绕了两圈,终于在百合小区找到车位将大G停下来,他的车很显眼,下车的时候撞上了同样住在这个小区的郭丽呈。

    两人打了个招呼,郭丽呈问他:“费聿利,你知道艾……秘书长什么时候回来吗?”

    费聿利拿着车钥匙,慢了半拍说:“……她北京那边还有事。”

    “我知道。”郭丽呈说,“我就是想问个大概时间。”

    “那你自己联系她。”费聿利说。

    男人身姿颀长利落,脸上又面无表情,说话还这般简洁干脆无疑给人一种冷酷无情的感觉,郭丽呈望了望费聿利,突然猜想费聿利和艾茜是不是分手了。

    郭丽呈一直说话不太经大脑,尤其面对费聿利。要么卡壳,要么直言直语。

    “你和艾茜还好吗?”她开口问。

    费聿利将目光落在郭丽呈脸上,居然在对方的脸上看到了一份在意,只是这份在意,并没有让他有任何情绪上的波动。

    “……我们好啊。”费聿利回答,顿了下,他拍了一下郭丽呈的肩膀说,“等艾茜回来,大家一块聚聚。”

    郭丽呈:“……”

    “我还有事,先走了。”丢了一句场面话,费聿利踏着皮靴扬长而去。

    费聿利来到艾茜原先租下的小两居,里面周媛媛已经将火锅煮上,王垚在厨房系着围裙洗菜,两人一前一后地忙活,就像是小两口。

    吃火锅的时候,周媛媛拿出手机拍了一张照片说:“等会我发个朋友圈,让艾艾嫉妒我们。”

    费聿利扯唇笑了一下。

    王垚推了一下他的手臂,费聿利回过头,王垚对他使了个眼色,问他:“艾茜她什么时候回来?”

    回来?

    他觉得王垚这话存在歧义,艾茜本不是A市人,谈什么回来。她之所以会来A市,只是因为黎明公益基金会,担任黎明秘书长对她只是一份暂时打发时间的工作,她后面就算回来,应该也只是办理正式的工作交接。

    夜里回到家,费聿利上了天台,一个人用上面的积雪堆了一个雪人。他拍了一张照片给艾茜,艾茜在微信里回他:“别冻着。”

    原本他不觉得冷,艾茜这样一说,费聿利才后知后觉感受到自己双手都冻僵了。

    费聿利回到屋里,接着给艾茜发了一个视频。

    艾茜人在医院,她先走出病房,用很轻的声音跟他说话:“你刚刚在堆雪人啊。”

    费聿利:“是啊。”

    “好玩吗?”

    “无聊,一般。”

    艾茜笑了笑,视频里笑眯眯地望着他。

    费聿利也望着艾茜,然后,他没有犹豫,直接问她:“艾茜,你后面什么时候回A市?”

    艾茜一时没吭声,过了会,她说:“我还没有确定。”

    他应了一声:“那你早点确定告诉我。”

    艾茜点了一下头,说好。

    ……

    ……

    ……

    后面,如果问费聿利最后悔的事是什么,那就是他还没有等到艾茜的明确答案,先提出了分手。元旦,A市又下了一场小雪,不比上次,这一次南北都在下雪,以至于提前买好的机票也不能飞。

    接到费聿利分手电话的时候,艾茜人已在首都机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