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没正经、脸皮厚,不知检点的臭男人

残剑啊啊啊啊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都市全能霸主最新章节!

    第一眼见到林晓画,许逸尘确实被现实生活之中这种‘宛如仙女’般的出尘女子所惊艳了一下,但是也仅仅只是惊艳了一下而已,很快,他就适应了过来。

    不是说林晓画美到了极致,而只是现实生活之中的女人多半都有生活气息,少了一种意境美,而这个林晓画,唯独在这‘意境美’这个层次非常出众。

    所以,许逸尘也只是多了一份欣赏之意,倒是也没有产生其它的想法。

    此时,许逸尘感受到林晓画的情绪,也只是飒然一笑,以他的心性,自然不会因为被人看轻而去动怒什么的,最近这些日子,被人看轻的次数也不少,最终获得了别人的青睐,那又如何?

    不可否认,林晓画非常的漂亮,容貌就算是放在轮回世界里,也是一等一的出色,但是许逸尘又不是没有见过美色的人,是以他并不在意。

    再说,林晓画虽然也有十七八岁,但是许逸尘心理年龄,早已经苍老了,对待林晓画甚至是徐霞江静雪许逸菲等人,都如同老人看待自己的孙女一样,那隔了无数代沟的感觉,在他心中抹不去。

    所以对于林晓画的做法,许逸尘并不生气,也不觉得尴尬,只是会心的笑了笑,然后点了两杯蓝山咖啡。

    说是蓝山咖啡,实际上这里并没有什么真正的蓝山咖啡一说,无非就是冒名而已。点了两杯,那是一种礼节性的做法,对方不回答他的话,他也不会再去问对方喝什么而自找没趣了。

    至于说对方喝不喝,其实无所谓。

    这次相亲,他也没打算发展出什么,纯粹是卖林从嘉一个面子而已。再说林从嘉介绍的,许逸尘起码还是信得过的,眼下看来,也确实如此。

    至少这个女孩子,很优秀,确实很优秀,各方面的条件气质等等,都很不错,但是许逸尘知道,他自己是不会去争取的,感情对于他而言,尚且依然没有意义。

    “先生,您的咖啡。

    服务员将两杯咖啡放在桌子上,许逸尘这才从自己的思虑之中回过神来随后他注意到对面的林晓画又看了他一眼态度反而更是淡漠了。

    “这女孩子,性子很高傲,而且个性比较激烈。”

    许逸尘心中下了判定,倒是也不以为意,自顾自的喝起咖啡来。

    不是遇到美女,就要讨好巴结,或者是送上去给人抽脸踩脸的,对方不愿意说他也不想主动去说什么,喝喝咖啡,走的时候付款一下这样,大抵双方都能有所交代了。

    “这人……没品位,太刻意装深沉,装成熟……为人比较沉闷,不知道是真的个性如此,还是在我面前要表现的与他人不同,吸引我的注意力?”

    林晓画心中这么想着,看了看那杯放在她身边的蓝山咖啡,想了想,终究还是没有去喝那杯咖啡。

    其实,相比较咖啡而言,她更喜欢淡茶,只是喝茶的时间少,喝劝啡的时间多。

    “看你这样子,大概也是很不乐意很不待见这次相亲了,大概是市长伯伯要求你来的吧……既然这样,我就直接一点好了。”

    林晓画微微沉吟,最终还是决定主动出击,把这次相亲彻底灭杀。

    她看了看许逸尘,微微露出一丝笑容道:“许逸尘,你就这样别动,我给你画幅画吧。”

    “画画?好啊,林晓画同学气质不凡,想来绘画水准肯定超凡脱俗的,我今天有幸见真人作画,这是我的荣幸啊。”对方看似真诚却带着几分笑意的话语,让林晓画心中微微有些不舒服又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是哪里不对,她却又说不出来。

    “当绘画师的模特可是一件很苦的差事哦,不能动,要保持一个造型很长时间,你行吗?”林晓画又加了一句。

    其实在这里,她就是想惩罚一下许逸尘,让他不能动,不能怎么怎么的被‘囚禁’个把小时,这样恶心一下他。

    “男人嘛,不行也得行。”对方笑道。

    林晓画微微轻啐了一口,心道,这个、‘臭流氓”不知道留点口德吗?

    她这么想着,微微的一丝犹豫也没有了,剩下的只是那种作弄对方的小心思。

    “不准说话,也不能动啊!对,就保持这个姿势,这个像是蹲着又像是要‘跳跃’的姿势非常好!”

    林晓画面带笑容,逐渐的投入到了作画的意境之中,随后声音也逐渐的少了。

    许逸尘对于这等小孩儿心思并不在意,虽然没有动,但是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对方的动作,即便是没有扫到对方绘画的内容,他也可以想象,大抵是在画一只天鹅之类的东西。

    果然,似乎喜欢追求完美,不断修正、绘画,让许逸尘充当了接近一个小时的模特,林晓画才把画画好了。

    这个时候,她松了口气,轻轻掠了下额前的刘海,将画板上的那一页取了下来,然后递给许逸尘道:“许逸尘同学,我们就到此为止了,这幅画送给你当纪念,希望你能看明白。”

    许逸尘接过这幅画,以他的目光来看,这幅画还非常青涩。这幅画很直白,只具备最基础的意境,这对于绘画而言,其实已经很难得了,毕竟他看过周穆泰的话,大概也只是比这强上一倍左右。

    但是就算是这样,周穆泰已经名贯中西大江南北,算是有名的国画大师,如此看来,在他人眼里,林晓画的绘画能力和天赋,其实非常高了。

    联想到周穆泰多次提及的‘林晓画’这个名字,许逸尘终于明白,感情这个、‘林晓画”就是周穆泰的得意门生啊。

    先看了画的意蕴,再看画的内容,许逸尘哑然失笑。

    画面是一只很丑的土黄色的浑身疙瘩的癞蛤蟆,那蹲坐的姿势,还别说,还真把许逸尘坐着的姿势的神形给融合到了里面,这就导致了这只癞蛤蟆的即将跳跃的姿势特别的‘帅气”这倒不是许逸尘臭美,而是事实就是这样。

    这只癞蛤蟆要跳起,目光看向远处的天空,那里,一只雪白色的天鹅飞过,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下方的那只可怜的癞蛤蟆。

    这……不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意思吗?

    许逸尘心头苦笑,原本是他打算不论女方好不好,喝杯咖啡吃点东西或者是怎么的,好言好语一拍两散,结果反而先被对方一脚给‘踩死”简直是太悲剧了。

    “好画,好画!果然是好画!虽然笔力略显青涩,部分地方不够圆润,但是寓意却是非常深刻的!它深深的告诉着每一只‘癞蛤蟆”不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就注定成不了‘帅气’的癞蛤蟆,这只‘癞蛤蟆’真帅气!”

    许逸尘忍不住就赞叹道。

    这话有些揶揄的意思,也有点儿自嘲的意思,其实他也没太多心思,无非就是刺激一下这个很高傲的女孩子而已,也仅此而已。

    “哼!”

    听到许逸尘的话,林晓画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不过心中更觉得之前许逸尘的那成熟与深沉是装的了,如果对方本性如此,她或许还会有些心动,毕竟成熟帅气的男人,总会是女生们的首选的,但是装深沉的,未免就会让人厌恶了。

    有这样的想法,又有了之前的那种对于对方‘衣冠不整’的评价,林晓画就觉得,这个、许逸尘,就是个没正经、脸皮hou,不知检点的臭男人。

    有了这样的结论,可想而知后面还能有什么更好的印象了。

    至于说对方的点评,林晓画根本就不当一回事,因为她觉得,对方根本就不懂什么叫画画,什么叫意蕴,所以对于这样的非专业人士的点评,她根本就不听。

    就在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是很动听的古筝音乐‘高山流水”传言,这是俞伯牙与钟子期高山流水遇知音的典故音乐。

    从这个手机铃声,许逸尘也可以判断,这个林晓画,心性应该是很高洁的,就如同她浑身干净整洁一样,是个很‘纯洁’的人。

    这样的人,多半也喜欢很干净的没有杂质的感情,亲情以及其它一系列的东西。

    “导师……您说有一副真正的好画?甚至是完全超越古人绘画能力的程度?好的,我在‘花园咖啡厅’呢。好,好的。”

    林晓画挂断电话,脸上满是激动之色,想到自己的导师说有一幅真正顶级的绘画,她就一阵激动。

    平时导师为人很傲气,从不肯承认技不如人,如今导师竟然言说这幅画甚至超越了古人,乃是真正的大宗师手笔,她自然极为激动,此时恨不能立刻就去观摩欣赏一番。

    她并没有注意到,她在激动的时候,许逸尘的脸上竟是显出了古怪之色。

    “这女孩子,要是知道她导师所仰慕的画,来自于我许逸尘之手,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

    许逸尘想到这点,不由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容来,不过这丝笑容很快的就消失了。

    知道林晓画要走了,许逸尘叫来服务员刷卡买单,随后便将林晓画送他的那幅画收了起来,拿在手中。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