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原创歌曲《因为爱情》

残剑啊啊啊啊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都市全能霸主最新章节!

    “没,大娘说,好的东西就要没有顾虑的去追,我也想体会下什么是‘悲伤’、‘绝望’,所以我就倒过来追求你了。怎么样?”

    林晓画说着,蹙了蹙眉,挺翘的小鼻子都有点儿泛红晕了。

    到这一刻,许逸尘才隐约感觉到,林晓画心里是真有点儿紧张,却故意装作什么都不在乎的。

    “你们……都同意了,那么今晚我许逸尘就要享齐人之福了,干脆,把她们都叫来,咱们来个一日夫妻百日恩吧!”

    许逸尘笑眯眯的道,说着,他心中也不由想到,“两个小丫头,和我玩心思,我看你们怎么说。”

    “……你这人,说话太深奥,不和你说了。”林晓画顿时脸红了,当下也不再说话了。

    徐文秀虽然纯朴,但是同样的,许逸尘的语气那么‘淫荡’,她能不懂吗?

    又不是真的是傻子,只是两人故意如此而已。

    当然,之前这些话里也是有真有假的,真真假假喜忧参半。

    林晓画的心思,他也知道,不过林晓画追求的更多的其实还是绘画和音律,至于说其偶尔有些小孩子的心思的‘恶作剧’,对于林晓画的这点癖好,许逸尘也逐渐的摸清了。

    她不是白痴,也不是脑子坏了,她只是选择了最为保护自己的一种方式表白了,进退有度。

    她真的是愿意受伤吗?将心比心,没有人真的愿意,所以不进则退,她选择了表白,又选择了退避,实际上,更多的方面,她大概也是隐约的告诉徐文秀,‘好好珍惜许逸尘,不然哪一天,许逸尘就会被别的女孩子带走了。’。

    这些,可以延伸出很多来。

    林晓画是单纯,直接,‘不食人间烟火’,但是实际上,自从曾经被人蒙蔽了很久,最终才知道被她‘欺负’的纨绔,原来就是她敬仰的大师的时候,她就已经很明白的运用起了她自己的智慧了。

    不过,这些,却也依然改变不了她淳朴和实在的那种心思。

    看似有手段,实际上也只是一种默默的付出罢了。

    许逸尘深深的感应了一下,鉴定术并没有动用,但是迅速的分析,综合思考后,他终于完全的有所把握了。

    所以,经过了开始的愕然之后,对于这件事,许逸尘也就释然了。

    通过这个‘玩笑’,倒是真的拉近了三人之间的距离,许逸尘对于林晓画,也多了些‘认同’感,起码,这并不是一个‘书呆子’。

    “嗯,这不就对了嘛。你刚才说的那些绘画的问题,我还没回答你,现在给你答案吧。”

    许逸尘笑道。

    “好啊,我认真听着。”林晓画当下认真的说道。

    许逸尘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看的她美丽的双眼也忍不住的有些慌乱了起来。

    “情绪,可以引入一种代入感。就像是一个剧本,一集电视剧一样。所谓的‘代入’,就是一种深入自己内心心灵与灵魂的东西,引起自身的一种共振。

    所谓‘没有经历,没有阅历,就写不出对应的东西来,就创造不出对应的有深度的作品来就是这样’。这个经历,可以是真实的经历,也可以是虚幻的但是深入心灵的经历。”

    许逸尘认真的说道。

    他在说的时候,徐文秀也在旁边听着,认真的思考着。

    经过了先前的‘嬉闹’,她也忽然觉得,林晓画挺可怜的,这样的心思产生,认同感自然强烈了,所以反而还和林晓画更亲近了一些。

    “为赋新词强说愁,这是一个境界。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这又是一个境界。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这又是一个深入。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强行的追求,终究而不得法。但是深入了心灵的,死去了十年,梦醒后,妻子还端坐窗前,还在梳妆,这一份感情的深入,才让人感动,感触心灵与灵魂。

    这些,就是创作的基本。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但是如果是一个瞎子呢?阿炳没有双眼,但是《二泉映月》的呜咽声,闻之让人心伤……”

    许逸尘默默的讲述着,这方面,他的导师讲的很高深,他却博古通今,随手拈来文字和历史,诗词歌赋,来说明这种‘意境’深入方面的东西。

    这种东西,他的师傅称之为‘言灵’,就是一种‘符文’的简称。

    ‘言灵’,就是言语触动灵魂,深入灵魂。

    “灵魂,是精神的升华,是连通天地之桥,打开转职者根本属性的关键!你能成为第一转职者,这也是你的灵魂足够强大的原因……”

    师傅的话还回想在耳边,联想到那个老村长的惨死……许逸尘忽然有些沉默。

    他却不知道,他沉默而沧桑的样子,一举搅碎了两名美丽女孩子的心。似乎只要他不再伤感,就算是为他去死,两人都会毫不犹豫的去做一样。

    那一刻,一种莫名其妙的刻骨铭心的痛一下子杀入了两个女孩子的心扉,让两个女孩子顿时真正的感觉到了什么叫做‘痛彻心扉’。

    ……

    许逸尘想到的,是老村长因为救他而死去的痛苦往事,那种悔恨与痛苦,痛彻心扉,通过情绪传递了出来,刹那间把林晓画和徐文秀震住了。

    和这样的伤痛比起来,之前嬉闹的爱情和简单的表白,都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

    她们以为懂了这个男人,却根本连沧海一粟都不如。

    “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很悲伤,很痛苦,很悔恨?这就是一种念想的力量,只要你们可以创造出一种真正的‘幻想世界’里的事件,把一切合理化,那么任何情绪,都可以把握的。”

    许逸尘收敛了情绪,他不想在两个可爱而又美丽的女孩子面前悲伤。

    所以,他说的有些强颜欢笑,但是实际上,他收敛的很彻底,没有人知道,这是真,还是假。

    林晓画定定的看了许逸尘近一分钟,而徐文秀则是靠进许逸尘的怀里,许久都没有说话。

    “唉,逸尘,你真的很厉害。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亲自感受到,我绝对无法相信世界上还有这么有本事的人。逸尘,你真的经历过那些吗?”

    林晓画这次是真的发自内心的询问话了,语气和以往所有的说话的语气,都不同。

    这一次的她,很正常,但是正常的,让人怜惜。

    忽然,许逸尘觉得,还是那样有点儿‘白痴’的她,会更让人疼爱一些。

    “假作真时真亦假,真真假假,我自己也不知道。我一直没说融入的问题,也是希望你可以自己领悟到。不过你问了,我肯定会深入的为了说一下。以你的天赋,也算不得是让你有了思维的局限性。意境、融入,代入,就是一个循环,在自然的世界,把自己的希望、向往、心事,说给自己笔下的文字听,说给自己笔下的画儿听,把它们当成伙伴,当成朋友。

    那么,晓画,将来你的画,就是最为美丽的杰作,会让举世都为之震惊。”

    许逸尘认真的总结道。

    “我明白了!”

    经过前后的指导和说明,林晓画忽然觉得,她真的忽然间完全的都明白了。

    “你明白就好。”

    许逸尘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

    这是个习惯性的动作,只是拍到林晓画的肩膀上的时候,那种和她的肩膀触碰到一起的感觉,让许逸尘微微有些错愕。

    林晓画的肩膀,似乎不像是他想像的那么‘孱弱’。

    许逸尘心中疑虑之色一闪即逝,随后平静的拍了两下,然后拿下了手。

    “嗯,听了你的话,我终于真的明白了,这样的道理,用在其它的方面,也是完全可行的。这一下,很多疑惑,完全都可以很好的解开了!”

    林晓画激动的道。

    “是啊。”

    “逸尘,谢谢你!”林晓画深深的鞠了一躬。

    许逸尘看到,她的胸前,那一块晶莹剔透的翡翠,正和她洁白的胸贴在一起,是那么的闪亮。

    并没有什么太暴露的春光,但是这样当面鞠躬,难免会有那么一点点‘惹眼’。

    伸手扶住她,许逸尘温和的戏谑道:“都要当我的小三的人了,还这么客气啊。”

    “不是还没当吗?”林晓画微微脸红的道。

    徐文秀这会儿倒是很奇怪的感觉到,两人似乎是‘打情骂俏’,她却为什么再没有吃醋的感觉和难过的感觉呢?甚至,甚至是真的希望他们两人可以在一起呢?

    “不说这个了,逸尘,雨欣学姐说,让你和我明天同台演出,你能写首原创歌曲吗?我和你配合着演绎一下。”

    林晓画询问道。

    “她很重视这次的比赛吗?”许逸尘见林晓画说的认真,他也才知道,林晓画在这里等他,估计这件事才是最重要的。

    当然,绘画的问题、表白也很重要,但是这件事,也是她主要来这里的原因。

    “是啊,她在我面前说了很多费依依的不好的方面,她和她似乎认识,两人关系不太好。这次让我无论如何,也不能输给费依依,踩踩她的人气。”

    林晓画如实的说道。

    “嗯,也好,这样,我们三人今天说到的话题就是爱情,我们就唱《因为爱情》吧。”

    “因为爱情?”

    “嗯……?能试试看吗?”

    “给你一张过去的cd,听听那时我们的爱情……有时会突然忘了,我还在爱着你。

    再唱不出那样的歌曲,听到都会红着脸躲避……虽然会经常忘了,我依然爱着你。

    因为爱情,不会轻易悲伤……所以一切都是幸福的模样……”

    许逸尘并没有真的去创作,而是拿出了一首未来很红的情侣对唱歌曲来,轻轻的以男声和女声演绎了一下。

    这一唱,林晓画和徐文秀再次的被震撼震惊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