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这世界,还有一类人名叫脑残

残剑啊啊啊啊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都市全能霸主最新章节!

    那种初次历经感情的感觉,让她真正的陷入了mi茫之中。

    尽管,一部分是许逸尘表现出来的音乐才能,一部分是因为许逸菲口中的那个好哥哥的影响,另外一部分则是绘画的影响,但是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已经掉进去了,林晓画自己也已经无法自拔了。

    特别是当自己的导师说出,对方是怕打击到她的画画积极xing和幻想与体悟的天赋的时候从而不招摇不显摆,宁可被她鄙视,这更是让林晓画深深的被感动了。

    这个男孩子,竟然这么优秀!

    “是现场看到的啊,你不知道,那幅“子人行必有我师,的绘画,其实是用来打脸的,用来讽刺你导师我不作为而画的。”

    周穆泰说起这件事也不由老脸发红,这件事,当时他觉得是他这一生最丢人的事情,但是事情过去了,他反而觉得这是一生之中最光荣的事情。如果说许逸尘只是一般的画家,不出名,或许他还觉得丢人。

    但是许逸尘的绘画能力他拍马难及,这种差别已经上升到了另外的一种高度,那么事情就另当别论了。

    这就好比一个人没有通过某种比赛是耻辱,但是一群人全部没有通过某种比赛因此这份耻辱之心彻底化淡泊了一样,道理是一样的,当一种层次的高度无限被上升的时候,被打脸了有时候那就是一种荣幸。

    此时周穆泰心态摆的很端正,见林晓画满是疑huo之se,当下没有避讳的把这件事说了出来。

    “当初,此人被林市长介绍来的时候,我把他当成富二代,很不待见…这小子,和老秦谈论起矿石和风水来,头头是道,还真是那么回事,但是说话不招人喜欢,说什么“静水流深,当时我以为是讽刺我的,把我气的不得了!后来,我就当着杨迁的面指桑骂槐了,说年轻人毛毛躁躁的轻浮,不稳重……

    你导师我的个xing你是知道的,就差没指着他的鼻子骂了,当然,无意触犯了他师傅,所以他也发飙了。现场拿了笔墨纸砚,hua了几分钟画了这一幅《三人行必有我师》的画……

    当时……老庞和我直接被打击了。

    当时我算是彻底丢人现眼了,感觉身边的人都在笑话我唉,活了一大把年纪看不开,结果一下子气的中风了,一下子就瘫了。

    我当时意识很清楚,但是人发昏,双tui已经不受控制,而且人呼吸急促,窒息感很强……

    这样的中风,你知道,那是十死无生的!”

    “啊……”

    尽管只是在讲述过去,但是林晓画依然极为紧张,生怕导师这个时候没人救援。

    “这时候,林市长就求情了,求小许救我。小许却说“林叔,别急,我怎么会真的和他计较,我帮他治疗你就放心好了,周老不待见我也是我们年轻人自己不争气”看看,这人多么谦虚,这个时候,还这么诚实实在。

    这之后,小许就给我针灸,给我服再他研制的珍贵的潜能药水,你知道这种药水,价值何止上百万!能让人返老还童啊!你看你市长伯伯,你大娘,你再看我,都年轻了十多岁,那可是真的神奇医术,不是吹的!王进发你知道吧?先天xing的心脏病!就这么治疗好了!

    就因为这神奇医术,华堕大师还甘拜下风,国家还招安他了呢,身份地位,起码都是副部级!

    ………”

    林晓画是林从嘉的侄女,这点知道其实也无妨,毕竟都是这个关系网里的,说起来严密,事实上外在的那些身份,并不忌讳有人知晓,所以周穆泰也就多少都说了一些。

    听到这些之后,林晓画这才真正的震惊了。

    当初姨妈说许逸尘的医术厉害,她还只是当是有一定的医术,她心中感ji感谢,但是不是很强烈,因为她根本没有真正的体会过那种神奇。

    而且姨妈她已经很久没见,怀着宝宝的事情具体知晓的也不多,也不懂宝宝会丢掉的什么道理,在这方面可谓是很“白”

    但是此刻听到了周穆泰的仔细解释,她才真正的震惊了!

    她这才明白,原来她身边的亲人都撮合她和那个男孩子,是真的因为那个男孩子太优秀。

    这样一想,她不由又很失落,倒不是因为这样就后悔了什么的,而是忽然觉得,自己配不起这样的男孩子,自己之前的那些幼稚的无理取闹,真的有些过分了。

    “是不是后悔了?其实他这人ting好的,你跟着我的时间长,学了些我清高的个xing,这个是我的不好一”

    “导师,怎么能怪你呢?是我自己太笨了,没有想那么多而已。其实也不是高傲和自以为是,当时爷妈还有伯伯他们都喜欢介绍相亲的对象。我才十七岁还没满十八,这样感觉他们都担心我嫁不出去似的当时那会儿我一心想着的就是绘画的“意境,问题,哪里有心思去想其他的呢再加上约会他一身灰尘血水的,比较脏我以为这个人是来消遣我的,所以我才那样……

    但是,这些偶然的因素,导致了这场相亲的必然的失败,也是一种姻缘吧这说明我与他无缘既然如此,那么现在我纵然知晓了,他定然也以为我是那种粗俗的拜金的女孩子吧所以还是算了。有缘千里能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

    林晓画简单的沮丧和失落之后,也就放开了心扉,只是有些情绪低落而已。

    当然,如果可以,真诚的去给许逸尘道歉,致谢,她也是会去做的,但是也不会有让对方喜欢上她的心思。

    只是,为了这一份误会致歉,为了那之前的帮助,致谢。

    “也是,顺其自然吧,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一切随缘,不过可以争取的,还是要去争取下,至少让自己不至于遗憾。

    人生在世不称意之事十之八九,特别是伴侣,更是如此,导师我活了这么多年,说实话,我看不到还有什么人能比你们两人更般配的,所以我才极力怂恿。”

    周穆泰笑道。

    “导师,你的心意我明白,不过这话以后就别再说了,已经都这样了,估计也没希望了。”

    林晓画轻声黯然道。

    “不一定,许逸尘你可以去找他解释下,要不导师我给他解释去。”周穆泰赶紧说道。

    “他去京城出任务了。”林晓画抿着嘴说道。

    “呃出任务又不是不能接电话,我打算了,还是等他任务出完再打吧,你放心吧,不会有事的。你们多多接触,互相了解就没那么多误会了,你们两个也是的,难以想象的很和谐的一对,竟然闹成这样。”周穆泰唏嘘不已,本想打电话,但是确实怕耽误许逸尘出任务,所以这个电话,他还是没有打。

    “我打电话问问表哥。”林晓画说了句话,竟是连看画的心思都没了,到一边的窗户边去打电话了。

    电话很快的接通了,这一次,她的表哥倒是没有再逃避。

    “表哥,你是不是认识许逸尘?说真话,不准骗我!”林晓画开口就直接这么说道。

    这让本来还有些心惊胆巅的表哥郑周峰汗颜不已,总算,这个表妹总算知道了。

    知道子,那就一切好说了,起码他没有主动泄lu秘密,这是表妹自己知道的!

    “晓画,你总算是知道了!唉,你再不知道,表哥我也无话可说了。”郑周峰松了口气,当下苦笑着说道。

    “嗯?表哥,你为什么这么说呢?”

    林晓画很好奇。

    “为什么这么说?我不是和你说了,反正这件事我不说,你现在问你市长伯伯大概也都知道了。当初我不是和你夸口说,我被“魔鬼教官,表扬了吗?

    那个许逸尘就是我的教官许教官啊!他都和你去相亲,你让我来扮演你男朋友,表哥我没翘辫子给你下跪,都算是好的了。”“……………”

    林晓画哑口无言了。

    “教官心思缜密,而且为人和善,低调。我演戏骗的了别人但是根本不可能骗到他,你还演的那么入神我只想说,当时真的差点把我害惨了,这是欺骗上级,欺骗领导啊,还好教官没和我计较,我侥幸没被罚。”

    郑周峰大倒苦水,这让林晓画完全的傻眼了。

    怎么会是这个情况?这下子自己算是在他面前真正的丢人丢到姥姥家了,即便是再淡定,林晓画也无法淡定了。

    “呃那为什么孙宇年还敢欺负许逸尘呢?我亲眼看见的前天,下午……我还把具体情况发短信给你看了的……”

    林晓画很奇怪的同道,因为如果许逸尘真这么厉害,孙宇年这样的权势,没道理不知道啊。

    孙宇年连表哥都不敢得罪,还敢堵许逸尘的路?

    “这个就不说了吧,你知道,这个世界,还有种人类,名字叫“脑残,的。”

    郑周峰也有些汗颜的无语的说道。

    事实上,他收到短信后,对这件事了解了下,孙宇年还有些嚣张和“脑残,在他面前叫嚣,因此他才怒声呵斥让孙宇年自己回去查清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