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今晚,可以要了我吗?

残剑啊啊啊啊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都市全能霸主最新章节!

    进门,许逸尘还需要引着腰,这才可以保证不被上面的泥土门槛撞到头。

    进了门,一个躺在竹床上、出气多入气少的男人袒胸露乳着,只穿了一条平角裤短裤,身上上半身有一片的苍蝇落在上面。

    旁边,一个十五岁的面容略显青涩的男孩子呆呆的在那里坐着,手握着拳头,眼里泪珠儿打转着。

    “文虎,怎么不给你爸扇扇子?又是去和人打牌了?你这不知死活的东西,你姐为了给你读书的钱都得了绝症了!”

    一进门,看到孩子在发呆,丈夫身上有一堆苍蝇,顿时程青瑶就立马极其愤怒了。

    “没……我没赌……我……姐姐怎么了?妈妈你别吓唬我!”

    那个叫徐文虎的孩子长得很清秀,目光有些忧郁,似乎‘很受伤’一样’显出了少男少女年龄的那种多愁善感的性子。

    此时听到母亲的话,徐文虎脸色顿时苍白了。

    “滚一边去,你这个败家的东西,天天找你姐要钱,不知道你姐为你吃了多少苦?你爸都这样了你还不当回事,你怎么这么没良心!”

    程青瑶说着又想哭了,却努力的压迫着怒火,转而努力的让自己更和气一些,让许逸尘和武淑娜别见怪……

    ……

    对于这家里的事情,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许逸尘没多说什么,轻叹了一声,拿出针灸与药水,开始帮这个已经不行了的中年男人治疗。

    这个时候,他确实有一种自己莫名的就是个‘救火队’的宿命的感觉’这样的感觉一闪即逝,朕想到徐文秀,一切,也都不再计较了。

    对于他而言,只是举手之劳而已,举手之劳,可以让自己的朋友,自己喜欢的人可以很幸福,自己苦点累点,又如何呢?

    带着这样的想法,许逸尘开始施针了……

    随后,帮徐文秀的父亲徐胜强治疗完后,许逸尘深深的看了徐文秀一眼,看到她眼中的震惊、欢喜、依恋的那种情绪之后,许逸尘心中有些欣慰,随后他对着徐文秀招了招手,徐文秀俏脸一红,却很顺从的走了过来。

    治疗没什么暧昧可言,虽然许逸尘可以花点儿心思就可以弄的很香艳,但是他的心境让他没有这么去做,而是让治疗甚至有点儿小麻烦的让对方很自然的保全了女孩子的纯洁,没有暴露半点儿春光。

    治疗的时间不长,总共只有二十来分钟,但是治疗前和治疗后的结果,光是用眼睛,就完全的可以看出来的。

    治疗完成之后,许逸尘只是交代了徐文秀的家人不要到处乱传之后,就没说什么了。

    随后,当徐胜强年轻了十岁一样精神奕奕的站起来,当徐文秀出落的和仙女一般楚楚动人的时候,一家人这才都终于破涕为笑了。

    而这个时候,程青瑶则是痛哭流涕的道:“逸尘啊,你一定就是神仙转世,你是济公啊,一定是老天垂帘我家,派来保护我家的贵人……

    程青瑶语无伦次的话,却反而得到了徐胜强的肯定!

    而徐文秀,则是一脸仰慕的表情,而眼神,更是痴迷与感激,这让许逸尘自己都觉得哭笑不得。

    随后解释了一下药水针灸方面的知识,这家人说着话儿,其乐融融的时候,忽然房间里传来“啊”的一声惨叫声。

    许逸尘听到这个声音,顿时脸色一变,立刻跑向了徐文秀家有些低矮的厨房。

    厨房里,徐文虎捂着手指,血水满地,地上,三根手指赫然躺在那里。

    他身体颤抖着倒在地上,死死的捂着手指,脸色发青,却哆嗦着哭着道:“我再也不打牌了,再也不了!我对不起姐姐,对不起爸爸……我自己也自责,每次打牌后就会很后悔,可是是他们骗我说这样可以赢钱让家里人过的好的,我也不想的,不想的,我不想成为累赘,我也想挣钱……

    徐文虎身体倒在地上,蜷缩成一团,就如同一只受伤的小狗在默默的舔舐着自己的伤口一样,这场景,教人看着落泪。

    家穷,压力大,赌博也是一种希望。这和六合彩之类的买彩票的,又有什么分别?

    一样的起跑线,别的学生可以业余学钢琴学绘画,而他们却需要去挑石头去做苦工挣钱,这是为什么?

    看到徐文虎,许逸尘就像是看到了曾经的倒在地上身体痛的差点晕死过去的自己一样,那个时候,肩膀磨破了,血肉红肿,在第二天开始去挑石头的时候,扁担压在伤口上,血水脓水就会和衣服彻底的搅合在一起,随后随着扁担摩擦,把整个肩膀上的肉都撕扯掉。

    那是一种痛,深入骨髓。好几次,因为反复受伤感染发炎他甚至晕倒的以为自己要死了,都坚强的撑了过来,他知道他不能死,他还有爸妈还有妹妹要照顾。

    如今,徐文虎呢?只是道路不通而已,都是穷人家的孩子,只是被人误导去赌博了而已,完全是情有可原的。

    十五岁的孩子,能真的懂多少人生的复杂?

    默默弯下腰,将三根指头捡起来,然后点住徐文虎的穴位,在他的母亲和父亲被震惊的脸色完全苍白甚至差点气血攻心再次出问题的时候,许逸尘拿着三根手指接了上去,随后化出一点药水分为三份,滴上去后,只片刻,手指就完好无损的接上去了。

    随后,点开徐文虎的穴位,徐文虎连哭泣都给顿住了,随后完全呆了一样。

    那表情,跟见鬼了似的,甚至似乎还怀疑他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

    “好了,文虎,做错了,改正就好,没有任何关系的。谁都有犯过错,不是吗?现在,你爸爸康复了,你姐姐也康复了,你说,好不好?”

    “好……

    徐文虎傻傻的回答着,随后他转身,看到了不一样的爸爸,看到了不一样的姐姐……

    “文虎!”

    “爸爸!”

    很久没有感受过父亲的怀抱的徐文虎,就算是十五岁了,依然哭的稀里哗啦。

    这个场面,真的很感人。

    随后,许逸尘好人做到底,又帮程青瑶治疗了一番,她的身体整体还算不错,耗费的时间很少,治疗好后,一身轻松无病无痛的,自然是显得年轻漂亮了不少。

    这样,这样一家人算是圆满了,许逸尘也真正的松了口气。

    起码,前世的现在,徐文秀是在悲苦之中的,而如今,她应该是很幸福的了。

    ……

    因为恩情太大,再加上下午的时候,知道徐文秀去相亲的那些乡亲们都来玩,所以许逸尘也没做,很客气的和乡亲们说话,该叫伯伯的叫伯伯,该叫爷爷的也叫爷爷,算是对上辈们的礼节了。

    在这方面,许逸尘倒是也没有低调了,问及做什么,许逸尘也说自己除了是华都大学的学生,也是国家国安部的部长,副局长,这个明面上完全可以公开的,许逸尘也没有再藏着掖着了。

    有时候,适当的表现一下身份,可以很好的保护身边的人。

    果然,说到这点,知道许逸尘年少多金,而且是少将军衔,又是部长级别的大官的时候,那些村民们直羡慕徐文秀算是攀上高枝了。

    如果是之前村民们这么说,徐文秀心中肯定会很觉得羞耻,但是此时村民们这么说,她只是欢喜,觉得这是对许逸尘的称赞,只要是称赞许逸尘的,她就开心。

    大肆的派发礼品后,许逸尘更是没有客气,之后每人又加送了一条价值两百无左右的烟。

    他也知道,之前徐文秀家太弱,太贫困,如果还要在这里住,为了避免不受欺负,就得让她们家有个‘财大气粗有权有势’的后台’基于这些考虑,许逸尘才这么做的。

    而他的心思,以徐文秀的聪明,又如何看不出来,也因为这样,弄的就像是新女婿过门一样,这让徐文秀心中觉得非常幸福又很是羞怯。

    ……

    晚饭后,即便是条件不好,房间和床位什么也都是新铺好的,都空出来了。

    程青瑶和徐胜强甚至把话说死了,走了那就是看不起他们……在农村,留人过夜那就是一种无比的‘诚意’了。

    如此之下,许逸尘也只好和母亲一起,答应了下来。

    之后,在程青瑶和母亲的示意下,许逸尘汗颜的带着徐文秀出门走走散散步了。

    ……

    傍晚的天,天边的晚霞很红,说是傍晚,其实也已经很晚了。

    乡村,自然的气息弥漫着,很惬意。蚊子虽然有点儿多,但是无论是徐文秀还是许逸尘,都没有察觉。

    一路走着,许逸尘牵着徐文秀的手,她轻轻的靠着许逸尘的肩膀,两人都没有说话,从田边,到小学的操场,一直到远处的大山边的水坝,直到到了水坝边坐下,天黑下来的时候,徐文秀这才更紧的靠近了许逸尘。

    往他的怀里多挤进去一点点,徐文秀很忐忑,很不安,但是又很喜欢这样。

    其实,她也真的知道,许逸尘如今真的很优秀,而她,真的和他差距很远,但是只要记忆里有这么样的一段回忆,就已经很幸福了。

    所以,想了很久,她终于鼓起勇气开口了。

    “逸尘,今晚,你……可以要了我吗?”

    一直没有说话,但是开口后,一向自尊自爱的徐文秀,竟然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