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6章 狠不起来

新版红双喜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一世龙皇最新章节!

    前世修炼剑道,夜宣挑战过各路强者,对天下顶级的剑法和剑道都有了解,分光掠影剑和碎星剑术,自然也在其中,不能说不了解,但是说偷学,这是不存在的。

    宋禹是真武境巅峰,跟金鸣是一个层次,所以夜宣根本不惧怕,这老家伙上来就耍不要脸,夜宣也起了杀心。

    夜宣的话出口,全场一片哗然,能前来观战的,大部分人都是有眼界在身,自然看出宋禹不是元气五境的修炼者。

    “你想找死?”宋禹的脸色冷了下来,他原本是想用舆论压制夜宣,搬回唐清燕输掉的这一局,可没想到夜宣,不安套路出牌,直接跟他玩硬的。

    “你这张嘴该抽,因为说出来的,不是污蔑就是大话。”看着宋禹,夜宣的眼里出现了厌恶,没有品质的修炼者很多,这宋禹就是其中之一。

    “姜泽,这是他对本座不敬,就不能怪本座了。”宋禹看向了姜泽。

    “呵呵!你有让人尊重的资格么?再者你内心里觉得这是机会了,很想上台,然后又有点不好意思,所以要交代了两句屁话!”姜泽开口了,开口就是犀利万分,两句话说到了宋禹的心坎里。

    姜泽的话语出口,宋禹的就成了归元山广场上的核心,因为所有人都认可姜泽话,姜泽的话说得直接,可以说将宋禹扒的是体无完肤。

    “气煞本座,那你们就承担后果。”怒吼了一声后,宋禹飞身上了战台,今天他要杀掉归元山的天才苗子,解决掉威胁了飞剑宗的隐患,至于说夜宣杀死过真武境巅峰的金鸣,他还真不在意,金鸣是流星殿的外门长老,虽然境界有,但是跟他这飞剑宗的内门长老比不了。

    宋禹飞身上了战台,夜宣就后退了一点距离,接着君子剑再度出鞘,真武境巅峰他不惧怕,他也需要高等修炼者来磨砺自身。

    上了战台,宋禹战剑出鞘,就朝着夜宣杀去,击杀夜宣的机会不多,获得战台决战的机会更不容易,所以他需要抓住。

    宋禹杀过来,夜宣动了,君子剑展开,施展了修罗七杀。

    修罗七杀出手,夜宣与刚才和唐清燕战斗的时候不一样了,刚才与唐清燕的战斗,他没有杀心,也就没有杀意,没有施展剑意加持剑法,但现在不一样了,他现在不只是要胜利,他是要杀人。

    夜宣的修罗七杀展开,战台周围的人都后退了一些距离,因为夜宣的杀意冲击很强力,影响大家的状态。

    首当其冲的宋禹脸色有些难看,因为他没想到,夜宣跟唐清燕战斗时候完全不同,上一场夜宣没杀意,现在身上杀意沸腾,剑法有了杀意的加持,威能强劲,另外每一剑出击,攻击的目标都是他的防御薄弱处。

    “对你不敬,你算个什么东西?”一剑将宋禹的防御破开,夜宣凌空一脚踢在宋禹脸上。

    没错就是踢在脸上,宋禹不要脸,那么夜宣自然不会给他留脸。

    夜宣的这一脚虽然不致命,但是很重,踢得宋禹是晕乎乎的的后退,同时剑法变了,施展了火属性的剑法进行防御,战台上出现了火焰。

    天元境的修炼者,施展剑法就可以影响一个区域的自然现象,宋禹是武道境,自然也是可以。

    君子剑一个震颤,夜宣的剑法从修罗七杀变成了鱼龙惊天舞。

    随着夜宣的剑法变化,战台上出现了雷光,一剑斩开了宋禹的剑法防御后,夜宣的君子剑在雷光中爆发,接着一剑刺入了宋禹的胸口。

    “你……”宋禹的剑法被打断了,其面如死灰。

    “你什么你?”夜宣左手横甩,一个大嘴巴就抽在了宋禹的脸上。

    夜宣这一嘴巴很重,抽宋禹脖颈一扭,接着没气息了,他被夜宣的暴力一剑断了心脉,接着又被夜宣这一嘴巴抽断了脖颈骨,自然是没有活路了。

    弄死了宋禹,夜宣上前收起了宋禹的战剑,还有宋禹的储物戒指,辛苦战斗了一场,好处是要收下的。

    “等等!他的储物戒指你不能拿,万一里边有我们宗门典籍呢?”飞剑宗的另外一位长老开口了。

    “有些意思,他技不如人战死了,战力品不让收?你真当这里是你们的底盘了?不服来战!”姜泽起身了,宋禹的无礼她已经很愤怒了,夜宣扛下来,她的火气没发出去,现在忍不住了。

    “姜院主,宋长老的态度确实不对,可他的储物戒指,你们真不能拿,这等于坏了我们两个宗门的基础交情。”飞剑宗的长老对着姜泽抱抱拳,现在他硬不起来,因为宋禹理亏,而且是在归元山的山门,别说只是他一个长老在,就算是飞剑宗主和太上都来了,也硬来不起。

    “两宗的基础交情确实不能伤,不过今天的事情,也不能轻易的翻过去,飞剑宗道歉,如果储物戒指内有典籍给你们带走,如果是资源,给夜宣留下。”一道声音从归元山内传出。

    这时候所有的归元山所属对着归元山方向躬身抱拳,这是归元山主的声音。

    “好!”飞剑宗的这位长老,也对着归元山方向躬躬身。

    归元山主,东域的巨头之一,开口了那么就是结论。

    “是我们宋禹长老的观点不对,他也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接下来的事情,还请阁下斟酌处理。”对着归元山方向抱抱拳后,这位飞剑宗的长老看向了夜宣。

    拿着宋禹的储物戒指,夜宣丢给了唐清燕,“你先看看,看看里边有没有典籍,有典籍你拿出去,没有再拿给我。”

    接过夜宣丢过来的储物戒指,唐清燕打量了一下夜宣,接着探查了一下储物戒指内部,随后又将储物戒指丢给了夜宣,因为储物戒指内,没有典籍之类的东西。

    拿回宋禹的储物戒指,夜宣收了起来,接着看向了广场的围观之人,“我夜宣只想安稳修炼,不想沾染什么是非,但谁想踩着我夜宣打击归元山那不行,谁想战,我夜宣都接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