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曾经的伙伴

残剑啊啊啊啊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都市全能霸主最新章节!

    原本,他是想看看五行门内有什么毒瘤存在,毕竟来追杀他是五行门的堂主,是不是代表五行门已经对他动了心思?带着这样的想法以及采集更多的内劲为自己所用,许逸尘这才来到这个地方,不想来了之后,感觉倒是出乎意料,五行门的弟子其实并非恶贯满盈之辈,反而十分通情达理。

    正是如此,许逸尘也才没有继续动手,而是打算先观察一番再说。

    四处观看了一番,许逸尘没有继续停留在这里观察这些人的比赛情况,而是转向了五行门内丹藏书阁。

    从这次接触,许逸尘对于内家武术,这才真正的重视了起来,因此五行门的藏书阁,他打算去看个究竟。

    而这一次,刚好以‘武正兴’的身份,却可以进入这个地方,可以观看藏书阁一至三层的武学秘籍。

    一连三天,收获极大的许逸尘以下山办事的借口,直接离开了五行门。

    这三天,许逸尘的契合度达到了百分之五十五,三天就成长了百分之四,这个成长程度,让许逸尘心中是非常震撼的,而在这三天里,许逸尘也明显的感觉到自身的变化,内家拳的部分融会贯通,让许逸尘似乎隐约的把握到了另外一方面的东西。

    出了山,拿出手机,许逸尘才发现,自己的父母一直有给自己打电话,却一个都没有接到。

    因为担心,当下许逸尘直接回拨了电话,从电话里得知父母一切都很好。许逸尘这才放心了不少。

    不过,父亲告诉许逸尘,曾经小时候的玩伴,那个叫许强的胖子,回到老家在找他,而且老家里有些老人生病了,也希望他回去治疗一下……

    对于这个情况。许逸尘其实也早料到了,他治病的能力总归是从救了落水的母子开始,就必定会传扬开来,如今他父母的巨大变化已经他的名声,这个情况还是来了。

    乡亲们就是这样,如果大的医院治疗不好,他们宁可相信自己村里的人。毕竟这样大家都熟,又离着近。

    既然是父亲说的话,许逸尘自然也不会拒绝,治病救人虽然不是他的本分,但是顺便看看小时候那个死党,倒是也不错。

    想起许强这个人,许逸尘也不由想到前世,前世许强还是个混混,不过混的不怎么样,因为无意看了一个美丽女人的身体。结果最终全家人被人追杀。

    当初许强的命运是很差的,连带着许强的堂姐家人,下场都很凄惨。

    特别是那个许燕,许逸尘知道这个女孩子学历不高,高中毕业就辍学了,但是对他却一往情深的。最终下场。让人唏嘘。

    不过这次,具体情况如何,许逸尘既然这次能和许强遭遇到,他也就打算帮他以及许燕一把。

    想着这些。许逸尘挂断电话,朝着家里的方向行去。

    当然。在这之前,许逸尘自然会恢复本来的容貌。

    ……

    许强叼着烟,看着曾经的这个城市,不由有些感慨,才几年,这里变化竟然这么大!

    就在这时,一个混混狠狠的冲了过来,莫名的撞了他一下,彻底打断了许强的感慨。

    许强狠狠的瞪了那黄毛小子一眼,抓住他的衣服往旁边一带,那小子竟被他带得一个踉跄,差点站立不稳,还好旁边人多,倒在人家身上,这才没有倒下去。

    黄毛小子这一靠边,另一小子立刻就暴露在了许强的眼皮底下,只见那人身材甚是矮小,一对老鼠眼贪婪的打量着许强包里的东西,一双猪扒似的手不停的在包里翻搅。好像察觉到了危险,老鼠眼的动作停了下来,抬头之时,恰好碰上许强那仿佛要吃人的目光,老鼠眼混身一震,只觉一股寒意从脚底陡然升了上来,瞬间窜遍全身。

    “啪!”从这一脚和老鼠眼小腹接触的声音来判断就知道,他这一脚挨得绝对不轻,老鼠眼的身子立刻弓了起来,活像一只大虾。

    许强恨恨的把包拿了回来,看了看最里层的小拉链,见还没有被动过,脸色也渐渐的缓和了下来。

    “真他娘的晦气,一回来就碰上你这两个不开眼的小崽子,想当年老子干这事时,你俩小子还在穿开档裤呢。”说完,许强就准备提着包走人。

    “站住,你***打了人,不给点伤药费,就……”许强缓缓转过身来,那目光犹如实质一般直刺黄毛青年脸上,黄毛青年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寒颤,竟硬生生的把到嘴边的几个字给吞了回去。

    许强微微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缓缓道:“要想伤药费?”

    “啪”!突的,毫无征兆的一巴掌,就那样结结实实的打在黄毛青年的脸上,那黄毛青年脸上立刻肿了起来,现出一个清晰的金龙五爪印。

    “你还不够资格,叫你大哥来。”说完也不顾黄毛青年的反映,转身而去。突然又好像想起了什么,转过身来,冷冷地道:“我叫许强。”

    客车在山路上不停的起落颠簸着,在众乘客不停的咒骂声中,终于到达了终点。

    当许强踏上这久违的土地,闻着迎面吹来的泥土芬香,心里不免一阵激动。这是一个小镇,一个面积仅有数千平方的小镇,在当地有这样一个笑话:在街头放个屁,能在街尾闻到。虽然这笑话多少有点夸张的成分,但足以形容出这个小镇的狭小。

    许强环首四顾,不知何时,那原本一片荒凉的地方,竟已耸起了一座座高楼,各色的店名招牌横挂于店面正上方,虽还不足于与大城市相比,但在这种小镇上。已是难得了。

    由于天色早已全黑的原故,店面已经全部关了起来,看来,这里虽已在极力开发,但繁华显然还没有延伸至此。

    许强长叹一声:“物是人非啊。”说完迈着步子,已然离开。

    自从十五岁那年,许强离开了这个小镇之后。这还是三年来,许强第一次回家。

    三年里,许强几乎吃尽了这一辈子该吃的苦,也换了不知多少工作,他进过工厂做过工,他上过工地干过活,他也曾过做一些小买卖。但最后没一样做的长久,最后他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他天生就是做混混的料。

    从那一天开始,他又回到了他以前的生活,跟着当地的一些小混混混日子,由于打架本领过硬,为人又讲义气,每次打架的时候总是冲在最前面,渐渐的竟有了一些名气,手下也收了几个小弟,不过毕竟只是小混混。小偷小摸的,小抢小闹的还可以,要真让他们去做出什么太出格的事情,他们还是做不出来的滴。但虽然是这样,许强的日子还是好过了不少,至少。不用再担心自己的烟钱、酒钱了。

    在一幢破旧的两层瓦屋前面。许强停下了脚步,看着这熟悉的环境,心里不由一阵起伏。

    “咚,咚……”许强深吸一口气。轻轻了敲了敲那厚实的木门。

    “谁呀?”不一会,屋里传出一阵苍老的声音。显然是还没有睡的。

    随着“吱”的一声,厚实的木门被缓缓打开,一老人出现在门口,那老人脸上已堆满了岁月侵噬的痕迹,一又混浊的双眼不停打量着门前的来人。

    “奶奶。”许强哽咽喊道。

    老人明显一怔,立刻又激动了起来:“小强,真的是你,真的是你……”声音里充满了掩饰不住的兴奋与喜悦。

    “是我,奶奶,是我,我回来了。”

    “快进来了,站在门口做啥子哦。”老人高兴了一会儿,这才注意到许强还站在门外。说完也不等许强答应,已一把把他拉进了屋,随后又将门栓上,才又拉着许强进了里屋。

    许强四顾打量,只见这屋里和他走的时候根本没有什么区别,所有的家具依然是那么陈旧,那饭桌下的一脚依旧塞着一小块木头,那是他小时候淘气时,用钢锯把它给变“残废”了的,因这事,还被他爹狠狠的给揍了一顿。

    看着这些,小时候的往事又一幕幕浮现出来,他仿佛看见了在这间小屋里的灶台上有一位妇人的身影在不停的忙碌着,一个小男孩正拿着从附近钢铁厂里捡来的一小段钢锯偷偷的在那锯着那张小饭桌的桌腿。

    物事依旧,只是人都不在了。

    “饿了吧,奶奶去给你吃你最喜欢吃的鸡蛋面。”

    “不用了。”许强轻轻的抓住老人的手:“我刚才在外面吃过了。”

    老人用食指戳了戳许强头,微笑道:“你呀,又来骗奶奶了,都这么晚了,哪还有卖吃的,奶奶虽然老了,但还没有糊涂,你又不是从新集镇那边过来的,哪里有吃什么东西。”说着挣脱许强的手,径自去灶台上忙去了。

    看着那灶台上忙碌的身影,许强那久以干涸的眼里,竟涌出了泪花。

    亲情,这就是亲情。要说这世上,真的还有人会不计较什么的对你好的话,这个人一定是你的亲人。

    父母的早逝,和多年的漂泊使得许强早已跨入了成年人的心智,尽管今年他才十九岁。

    “奶奶,我今晚睡哪?”

    老人回过头来:“当然是睡你原来的房间了,放心吧,奶奶一直打扫着,干净着呢!”

    许强哦了一声后,跨步上楼。楼上只有两间房,一间是老人自己住的,另一间是许强的。

    许强推开门,拉亮了房里的灯,屋里一切依旧,根本没有一丝变化,一台21寸的旧彩电,放在了屋里唯一的一张桌上,墙壁边两张没有上漆的木椅并放在一处,一架不大的木床几乎占去了房间2/3的面积,剩下的就只有一台破旧的电风扇了。

    许强看着这些破旧的家具,心里感到一阵亲切。就是它们伴着许强渡过了十多个年头。

    许强随手将行礼放在一张木椅上,一屁股坐在了那架木床上,木床立刻发出“吱”的一声,许强这一百四十斤的重量已经达到了木床所能承受的极限。

    “看来我们都老了。”许强呵呵一笑,喃喃道。

    打开行李,从最里面的那个小口袋里抽出一张相片,相片上是一个非常清丽的女孩。眉目如画,红唇如樱,肌肤塞雪,瑶鼻秀气直挺,竟似画中女子。最难得是这女孩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恬静的气质,让人一见之下,心里便会沉静下来。

    许强看着手中的相片。眼里竟露出一丝淡淡的忧伤。

    “菲菲丫头,这几年不见,你还好吗?你强哥回来了。”

    ……

    “小强,下来吃面了。”楼下传来老人的声音。

    许强应了一声,将相片又重新装回了包里,下楼而去。

    “嗯,奶奶煮得面还是这么好吃。”许强挟了一大筷面塞进嘴里,含糊着道。

    “当然了。”老人看着狼吞虎咽的许强,脸上满是慈详的笑容,似乎只要能够给孙子煮一碗面。已便足矣。

    饭后,老人拉着许强,一个劲的问长问短,但她问得都只是许强过得好不好,在外面有没有吃苦之内的。或许人一上了年纪,真的就把金钱什么的看得很淡了。关心的只是孙子本人。

    这一晚。许强睡得特别的香,三年多来,他从来没有感觉到原来睡觉是可以睡得这么香的。

    ……

    新集镇,中心街。

    小镇上最繁华的一条街道。虽然比起一些市城里还稍有不足,但人潮汹涌。热闹程度丝毫不弱于二流大都市。

    许强坐在一家早点店里一面吃着小笼包,喝着稀饭,一面打量着对面的一幢五楼大厦,大厦下面的第一层的门面,那是他大伯许耀白很早就租到的门面。

    许强远远地就看见了大厦底层的店面里有一个窈窕的绿衣女子在那不停的穿梭忙碌着。谁都知道新集镇许耀白有一个貌似天仙的女儿,想当初那可是有不少的青年俊才对他这个女儿是如痴如狂的啊。

    “哎,可惜,昨晚听奶奶说,她自己说心里有了男人,除了那个男人,谁都不嫁!唉,不知道是他妈那个王八蛋有这么好的福气!”许强在心里一个劲的感叹道。

    掐灭了手里的烟,付了早餐钱,许强径直往那家名叫“个性女孩”的服装店走去。

    呵!看样子生意还不错呀,只见这店铺里面各色服饰琳琅满目,什么日韩装,欧美装,反正只要是流行的款式这里面已算是是应有尽有了,一群群的小女生拿着衣服不停的比来比去,恨不得将这些服饰全部搬回家。

    而这家店的女老板,许耀白的掌上明珠,许强的堂姐——许燕正和四个女生在那讨论着价钱。

    许强嘿嘿一笑,暗道:“看我耍耍你。”

    随手拿起一件衣服,在有意无意之间刚好挡住他的脸,扯着嗓子喊道:“老板,这件衣服怎么卖?”

    许燕回过头来看了一眼,立马又转了回去,继续向她的顾客描述着她这衣服款式如何如何新颖,做工和面料如何如何精细。

    “难道是我声音小了。”许强喃喃地道,又扯着嗓子喊道:“老板,这件衣服好多钱?”这次声音之大,把店里的其他女生给吓了一跳,纷纷向他投来怪异的目光,许强却似浑然未觉一般,只在心里盘算着,怎样耍这个堂姐。

    “哦,来了,你稍等。”许燕脆声应道,嘴角却勾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这丝冷笑,别说许强没有看到,就连许燕身前的那四个女孩都没有注意到。

    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许强甚至已经能闻到许燕身上那一股独特的体香,但就在这时许强竟生起一丝不妙的感觉。多年的浪荡生涯让许强有了如野兽一般敏锐感觉,就如野兽一般,能对危险的人或事,产生一种排斥的心理。

    “糟了。”然而这个念头刚在心里闪过,许强已发出了一声惨叫。这声音绝对有180分贝不止,在许燕把手触上许强耳朵的那一刻,许强已经知道了这危险的来源,自己刚才计划的那一大堆整他的主意全泡汤了。不过这声惨叫倒不是许强特意发出来的,任谁的耳朵被扭了180度,也会发出那样的惨叫。

    “臭小子,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跑来耍我来了,以为我认不出你来了。”许燕一脸的得意,哈哈笑道。

    许强扭头看去,虽然早已见识了这堂姐的美丽,但仍被她这一瞬间的惊艳怔得在那愣了半晌,只见她脸上那五官犹似经过精心雕啄一般,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面清澈得犹如旷古幽泉。弯弯叶眉恰似那泉边的小树,显得是那样的和谐,只凭这一双眼睛,已不知要迷死多少男子了,再看那一张小嘴这时微微翘着,更显其娇憨可爱,玉鼻直挺,仿佛经过人工修饰一般,大小竟是那样适中,这是一张无可挑剔的脸。

    直到耳边又传来了痛楚。许强才反应过来,“啊”的一声惨叫又引来不少顾客的目光。

    “咦,许强,怎么是你。”这时一个悦耳的声音响起,声音里满是讶然。

    许强寻声看去,只见四个女孩都齐齐地看着他。一人脸上满是惊喜。另三人脸上则是愕然。

    “呃,江静雪!徐美文,原来是你们!”

    看到江静雪的那一刹那,许强忽然觉得。他美丽的堂姐,似乎都不是那么美丽了。

    “嗯。我陪着美文来看看衣服,今天圣诞节呢。”江静雪笑嘻嘻的说道,那水汪汪的大眼睛,让许强浑身都一阵激动。

    这对眼睛,太吸引人了。

    “哦,看吧,我当家做主,就买一送一了!”许强大咧咧的说道。

    只是话没说完,腰就被人狠狠的扭了一下,原来,是他的堂姐在揪他的腰上的肥肉。

    “嗷——”

    许强一声狼嚎,惹得无数顾客再次投来异样的眼神,只是他似乎好不在意,依然笑嘻嘻的。

    “不用不用,我不缺钱的,至于说雪雪,他可是有许逸尘这大神通的超级帅哥养着呢,什么都不缺。”

    徐美文笑着说道,洁白的牙齿小巧而可爱,让她也别添几分魅力。

    “强子哥,你回来了,也没找凤凤一起玩啊。凤凤很想你呢。”徐美文身边的一个清秀的女孩子笑着说道,而她旁边的那个女孩子迅速的脸红了。

    “呃……这个,这个……其实这次我奶奶告诉我,我兄弟逸尘医术通神啊,让我回来治病呢。”

    “啊,你生病了?”

    四个女孩子都是同时露出关心之色道。

    对于这一幕,许强心中非常感动,当下说只是小事,没什么。

    实际上,真的是这样吗?

    ……

    许久,当江静雪四人离开之后,许强这才沉默了起来,四个女孩子对他都很好,但是许强可以感觉到,除了徐美文和凤凤之外,江静雪和圆圆对他其实并不喜欢。

    这只是一种感觉,和当初的那种一起玩的快乐已经不同了。

    许强知道,女孩子们都长大了,有了自己的喜欢的人,但是他心中依然有些失落。

    当初,他和江静雪等人,都算是很好的朋友,甚至曾经,那些欺负江静雪的人,都是被他打跑的。

    不过,许强也知道,他是混混,许逸尘是考上大学的天之骄子,两人身份地位悬殊太大,他比不过许逸尘是正常的。

    想到这个人,许强心中一咯噔,不由又多了点心思——自己的堂姐许燕面似乎就是喜欢的这个人吧……嗯,得仔细调查下,要是真的,自己怎么的也得在逸尘那家伙面前显摆一下,可不能让自己的姐姐吃亏!

    他这么想着,就听到他的堂姐说道:“人都走了,还在发呆?”

    “嘿嘿,谁让你弟弟受人喜欢,这不是在思考着四选一选哪个嘛!”

    “哟,看不出来,我们家小强魅力还挺大的嘛,刚才那徐美文美女看你那眼神可不一样哦。”许燕打趣着道。

    许强一怔,暗道:“难道真的如此。”嘴上却嘻嘻笑道:“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家的血统。有堂姐你这样的大美女做标榜,我就算再差也差不到哪去啦。”

    许燕啜了一口:“去你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有吗,我得了什么便宜了。”说着看着许燕一脸的淫笑,许燕被他看得心里直发麻,忍不住一个爆粟敲过去。

    这次许强身手倒是灵活,轻轻一闪就闪了过去:“刚才你也听见了。我可是答应了人家请她们吃饭的,所以你说你是不是得意思意思。”

    许燕气得双眼翻白,一把抓住许强那耳朵,那扭频道的超级神功立刻给使了出来,只听得许强不停得发出一阵阵的惨叫。也不知许燕这手神功是怎么练成的,饶是许强这种成天打架练就一身身手的人,也能轻易被她抓到。

    “你小子倒不笨啊。自己泡妞,居然还敢来找我要钱,你咋就没有给我买点什么东西回来。”

    “啊……燕姐,松手,松手啦,耳朵快掉了,我有给你买的,有的。”说着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速,迅速从身上摸出一个盒子,递给许燕。

    许燕见许强真的有买东西给他。娇哼一声后,终于放开了那只如嫩白春葱、又如魔鬼般的玉手。

    许燕打量着手上这毫不起眼的小盒,脸上露出不以为然的神色,可当她打开这小盒后,脸上那表情丰富得简直找不词语来形容。惊讶、惊喜、疑惑等等诸多表情一起出现在她那张粉雕玉啄的俏脸上。

    许燕轻轻的拿起这条项链,只见项链链身并不是很粗。然而链扣却不是我们常见的那种链扣。它就像是由若干滴眼泪串连起来一般,使得这样一条死物身上竟透出一股忧伤,再看那链坠,竟是一颗罕见的血红宝石。只是那血红宝石的形状怪异,竟也是一滴眼泪形状。

    这时一束阳光恰巧射来。像是感应到了这条项链的不凡,阳光也静静的流淌在项链的周身,犹如一位多情的垂泪仙子,沐浴在阳光之中一般,显得是那样的出尘夺目。

    “臭小子你从哪里搞到这么好的东西。”

    “很好么,我不过花了几十块钱从地摊上买来的罢了。”

    “胡说八道,当我不认识珠宝么,不过试试就知道了。”说着,她走进店面后面的小屋,端了一杯清水出来,“看好了。”只见许燕拿起那条项链,将那颗血红的泪滴型宝石浸于那杯清水之中。奇怪事发生了,那原本就一杯无色无味的普通清水,竟在那宝石侵入的瞬间变成了和宝石一样的血红色。看上去就像一杯浓血一般。

    当宝石取出后,那血红颜色依旧不变,但过了四、五秒之后,血红色逐渐转淡,最终又变成了和刚才的清水一般无二。

    许燕得意的看着一呆若木鸡的许强,“怎么样,臭小子,还不说实话。”

    看着许燕那洋洋得意的表情,许强知道自己这次亏大了,但送都送了总不能再去要回来吧,他许强虽然不要脸,但还没有不要脸到那个地步。

    许燕似乎也没有真的想知道许强到底从哪弄来了这么件宝贝,继续道:“你知道这款项链要值多少钱吗?”

    许强摇了摇头,只希望他别说得太高,不然他那颗幼小的心灵还真的承受不了这么大的打击。

    “先说说这条项链,是由世界著名珠宝设计大师黄忠伟黄大师设计而成,这款项链也用了他最贵重的宝石部分来命名,这种“血眼泪”宝石在世上残留的数量并不多,而且传说中,如果有真正的伤心眼泪滴在这上面的话,血眼泪再发出红色的耀眼光芒后,会在空中汇成一个“情”字,这时候如果那个眼泪的主人许下愿望的话,就一定会实现。这次黄大师为了完成他平生的最后一件作品,不知动用了多少钱力物力才搞到了3999颗,然而,这‘血眼泪’最初的样子并不是像现在这样的泪滴型,又要经过人工的细心雕啄方可而成,但这种宝石极其娇贵,一不小心就得前功尽弃,因此当全部完成以后,全世界总成品数不过3218条。而在华国上市的却只有300条不到,最初的定价是三百六十万人民币,不过,后来听说在黑市已经炒到了五百多万的高价。”说到这,又看着许强道:“小强你知道这条项链的价值了吧。”

    许强身子无力的晃了晃,思绪却飞到了得到这条项链的那天晚上。

    那是一个没有星星的夜晚,他刚和一帮小混混从网吧里出来。在一家路边大排挡吃夜宵,正商量着怎么去找明天的生活费的时候,迎面开来一辆豪华的黑色奥迪,从车上走下来一个中年胖子,一身的名牌服饰不说,身上更是穿金戴银。

    那胖子走到大排挡前,对那老板道:“老板。给我包几个鸭翅膀、卤鸡爪,快点,我带走。”那胖子说得甚是着急,好似有什么急事要去办似的。

    老板应了声好,兀自去操办。

    这时那帮小混混里面有一个叫“瞎子”的眼尖,拍了拍正在吃东西的许强道:“强哥,你看,那车里那妞,我靠,真他妈靓。”

    许强顺着瞎子的目光看去。只见那车里还真坐了一个女人,透过大排挡昏暗的灯光可以看见那女人面色甚是姣好,上身穿着一件v字型的无袖晚装,一条深深的壕沟清晰可见,就算是她现在仰坐着,也能显出她那对波的宏伟。

    瞎子看得猛吞了一口口水。然而许强再看到那对**的同时。也注意到了那**上面的那颗血红的宝石。

    似乎注意到了有人在看自己,那女子也转过头来,看着眼前的这一帮小混混,脸上露出一丝不屑。可当看到许强时,眼神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光芒。似乎她也觉得疑惑,像许强这样一个看起来忠厚老实的有些胖的斯文人,怎么会跟这帮小流氓混在一起。

    这时那胖子已打完了包,正一脸媚笑的往车上走去。一阵引擎启动声后,汽车已绝尘而去。

    许强看了看身边的这一帮小混混,这见这群兔崽子,不知何时竟也已经注意到了那车上的大波女郎,一个个的望着那车子离去的地方,大咽其口水,直到车子都看不到影了,众人才回过头来。

    许强淫笑道:“兄弟们,看来咱们走运了。”

    那叫瞎子的嘿嘿一笑道:“怎么,难道强哥想弄那个女的了。”众混混一听,都跟着哄笑了起来。

    许强抬手给了瞎子一个爆粟:“去你的,老子什么时候说要去弄那个女的了。”

    “瞎子”不满的摸着头上的痛处,喃喃地道:“看你刚才那一脸的淫笑,谁都会这么想。”

    可谁知许强甚是耳尖,“你说什么,你***。”

    瞎子为人甚是精灵,哪会往枪口上撞,连忙道:“没有,我说我们都会错了强哥的意思。”

    虽然知道“瞎子”不是说得这话,但他不说,许强也不会计较那么多。

    见许强没计较,瞎子又连忙道:“那强哥你想干吗?”

    “干吗?当然是去找那胖子借点钱花花了,你他娘的就知道看女人,刚才那胖子付账的时候,那钱包里可是厚厚的一叠。”

    众混混一听到钱,纷纷都来了精神,一个个的摩拳擦掌,一幅跃跃欲试的表情。

    瞎子脸上光芒一闪,随即又黯了下去,“可是人家车都开走这么久了,我们哪还追得上啊。”

    众混混听他这一说,好似被当头浇了一盆凉水,无不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腔血热,尽都化为乌有。

    许强抬手又是给了瞎子一个爆粟:“你nn的,平时看你挺机灵的,关键时候也就一猪脑子。”

    众混混一听,知道有戏,那精神又立刻全部回来了,瞎子也顾不上头上疼痛,献媚似的道:“愿闻强哥高见。”

    许强清了清嗓子:“我来问你们,如果你们是那胖子,然后车子又在一处无人的地方,你们会怎么做?”

    “**,这还用说,当然提枪上马了。”众混混纷纷叫道。

    许强嘿嘿一笑,道:“就是了,你们都知道提枪上马,看刚才那胖子一脸的猴急样。你们说他还会忍得住吗。”

    众混混恍然大悟,纷纷拍马道:“高,实在是高,还是强哥厉害。”

    许强被拍的晕头转向,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对那大排档老板喊道:“老刘,账记在我身上。”

    那老板应了一声。看来两人关系还不是一般的熟。

    许强淫笑一阵,右手一弹,烟头在空中划出了一个美丽的弧度后,缓缓落地:“小的们,咱们走。”

    众混混叫嚣一声,纷纷起身离座,跟着许强往车子离去的地方奔去。

    约莫二十多分钟后。果然在不远处看见了那辆熟悉的黑色奥迪a8。

    只见那车子里似乎有什么隐约在晃动着,众混混也能猜到里面在做什么。

    在距离奥迪十米处,许强手一挥,众人立刻停下,只是看着眼前的微微震动的车子,想着车内的香艳场景,无不猛吞其口水。

    “水牛,砸玻璃。”许强看着一个牛高马大的青年道。

    水牛二话不说,从路边花圃里找出一个石头,“砰”的一声砸在那奥迪车上的车窗玻璃上。

    不愧是好车。饶是水牛这等大汉砸出的石头也没能让车窗玻璃立马碎裂,只是那车子立刻止住了摇晃之式。然而水牛可不管你车子晃没晃,只是看玻璃居然没碎,举起手,又是“砰”的一声砸在车窗玻璃上,这次水牛可是把吃奶的劲都给使了出来。

    只听“哗啦”一声。那车窗玻璃立刻应声而碎。

    只见车里那毫华的真皮坐椅已经平放。一女子平躺在上面,虽然衣服才刚刚要脱还都没脱,但饶是她现在平躺着,那对足有36c的**也是高耸入云。而刚才那买夜宵的胖子提着裤子准备脱下来,经过这一番惊吓。脸上表情说不出的“好看”。

    许强笑嘻嘻的走到车边,看着那胖子道:“怎么样,下车吧,不会还要我来请你吧。”

    胖子打了一个激灵,慌忙系好刚刚解开的裤带,穿好裤子,从车上走了下来。

    他这一下车,立刻有一个混混手里拿着一把匕首抵在他脖子上,嘿嘿一笑:“怎么样,兄弟懂规矩吧。”

    虽说胖子吓得腿肚子直打颤,可心里还是明白的,颤抖着道:“别……别啊,我有钱……有钱。”说着掏出钱包,把里面的现金一股脑的全部掏了出来。

    那混混接过钱,贪婪看了一眼钱包里的信用卡,如果不是许强事先打了招呼只准拿现金的话,这小子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饶是这样,这小混混,还是扯下了挂在胖子脖子上玉佛金项链。

    许强钻进车里,看了看皮椅上的女人,女人亦毫不示弱的盯着许强,那眼神里竟没有一丝惊慌,有的似乎只有平静,好似这世上无论发生任何事情都已和她无关。

    慢慢的,许强把目光移到了女人那对**上面,女人的胸罩已经被胖子掀了一些起来,胖子离开后,胸罩竟然自然的撑开了,那对毫乳就那样毫无掩饰的暴露在空气之中,女人的**虽然很大,但形状很美。

    许强觉得自己的下体正在起着变化,他不想在这样耗下去。他努力的把目光移到女人胸部上面那颗血红的宝石上面,轻轻一扯,那条项链已经被他扯了下来。

    女人任凭许强做着一系列动作,丝毫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她的眼睛一直盯着许强的脸,眼神里看不出任何东西。

    在许强走出车门的时候,心底升起了一股异样的感觉,不过下意识的,他没有回头,也没有继续去关注这件事。

    ……

    如今,回想起这一幕,许强感觉到,这次能从外地回来,只怕还是靠着他狐假虎威的一句话:“哼,许逸尘可是我堂哥,你们敢动我!”

    虽然是混混,但是毕竟是道上混的,许逸尘这个大佬的名气,是如雷贯耳的,但是道上的许逸尘是他的伙伴吗?

    许强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但是他的话是真的,因为他的伙伴也叫许逸尘,他故意这么说,就算是被那大佬抓住,他也并非是在撒谎,因为他兄弟也叫许逸尘。

    以这样的方法,他才算是躲开了那些追杀者,回到了新集镇上。

    此时,忽然想起这些,许强忽然觉得兴致缺缺了,心中压力也变得大了起来。

    除了看到那女人一对硕大的**之外,他并没有看到什么,无非,就是抢了一条项链!

    但是那个女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