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1章:约见面

洗礼先生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我的1990最新章节!

    现在陈文泽直接把王辉这个大麻烦丢给了马腾,至于马腾该怎么做陈文泽并不关心,他要的是结果,更是证据!

    只要马腾最终能拿到这些东西递给陈文泽,其他的就都不重要了。

    更别说如今秦小霜也是主动插手了这件事情,这也就意味着接下来陈文泽只需要等着马腾和秦小霜的消息便好。现在摆在陈文泽面前最难的,还是该怎么缓和一下自己与工行之间的关系,这是很重要的。

    如今还不能肯定马利会借着他在银监会的关系对自己动手,但是这一步陈文泽也是必须要有所防备的,马利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当然,前提是马利能够利用他自己的实力,打开金融系统的关系。

    所以,越如此陈文泽就越需要抓紧时间修复自己和工行的关系!

    龚文山和陈文泽算是老交情了,陈文泽的电话一打来,话都不用说龚文山就知道陈文泽想表达什么。

    “文泽,这件事情现在不掺杂任何私情,全部都是公家的事儿。”

    龚文山摆出一副铁面无私的样子,陈文泽只能苦笑,“行,我知道你的脾性,但是龚行长,不管怎么说你也得给我们一个机会啊!”

    “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不是贵行愿意看到的,更不是我愿意看到的。就在刚刚我已经安排盛源内部去查这件事情了,不管结果怎么样,我都会给你和工行一个交代的。”

    “这一点我相信你,不过有件事情我也必须讲清楚。”龚文山沉声说道:“现在这件事情不是我盯着你,揪着你不放,你要明白工行总行直接越过我下了公函,这件事情本身就很耐人寻味。”

    “说句实在话,不是我不想帮你,而是我现在都有一种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的感觉。”龚文山轻轻叹息一声,连他也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会沦落到这般的境地!

    不是他不想帮,而是这个忙真的有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工行总行啊那可是,燕京那边的大佬亲口发的话,谁能有办法?

    “对了文泽,我建议你这个时候可以给赵省长打个电话。”龚文山的眼睛忽然亮了起来,谁不知道陈文泽和赵汉良的关系,以那位对陈文泽的看好,只要他想发声,这次的事情根本就不算个事情。

    而且要知道赵汉良就是从金融系统里走出来的,其在金融圈子里本身就有足够的影响力。有些时候甚至都不需要赵汉良亲自对外发声,他只要和金融系统的几个大佬打个招呼,这次的麻烦都能顺利解决!

    “龚行长,你当真以为不管我遇到什么问题,那位都愿意出手么?”陈文泽苦笑连连,龚文山还真的把自己想的太神了些。

    赵汉良是什么身份,和自己又是什么亲密的关系?

    之前那几次能帮助自己,陈文泽已经是发自内心的感恩戴德了。

    总不可能一遇到什么麻烦,自己就去求人家赵汉良吧?先别说赵汉良是个什么态度,管不管,就算是陈文泽自己都没有这个脸啊!

    “这个方法肯定是行不通的,如果可以我也不用这么纠结了。”陈文泽轻轻叹息一声,“龚行长,事情还得我们协商着来解决,你在广省么,我想去见你一面,当面和你聊聊这件事情。”

    很多时候电话里谈事情的效果比不上见面,其实只要龚文山愿意见陈文泽,就已经代表了一种态度。果然,听到陈文泽的话后龚文山沉默了,陈文泽也没有催他,这件事情必须要让他亲自做出选择。

    “我在广省,今天晚上本来约了一个地级市的市长谈合作,你要是过来的话可能时间要稍微晚一些了。”龚文山很清楚,自己能有今天的这个地位,和陈文泽有着太大太大的关系了。

    现在盛源正是最难的时候,如果这个时候自己抛弃他,那自己和陈文泽的关系可就真的断了!

    龚文山是聪明人,这些年陈文泽遇到的大大小小的难题还少么,哪一次不是有惊无险的化解了。虽然这次的麻烦也很特别,但是龚文山相信,凭借陈文泽的个人魅力,还是能够把这件事情给解决了的。

    “那就这么定好了?”陈文泽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龚文山的这个态度对他而言也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消息。只要龚文山愿意见面,陈文泽就有把握和龚文山联手解决了这个难题…

    敲定下来见面的事情后,陈文泽和彭海打了个招呼,二人轻车简从直接从鹏城出发,向省城赶去。路上的时候,陈文泽接到了霍乔远的电话,盛源的事情人人关注,这么大的事情霍乔远不可能不知情。

    “文泽,这次应该是你们自己内部出了问题吧?”霍乔远一针见血的指出了目前陈文泽等人存在的问题。

    “没错霍叔叔,据线索表明确实是内部出了问题。”

    陈文泽深吸口气继续说道:“但是也不排除外面有人借着这件事情做文章,否则的话也不至于搞出这么大的动静。”

    “那这么说来,还是外忧内患了?”

    陈文泽苦笑一声,霍乔远的这个词用的可是相当的准确啊!没错,就目前的情况而言,还真的有那么一种外忧内患的感觉。

    “看来这件事情确实不好解决。”电话另一端的霍乔远缓缓蹙眉,如果说只是一方面,比如内部有人手脚不干净,处理了这个人,完善了相关的规章制度,诚心道个歉,工行那边也不会太计较。

    如果说内部没问题,而是工行的某些高层玩儿手段,那事情就更好解决了。所谓清者自清,到时候如果陈文泽没有办法,霍乔远都愿意出面儿和燕京的大佬好好的沟通一下这件事情…

    但是现在难就难在,盛源本身确确实实不干净,有人动了邪念,真的做了不应该去做的事情。

    偏偏这个时候,还被外面惦记着陈文泽的人钻了空子!

    “这件事情,你打算怎么解决?”霍乔远沉思片刻,还是决定先听一听陈文泽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