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传言中的‘红衣女鬼’事件

残剑啊啊啊啊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都市全能霸主最新章节!

    经验值!真的增加经验值了!

    “空间!背包空间呢?出来!”

    心中默念,狂念,意识幻想背包空间,可惜,一番努力之后,依然没有出现人物面板和属性面板,也没有背包空间的出现,让并逸尘的心再次的变冷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哪里不对呢?明明击杀了大蛇,这说明,还是依然有升级的可能的……难道是没达标?契合皮不足百分百?”

    许选尘再次感受了下百分之十五的进皮条,顾时也有种无语问苍天的感觉。

    哀叹一声,小心的把蛇胆收了起来装入盛装药木的瓶子里浸泡着之后,许选尖又将死蛇身上的鳞片以匠师之刃削下一部分最好的之后,许逸尘这才带着这些东西沿着原路返回。

    因为在水里反而比在水面舒服,所以许逸尘自然是从水里游回去。

    只是,当许逸尘再次经过那死尸附近的时候,原本漂浮出半截的女尸,已经沉到了混泥之中了。

    淤泥外,只有一备红色的丝带在飘舞着,显得那么的孤立。

    “放心吧……路好走,我知道你和你的孩子是被人迫害、被逼迫服毒身亡的,我会帮你报仇的。”

    许逸尘不管这人能不能听见,总之,他依然在心中说出了这句话。

    这个时候,能力变强了些,六识更加敏锐,以许逸尘的心性,依然清晰的听到了一种莫名的叹息声,这声叹息,不知来自何处,却很像是嗟叹命运的那种叹息,也像是那种得以瞑目的叹息。

    无论是不是幻听,许逸尘也没有害怕,也没有觉得离奇。

    人生在世,虚幻无常,他可以死后进入轮回世界活上十二年,成为百级战士,那么死后有执念不散的人,又有什么奇怪呢?

    就算是历史上那些著名的科学家,他们毕生研究,可谓是学识渊博,但是他们的晚年,却都开始了宗教信仰,而且还是宗教里最为虔诚的信徒,这说明了什么?

    越是渊博,面对浩瀚宇宙和滚滚红尘,就越是会觉得自已的渺小,所以无论是鬼怪说法还是宗教信仰,许逸尘都只是保持着不参与也不反对的态度去面对。

    如今,就算是亲身经历,都如此诡异,更别说还有具他更为阴森的地方了,那样的地方,又会出现什么?

    比如说风水里说的一些特殊的地方一养尸地。

    这是很著名的也流传很广的一静说法,因为这样的地方有很多。风水里说,外出的孕妇,因为忽然要生产,只得找一个荒野来生孩子。

    而生孩子的过程之中的羊永和血水洒在了地上,这种地方,就不能下葬。因为这样的地方,就是,养尸地,。

    传言一旦将死人下葬在这样的地方,死去的人就会变成活死人,死不瞑目,为祸人间……

    当然,传言这样的地方是非常恐怖的,特别是下葬的如果是死于非命的人,那就更加的恐怖了。

    既然风水的影响存在,这样的事情许逸尘心中知道也就不会去忽视……但是他的兴致也不在这些方面,因此也不会去深入研究。

    他心中说出了那句话之后,亲眼看到那飘荡着的红丝带软绵绵的逐渐沉入淤泥之中,随后才心中默默叹息一声,转身游走了。

    来的时候很多田螺攻击,但是返回的时候,大概是身上有着大蛇的气息……路上经过,鱼虾等等纷纷退避四散开来,不敢近身。就算是进遇到一些蛇虫虾蟹,这些东西都立马退避三舍,由此可见,这大蛇的水中霸主地位倒是不是浪得虚名的。

    出了水坝,许逸尘回到岸上,远远的,他再次看到那个载羊帽的老农朝着他看了看,脸上一脸见鬼了的表情。

    似乎不太相信,这扛着钉耙的中年男人眯着眼,下意识的走了过来。

    “小伙子……你下去游泳了?”

    见许逸尘穿好了衣服,手里似乎还提着一坛子东西,他不由疑惑的询问道。

    “是啊大叔,你是在那边挖花生吗?”

    许选尘笑着回答道。

    “嗯,是啊,再不挖花生就都落在地里了。对了,你……你在水坝里没感觉到什么东西拉你的脚吗?”老男人迟疑道。”

    田螺,碗口大的田螺,这东西确实喜欢缠在人的脚上,不过被我用刀欢掉了。”

    许逸尘扬了一下手中的匠神之刃,随后取下了蛙镜。

    “田螺?都说这水里邪乎,倒是没想到是田螺……不过田螺有碗。这么大吗?邪乎啊邪乎!”

    这个中年男人连说有些邪乎,他说完,看向许逸尘的目光,带着几分审视的意味,那表情和态度,许逸尘一看就明白了,这人怀疑他是被,鬼上身,了。这有什么邪乎的一一一一一一对了,大叔,这水里我倒是看眨过一个穿红衣服的一一……”

    啊小伙子,你,你,你别说了,我先走了。”

    那汉子脸色一白,刹那间身体都哆嗦了一下,还不听许逸尘说完……顿时绸头就跑,那慌慌张张的模样,倒不是做贼心虚,而是被吓的!

    一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竟是被这么一句话给吓住了……由此可见,这其中的邪事还真不少。

    “……”

    许选尘本想再询问点儿什么,但是想了想,还是什么都没说了。

    这伴事,就离着长河镇比较近,要了解还是容易的。

    许选尘下了堤坝,来到山脚下后,将东西都放在后备车厢,随后……他本打尊开车去离三叔那个打铁辅子,但是考虑到那个红衣女子的事情,他暂时又停了下来。

    想了想,许逸尘还是打了余鹏的电话,平竟这杵事应该就发生在长河锤附近,如果是这样的话,询问余鹏余鹏肯定会知道一些情况。

    有了这样的心思,许逸尘当下就拨打了舍鹏的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了,里面传来了余鹏的声音。

    “逸尘,怎么了,你去哪了,晚上的晚会可别错过啊!”

    “嗯,我知道,放心不会缺席的。

    对了余鹏,我问你伴事。”

    “什么事,你尽管问吧,知道的我肯定毫不隐瞒的说给你听。”余鹏似乎在拍着胸脯保证着。

    “长河锤这边的水坝,是不是传言有,红衣女鬼,之类的事情出现?就是一个……嗯,有点儿婴儿肥的带着两个酒窝的女子,头发是那种蝴蝶结的形状……穿着红色的睡衣,身边还有个七岁左右的小女孩……”

    许逸尘将自已对于这个女子的外貌雅测说了出来,他还没说完,他就听到余鹏的呼吸变粗了。

    “逸尘……你,你去那个水坝了?”余鹏的声音非常的紧张,声音里透漏着深深的担忱之意。

    “嗯,不过我现在准备开车离开了,我就是问下,你全部告诉我好了。”

    许选尘沉吟道。

    “逸尘……这事非常的邪门,你,你还是别牵扯了,当初……因为这件事,长河筷整个镇子很多住户都搬走了,都是被吓的!”

    “这么厉害?”许逸尘倒是来了兴整。

    “可不是呢……这件事说来话长……唉,这杵事也是造成我小时候内向的原因。

    八年前,那时候我才读小学三年级,有一天晚上半夜,我不是睡的那种竹床吗?是在大门口睡的,那次半夜我觉得我睡醒了,看见我的姑姑带着她的女儿从我家侧面走过,那时候我记得很清楚,她长长的头发遮盖住了半边脸,另外半边脸很苍白。

    我那时看到她后,她还看了我一眼,目光没任何感情,当时我还什么都不知道。

    但是我知道,我姑姑家在长河镇西边杨家湾,这大半夜的,她绝对不会从这里经过的。

    我觉得奇怪,我就跟了上去,然后她看到了,对我说:,鹏鹏,你来干什么?回屋里去吧……

    我刚想问她怎么不去我家,忽然我感觉床在动,然后我醒了过来,结果才发现,原来那是在做梦,而我妈妈给我爸爸说:,回屋里去吧,外面凉了……”。

    当时我很奇怪,我一直以为我看错了,但是有些事情真不好说。我可以肯定我是真的醒了,而且还看见了四周的景色没有任何差别,这不可能是假的。

    这件事我就这样的放在了心中,三天后,姑姑出事了,听说是挖了花生回家经过水坝去洗手掉进去了。

    始姑的女儿,我的表妹,也失踪了。

    姑姑的老公,我的姑爷,比较好赌,不过因为不顾家,出了这件事之后,就戒赌了,但是人也失踪了。

    本来,这只是一桩很普通的命案,毕竟水坝里死人也比较常见,但是自那之后,不知是怎么回事,可以感觉到整个镌子里的都陷入了某种恐惧之中一般。

    白天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心情比较烦躁,晚上的时候,就会做一些噩梦,而且莫名其妙的,镇长一家人都生病了,生病好了之后就搬走了。

    有传言说姑爷为人不好,和天下赌场有集,卖了媳妇和女儿,害死了姑姑,但是这样的说法也无法考证。

    那时候我本来也不怕的,但是出了这事,随后的那些天里,我总是疑神疑鬼的,夜晚不敢出门,害怕看到那些东西……

    小时候也没有伙伴陪着,晚上的时候一个人睡就一直开着灯躲在床脚不睡觉……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