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情动,妄妹勿深爱

红色有角的幽灵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洛丽塔教士最新章节!

    看在我每天写到吐血,两本书一起更的份上多给点推荐、点击、评论啊!

    这本书的主线是妹线,所以想看教士x教士的请说一声,我会写别的教士的-

    -~

    ————

    清晨十分的舒服,淡淡的阳光闪着金黄色的秘密。

    大街上面全部都是人,他们有秩序的一步一步的走着,不着急也不缓慢,很多人都是面无表情的,或许这也是和除了是家人之外的生物交谈时唯一拥有的表情。

    桑德拉走在街上面,迎来的目光除了敬畏之外已经没有任何的了。洛丽塔教士都很漂亮,但却无论如何也没有人敢出言调戏的,因为洛丽塔教士已经成为了一个另外的种族,人类之外的族群。

    脱离与人类身份的感觉并不好受,或许用另外一种通俗点的话来说就是,你根本就不会喜欢这种感觉。一个人走着,大街上的人看着你的眼神不是逃避就是逃避,就好像你并不是一个听从命令的猎犬而只是一条疯狗一样。

    仅仅走了一下会桑德拉就已经加快了脚步,她的新家位于黑城榆树街六百六十六号,而她的妹妹也早在刚得到这栋房子之后搬了进去,虽然桑德拉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妹妹有点不情不愿的,但是她还是说服了妹妹,她说,原来她们住的贫民窟不安全,如果能够在上流社区榆树街有房子的话,那为什么还要住在下层呢?

    虽然她看的出来自己的妹妹很想再反驳一下,但是桑德拉已经失去了姐姐了,她不想再失去自己的妹妹,而这个坚定的想法从她的眼中表达了出来,她的妹妹杰西卡也看得出来,这是一个无法拒绝的回答。

    如果拒绝,很有可能这个连性别都失去了的哥哥会彻底疯掉。

    幸运的是,桑德拉除了越来越聪明之外没有什么恶性的影响。

    ————

    榆树街大道

    也是旁人常说的洛丽塔大道,因为这条大街上面住的人全部都是洛丽塔教士或者她们亲属,这条大道的两个路口都有十分严格的安保措施,平均每天都会由五个洛丽塔教士组成的安保队伍巡逻,可以说即使反抗军倾尽全力也不一定能够进入到这个地方。

    而里面的设施十分的完善,而最让人心满意足的敌方就是里面还有运动设施,例如网球场和室内游泳池。

    榆树街大道离最顶级的社区仅仅只有一步之遥。

    ——

    碰!

    咚!

    碰!

    咚!

    走到了家,桑德拉发现自己的妹妹不在家,于是立马联想到了自己妹妹对网球的喜爱,就走到了网球场,果不出其然,自己的妹妹穿着短裤和运动背心,带着遮阳帽正在球场和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打网球。

    “结束。”

    站在高处做裁判的洛丽塔教士开心的挥舞了一下手中的小旗子,全部了杰西卡获胜。

    这位教士没有穿着一层不变的黑色教士服,而是换了一件花格子衬衫与夏威夷短裤,显得十分青春靓丽,不过一般来说这样轻松简便的衣装也就是在榆树街里面能看得见了,洛丽塔教士在外面都是穿着教士服或者主色调为黑色或灰色的严肃服装。

    “杰西卡获胜!”

    杰西卡露出阳光的笑容走到了网附近伸出手和自己的对手友好的握了下手,而桑德拉则有点惊讶,自己的妹妹打网球居然比一个洛丽塔教士要厉害?

    “杰西卡!”

    清冷的声音,但是却柔软无比,听的周围的人有一种想要把发出这种声音的女孩子压倒在地狠狠蹂躏的想法,一种犯罪的一种违背道德的,却有无比刺激诱人的想法。

    杰西卡吓了一跳,转头看着那边,穿着黑色教士服,有着完美长相与黑色长发的女孩在叫她。她是谁?杰西卡有点迷茫,但是看见那对挂满关心和开心的淡灰色瞳孔与象牙白皮肤之后她知道了,这是汤姆,不过现在叫做…

    “嗨,桑德拉。”

    说完这句话之后,杰西卡用着极快的速度抓着桑德拉的小手往家的方向走了,临走前还大声的说:

    “嘿,明天见,佛洛依德教士!”

    剩下的那个女孩子有点莫名的看着自己的手,然后看看裁判,疑问的说了句:

    “那是桑德拉教士?”

    ——

    “那个,能不能别抓得那么的紧……”

    桑德拉弱弱的说了一句,而她的妹妹进了房子之后,一把反锁了房门把她压在了门板上面。

    她嗅着桑德拉的味道,喘息着就像是一阵暖和的热的吐息,就像是巨龙的呼吸,只不过这个却是天使的,爱的天使的暧昧喘息。杰西卡抱着紧紧地,她也怕,怕一早起来这个原本的哥哥就化为了乌有,连眼前这幅美丽的模样也化为了虚无,连仅有的影音也只存在在自己的耳里。

    “我好害怕,我好怕,我害怕你像是干枯的流水、枯萎的玫瑰,仅仅留下唯美便消逝不见了,我好怕你和莉莉娜姐姐一样,某一天仅仅留下了黑色的教士服挂在这里,就走了,不说任何话不留任何遗言的随风而死,仅留在我记忆中,梦中。”

    杰西卡的哭腔让桑德拉也想哭,但是她没有,男子汉是不能哭的,因为她的背后不但要背着自己的背包,还要背上妹妹的。

    她尽量的温柔地说道:

    “不要怕,不要哭,我会陪着你的,永远永远陪着你的,我发誓即使苍穹落下天使坠落,我也会第一时间到达你的身边,以为你是我的妹妹,我最宝贵的……”

    “噗。”

    “…笑什么?”

    杰西卡擦了一下眼睛笑着说:“就像是娘们。”

    桑德拉翻了个白眼:“别这样。”

    下一秒她睁大眼睛,因为自己的妹妹在她的嘴唇上啄了一口,她有点惊恐的说道:

    “杰西卡!你干什么?”

    而她的妹妹也睁大眼睛,疑惑的说道:

    “怎么了?哥哥?”

    桑德拉脸有点红的,她捂着嘴巴轻声说道:“干嘛亲我?”

    杰西卡报以一个温柔的笑,笑嘻嘻的:“以前都经常吻啊,那时候我们还是兄妹呢,现在是姐妹那不是更应该亲近一点吗?”

    吓了一跳,为什么,为什么会无法控制自己吻上去,还好,还好这是个浅尝即止的吻,自己可以说是亲情的吻,那么,那么下一次怎么解释?

    等等,为什么会有下一次?

    偷偷的,杰西卡不动声色的扫了眼自己的姐姐,从哥哥变成的姐姐的嘴唇,有点丰润,但还是略显单薄。性感不足但却惹人怜爱。

    下一次,就用好想你这个借口吧?

    偷偷的,杰西卡这样子决定着。

    桑德拉奇怪地看了眼自己的妹妹,似乎有点走神,不过…

    真是可爱呢,明明以前我还能够单手举起她呢。

    但是,现在,要两只手,而且只是抱起来,更有可能,看上去像是我自己在对着妹妹撒娇也说不定呢。

    桑德拉再次无奈的看了眼杰西卡,她至今也不知道,做一个女孩到底有哪一点好的,为什么杰西卡一直那么开心而自己变成女孩之后却一直那么的苦逼。

    “啊,我都忘了。”

    桑德拉忽然喊了起来,不过杰西卡发现了她自己都没发现的事情,她现在叫唤的时候也习惯把小手掩住小嘴巴,动作变得小了很多。

    “杰西卡,这些放你那。”

    她掏出了钱袋放到了杰西卡手中,而她的妹妹呢?已经有点目瞪口呆了,杰西卡打开了钱袋不可思议的喊道:“60金镑?”

    “这工资也太高了吧?”

    杰西卡有点纠结,她去杂货店打零工也就100镑每个月,和她的姐姐相差了整整30倍。

    桑德拉点点头:“是有点多,所以多去买点衣服,买点东西…”

    “那,为什么要把钱给我呢?”

    “因为我害怕,如果,如果我像莉莉娜那样走了的话,你能够用得到我的每一笔钱…”

    “…我希望,假如我去世了我留下的不仅仅是黑色教士服和…呜?”

    又吻了,自己妹妹又吻了自己。桑德拉大脑有点空白,呆呆的看着妹妹。

    不应该的…这,不应该的。

    “姐姐,别多想。”

    杰西卡轻轻地,含着她姐姐的耳垂轻语道:

    “你,不能死。”

    “你也不会死。”

    为什么,她的眼中有一种占有欲?是,是想要霸占着姐姐么…

    害怕的桑德拉把头扭了过去,低声地说:“我该走了。”

    并轻轻推开妹妹,往外走去。她忽略了很多,或者说不敢看很多东西,例如她妹妹那完全不能用亲情说明的眼神,那种眼神,仿佛男子看见美丽女子时的眼神一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