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chapter112 难得可贵

随侯珠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送你一个黎明最新章节!

    大雪之后,北京连续响晴,危家后花园最后一沓雪融化了。花园朝北,外加北京气温低,庭院边角没有处理干净的积雪大多需要等到明年开春才会融化。

    只不过,今年暖春来得格外快。

    晌午,艾茜和危城坐在三楼的玻璃房晒太阳,中间交流不过两三句,原因是各自看手中的书。

    阳光房很暖和,晒得她裸露在外的肌肤微微泛红。她上身是一件尖领羊绒衫,搭着宽松的阔腿牛仔裤,十分休闲,因为衣着宽松舒适,可以自然又毫无束缚地双腿交叠,搁在近处的藤椅上方。

    她动作这般舒展,毫无规矩,危城只是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继续看他的小说。

    一本从危宇航书包里拿来的漫画小说。

    醒来之后的危城有些不一样,但也说不出哪儿不一样,就是十分平静。不过经历生死的人,心态肯定有些不一样。危城最大的改变就是从一个忙碌的总裁变成了一个关心儿子学习的老爸。当然在做一枚合格的爸爸这件事上,危城显然还有些吃力。

    至于那晚他和柳静灵到底聊了什么,危城什么都没有说,既然他不愿意说,家人就不会多问。对潇潇阿姨和危叔叔而言,危城能醒来就是老天保佑;对于那晚的车祸就像柳静灵带来的厄运,感觉多提一句都是一种晦气。

    何况,宇航已经离家出走过一次。

    这段简单又积极的日子,艾茜最大的感受就是不管是危城,潇潇阿姨危叔叔,还是她自己,都在努力地将生活重新拉回正轨。

    可是,生活有正轨吗?或许只是将日子回到原先平静且从容的模式。然而,生活永远都是风平浪静的表面潜藏着暗潮涌动的激流。

    不比危城看的漫画小说,艾茜看的是一本社会公益的书籍。对于她今天旷工不上班的行为,危城也不管她,当然他也不过问公司事务。

    艾茜觉得危城是佛了。

    只是,她没办法佛……她不能一直替他工作。所以,她才用这样的方式暗示危城,让他注意到她手中书的书名——《如何做好一个社会公益人》。

    所以,危城注意到了吗?

    “这本书真不错,作者不仅是理论家还是一位实践家,里面很多观点都让我受益匪浅。”艾茜边看边说,说话的时候目光一直落在书上,嘴上的话,更像是随口说出一句读后感想。

    “哦,是吗?”危城回应了她。

    “是啊。”艾茜拿着书抬起头,兴致勃勃地对危城交流书里的两个公益案例,交流完毕说,“之前黎明公益基金会也面临这样的处境,即使捐赠资源不断投入,内部资源也不断消化,外加规模又受到限制,就难以持久,而我只顾着拉款,在黎明公益品牌宣传上明显做得不够,想要可持续发展,必须要树立好公益品牌价值,同时关注社会效益,以及经济效益。”

    她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危城只给她一句话:“茜茜,你今天心情不错。”

    她:“……”

    好一会,她放下书对危城一笑:“难道我前几天心情不好吗?”

    “你说呢?”危城也朝她一笑,脸上神情完全是一副情况微妙不便言说的样子。

    艾茜真没想到最近佛系的危城还这般细微地观察她的心情状态,对于失恋这件事,她已经将自己情绪控制到不影响当前生活和工作,然而,失恋总归失恋,只要想到费聿利电话里那两句坚决的话,她胸口就闷得厉害,像是压了一团气怎么呼吸都无法顺畅。

    “艾茜,我们两人目前这样的关系,是不是要考虑一下了。”他先这样问她。

    这是一个设问句,提出考虑基本就是有了分开的想法,不过考虑也需要时间,费聿利会考虑多久呢?一天还是两天……

    既然他想冷静一下,她自然也答应考虑一番。

    然后,不到五秒,费聿利说他考虑好了。

    “艾茜,我们分开吧。”这是费聿利考虑好的答案,不到五秒,干净利落的作风一点都没有变化。

    不仅仅是手起刀落出招又快又狠,简直是见血封喉的级别。

    她忘了自己当时如何回应费聿利,同样因为费聿利态度太过明确,她再多说什么都只是“遗言”,所以,她当时也没什么遗言可以说,毕竟遗言也需要准备。

    她临场发挥的结果,就是说了一句话:“既然你想好了,我同意。”

    费聿利冷笑两声,挂上了电话。

    其实,元旦那天如果不是大雪临时取消了北京飞A市的航班,她大概晚上9点能落地A市机场……

    其实,费聿利做出的选择,不正是她预想的结果么?只是结果提早来了,就有些不对味了。就像明知道自己不好好学习知道考试一定不及格,但是如果连考场都还没有上,直接被宣判出局,心里多少有一份微妙的不甘。

    不甘,又不敢为自己叫屈。

    艾茜扯了扯嘴,注意到危城投来的目光,抬起头说:“我又不是第一次失恋。”

    “是啊,但不一样。”危城说。

    艾茜挑了一下眉,心虚道:“哪有不一样。”

    危城完全看透了她心中的别扭,只是有时候他会替她遮掩,有时也像现在这样完全直白地说出来:“你之前每一次失恋都像是解脱,但这次你很刻意——”

    “……刻意?”她太阳穴一跳。

    “对,刻意得让人看了难受。”危城精准又明了地丢话,同时拿起手中的书,更为具体地说吗“你这次处理感情的作风就像处于宇航这个年纪,幼稚极了。”

    艾茜:“……”

    她很想反驳危城,他自己感情都处理得一塌糊涂,凭什么对她指指点点。只不过有些话她不能说。

    “当然,我也没资格对你说什么。”危城自我嘲弄地说。

    艾茜:“……”

    她觉得危城这次大难不死地醒过来,真的有很大的不同。不过,比起以前的他,她更喜欢现在的危城,以前的他每次都极力在她这里扮演的大哥哥或人生导师,所有的行为都是关照她,所有的话都是在教导她。现在的危城,他当然还是她的大哥哥,家人,不同的是他不再……高高在上,以及令她感到压力。

    她最不喜欢危城的样子,是他决定离婚的那段日子。就像她不喜欢,前段时间的自己。

    是啊,谁都有不喜欢自己的样子,尤其面对心有余而力不足的事情,最为容易丢了姿态和态度。危城站了起来,离开玻璃房的时候,突然深重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同她开口说:“茜茜,我其实应该好好对你感谢一番,这四个月你对危家对我对宇航做的所有事,每一件都让我对你充满愧疚。”

    艾茜打住危城的话:“别……”她最听不得这样的话了。

    “当然,因为我们是家人,我觉得也没什么。”危城紧跟着开了一个玩笑。

    艾茜:“……”喔。

    “只是,这三个月也像是你和费聿利的一份感情考验,你们似乎都没通过考验呢。”危城像是故意奚落她,顿了下,“所以,如果恋爱是一门课程,你是不是要重新修一下?”

    艾茜:“……”危城这是在怂恿她吗?

    “其实,我也不太希望那个人是费聿利,所以我也不是劝你跟他重归于好,只是……从我失败的感情经历来说,一段感情一定要做收尾工作,不要因为不想面对就选择快刀斩乱麻,不然以后只会滋生更大的遗憾和问题。”

    “如果你们还有机会,你可以选择再次爱上他,如果真的不合适,完美的收尾才不影响你以后爱上别人。”

    “当然,从私心上来说,我希望你留在微正,前几天小严给我整理了你三个月的工作汇报……茜茜,作为老板我真的很想留下你为微正创造经济效益。”

    “不过,你是自由的。”

    ……

    在他送她去英国留学的时候,危城也对她说过这句话,茜茜你是自由的。当时,她并没有任何触动,不像现在,感动得一塌糊涂。

    这也是危城这次醒来之后,如此坦诚地跟她交流,同样也是对她说话最多的一次。他仍是那个温柔又明白她的大哥哥,看穿她极力遮掩的内心想法,然后用他的语言让她清晰地面对自己的所想。

    “那么,危总你赶我走之前,能不能给我结一下报酬呢。”艾茜微微仰着头,眼睛明亮且充满感激地对危城说。

    危城望着她,沉默了一下,回她:“报酬先记着,以后有机会了,我连本带息给你。”

    艾茜:……!

    大老板耍起赖,作为员工她还真没有办法……

    ……

    ……

    半个月后,艾茜沉寂很久的朋友圈突然更新了,像是断联已久的人重新与朋友圈建立联络。当然,艾茜也没有发什么,只是简单转发黎明公益基金会新出的一条公益扶贫活动。

    她这条朋友圈底下,原先她在A市交往的朋友同事都给她点了赞,包括王垚周媛媛郭丽呈和其他黎明小伙伴……

    难得可贵的是,其中还有她最为大方的前男友。

    费聿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