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chapter144 抽贷危机

随侯珠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送你一个黎明最新章节!

    事情的发展比预料得还要糟糕一些。

    他哥先是酒驾拘留一周被媒体曝光,之前高层腐败还没有恢复的企业形象再次受损;父亲入住医院检查出心脏主动脉血管瘤,因为靠近心脏需要尽快手术,不然就是存在在身体里的定时炸弹,一旦破裂后果不堪设想……

    还有这两年海逸集团高层董事利益内斗,分公司摊子铺得太大,银行相继对海逸集团抽贷,被银行抽走的贷款需要大量的风险储备金,储备金一旦消耗干净,集团的资金链就会出现巨大窟窿,原本运营良好信用良好的十佳集团都很有可能迅速土崩瓦解。

    这就民营企业存在的现实问题,一靠政策,二靠银行,三靠核心技术。所以这几年海逸也在升级转型,一方面研发核心专利,另一方面从地产行业转型社会企业。然而,所有民营企业都渴望升级转型,只有少数熬过了转型的阵痛期,剩下的全在转型升级里面临各类运营危机,要么靠着民间借贷苟延残喘等待时机,要么直接破产清算game over;

    这些都是近期出现的问题吗?当然不是,民营企业的危机就像存在在他父亲主动脉血管上的瘤,一旦不慎就有破裂的可能。利益和风险并重,企业就像是起航运行的巨轮,风险是隐藏在海平面底下的冰川。在风险问题,永远是船小好调头,海逸这样的大集团,一旦面临资金断链的问题,根本不是补几个漏洞的事情。

    原本不管是海逸还是费家,完全由两位姓费的男人负责掌管着,结果他哥和他爸相继出事,需要面对的压力和责任都落在了他肩上。

    就算他没办法一时之间将问题解决,也要稳固内部“军心”和外部的“舆论”。其实,费聿利已经不是第一次感受到焦头烂额,只是比起去年刚进入海逸,这次面临的问题和危机更多,也更大。

    然而再忙,夜里他和艾茜都会打一个电话,他对海逸集团和自家的问题没有提及太多,不是有意隐瞒而是不想艾茜为他操心,只是海逸资金链一旦得不到解决,受影响最大的就是天黎山的项目。

    每一通电话说话气氛也都是轻松愉快的,他也没有故作轻松,再焦躁的情绪每当电话接通听到艾茜那道清淡的喂声,心头所有的烦乱暂时都压制了下去。

    然而,今晚他和艾茜说话特别有倾述的欲望,他握着手机躺在房间外面的露台休闲椅,像是待在天黎山同艾茜并排坐在宿舍楼的天台观星赏月。

    六月了,A市的夜晚已经有些闷热了,不像天黎山的夜风吹来还有点冷意。

    今天他在一个饭局上遇到昔日的初中校友,姓严,至于叫什么忘了,等他拿到了对方双手递过来的名片才想起来,严峻华。他不认识严骏华不过也听说过严峻华的名号,就像严峻华知道他一样。初中那会严峻华还算是学校里叫得上名的富二代,出手阔绰大方不管走到哪里身后永远跟着一群小弟,当时这个派头一度惹得同样出手阔绰的王垚十分羡慕,与他商量怎样才能像严峻华这样成为大哥级人物,只是王垚还没有羡慕到开始学样,严峻华家里就破产了,不仅公司和工厂都没了,连家里住的别墅和开的车子都没有保住,再然后严峻华就转学了,据说他家已经没有钱支付他就读的私立学校学费……

    今天在饭局上再次见面,严峻华认出了他,十分热络地过来同他寒暄,不比往日风光之时的前呼后拥,现在的严峻华就是普通打工仔的样子,脸上戴着的黑框眼镜挡不住从眼神里透着的谄媚和讨好……

    费聿利不是看不上这样的严峻华,只是昔日那个不可一世的校霸也折服在现实面前,心里难免有些感慨。不过感慨归感慨,费聿利从没想过有一天他家若破产了他会如何自处,就算有一天他不是费公子,费二总,他也是费聿利。

    他向来没有太大物欲要求,拥有的大G豪车和两块名表也是他妈送给他的成年礼,如果有一天失去它们,他也不会寸步难行,只是没有了海逸集团少东家的优厚待遇。

    他无所谓,只是艾茜……

    当然,他清楚艾茜也无所谓,但不影响他以玩笑的方式问一问她:“茜茜,问你一个问题?”

    费聿利躺在露台休闲椅,艾茜却端坐在书桌前面赶着最后的天黎山公益方案,她一边敲打着键盘一边同费聿利说着话,完全一心两用。之前费聿利就说她不专一,的确从做事上她不太专注,因为从小到大她都可以同时做到一心二用,或者一心三用。

    “如果有一天我家破产了,没办法给你优越的生活条件,茜茜……”

    算了不问了,多无趣的问题。费聿利停了下来。

    艾茜停止敲打键盘,拿着手机放在面前,有些好笑地扯了扯嘴角说:“难道你要问我如果那样我会不会离开你,是么?”

    手机里费聿利立马接话:“你敢!”

    艾茜:“……我当然敢。”

    “……养不熟的小白眼狼。”费聿利毫不客气地丢话。话虽这样说,口吻却透着甘之如饴的轻快。

    艾茜笑呵呵,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挂上手机之前,她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墙上身子往后靠了靠,身体微微笔直地贴着墙,她对着手机轻轻冒出一句:“费聿利,我爱你。”

    半秒停顿,费聿利:“……嗯,听到了。”

    艾茜又是一声笑,其实还有一句话,她本要告诉他却没有说,那就是——明天见。

    ……

    第二天,费聿利先陪他妈顾女士去了一趟医院,一块同行的还有海逸的几位高层董事,因为都是负责北京那边的业务,明里暗里暗示他和他妈好几次,可以趁着此次机会将海逸最为赚钱的两块业务握在手里。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普通家庭的两兄弟也会有分家产的battle,别说像海逸这样的集团利益分配涉及的不仅是他个人。费聿利理解身在他这样的家庭难免要考虑更多因素,这两位叔叔也是站在他这边才说这样的话,只是听到这些话原本这几天他一直克制的情绪像是触了顶,然后待专家会诊结束确定好手术方案,沉着脸回去。

    他转身离开之前,他妈看着他暗沉下来的表情欲言又止,最终什么也没有说。

    从医院到海逸集团需要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他坐在车里看完了艾茜刚发朋友圈的《美若黎明》第二季宣传视频,看着里面某人眼神里透着的神采,温柔又生机勃勃。

    他喜欢艾茜什么,他爱艾茜什么?大概是她以历经了最沉痛的变故,对这个世界保持着清醒的认知,还是坚持选择生机勃勃地活着。

    即使,她也有伪装的成分。

    晚上费聿利同海逸集团关系最为重要的主贷银行行长和副行长见面,显然这是一场重要饭局,包厢安排在利兹酒店的春花宴。璀璨的包厢水晶灯下,他笑意盈盈,亲自为他们倒酒,不像以往行长大人亲自上他家送礼做客,笑着夸赞他父亲有两个优秀的儿子。

    现在,他们连续给海逸下达了两次紧急抽贷通知书。然而项目工程都安排上了,提前抽贷无疑是断了海逸的资金链。

    “我们也是没办法啊,这是风控部的决定。”

    原本的亲切热络变成了虚与委蛇,直到最后费聿利一杯又一杯酒灌下去,行长送给他一个提示说:“其实我们还是听上面的……”

    夜色沉沉,待客散了,费聿利披着西装外套走出酒店外面,如果只是单纯喝酒他很难醉,但是如果心情不好喝酒,醉意总容易上头。

    明明醉了他还不愿意人扶着,耍起了了脾气,边走边谩骂今晚的两位秃头行长,还不解气,恨不得丢掉身上披着的西装;今晚跟他过来的几位经理也各自回去了,只有助理跟在他后面;车子停在外面停车场,他越走越快,即将踉跄地往前冲的时候,迎面撞入一个女人的怀里。

    呵……他真醉了,居然闻到了茜茜的味道。

    “费聿利……”一道清冽又温柔的声音随着风灌入他耳里,他抬起脸,待看清楚眼前穿着薄款立领风衣,乌黑明亮到惊人的眼瞳猛地一缩。

    “艾茜……”

    真好,茜茜回来了。他的茜茜来找他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