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一枪打死!

残剑啊啊啊啊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都市全能霸主最新章节!

    面对徐晶的撒娇,许逸尘淡然应对,而关雨颜则表现的那种很贤惠和大度的理解,那种笑容虽然只是淡淡的,但是也确实是发自内心的笑容,这样的笑容,也能让人感觉到非常的真诚。

    “徐晶,你在干什么?你竟然背着本少和其他男人鬼混!”

    许逸尘正和徐晶说笑着,冷不丁远处忽然射来一道怨毒的目光,随后,一个暴躁的声音就怒吼了起来。

    此时,这里还是娱乐现场的内部的一部分,还没有八卦记者从外面出来,这个人竟然直接就冲了过来。

    而另外一边,许逸尘也明显的注意到,在这一瞬间,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也一下子站立在了那边,看样子,那个男人也是要走到这边来的。

    许逸尘扫了这两人一眼,随后看了看那个满脸扭曲到有些狰狞的年轻人,心中隐约有些不快。

    这个人,对他的仇恨之意极其浓烈,那种怨毒之意,简直无法想象。

    许逸尘简单的回忆了一系列事,并没有发现自己在什么地方有得罪这么一种睚眦必报的极品货色,顿时不由有些疑惑。

    “黄品析,我和你有什么关系吗?你自己说说上次你在咖啡厅对珍妮做了什么!你不说我还不生气,你还说我?”

    “我做了什么?你还倒打一耙?”那个青年脸色更加的难看了。

    “我倒打一耙?我告诉你,上次珍妮说肚子不舒服,然后那个咖啡厅的服务员说进去休息会儿,给我们倒了杯水,那杯水里,你放了什么?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是你干的!

    知道吗?珍妮多么爱你,甚至宁愿丢人现眼丢掉前途怀上了你的孩子,你却做出这样卑鄙的事情,在水里放堕胎药,你真是狼心狗肺禽兽不如的东西!

    你几个女人你以为别人不知道,只是珍妮不说而已,大家心中都清楚!”

    说到这件事,徐晶反而一改之前的可爱,说的极其严厉,语气也异常的冰冷。

    “珍妮?那个自己不知自爱被人轮,自杀的女人?和我?搞笑!你就算说再多,无非也只是隐瞒你跟这个垃圾当妓女的事实!徐晶,我告诉你,这个男人也不是你想的那么光鲜,他有多少女人你知道吗?多少女人为他而堕胎什么的你又知道吗?在这个圈子里混的,你以为有几个是干净的?一度我以为你是干净的,但是事实你,你就是个下贱的骚货!”

    大概是被徐晶戳中了心事,黄少黄品析顿时也恼羞成怒了。

    “你放屁,只有你这种肮脏的人才会认为别人是肮脏的,你的人和你的心一样,又黑又脏!我就算丢了一切,我也绝对不想再看你一眼了!我跟着许大师怎么了,我乐意,又要你管!”

    徐晶也被气的脸都红了,说起话来都有些竭斯底里了。

    不过她说到这里,那个黄品析反而不再和徐晶说话了,而是看了关雨颜一眼,又扫了远处的关倪折一眼,藐视的道:“都说你许逸尘怎么厉害,我黄品析就是不以为然。我爹地是当今华国的黄韦天,这件事之前很多人都不知道,但是现在,我就明摆着告诉你!你以为你一个小小的少将一个小小的部长,能如何?这些都是虚的,只有军权在手,在是实实在在的东西!信不信我一句话,可以让你全家死绝?信不信你现在说了要保住关雨颜,下一刻我就让她全家死无葬身之地?”

    这个黄姓青年直接和许逸尘顶上了。

    “黄韦天这个人,我很早就看他不顺眼了。位高权重,却心狠手黑!多的我也不评论了,你信不信,我现在一枪打死你?”

    许逸尘冷冷的看了这个黄品析一眼,走到哪里都有这种不开眼的货色,确实是很让人心情烦躁。

    不过许逸尘也知道,终究会是有这样一些货色来挑衅他的权威的,毕竟他立威,那就肯定有这么一些人来试水。

    至于说上面怎么看,许逸尘并不担心,功高震主?这只是笑谈,足够的利益,就可以维持足够的稳定,除非是那些人脑袋被驴踢了,不然有些事情,他们会做出正确的选择的。

    而且,藉由这次的事情,许逸尘也有了进一步向上层开刀的心思。

    如果上层都只是这样的蛀虫的话,那么,国将不国,将名存实亡。

    这些蛀虫,非得需要快刀斩乱麻的斩杀掉!一个真正的好领导,必定也会是一个真正严厉的父亲,即便教导少,孩子也绝对不会如此纨绔。

    有这样的纨绔儿子的,当父亲的真不能说好到哪里去。毕竟,像是陈为民这样只有一个独苗孙子的情况,确实是少见。

    “许,许少,对不起,黄少还小,您别与他一般计较。”

    刹那间,又一个黄衣汉子匆匆走了过来,时候赶紧的拉扯着这个青年往外走,还一边向着许逸尘道歉。

    “范叔,不用拉我,我很明白我在做什么!一枪打死我?你看着,你们都看着,还有关倪折你这个没被我整死的垃圾,你也看着,看着这个了不起的许逸尘,怎么开枪打死我!”

    这个青年非常嚣张的道,此时,他甚至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

    “真是好胆色!”

    许逸尘淡然的看了这个青年一眼,不再理会已经全身绷紧额头上出了冷汗的那个‘范叔’,倒是若有所思的看了看远处默默看着这边的关倪折一眼,随后手在腰间一抹,拿出一把银白色的沙漠之鹰来。

    “别——别开枪——”

    那个范叔此刻瞬间大脑轰鸣一声,整个人懵了一样,脸色顿时惨白无比。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许逸尘到底是多么凶残!因为当初陈为民的事情,他就在现场。

    “嘭!”

    即便是说了,也依然迟了,因为许逸尘直接就开枪了。

    那刹那,这个黄姓青年的瞳孔一下子就放大了,他眼睛瞪得大大的,完全的有些不可思议不可置信,因为许逸尘比他想像的,要干脆的太多。

    让他开枪,他就开枪。

    完全没有半点犹豫!从拿枪,到一颗子弹打穿了他的脑袋,似乎时间都很短暂!

    下一刻,脑中剧烈的刺痛传出,随后,黄品析忽然非常恐惧和害怕,觉得他真的要死了,他彻底的要死了!

    到这一刻,他才真的后悔,后悔自己这么冲动,这么不甘心许逸尘坐大,这么不甘心许逸尘除风头,这么想去教训许逸尘。

    如果不是这样,他不是可以活得好好的吗,他不是可以很滋润的享受女大学生的体温吗?……

    一切,都已经迟了。

    这瞬间,无数的遗憾纷至杳来,黄品析只觉得这个世界的一切,离着他越来越遥远了。

    ……

    这瞬间,范姓中年人彻底的怔住了,随后他立刻脸色绷紧了起来,接着他微微迟疑,压低声音道:“许少,您……您给朱部长通知一声吧。”

    “嗯?”

    听到这片刻,这个范姓的中年人的话语异样,许逸尘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见他眼中似乎有别样的隐情存在,许逸尘微微迟疑,随后似乎想到了什么。

    当下,他一脚踩住了这个将要死去的大少的心脉,将其心脉暂时稳固着,这才动了心思。

    这个‘范叔’,许逸尘感觉最多的还像是一种特殊的‘战士’的感觉,难道说,这个黄少身边安插的,还是特殊的监护人?

    许逸尘的心思玲珑,思维更是极为敏锐,观察力等更是别具一格,所以在范姓中年人示意的瞬间他心中已经猜测到了某种可能。

    当下,拿出通讯器,许逸尘循序的编辑了一些代码和信息,直接对应朱元正询问。

    片刻后,当接收到了具体的消息之后,许逸尘这才明白,原来‘范叔’这个人,是一早就安插在黄少身边的人物,为的就是拿取黄少和其家族通敌叛国的证据。

    而且朱元正的消息表明,这个黄家,牵涉甚广,不仅和同济会同盟会有牵扯,而且还有武林背景,在无法一举拿下的情况下,确实不能打草惊蛇。

    而且,朱元正就这件事说,因为黄家牵涉太多,建议许逸尘不要掺和,以免连累到他自己的家人,毕竟黄家很多隐藏势力还没有拔出,不得不防。

    ……

    在这样的情况下,许逸尘看了看眼中满是哀求之色的范叔,心中也有些迟疑了起来。

    一时痛快弄死黄品析,打草惊蛇,那么这个‘范叔’十五年无薪尝胆的卧底工作,就算是白废了。

    而且,这件事,似乎插手会干扰到国家领导人对这个黄家下的一个大棋局……

    基于这些想法,许逸尘的心思也就动摇了。

    至于说怕连累到他自己身边的人,什么隐藏势力,这方面,许逸尘反而并不担心什么,如果是真动手了,他会不惜一切代价把这一系列人物全部连根拔起,不过既然朱元正让其不要干涉这件事,那么许逸尘也就不再打算插手了。

    至于这个被他一枪打死却没有死透的已经对他产生了强烈恐惧之心没有害处的人,许逸尘微微思索之后,还是施展一定的手段,将其救活了过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