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章 奶的感觉

乱世狂刀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剑仙在此最新章节!

    林北辰思忖之间,只觉得体内的剧痛,终于开始清晰可感地消退,一种前所未有的舒适感,涌遍全身。

    他尝试着挥了挥拳。

    力量逐渐在恢复着。

    好现象。

    虽然五种玄气就像是五个割据军阀一样,不听林大少的调遣,盘踞在新港脾肺肾五脏之中,各自为战,但起码半步天人之境的肉身力量,正在快速地恢复着。

    而且,林北辰还发现,之前血战时造成的肉身伤势,也开始以一种超越正常范畴的速度恢复。

    尤其是胸口的炸裂伤,肉眼可见血管,筋肉和皮肤在快速生长之中。

    “久违的感觉。”

    林北辰缓缓地舒张身体。

    好像是当初修炼水系玄气的时候,施展的【水环术】套在了身上一样,浑身每一个毛孔都舒服的快要呻吟起来。

    轰!

    战场之中,爆裂撞击声连连。

    林北辰抬头看时。

    却见高胜寒已经不像是之前那样稳操胜券。

    ‘梁远道’最恐怖之处,不是他本身力量的强大,而是‘解读’和‘超级自愈’,就像是一个你永远都杀不死,且可以不断地学习和复制你的战法……

    这才战斗了不到一盏茶的时间,高胜寒的战法,已经被‘梁远道’摸透了,而且借助着强大不可思议的自愈能力,后者故意以伤换伤,让高胜寒逐渐被动。

    林北辰看着,也是一阵头疼。

    感觉这样杀下去,只能子子孙孙无穷尽也。

    杀一辈子都杀不死他。

    那就只能换一个办法——

    不杀,封印。

    可林大少仔细一琢磨,虽然自己是美貌和智慧并重,天才和脑残齐举的少年,但开挂是开挂,一直以来,根本就没有点‘封印’这个技能树啊。

    这不是完犊子吗?

    轰隆隆。

    大地震颤。

    四周的环境被疯狂破坏。

    远处围观的大贵族等人,一再后退,有些人甚至双股战战,不敢再继续看下去,准备直接逃离这片区域了。

    这可是真正的天人之战。

    随便溢出一道余波,就足以将武道宗师击为飞灰。

    糟糕。

    这么说来,云梦营地岂不是……

    林北辰意识到了什么,转身看去。

    “咦?”

    营地竟然完好无损。

    只见不知道何时,云梦营地的玄气护罩阵法,竟是已经重新聚合恢复。

    原本橘黄色的大地系阵纹之中,有一丝丝的暗红色奇异纹络流转——正是这种营地阵法先前不具备的纹络之力,使得护罩承受能力大增,竟是堪堪抵挡住了两大强者战斗余波的冲击。

    有人重新修葺了阵法?

    林北辰微微一怔。

    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重新修葺守护阵法,并且使之威力倍增,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人……

    云梦营地之中应该没有人,拥有这样的手段。

    云梦首席阵师刘启海,也做不到。

    之前布置的那个守护阵法,已经是刘主任的极限了。

    那么会是谁呢?

    林北辰念头一转,锁定了一个有可能的目标——

    白嵚雲。

    可是小白上次被夜未央一剑斩伤,实力大跌,除了一对超级刺眼的36D车头灯依旧闪亮凶悍,足以秒杀同辈中人之外,眼下打起架来估计还不够武道大宗师级的战力。

    而且,以前也从未听说过,大胸萝莉会玄纹阵法啊。

    除此之外,还有谁能做到这一点?

    林北辰脑筋脑汁,发现自己认识的高手,还有可能做到这一点的,就只剩下秦主祭了。

    但这个自从来到了朝晖大城就出镜率骤降,疑似被作者封杀的大胸冷艳御姐,已经很长很长时间没有领取到这本书的通告了。

    没答案。

    但不管怎么样,营地得到保护,林北辰终于没有了后顾之忧。

    他感受着自己力量的恢复,心中一动,直接从【百度网盘】之中下载一柄大银剑,脚下微蹲发力,轰地一声,冲天而起,一剑斩向‘梁远道’。

    嗤!

    剑光一闪。

    猝不及防之下,‘梁远道’一截翅膀,再度被斩掉。

    鲜血飞溅。

    “死。”

    ‘梁远道’怒吼,一拳轰出。

    “小心。”

    高胜寒挥剑,挡下这一击:“你怎么样,没事吧?”

    林北辰身形游走,像是蚂蚱一样,不断地跳跃闪烁,变换着位置,道:“小小邪魔,如何伤得了我。”

    顿了顿,林大少补了一句影视剧里经典伪君子的台词,大声地道:“对付这种天外邪神,不用单打独斗,我们一起联手,干他娘的。”

    “好。”

    高胜寒沉声道:“你自己小心,这只天外邪魔非同一般,很有可能……”

    话音未落。

    砰!

    ‘梁远道’暴怒,一翅膀扇飞了林北辰,怒吼道:“只?”

    林北辰炮弹般地射在千米外的冻土之中,片刻又弹射起步,灰头土脸,怒吼道:“姓高的说你是一只,你他娘的扇我干什么?”

    ‘梁远道’目中闪烁凶光,再度朝着林北辰攻来。

    高胜寒哈哈大笑,挥动紫电神剑,又缠住‘梁远道’。

    林北辰在落在地上摇头晃脑,只觉得被这一翅膀扇的头晕目眩,就连脏腑都快要移位了——半步天人境的力量,欺负那些武道大宗师级的鶸,不要太爽,但对上天人级的强者时,他自己就成为了鶸。

    五脏移位,体内的玄气差点儿又被打乱。

    好在先天肉身,凝练如铁,体内缘由的奇经八脉已经全部都炼化消失,只有五条新的玄气通道,简单的很,才没有真的行岔了气。

    “不对,我不能这么刚了。”

    “我得猥琐一点。”

    “不能再近身肉搏了,不然要被‘梁远道’几翅膀扇死,还是在远处加油呐喊吧。”

    林大少头脑逐渐清醒。

    不愧是深得‘苟’字诀精髓的男人,他很快就有了计较。

    当下掏出自己的大宝贝,对着远处的‘梁远道’就哒哒哒了起来。

    加特林机关炮还剩下一半子弹,但只要不是疯狂连续射击,可以维持一段时间。

    滋滋滋过电一般的枪管转动之声,和枪口喷吐子弹的声音,以及淡淡若有若无的蓝光,一瞬间形成了美妙的交响乐一样,缭绕着林北辰。

    哒哒哒哒哒!

    林北辰握着自己的大宝贝,不断地朝着‘梁远道’喷射。

    加特林机关炮的威力不俗,虽然破不开‘梁远道’皮糙肉厚之处的防御,但比如射眼睛、喉咙、耳朵、中肢等要害部位,却还是能够造成可观的伤害……

    噗噗噗!

    鲜血溅射。

    ‘梁远道’怒吼连连。

    分神之下,就被高胜寒宛如神灵一般的剑技,直接斩掉了双臂和羽翼。

    两人配合,竟是再度压制了这个镜族血魔。

    “桀桀桀桀,我就不信,你连加特林机关炮这种外挂,都能‘解读’……”

    林北辰不断地变换位置喷射,发出反派标准鬼笑声。

    他甚至还抽空戴上了墨镜,并弄了一个大背头的发型。

    ……

    ……

    “没想到……”

    梁子木神色复杂,站在营地中的阵法中枢旁边,仰头看着远处战场之中的画面,喃喃自语。

    到现在他才明白,原来自己的父亲,早就变成了一个怪物。

    怪不得!

    怪不得童年记忆之中那个温文尔雅,慈祥严正的父亲,那个是所有子女心目之中骄傲的父亲,会变成一个嗜血冷血,喜好吞食人肉的肥胖怪物,连母亲都吃掉……

    原来他已经被怪物控制了。

    战斗进行到这种程度,真正的父亲,怕是已经彻底烟消云散了吧?

    不。

    准确的说,应该是已经在很久很久之前,父亲就被这怪物杀死了。

    父亲,我误会你了。

    梁子木流淌眼泪,剑眸之中爆射出仇恨的光芒。

    “林校长会杀掉这个怪物的。”

    旁边传来岳红香的声音:“也算是为你报仇了。”

    脸上有一道蜈蚣般触目惊心疤痕的少女,面色苍白,纤纤玉指中,夹着一根【芙蓉王】,轻轻地吐出一口烟气。

    刚才正是她在关键时刻,突然展现出了不可思议的手段,一瞬百笔,宛如传说之中的巅峰大阵师一样,硬生生地重新刻画了云梦营地的玄纹防护阵图,才重启阵法,护住了营地。

    消耗不轻的岳红香,夹着香烟的纤纤玉指,甚至微微有点儿颤抖。

    梁子木看了一眼这个心中的女神,道:“岳同学,你刚才……”

    比父亲被怪物附身杀死更让他难以置信的是,岳红香在玄纹阵法一道,竟然有着如此不可思议的修为,刚才一瞬百笔的手速,便是朝晖大城之中,许多玄纹阵法的耆宿,以及玄纹协会的几位会长,都绝对做不到。

    岳红香红唇轻启,微微吐出一口烟圈,道:“不要多想,是有高人,借助我的身体,布置了阵法,我自己的话,做不到那种程度……”

    “高人?”

    梁子木大惊,旋即无比好奇。

    他眼睛里的泪水瞬间就消失了。

    迫不及待地道:“是谁?在这营地中吗?男的女的?我见过没有?这云梦营地中,竟然还隐藏着这种强者?那为什么一开始布置阵法的时候,没有出手帮助?”

    岳红香吸了几口眼,感觉之前被人附身时的消耗逐渐得以弥补,轻松了很多,才娴熟地弹了弹烟灰,淡淡地道:“不能告诉你。”

    梁子木:“……”

    岳红香又道:“去看看,丙区第二十一阵图串联线路,将第十一竖线增粗一倍。”

    “哦。好。”

    已经化身为百分之百舔狗的英俊小哥梁子木,立刻就起身去办事。

    ……

    ……

    “会赢吗?”

    身为俘虏的【小战神】公孙白,死死地盯着天空中的战斗。

    是的。

    他第二次成为了云梦营地的俘虏。

    和第一次的难以置信愤怒不同,这一次,他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幸运了。

    幸亏被俘虏的早。

    他不想离开云梦营地了。

    这里的人长的好看,说好有好听,一个个都是人才,特别想要和他们交朋友,永远都留在这里,好好努力,依靠当俘虏,过上体面生活这样子……

    看了看身边其他战战兢兢的同僚们,公孙白想了想,道:“根本不用担心。”

    其他俘虏都讶然地看着他。

    公孙白道:“这里已经是最安全的地方了。”

    “你的意思……云梦营地的护罩,是坚不可摧的吗?”

    “不是。”

    “那何谈安全?”

    “相对朝晖大城中其他地方,云梦营地已经是最安全的了,如果林北辰和高天人战败,那我们不管躲到哪里,都必死无疑,那邪魔会吞噬掉全城的人,将这里变成尸山血海……”

    “那林大少和高天人,能赢吗?”

    “一定会赢的。”

    公孙白表现的信心十足。

    “可是他们快输了啊……不信你看。”

    一名俘虏道。

    公孙白抬头朝着天空一看。

    卧槽。

    Σ(☉▽☉“a?

    ……

    ……

    轰!

    高胜寒被轰飞。

    握着紫电神剑的手掌,一道道血痕绽放,手腕和手臂青筋暴露,皮肉绽开,倒飞的时候,鲜血从口鼻耳朵之中溢出。

    天人之血,洒落长空。

    ‘梁远道’一击得手,并不去追击高胜寒。

    他庞大的身躯,一步踏出,如瞬移一般,瞬间来到了林北辰的身后,一巴掌将正在握着宝贝喷射的林北辰直接拍飞!

    “啊啊啊啊啊……”

    林北辰直接摔出千米,重重地砸进了冻土中。

    ‘梁远道’身上光华一闪,庞大的身躯再度瞬移,直接来到了抬脚就朝着还未钻出来的林北辰踩下去。

    轰隆!

    大地震颤。

    地面直接被踏出一个巨大的脚印。

    林北辰砸出的凹陷,直接被踏平。

    脚印周围的冻土,亦是瞬间在这巨大的压力之下,直接化作金铁一般凝实坚固,方圆百米泥土之中,所有的生物,不是被直接踩死,就是瞬间震杀。

    “哈哈哈……”

    ‘梁远道’仰天大笑:“一切,都该结束了。”

    咻!

    高胜寒撒血御剑,冲杀而来。

    剑气贯长空。

    “都说了,一切要结束了。”

    ‘梁远道’一拳轰出,直接再度轰飞了高胜寒。

    紫电神剑脱手飞出,在半空中划出一道紫色抛物线,倒插在了乱石之中!

    高胜寒的身形,重重地跌落在地面,直接撞开一道数百米长的大地裂缝,一块块地壳半块龟裂!

    “死。”

    ‘梁远道’庞大的身躯瞬移即至,又是一脚踩下。

    高胜寒疯狂燃烧玄气,千钧一发之际,从死亡巨脚之下闪避出来,却被大地巨震的劲气,再度轰飞,狠狠地撞在远处翘起的地块上,撞穿了一层层泥土……

    “哈哈哈,所谓天人,犹如断脊之犬……”

    ‘梁远道’狞笑着,继续追杀。

    就在这时——

    哒哒哒哒哒!

    熟悉的喷射声响起。

    ‘梁远道’的身上,溅起一簇簇的血花。

    林北辰竟是未死,从地下钻出,双臂施展奇怪的双手剑印,那令所有人都无法理解的淡蓝微光剑气,破空而出,轰击在‘梁远道’的身上。

    这一次,淡蓝微光剑气的威力,竟是提升了。

    ‘梁远道’一时不查,半边身体直接被打爆。

    “该死的小虫子……”

    ‘梁远道’发出痛苦的咆哮,以残躯施展瞬移,直接来到了林北辰的身边,翅膀一震,身下的独臂挥出,再度一巴掌将林北辰轰飞!

    PIA-JI!

    林北辰身形直接拍扁,像是苍蝇一样被拍飞出去数千米。

    他身形微蹲,右边被打烂的身躯快速恢复,左拳凝聚拳印,庞大的力量汇集其上,再度一拳轰出!

    林北辰在半空中,背后神力凝聚双剑翼,拼命震动,才躲开这蓄力一击,却也被震得鸟毛乱飞。

    “啊哈哈哈哈哈……”

    ‘梁远道’仰天大笑:“你辛辛苦苦算计的这一切,真的是个笑话啊,高胜寒假死又怎么样,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这点儿小伎俩,苍白可笑。”

    他单拳不断地轰击。

    林北辰被震得满天乱撞。

    哒哒哒哒哒。

    加特林机关炮依旧在轰鸣。

    子弹只要是射在‘梁远道’的身上,都会溅起血花。

    这样的杀伤威力,显然是比比之前强了数倍。

    虽然‘梁远道’并不知道这样的变化来自于何,哪怕是最后回光返照式的疯狂,却也令他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威胁。

    “小虫子,捏死你。”

    ‘梁远道’决定速战速杀。

    再次施展瞬移之术,庞大的身躯以不可思议的灵活程度,不断地闪烁,将林北辰当成是皮球一样,拍来打去,当空蹂躏。

    林北辰的处境,瞬间无比悲惨。

    真-被吊打。

    就像是一个同时被十几个世界冠军抽来抽去根本不会落地的乒乓球一样,一丝一毫的喘息之机,都无法得到。

    但他非但没有被拍死,反而是依旧不可思议地可以利用加特林机关炮射出子弹,准确地命中‘梁远道’。

    这令后者越发狂暴和暴怒。

    远处。

    高胜寒一袭白衣染血,破碎挂在身上,头发披散,脸上血迹斑驳,一条腿已断,扭曲城一个触目惊心的角度……

    曾经高高在上的天人,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就连他自己,都没有想过,有找一日,自己会如此境地。

    看着远处竭力苦撑,摇摇欲坠的林北辰,高胜寒并没有急于出手相助。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体内消耗巨大的玄气,开始按照平日里最熟悉的一条运转通道,缓慢而又坚定地运转了起来。

    进入天人境,后天之体被凝练,所有的经脉消失,身体经‘脱胎’而进入先天状态,称之为‘半神’,从体质,以及一些身体构造来说,与普通人已经大有不同。

    先天玄气冲刷出来的新的玄气通道,才是新的力量所在。

    高胜寒是一级天人境。

    他已经利用先天玄气,在体内冲刷出一条完整的玄气通道。

    正是因为这条通道的存在,是他凌驾于其他所有先天之下的武者的根本原因。

    玄气在通道之中呼啸鼓荡。

    天地之间的力量,随着他的呼吸,不断地涌入体内。

    燃烧。

    燃烧。

    再燃烧。

    当他不计代价地燃烧体内的先天玄气,那种掌控一切的力量感,正在重新凝聚,在他的天人之体内磅礴沸腾,不断地高炙。

    “剑来。”

    他一声低喝。

    插在远处的紫电神剑,猛地一震,旋即咻地化作一道流光,破开虚空,留下长长的紫色光弧曳尾,落在了高胜寒的手中。

    右手持剑。

    左手骈指,捏出剑印,按在剑身之上。

    嗡嗡嗡。

    剑刃激荡。

    一颗颗大如牛斗的古老紫色符文,再度被激发出来。

    这是紫电神剑本身的奥义。

    与此同时,高胜寒单腿支撑的身躯,朝着天空之中悬浮。

    他的浑身,散发出凌厉无匹的剑意。

    哪怕是一根飞舞的发丝,也焕发出剑气,宛如无坚不摧的神剑一般可怕。

    气势不断地攀升。

    高胜寒整个人都散发出耀目的光华。

    他将自己的先天玄气,将自己的天人意志,将自己的剑道造诣,将自己的一切,都凝聚在了剑中。

    紫电神剑焕发出前所未有的光华。

    真的仿佛是一尊缓缓苏醒的神祇一样。

    恐怖的力量波动,造成了肉眼可见的空气浪潮,以高胜寒为中心,不断地朝着四面八方辐射。

    无数人远远地看着,瞠目结舌地睁大了眼睛。

    每个人都感觉到了自己手中的长剑,似是被某种玄之又玄的力量吸引,在挣脱控制,从剑鞘之中飞射出去。

    而高胜寒身影下方死亡战场上,亡者手中残破不堪的剑,亦如重生,开始嗡嗡震动,似是失去了重力的束缚,漂浮了起来,朝着高胜寒凝聚。

    这一刻的高胜寒,给人的感觉,已经不是一个拥有血肉之躯的人。

    而是一柄一寸一寸正在从剑鞘之中拔出来的绝世神剑。

    天地之间,弥漫着惊人的剑气。

    在爆锤林北辰的‘梁远道’,也终于感受到了来自于身后的威胁。

    他愕然回头。

    视野中,画面仿佛定格。

    白衣单腿的中年人,手握紫剑,周身万剑凝聚,悬浮如无边蝗虫,密密麻麻,犹如正在接受万剑膜拜的神明一样,不可逼视。

    “那是……”

    ‘梁远道’大骇,只觉得无尽锋锐锋利剑气,刺目而来。

    他下意识地抬手遮住了眼睛。

    也就是在这时,高胜寒出剑了。

    “一剑……惊仙!”

    大喝声中,漫天剑影,骤然加速,犹如群星陨落的流光,鱼空气摩擦而划出一道道的炙热火光流影,分裂天地,刺向敌人。

    这画面,瑰丽的足以惊动天上的神仙。

    一剑惊仙。

    ‘梁远道’大惊失色。

    这种极道之招的威力,令他感受到了再度死亡的威胁。

    然则一切抵挡和闪避都已经来不及。

    他以强横的鸟人之躯,硬接死抗。

    轰轰轰!

    一道道残剑火光流影轰击在‘梁远道’的身上,直接在体表爆炸碎裂,炸出一片片鲜血流溢的血痕,但却难以真的深入其体内造成致命伤。

    “哈哈,徒有其表的招式,我……”

    ‘梁远道’后退中的大笑,突然戛然而止。

    人剑合一的高胜寒,长剑掠空,与地面平行,而他双手握剑,与剑平行,紫色的剑光一闪即至,瞬间刺在了‘梁远道’庞大的鸟人身躯上。

    恐怖的破煞之力,令梁远道阵阵心惊。

    “给我挡。”

    ‘梁远道’面目狰狞,运转邪魔神力,想要硬挡住这一剑。

    “给我破。”

    高胜寒也发出了怒吼咆哮之声。

    先天玄气在燃烧。

    紫电神剑的怒吼。

    正与邪在疯狂地碰撞。

    终于——

    轰!

    光影流转。

    一道剑光,破空而过。

    ‘梁远道’庞大的鸟人身形,僵硬在了原地。

    身后千米外,高胜寒缓缓地飘在虚空。

    他身上那璀璨夺目的剑之光华逐渐暗淡,颤抖的手已经再也握不住紫电神剑,手一松,神剑坠落的瞬间,他的身形,也如熄灭的蜡烛,瞬间朝着下方坠落……

    “老高?”

    远处,鼻青脸肿的林北辰看到这一幕,吓得大叫,冲过去,跳起来,将高胜寒下坠的身形接住:“你……怎么样?”

    高胜寒气息羸弱,睁眼看了看抱着自己的人,看着那张肿的像是年猪一样肿大的头颅,道:“你是谁……”

    “是我,朝晖城第一美男子林北辰。”

    林大少连忙道:“梁远道那狗东西,羡慕我比他帅,专打老子的脸……别问这些众所周知的事情,你……老高你是不是要死了?”

    高胜寒愕然,旋即嘴角浮现出一丝笑容。

    “你这张脸,真他娘的丑啊。”

    他说着,头颅缓缓地歪向了一边。

    眼神也僵直了。

    林北辰大骇。

    “老高,老高你别死啊,老高。”

    林大少使劲地摇晃其尸体,大声地喊道:“老高啊,你这大招,也忒吓人了,放一次就要死人,你别死啊,你死了,梁远道再复活,我一个人扛不住啊……”

    话音未落。

    轰隆!

    远处,‘梁远道’的庞大的身躯,缓缓地仰天倒下。

    他的心脏位置,一个巨大的融烧孔洞,几乎让身躯断裂,灼烧的可怕力量,淡紫色的剑气,在那一瞬间,带走了他所有的生机。

    林北辰看了看。

    咦?

    死了。

    这一次,看起来死的非常透。

    他低头看了看抱在怀中的高胜寒,突然松了一口气,心说大佬你早点儿开大啊,非要等到我被打成了猪头,非要等到你自己也残血残蓝了,才后知后觉地开大吗?

    满血拉二胡,残血浪全图?

    这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啊。

    可不就一下子把自己浪死了。

    “老高啊,你放心的走吧……”

    林北辰怀着悲恸,伸手缓缓地抹了一把高胜寒的眼皮。

    高胜寒的眼睛终于闭合。

    但下一瞬间,又噌地一下睁开。

    咦?

    死不瞑目?

    “梁远道又死了一次,你瞑目吧,老高。”

    林北辰连忙道:“如果我这一战不死,我一定给你年年多烧纸钱,给你烧神兵利器金币玄石和美女过去……”

    他又抬手朝着高胜寒眼皮子抹去。

    “咳咳……我……还……没死呢。”

    高胜寒挣扎了起来。

    林北辰“???”

    “老高你别这样,你放心地去吧,有什么遗愿,托梦和我说,我会承担起所有的。”

    林北辰再度伸手。

    “休息会不行吗?”

    高胜寒气喘吁吁地打开林北辰的手,无语地道:“惊仙一剑啊,你看到了吗?多么惊艳和辉煌,我一身玄气都耗光了啊,喘气都觉得疼,至少要养一年才行。”

    “还真没死啊?”

    林北辰一松手,将老高丢在地上。

    他转身朝着血池看去。

    不出意外。

    血池又变大了。

    这一次,直接直径千米。

    偌大的战场,都已经被吞噬和容纳了进去。

    意味着什么?

    下一次的‘梁远道’复活,不可避免。

    而且将会更加可怕。

    周围无数人的脸上,都浮现出了绝望之色。

    很多人云梦人都从楼房建筑之中走了出来,站在营地中央,双手合十在胸前,闭着眼睛许愿。

    信仰的力量,在疯狂地朝着林北辰汇集。

    但这一次,信仰神力的增加,并无法挽回局面。

    依旧看不到希望。

    “你快走吧。”

    高胜寒一条腿蹦跶着过来。

    他看着再度扩大的血色湖面,眼中亦是绝望之色。

    看着林北辰,这位纵横呼啸风云的天人,缓缓地劝说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今日你我败局已定,朝晖城化作人间地狱,也无可逆转,所有的一切努力,你已经付出过了,没有必要留下来陪这个城市一起灭亡,你天赋惊人,跨入天人之境是必然,等有朝一日,你的实力足够,再来为这座城市的冤魂们复仇吧。”

    林北辰笑了笑。

    “其实,我发现了一件事情。”

    他突然道。

    高胜寒道:“何事?”

    还未等林北辰回答——

    咻!

    一道刀光,从血池之中毫无征兆地斩过。

    林北辰的身体一僵。

    一道横向血线,缓缓地从他胸膛中央崩现。

    殷红色的鲜血沁出。

    这一道来自于血湖之下的刀光,几乎将林北辰的身体,剖为两截。

    “林大少……”

    高胜寒大惊失色。

    死了死了死了。

    这样重的伤势,必死无疑。

    “啊哈哈哈哈……”

    欢快的大笑声,从血池之中传出。

    这一次,未等血池沸腾出氤氲,一个仿佛是身着外骨骼护甲的怪物,从血水之中缓缓地浮现了出来。

    他全身骨骼甲胄,似是天人生成,与血肉契合。

    惨白的骨色,以及说比关节后一根宛如弯刀般的修长骨刃,还有背后、脑后犹如利剑一般刺出的剑骨,将他装扮犹如从亡灵之地走出来的死灵战士一般。

    唯有一颗头颅,竟是又恢复到了之前英俊状态的梁远道。

    他脸上带着疯狂的笑意。

    “秽血转生第七次……好快活啊,哈哈哈,我的力量,又变强了,游戏早就该结束了,林北辰也早该死了。”

    他大笑着,从血水中浮出。

    高胜寒惊怒难言。

    他想要伸手去抱住林北辰。

    却又怕稍微触碰,让林北辰已经被斩断的身躯,直接分离开来。

    谁能想到,坚持到此刻的林大少,竟是死于这样的暗算呢?

    就在这时——

    “老高,你的样子好像很伤心。”

    死了的林北辰,突然开口说话了。

    高胜寒:“????”

    “老高,你这幅见了鬼的表情,分明在说你刚才觉得我已经死了……好了,刚才我以为你死了,咱俩一人一次,算是扯平了。”

    林北辰打了个响指。

    头上浮现出一道蔚蓝色的水环。

    啪啪啪。

    连续几个响指。

    蓝色的水环不断地叠加,变成了绿色。

    “你……”

    高胜寒惊喜莫名。

    他终于确定,林北辰没事。

    林北辰却是舒服地呻吟了起来:“啊,久违了的……奶的感觉。”

    “你没死?”

    狂笑中的梁远道,亦是笑容一僵。

    刚才那一刀,分明已经……

    为何?

    “哦嚯嚯,是不是很意外呢?”

    林北辰抬手抹去自己胸部的血痕,下方根本就没有伤口,连一点点的疤痕都没有,咧嘴一笑:“不要以为只有你会恢复,我奶我自己的时候,你还在东北玩泥巴呢。”

    什么意思?

    梁远道迷惑而又惊怒。

    眼中凶芒爆射。

    “没死,那就再杀一次。”

    他身形在原地微微一晃。

    林北辰笑了一声,突然反手朝着身体右侧空无一物处抓去。

    微光涟漪闪烁。

    梁远道的身形从虚空里幻现出来,手臂的骨刃挥动,正斩向林北辰原先位置的脖颈,但此时看起来,却像是故意将手臂,送到了林北辰的掌中。

    撞击的瞬间,梁远道只觉得像是撞在了一座不可撼动的太古神山上。

    再也难以有丝毫的寸进。

    他眼中露出惊骇震撼之色。

    而对于林北辰来说,抓着梁远道的手臂,犹如握着一根轻盈不堪一击的甘草。

    他手腕轻轻一扭。

    咔嚓。

    梁远道那覆盖着惨白骨甲、连神剑都斩不断的骨质手臂,就直接如泥片一样碎裂了。

    他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

    一直到林北辰真的将他的右臂直接撕扯下来,才在巨大的痛苦之中,咆哮着左拳握紧,握起骨刺丛生的左拳,骨骼表面更是闪烁起一层层细细密密的魔纹,一拳朝着林北辰轰杀而至。

    空气瞬间被轰爆。

    足以令虚空凹陷的一拳。

    而林北辰不慌不忙地也是左手一拳。

    拳头与拳头的撞击。

    下一瞬间——

    咔嚓。

    那蕴含着镜族血魔九大幻身之一的【修罗白骨身】最强力量的骨拳,直接像是玻璃渣子一样,一触即碎,化作千万白骨碎片,迸射开来!

    这种破碎的趋势,一直延伸到了梁远道左臂。

    对拳的结果,就是【修罗白骨身】的左臂直接粉碎性骨折——彻彻底底的粉碎,化作骨屑飘飞了。

    “这不可能。”

    梁远道惊骇欲绝。

    自己的实力提升了。

    已经到了第七层。

    按理来说,这一次绝对不可能再给林北辰和高胜寒任何的机会。

    为何林北辰的实力,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提升如此之多?

    直接第八层了?

    “没有什么不可能……”

    林北辰说着,伸手抓住梁远道背上颈间的骨刺,一根一跟给拔了出来,随手就撅断,好像是在撅朽木一样。

    一边的高胜寒,揉了揉眼睛。

    咔嚓咔嚓咔嚓。

    林北辰手速极快,转眼之间,就把梁远道的【修罗白骨身】,直接拆的剩下了一颗头颅,像是颠球一样,在脚背上颠来颠去。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梁远道像是神智失常了一样,竭斯底里地狂吼着。

    “李宁,无限可能。”

    林北辰抬起一脚,狠狠抽出。

    嘭!

    梁远道的头颅,直接破碎雾化了。

    又死一次。

    林北辰拍了拍手。

    “原来,这就是天人境的感觉吗?哇哈哈哈。”

    他仰天大笑。

    高胜寒闻言,心中一动,道:“你……晋入天人境界了?”

    林北辰笑嘻嘻地点头:“对哦,不过不要太崇拜我,毕竟我就是我,颜色不一样的烟火,别人模仿不来的。”

    “这怎么可能?”

    高胜寒仿佛听到了鬼故事。

    临阵突破不是不可能。

    但临阵突破到天人,那是绝不可能。

    历史上从未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过。

    “老高啊,你有点少见多怪哦。”

    林北辰做了几个‘扩胸运动’和‘伸展运动’来适应身体里的力量,忍不住一个劲儿地得瑟:“对于一个挂……一个用奇迹书写自己生命的美少年,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如果有的话,那就买一个挂。

    林北辰在心里默默地补充。

    没做什么事情是挂解决不了的。

    如果有,那就买个付费挂。

    关于突然晋级这件事情……

    其实也不是很突然。

    要知道在残血的老高拼死放大招之前,林北辰可是被第六状态‘鸟人天狗身’的梁远道,直接吊打了差不多有一炷香的时间。

    那种程度的暴击,换做是任何一个人,也早就被打的连肉分子都找不到了。

    但林北辰却活了下来。

    不但活了下来,还因祸得福。

    因为强横外力的击打作用,是的心肝脾肺肾五脏之中的玄气,终于震荡融合,在丹田之中,形成了第一个小气旋,可以将金木水火土这五种玄气,凝练为先天玄气。

    林北辰粗略地想了想,被超级存在吊打,大概就是KEEP软件偶触加速任务中那个所谓的‘晋级天人的契机’吧。

    反正在被揍得成为猪头之后,林北辰终于就触摸到了天人境的力量,终于实现了武道境界的跨越式提升。

    “不对啊,就算是晋入天人,也不可能瞬间碾压第七次复活的梁远道……”

    高胜寒用看怪物一样的眼光,打量林北辰,问道:“你开辟了几条先天玄气通道?”

    林北辰想了想,脸上露出非常腼腆而且惭愧的表情,搓了搓手,道:“这个……有点儿丢人,我才冲出五条新的玄气通道而已……”

    后面林北辰再说了什么,高胜寒是一个字都没有听到了。

    他的脑海里,嗡嗡嗡乱想,只有‘五条’这两个字来回碰撞,发出创世滚雷一般的轰鸣,震得这位老牌天人完全丧失了思考能力。

    五条。

    五条啊。

    一晋级天人境,就直接开辟出来五条先天玄气通道。

    这已经不是半神。

    是真神了吧?

    世界上为何会有这种怪物存在?

    高胜寒有足够的理由,深切地怀疑,林北辰这种脑残禽兽的存在,就是为了证明其他一切所谓天才巨擘,都不过是一群没见过真正高山风景的垃圾。

    包括他自己。

    -----------——————————————————————————————

    梁远道不死,是真的不敢发啊啊啊啊啊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