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杀!!!

残剑啊啊啊啊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都市全能霸主最新章节!

    “姐夫,救——救我!”

    电话里,声音断断续续的,说了几个字后,就听见一声惨叫,声音就断掉了。

    许逸尘看了看手中的手机上显示的对方的具体地址,心中已经有所把握了。

    徐文虎坐在的地方,竟是在君臣县的一处偏僻废弃之地。

    那样的地方,许逸尘读书的时候是知道那里的,那个地方,曾经是一个小型的赌场,各种赌的玩乐的都有,还有很多放高利贷的喜欢在那边转悠。

    徐文虎出现在那样的地方,许逸尘已经不想再去说什么了,很明显的是被赌场的人或者是被什么混混拿下了。

    不过那些混混不是都是那个龙哥的属下吗?难道他们不知道徐文虎是自己的弟弟?

    想了想,许逸尘找到了当初在君臣县被他收下来的小弟‘龙哥’的电话,他毕竟从这边赶过去要花点儿时间,准备让那个龙哥先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只是这个电话打出之后那个龙哥王伟龙竟然已经关机了,这点让许逸尘很是有些怪异感,以王伟龙这种人,随身电话不至于不带在身上或者关机吧?

    许逸尘心中迟疑着,随后他整理好了东西之后,立刻出了门,把悍马开了出去。

    在车上,许逸尘沉吟着,再次打了王伟龙的电话,但是这个王伟龙的电话却依然是关机的,许逸尘迟疑着打了王颖的电话,询问这个龙哥的具体的事情。

    王颖的电话倒是很快的接通了,不过接完电话之后,对面反而似乎是很害怕的沉默了。

    “王颖,知道我是谁吗?你们是怎么回事?”许逸尘隐约也觉得有点儿不对。

    “许哥,许少,我自然知道您是谁,但是……就是因为这样,龙哥被人差点打死了,现在还在住院呢,我……唉。许哥,我们不对,你就放过我们吧,我错了,真的错了……”

    王颖在电话那头说的十分可怜兮兮的,倒是让许逸尘不由也发怔了一会儿。

    “王颖,当初你也见到了,我要杀你们还需要折磨你们吗?我最近就是把天下赌场拿掉了之后就一直在忙自己的事情,没有针对过你们……你们是得罪什么人了?”

    “许哥,你……你说的是真的?”王颖说话有点儿哆嗦,显然是受过打击的。

    “我有必要骗你吗?我等会儿就会到县里来的,这次本来是我一个弟弟被人陷害了我说找你们看看情况的,却没有想到你们也出事了。

    你不说,我大概也知道了,应该依然和天下赌场的余孽有点儿关系。”

    许逸尘沉吟着说道。

    “许哥……强仔四人被人活生生的砍掉脑袋打死了,我还好点,被龙哥保护着跑掉了,现在躲在家里不敢出来,而龙哥现在还在医院里……许哥,如果不是你针对我们,你一定要为我们报仇啊!我们自那之后对江静雪真的可好了,比亲爹亲妈都还好……”

    似乎是找到了倾诉的对象,王颖终于放声痛哭了起来。

    许逸尘一只手开着车,默默的聆听着,沉默了许久。

    “嗯,就这样,我会解决的,强仔四人被人打死了……我会替他们报仇的。至于说龙哥的伤势,有我在,没事的。”

    许逸尘安慰了王颖之后,将车的速度再次提升了很多,一路狂飙而行。

    大概是这辆车的车牌已经完全的进入了内部系统,虽然偶尔会有几辆不知情的警车象征性的追一下,但是并没有什么阻拦的情况发生。

    约莫二十余分钟,许逸尘就开车先一步来到了徐文虎所传递信息过来的那个街道附近。

    将车停在一个酒店的广场之后,许逸尘下了车,很快速的穿过几个巷子,随后调出徐文虎的名字和电话,拨打了过去。

    这般一拨打电话之后,电话一通,顿时徐文虎的具体位置就完全显露无疑了,根据手机上的‘导航’和对方的地理位置,许逸尘当即锁定了那处方位,立马极速奔行了过去。

    ……

    “嘭!”

    将手机从徐文虎的裤兜里抢了过来后狠狠的砸在地上,一个魁梧的赤裸着上身,身上到处都是纹身的男子冷笑着没有说话。

    “妈的,还有人打电话来?姐夫?就是你那个很厉害的很有钱的姐夫了?”

    另一个光头叼着烟,又是一脚狠狠的踹在徐文虎的脸上,只听得‘喀嚓’一声,徐文虎的脸骨头顿时就错位了,他痛的脸色苍白的在地上翻滚着,却忍着没有叫唤出声来。

    “当官的了不起啊?老子道上混的,连龙哥都被我们砍了,你个小王八蛋也敢玩火?

    在我们这赌了,有钱了就想不来,这只是小事,但是***敢和我们天下赌场的人作对,你他妈找死!”

    “一个什么狗屎东西,还真拿自己当回事了,什么许逸尘,老子弄死你之后,就提着你的脑袋,抓了你姐当着他的面弄死他!”

    又一个黑脸男人走了出来,他手上提着电锯,脸上的表情非常的狰狞。

    “将他捆起来,丢在床边,我把他脑袋锯下来!”

    “严哥,又这么搞?”那个光头询问道。

    “我们处置叛徒,都是用电锯锯下脑袋,又不是第一次,不用担心什么。

    再说这次他出来,没人知道,我们一个个的动手,谁又能如何?”

    这个黑脸男人十分凶残,提着电锯的手上青筋突出。

    ……

    面对死亡,徐文虎反而非常的镇定,他只是冷眼看了那几个人一眼,表情非常的淡定。

    “小崽子,还挺有能耐的啊!”

    这个黑脸男人狰狞的笑着,随后将电锯开着,朝着徐文虎的脖子伸去。

    这个过程之中,电锯擦过肩膀,立刻‘噗噗’的声音响起,一片血水飞溅,肩膀顿时被锯开一道不是很大的血口,血水哗啦啦的就把身上的衣服瞬间染红了。

    徐文虎闷哼一声,脸色冰冷,漠然,看向对面的那个女孩子的时候,脸上更是有着一种极其复杂的情绪。

    “徐文虎,知道吗?天下赌场的老板,就是我的干爹,也是我男人!这种仇,你不是第一个!我们会慢慢的,慢慢的深入,一个个的杀下去!”

    那个女孩子声音冰冷,看似极其美丽的模样,心性却残忍的让人恐惧。

    看见血水,没有任何反应不说,反而更是有种无法想象的狰狞意味。

    电锯飞速的旋转着,朝着徐文虎的脖子伸了过去,就要擦到徐文虎的脖子,这个时候,只听得‘砰’的一声枪响,一个年轻的男子一下子从锁好的铁门外走了进来,铁门上的大锁竟是不知不觉的就被打开了。

    而这一枪之后,那电锯刹那间被击飞弹了出去,掉在地上之后,因为极速旋转的速度,一下子将那个黑脸大汉的脚锯穿了小半。

    那黑脸大汉惨叫一声倒在地上,捂着脚撕心裂肺的惨叫着,刹那间,房间里的七八个纹身男顿时都行动了起来,就要动手掏枪。

    但是此时许逸尘右脚一卷将铁门重新锁上的同时,手中的枪飞速点出,连续五枪,枪枪爆头,五个准备动作的魁梧大汉全部被瞬间击毙。

    许逸尘的身影一闪,来到电锯之前的时候,抓起,手一伸,电锯上血水飚射,那个已经被锯开一部分脚的大佬顿时停止了惨叫,脑袋就那么生生的滚了下来。

    随后,许逸尘手中的电锯又是一闪,直接从那个光头的颈部杀入,连带着电锯的旋转,这光头的脑袋一下子就给锯了下来。

    看着掉在地上滚了好几圈的人头,看着那倒在地上露出巨大血洞、血水如喷泉般汩汩流出的尸体,另外一个赤裸着上身的男人,此时吓的脸都白了。

    这样凶残的事情他们做的很多,而且在这个地方最主要的就是搞贩毒卖淫之类的事情,此时却没有想到有一天轮到自己被这么对待,顿时脸色也是大变。

    再镇定,这一下子也算是吓破了胆,下意识的他转身就想跑,但是许逸尘将电锯当成飞镖一般猛的投掷了出去,电锯飞舞着,从那个男人的颈部穿过,就算是没有人握着,也依然将这个男人的脑袋给锯掉后撞飞了。

    浑身、手上半点血水不沾的许逸尘这才转过身来,目光冷冷的看着这个才十六岁不到,却完全没有表情的女人,脸上同样也没有任何表情。

    “十六岁,竟然如此没有人性!哼,看来你也是不想活了!”

    “我再凶狠,也比不得你,天下赌场几千人,全部被灭口!很多无辜不知道吗?我没能力杀你,被杀怨不得人!”

    “几千人被灭口?你说几万人也随你说了!不过那既然被灭了,也是活该如此!他们灭别人的时候没有想过自己迟早有这一天吗?”

    许逸尘冷笑道。

    这个女人,他肯定要杀,但是有些事情,杀之前还需要弄清楚,因为他本能的感觉,这个女子太镇定过头了,太冷静了。

    这根本不是一个正常的十六岁不到的少女该有的镇定,反而更像是经过训练的特工!

    事出反常即为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