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7章 天长地久

忧郁的青蛙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醉枕香江最新章节!

    周彗敏生子当晚,前来探视的都是娱乐圈有头有脸的大人物,而相熟的明星艺人则很有默契地等到第二天才开始现身医院。

    周彗敏平素人缘就好,又兼主持《娱乐星周汇》这么多年,香港稍微出名一点的明星几乎都和她认识,所以前来探视的人非常多,其中更不乏关系一般却想借此机会和林宥伦套几乎的人。

    头一晚的探视,因为来人的身份,林宥伦并不好拦着,但今天可就没有这么客气了,为了让周彗敏更好的休息,一般前来探视的人根本连病房门都进不了就被客气地拦下。

    除了和周彗敏关系很好的几个艺人歌手之外,大部分人都吃了“闭门羹”,不过林宥伦派人收下他们送来的礼品并且进行了登记,表示自己对大家的探望是“领情”的,所以被拒绝入内的人基本也没什么怨言。

    能够进入病房的,当然是和林宥伦、周彗敏平素关系要好,这些人再出来之后也林林总总地向守在医院门口的记者透露了一些讯息。

    最先获准进入病房探视的王京出来后很得意地向媒体宣布,自己已经认林宥伦之子作“契仔”,这个消息一传出,顿时让很多有类似想法的人垂足顿胸,大骂王胖子狡猾,这样的好事居然被他抢了先。

    王京“得瑟”没多久,跟着却又有一个消息传出来,林宥伦不仅同意王京做自己儿子的“契爷”,同时也让斯蒂芬-斯皮尔伯格做了自己儿子的“教父”。

    这下子也王京跟着“消停”了。论名气斯皮尔伯格可比王京大多了,人家从医院里出来之后都没有到处宣扬自己做了林宥伦儿子的教父。王京也不好再四处炫耀。

    徐可和吴雨森都没有进到病房里。但是两人的夫人进去了。从医院出来之后,一个说林家小公子很健康,一个说林家小公子很漂亮,多余的话都没有讲。

    第二天探视到周彗敏母子的明星艺人则带出了更多的消息,比如孩子出生时候重5.7斤、周彗敏担心自己奶水不足喂不饱孩子,已经秘密请托朋友代为寻找中药催奶秘方等等。

    虽然得到的消息有限,但香港媒体一直没有闲着,报纸上围绕着“周彗敏生子”的各种话题讨论开始层出不穷。

    梅颜芳在探视完周彗敏之后在媒体面前无意说了一句“周彗敏怀孕期间身材都没大变。依旧十分漂亮”的话,却因此引发了媒体的一阵热议。

    有传言说周彗敏是因为采用力量“肥胎不肥人的怀孕餐单”才得以保持消瘦的体型,跟着这份“怀孕餐单”就成了各大媒体热议的对象,最后消息被周彗敏获知,生怕一些怀孕妈妈被误导,赶紧委托经纪人林小曼出来澄清,所谓的肥胎不肥人的说法要是见仁见智的。

    为了满足公众的好奇心,林小曼也爆出了周彗敏孕期不发胖的秘诀:“增加体重一定要慢,过度吸收营养或补品,只会肥自己不肥宝宝。”

    而媒体最关心的小宝宝的照片。林小曼只说林生一家会在合适的时间拿出来照片与大家分享,届时还会一起公布孩子的名字。让大家不要着急。

    周彗敏产后在医院调养了一周,出院红岩安保公司出动上百名保镖,严防记者靠近,而接周彗敏母子的汽车直接开到医院大厅门口,根本不给记者任何拍到宝宝的机会。

    媒体开始纷纷猜测林宥伦会用什么样的方式公布爱子照片,而在两天之后,最新一期的《明报》给出了答案。

    头版最显著的位置,一张周彗敏抱着小婴儿依偎在林宥伦怀里的照片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白皙的手指紧紧捏着报纸,一滴眼泪水划过产后虚弱的脸颊,滴在报纸上,晕染开的地方恰好就是图片上周彗敏幸福甜蜜的笑脸。

    躺在病床上的王组贤并没有在意这个细节,眼睛直直地盯着报纸上那则由林宥伦起笔署名的通告,因为在这则通告里,林宥伦除了和大家分享了喜得麟子的喜悦之外,同时还正式宣布了儿子的中文名为“林见贤”,取意“见贤思齐”。

    王组贤看到“见贤”两个字的时候,突然捂着嘴别过头去,眼泪水却像决堤了溢出眼眶。

    一阵哇哇的啼哭声,打断了王组贤情难自已的痛哭。

    “哦,宝宝不哭,妈妈就在你身边,永远都不离开。”王组贤止住流泪,小心翼翼地抱起身旁的刚出生两天的女儿,柔声哄了起来。

    病房外传来一阵脚步声,跟着房门被推开,赵雅之提着一堆营养品走了进来。

    赵雅之在床边坐下,有些焦急地问道:“怎么样,今天有奶水了吗?”

    王组贤闻言神色一黯,摇了摇头。

    女儿已经出生两天,她还一点没有要产奶水的迹象,医生为她做了一个全方面的体检,结果一切正常,最后只能把原因归结于王组贤产后情绪抑郁,所以导致奶水缺乏。

    赵雅之看着王组贤怀里的小婴儿,眼神中满是疼惜和怜爱。

    “这样下去不行,我看还是找乳母吧。”

    王组贤还在犹豫,怀里的小婴儿却又开始哭了起来。

    王组贤赶紧又哄,但是没什么效果,还是赵雅之作为过来人经验老道,先确认了孩子有没有小解,跟着就断定小家伙是饿了。

    “行了,我帮你去烫奶粉。”

    说着赵雅之便拿着放在床头的奶嘴瓶站起身,这时候眼角的余光却瞥见被王组贤匆忙放在一边的报纸,整个人一下子愣住。

    赵雅之有些心疼地看了王组贤一眼。

    “你都知道了?”

    “知道了又能怎样?”王组贤自顾自地解开衣领,将乳凑到女儿嘴边,尽管没有奶水。但让女儿含住。也能展示缓解一下小家伙的哭闹。

    “他给儿子名字取做‘见贤’。证明他心里依旧没有忘了你……不管怎么说,孩子现在已经生下来了,这件事不可能一直都瞒着不告诉他。”

    王组贤没有吭声。

    赵雅之轻轻叹了口气,正待要走,突然听到王组贤轻轻咦了一声。

    赵雅之转过身来,看着王组贤怀里小女婴口里溢出的奶汁,满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这是……怎么回事?”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也让王组贤愣了愣,一股夹杂着苦涩与喜悦的复杂情绪在心头弥漫开来。

    赵雅之刚刚点破林宥伦的心意。自己马上就生出了奶水,难道天意注定了自己这一生都无法斩断和那个男人的联系?

    ——

    林宥伦在《明报》高调“晒”出儿子照片之后,香港媒体很快又爆出了一个更轰动的消息。

    林宥伦将在今年3月正式迎娶周彗敏!

    消息一出,港台、东南亚为之轰动!

    在大陆,这则消息登上的不是娱乐版块,而是出现在了《人民日报》的头版!

    就连一向和林宥伦不对付的美国媒体,这次也破天荒地报道了这一消息,《纽约时报》的某著名评论员甚至在自己的专栏里用一种酸酸的语气写道:“即便我们中大多数人都不愿意承认,但不得不说那个中国人确实已经在好莱坞甚至整个美国拥有了举足轻重的影响力。”

    香港媒体则更加夸张,直接把这场婚礼和1981年戴安娜王妃和查尔斯王储那场“世纪婚礼”相提并论。甚至很多人都觉得,在亚洲地区这场婚礼的受关注程度会远远超过英王室的大婚。

    毕竟香港再有一年多的时间就将回归大陆。香港媒体也不需再估计英王室的感受,甚至夹杂着一些小小的怨愤——香港被英国所“抛弃”,香港人自然也无需再对女王保持崇敬,香港只是英国的殖民地,却有林宥伦这样在本土影响力远超英王室的港人骄傲,他的婚礼,自然而然就被看作是香港的“皇室婚礼”。

    在对待这一问题上,香港所有的中文报纸立场都空前一致,哪怕之前多么不喜欢林宥伦,这时候也必须将他高高地捧起来,因为这场婚礼已经不单单是林宥伦的私事,更代表着香港人的脸面。

    一时间,香港大小报纸的版面上充斥的都是关于这场婚礼的各种猜测。

    无线电视台宣布将会对整场婚礼进行全程直播,并且披露了关于婚礼筹备的一些小细节。

    婚宴将办两场,一场对外,宴请香港政商名流、娱乐圈友人;一场对内,只宴请两家的亲友,前者预计花费将会超过5000万港币,后者差不多也要花掉100万港币。再加上婚礼其他准备,价值千万的结婚钻戒,婚礼现场价值500万港币的上百万朵香槟色玫瑰花,由chanel名师亲手缝制的,全世界仅此一件的婚纱,场地布置、音响、公关、保安费用、化妆造型、酒水……预计整场婚礼将会花费上亿港币。

    如此豪奢的婚礼,让香港以外的很多人感到咂舌,但是在大部分港人看来,这对林宥伦来说并不算什么。一个可以拿出上亿美元来拍一部电影的人,花一亿港币为自己举办一场盛大的婚礼再正常不过,而且以林宥伦如今的身家,这只能算是一笔“小钱”。

    相比起这些奢华的婚礼布置,大家更关心的这场婚礼所带来的巨大影响力,据说原本定于3月中旬举办的金像奖颁奖典礼也因为这场婚礼而延期,为此金像奖组委会还专门召开了一场新闻发布会来解释。

    在现场,担任今年金像奖轮值主席的杜琪锋在被记者问题颁奖典礼延后是否和林宥伦大婚有关时,语气颇多无奈:“其实我们也不想这样,但是原定的颁奖典礼的日期就和林先生的婚礼在同一天,如果不延期,无论是颁奖人还是领奖人估计都会缺席一大批……大家一直说金像奖是香港人的金像奖,但在这里我想要特别提醒大家一点,从第四届金像奖开始。这个奖项的性质就已经公共承办变成了私人所有。金像奖是香港人的金像奖。但更是林先生的金像奖,金像奖颁奖典礼为林先生的婚礼让路,于公于私都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杜琪锋此话一出,立刻引发了媒体的极大争议,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林宥伦这些年刻意减弱自己在金像奖主主办事务上的存在感,以至于大家都忘了当年正是林宥伦主动接手快要办不下去的金像奖,然后这才有了金像奖长达十年之久的辉煌。

    “这个杜琪锋,好好的提这事干什么?还嫌我现在麻烦不够多吗?”林宥伦弹了弹手里的报纸。对着电话那头王京抱怨了一通。

    周彗敏抱着儿子走进房间,林宥伦心急过去看儿子,也不管事情还没有说完,简单和王京招呼了一声就挂掉了电话。

    “乖仔,来爹地抱抱!”

    从周彗敏怀里结果儿子,林宥伦俯下头在小家伙脑门上轻轻亲了一下,没想到这么一下却搅醒了小家伙的好梦,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

    “哦,乖仔不哭,来。妈妈抱!”

    周彗敏心疼地将儿子抢了回来,哄孩子的同时还没好气地瞪了林宥伦一眼。

    林宥伦无奈地耸耸肩。表示自己并不是故意的,周彗敏这才没有和他计较。

    好不容易把小家伙哄得安静下来,周彗敏轻轻将他放在摇篮里,然后走到阳台上,从背后抱住了正在吸烟的林宥伦。

    林宥伦掐灭香烟,转身将周彗敏抱在怀里。

    “怎么了?”

    “最近这两天,我总有点心神不宁。”

    “我还以为只是我有婚前焦虑症,没想到你也……”

    林宥伦话还没说完,周彗敏抬起头就打断了他。

    “不是因为这个,而是最近我知道了一件事,然后一直犹豫着要不要告诉你。”

    “如果你不想讲,那就不要说了。”

    林宥伦摇摇头,他并不想探究这件事,只是单纯的不想让周彗敏有什么烦恼。

    周慧敏心头一暖,重新靠进林宥伦怀中。

    “我也曾想过要把这件事一直都瞒着你,但我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那样太自私了……我知道你一直都没有忘掉小贤,所以去加拿大吧!在结婚前,你应该去看一看她!”

    林宥伦有些诧异地看着周彗敏,“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周彗敏紧咬着嘴唇,“你给儿子取的名字我就知道,你一直都没有忘了她。”

    林宥伦抿着嘴没有说话,心中虽然谈不上不后悔,但却也对周彗敏却感到十分的愧疚。

    “我不想和别人分享你,但更不想你一辈子都活得不开心!”

    说这话的时候,周彗敏的泪水终于忍不住地流了下来。

    林宥伦温柔捧起周彗敏的脸,手指轻轻帮她抹去脸颊上的泪珠。

    “为什么?”

    “林小姐前天来找过我,她告诉了我一件事,但是在我告诉你这件事之前,你一定要答应我,不能够怪之前瞒着你这个消息的人,因为她们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好!”

    似乎猜到了周彗敏要说什么,林宥伦沉默了。

    良久之后,才听到他沉沉的叹了一口气。

    “好吧,我答应你。”

    “小贤在离开香港之前已经怀上了你的骨肉,红姑、芝姐和林小姐都知道这件事,因为当时担心你做傻事,所以她们都决定要先瞒着你。”

    周彗敏以为自己说完这番话之后林宥伦的反应会十分激烈,可没想到林宥伦此时的目光却出奇的平静。

    “是个女孩?”

    周彗敏默然的点点头。

    林宥伦眼神中突然涌起一股沉郁的悲伤,也不知道因为那个孩子,还是因为身边女人居然联手骗了自己这么长时间。

    过了许久,他才开口问:“那个孩子后来怎么样了?”

    这么问的本身,其实就掩藏他对事情的某种不好的预判,只不过他心里仍旧存了一丝的侥幸,想要听到一个不一样的答案。

    “就在儿子出生后一星期,小贤为你生了一个女儿!”

    林宥伦身形一颤,双手紧紧地握住了周彗敏的胳膊。

    “你说什么?我还有一个女儿?小贤为我生了一个女儿?”

    周彗敏神色一黯,低着头没有再说一句话。

    林宥伦见状,只是紧紧地抱住周彗敏,想要以此来减少自己心中的愧疚,而此时此刻,他的心思却已经飞向了遥远的加拿大。

    ——

    医院花园里,赵雅之陪着王组贤出来散步。

    “真的不打算告诉他?”

    “我觉得现在这样很好啊,什么都不想,只希望女儿能够健健康康地长大。”自从开始母乳哺育之后,王组贤身上更多了一份母性的柔和,连带着心态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我可不相信你真的已经发下了,要不然干嘛背着我偷偷关注香港那边的消息?”赵雅之看了王组贤一眼,眼中闪过一丝狭促的笑。

    “我看报纸和这个有什么关系?本来我是想关心一下香港那些朋友的近况,谁知道香港媒体最近就像没别的事可做,翻来覆去都在说那件事,我有什么办法?”王组贤努力装作一副很无所谓的样子,但眼神中的局促却出卖了她。

    赵雅之捂嘴笑了起来。

    “这话我怎么听着有一股浓浓的醋味?”

    “哪有!”

    王组贤气得直跺脚,正要反驳,却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糟了,出来时候光顾着喂饱小家伙,忘了给她检查尿布……不行,我得赶紧回去!”王组贤现在一颗心全都系在了女儿身上,才出来一会就开始各种担心。

    赵雅之知道王组贤紧张女儿,便和她一同返回。

    在房间门口,两人遇到了一个熟人。

    “林小姐,你怎么来了?”

    王组贤见病房门开着,林智玲却只是站在门口,心中不禁疑窦大起。

    林智玲没有直接回答,却朝房间里努努嘴。

    “小家伙刚醒!”

    王组贤像是突然想到什么,猛地推开门。

    房间里,一个男人抱着女儿,正抬起头,朝她微笑。

    王组贤愣住了,她咬紧牙齿,眼泪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这几个月来,她无数次梦到林宥伦来找自己,可总是梦醒愿破,如今令自己魂牵梦绕的面孔出现在眼前,简直让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来做什么?”王组贤强忍住心中飞扑到林宥伦怀里的冲动,无力地倚靠在门边。

    林宥伦小心翼翼地将襁褓中的女儿轻轻放下,见王组贤这般痴心流泪的模样,想要像以前那样哄她笑,可自己眼眶却先湿润了。

    “这些年我一直在做一个长长的梦,但是没有你,这个梦就不算完整……我来这里,就是为了守住你,不然我这梦,总有遗憾!”

    (正文完)(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