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为非作歹的恶徒!

残剑啊啊啊啊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都市全能霸主最新章节!

    听到吴芸的话,许逸尘才知道事情应该并不是一点小小的过节那么简单,如今的乡村,虽然一些人还是朴实的,但是却早已经和过去的那种淳朴的民风有些不合了,时代的变化和经济的高速发展,早已经改变了很多曾经的美好的东西。

    吴芸是一个很内向很沉默寡言但是很内秀的女孩子,这个少女此时提到这几个人,情绪明显的带着一些愤怒之意,很明显,事情应该绝对不仅仅只是欺负那么简单。

    或许背着弟弟许逸峰,这些人连吴芸也欺负过也说不定,当然许逸尘观察之下,吴芸倒是也不像是受过什么伤害,因此他也不由沉思了起来。

    来到这个家,如果可以为这个家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许逸尘当然是愿意的。

    他正这么想着,忽然门外不远处传来了一阵摩托声,那种250的大摩托的轰鸣声一直响到了门口不远,随后一群穿着镶嵌着骷髅头的黑色休闲装和黑色牛仔裤的年轻人顿时已经把车停在了不远处的那个稻场上。

    随后,这群人竟是朝着这边走了过来,许逸尘扫了一眼发现,这些人一共有八人,其中的七人是年轻的男子,而另外一人,则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太妹。

    见到这样一群人过来,许逸尘的脸色也不由古怪了起来,很明显的,这群人应该是有目的的来了。

    许逸尘看向外面的时候,许逸峰和吴芸也朝着外面看了过去,随后吴芸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有些苍白了起来,很显然看到这些人,她就像是再次面对异常恐怖的噩梦一样,心中充满了一种恐惧与愤怒之意,这种情绪是非常的不对劲的,至少许逸尘觉得,吴芸这样的一个女孩子是绝对不会有这样的情绪的,这其中,一定有大事!

    许逸尘心中有些担心,担心这些人曾经欺辱过吴芸,不然吴芸怎么会这样?他心中难免有些担忧,所以在此运用了鉴定术仔细的以目光检查了一下吴芸的身体——虽然这样一来吴芸的身体一系列的情况都彻底的展露了出来,在许逸尘的眼中比一丝不挂还一丝不挂,但是仔细的看过几乎没一个地方,再次的确定吴芸全身完好,身体上也没有什么毛病,许逸尘也没有发现其它的情况。

    如果说唯一的一点儿不理想的,大概就在于吴芸十六岁了大概是营养没有跟上来,身体发育的并不好,胸前的乳头已经变得如同小樱桃一般,但是该隆起的地方还很平……

    大概也是基于这一点,吴芸的心中对于这方面还是非常的自卑的,许逸尘此时这般看过,吴芸虽然感觉到了这个新来的哥哥的眼神有些灼热,看的她有些心慌,但是她的心思却还是放在了那一群人上。

    “王八蛋,还敢来!”

    一看到这些人,特别是为首的那个小太妹,许逸峰的脸色顿时就变得有些阴晴不定了起来,语气里也有着绝对的厌恶之意,情绪同样的也非常的强烈!

    “这群禽兽,天打雷劈的,以后绝对没好下场!”

    吴芸也怒声骂道。

    她刚骂完,那边那个领头走过来的小太妹就哈哈的大声笑道:“啧啧,吴辰啊,没有想到你还很有钱嘛,你那个下贱的骚货你都可以出三十万,那这个钱也该还我们了吧?不过现在不是一千块了,而是二十万了!”

    这个小太妹很嚣张的说道。

    “我说是哪只狗在叫了,竟然又是你们,上次还被我打的不够吗?”许逸峰脸色阴冷的道。

    “吴辰,你找死!上次那是不小心着了你的道,老娘看上的小白脸你还能怎么的?我告诉你,周康就是我怂恿的,怎么样?还有李娜那个贱人,就算是闹的再大,又如何?如今还不是被依法逮捕了!

    我告诉你,你最好老老实实的,不然李娜就是你们的下场!”

    这个小太妹非常嚣张的说着。

    说到李娜的时候,这个小太妹非常的得意,而听到这个名字,无论是许逸峰还是吴芸都脸色再次的变得愤怒狰狞以及难看了。

    “你们,会遭报应的!”

    “哈哈哈,天已失道,如今的世界就是谁强硬谁才可以活得下去,李娜这个贱货不识抬举,东哥看得起她她不从,这就是带价!

    还有,我告诉过东哥,韩雨很不错啊,水嫩嫩的,够劲,东哥肯定会很有兴趣的!哈哈哈哈!”

    这个小太妹非常的嚣张,眼睛就像是长在头顶上。

    她并没有注意到,许逸峰身边不远处的一个年轻人,正目光淡漠的看着她。

    “你……你这种卑鄙小人,除了威胁别人你还能做什么?你就是个犯贱的下三滥的贱货!”

    许逸峰也是被气的近乎吐血了,因此语气很差,话语骂的也偏向于难听了。

    “你骂,继续骂,信不信等会儿你父母就出车祸了?车子车闸失灵,碾死你全家不犯法,哈哈哈。”

    这个女子笑着,随后声音一转道,“废话不多说,晚上八点,带着你妹,去东方洗浴中心,你明白的!来不来,你可要想清楚了!还有,二十万,一分别少!”

    这个女子脸色冷下来之后,倒是很有那种大姐大的派头。

    她说完,转身就要走,忽然她微微定格,随后转过身来,目光看向了许逸峰身边远处的许逸尘,随后她的美目顿时一亮。

    “帅哥,有没有兴趣一起去东方洗浴中心去玩玩,那里很好玩哦!”

    这个女子这会儿竟然直接开始对许逸尘放电了。

    “你去洗干净点也好,这样刚好不那么肮脏的去见阎王爷。”

    许逸尘淡然一笑,脸上露出一种赤裸裸的轻蔑的笑容,这种笑容,就像是高高在上的帝王在俯视下面的蝼蚁一样,这样的眼神,刹那间就让这个女子脸色一冷心中一凛,不由自主的产生一种惧怕退缩之意。

    她倒是不是那么脑残到了极点,很想赌狠,但是看着这个年轻人似乎气质不俗,而且浑身有着一种说不出的让她惧怕的气息,她终究还是没有说狠话,而是强颜欢笑了一下道:“你这人太无趣,不去就不去罢了,晓光,我们走!”

    她说完,当下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了,心中深处,似乎还有一种念想让她赶紧的离开这里。

    “大姐头,这男人很嚣张嘛,和那吴辰长的一个吊样,一看就是个垃圾,直接打一顿捆绑起来,大姐头喜欢怎么虐待不都可以吗?”

    那个叫晓光的人说道。

    “你不懂,这人还没有搞明白来历之前,不能太嚣张,上次就是太猖狂立哥才会被人砍死……我们走吧,虽然东哥早就想动这个吴芸,但是最近川老大对于这些事情掌控的很严格,所以我们也只能低调了,不过吓唬一下他们还是有必要的,反正这个吴芸是跑不了的。”

    “嗯,这个女人和那个李娜我觉得就是一个货色,敬酒不吃吃罚酒,要是她再往网上闹,还真怕杨省长不好处理,网上的那些脑残叫嚣的太厉害了,有时候让省长们都疲于应付。”

    “嗯,一群对现实不满的傻逼,就只会在网上发泄仇富,迟早把网络和谐掉,让他们是去言论的自由。”这个小太妹傲然说道。

    ……

    这一群人骑着摩托走了,但是留下的,却是整个房间的安静。

    “逸峰,阿辰,这件事,你怎么不早说?都已经很严重了,都欺负上门了!”

    许逸尘脸色微微有些冷厉,这份冷厉,甚至让吴芸都觉得有些心惊肉跳的,之前还有的怒火彻底消失了不说,此刻更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一样,站在那里半句话都不敢说了。

    “哥,这群人,和省长关系很密切!哥你虽然和川市长有交情,但是这次的事情,川市长甚至连插手的权利都没有,甚至,川市长或许都不知道有这件事情!”

    许逸峰轻叹一声说道,接着,微微沉默,他又道,“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也因为这样,对于阿雨和周康走在一起,我才会如此的狂暴愤怒!都是因为李娜的事情啊!”

    “李娜……这个人,遭受了什么样的委屈?是被这小太妹一群人害惨了?”

    许逸尘询问道。

    “许哥哥,这件事——”

    “哥,你先告诉我,你能动得了省长吗?”许逸峰狠狠瞪了妹妹一眼,直接打断了妹妹的话,随后这才迟疑着询问道。

    “省长?弟弟,芸芸,我实话告诉你,你哥我现在随便开枪打死一位省长,都不会有任何事情!连国家前主席,你哥我当初都掐过他的脖子,还是当着现如今的主席的面!所以权力方面,你不要顾虑,有任何问题,告诉哥,这次,哥哥我一并给你们全部解决!”

    许逸尘十分肯定的说道。

    听到这句话,许逸峰松了口气,虽然有些震惊,但是还是能接受的,毕竟自己的哥哥几乎次次都会给予他很多震惊他心灵的事情和表现,这次自然也没有例外。

    倒是吴芸,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瞪得大大的,显然她有些震惊的窒息了,因为她见过的最大的官,还只是一个小小的镇长……那种可以秒杀省长的官,竟然是自己的哥哥?

    一时间,吴芸也有些唏嘘和感叹,随后,就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她一下子就急了,急急忙忙的道:“许哥哥,你一定要帮帮李娜姐姐啊,她太可怜了!你一定要狠狠的惩罚那些奸恶的恶徒,让他们绳之以法!”

    “嗯,我会的,一定会的,但是是什么情况,你们和我仔细说下!”

    许逸尘意识到,这其中肯定有很大的牵连和很深的冤案之类的情况,不然吴芸绝对不会这样。

    “让芸芸说吧,她和李娜的堂妹是知己好友,如今,李娜的堂妹李玉已经辍学半年了……但是这件事情,芸芸是最清楚真相的。”说到这里,许逸峰叹息了一声。

    “许哥哥,这件事是这样的……

    李玉的堂姐李娜和我一样,也是从小被遗弃的,但是她的养父母对她很好,视如己出,百般疼爱。

    因养母极劳成疾不幸于九年前去世,她的养父前年检查出肺癌和骨癌常年卧病在床……因家庭特别困难,她应聘在申江市兴隆百货公司打工,只想用辛勤的汗水换取微薄工薪用来给她的养父买药治病,以此来报答养父养育之恩。

    可是就在两年前的12月10日这一天她的人生悲惨遭遇发生了——这日傍晚7点左右她的同事及闺密杨月打电话给她未婚夫说要请他去洗浴中心洗桑拿。李娜姐的未婚夫有那里的贵宾签单卡,她经常请杨月去那玩,所以这次也像往常一样。

    没想到她却骗李娜姐来到一个她不熟悉的包间里,这男子和另一男子却逼她、威胁她吸毒……”

    吴芸述说着,随后她回忆着李娜曾经声泪俱下的讲述她的事情的那一幕,因此也就慢慢的述说着。

    “他一把拉住我不让我走,威胁我给我对象打电话拿钱才能走人。并说:你不放点血就想走吗?我没答应,这时杨月也来了。

    他竟连打带骂把我摁住。杨月也在旁拽我头发摁住我手杨东就把我强奸了。并抢去我给养父买药的500元钱。又逼我吃下几粒不知药名的药物。还逼我吸食毒品,不吸就打我。

    到晚上9点多钟又来一个男子对我连打带骂,还说:你不是没结婚吗?我一月挣5000多元,我养你呗。我不理他,他又说:杨三哥已经带人去你家了,不同意就整死你和你对象。说完又对我进行强奸。完事后警告我说:你告到哪都告不倒我们……

    后来知道这人是申花省公安局某派出所所长,其外号叫三哥……

    他走以后又来了另一男子采取同样威胁.殴打的手段再次将我强奸,临走时还威胁我说:知道黑社会的厉害了吧,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黑社会!杨月已把你家的地址告诉我们了。不就是某某小区某某号楼吗?如果敢告我们就整死你。

    这个人明显腿有点瘸,由于药物的作用下我已经麻木,还有另一个凶手在侵害我时门口有一女孩叫这个人一声:‘东哥,出来一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