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叔叔,我错了

红色有角的幽灵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洛丽塔教士最新章节!

    jing察叔叔我错了!不要查我水表

    ————

    “整装待发了吗?桑德拉教士。”

    “是的,教士。”

    巡礼室,这和一般的教堂的巡礼室可不一样,因为一般的教堂的巡礼室是不会挂上数以千计的枪支在墙壁上面的。

    “al-47,最稳定和耐用的突击步枪,装弹量标准30发,而我们教士用的是装弹60发的双弹夹版本,并且我们将枪托去除,因为洛丽塔教士的臂力足以将这样的突击步枪当做全自动手枪使用。”

    “rpk标准火箭筒,最棒最简单用的玩意儿,教士们叫这玩意儿烟花,教士特制版是将弹头的前端加入了感应金属,这使我们可以用念动力一定范围内控制它的攻击目标甚至改变弹道。”

    “adf格林,重机枪,太笨重了,很少教士会选择携带但是如果是一个小队出击的话,就一定会携带,我们所使用的是每分钟八千二百发she击速度的最高级格林,总计三个弹药箱足够she击五分钟。”

    看着欧菲利亚教士不断地介绍武器,桑德拉疑惑的问了句:

    “教士,我们是去打仗么?”

    欧菲莉亚看了她一眼,眼睛微微眯起:

    “不排除这种可能xing,桑德拉教士。”

    “每次洛丽塔教士的任务基本都会变成强攻,即使我们暗杀成功了,也有可能变为强攻,不为什么,就因为战士的鲜血会沸腾,而我们的血液接近冰封,就那么简单。”

    桑德拉疑惑的说了句:“狼狩?”

    “对的,桑德拉教士,得到最多猎物的动物总是荣耀的,即使野狼也是如此。”

    桑德拉微微抬头看着武器,慢慢说道:“那的确,我们需要更多的武器。”

    ————

    “目标房屋附近已经清空!”

    “你们杀了他们吗?”

    “当然。”

    看着倒了一地的保镖的尸体,桑德拉有点无言,她低声说了句:“我还以为我们是暗杀的……”

    和她站在一起,抱着黑seh4a1的波奈尔教士冷漠的说:

    “没有用rpg,带了消音器,这已经算是暗杀了。”

    “能够杀到这种地方的人只有洛丽塔教士,但是如果我们带了消音器,做事不明显的话,那么也没有人敢指出我们来。”

    为什么?

    并不是,为什么波奈尔教士会这么霸道,而是为什么…洛丽塔教士的工作xing质似乎改变了?从低调变成了高调的呢?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洛丽塔教会已经开始变质了吗?

    抱着这个疑问,桑德拉却没发问,点点头,拉起黑se的教士服,慢慢往上走,隔着黑se的皮手套抚摸着东西感觉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和雾里看花似的,有看见,却不敢肯定那东西存在。

    通过洛丽塔教士超乎常人两倍的身体素质,桑德拉轻松越过围墙走进了这栋并不算豪华的房子。

    屋子的前面是一小片花园,里面种着违法的红se玫瑰花,或许因为屋子的主人犯了罪,今天才发现了?

    还是说平时见到这些明明是无罪的花朵心存怜悯呢?这很难说,因为无数这样那样的问题让人心情低落,而花朵,却能够给你排忧解难,你看着的时候心情会好,你不看的时候也不会觉得遗憾,这样美好的事物毁掉那岂不是太可惜了?

    深吸一口气,拔出手枪推开房门,走进了这栋别致的小屋子的唯一一个房间。

    推开门进入之后,看见的是一件很温馨布置的小房子,整个房间充满一种小女孩的味道,很多地方用着暖se调来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

    “欢迎,欢迎,我的朋友…我应该怎么称呼你呢?”

    坐在沙发上面,端着一杯热牛nai的女人温柔地看着她,桑德拉看着她,眼睛微微放大了点,相信她,这有一定的疑惑和不解在里面,但是她相较于她那些前辈多了一个很大的优点,她总是很有耐心。

    她张开嘴巴,发出几个单词:

    “桑德拉。”

    “哦?桑德拉。”因特古拉嚼了两遍这个名字,就像是一种美妙的词汇,她微笑的点点头:

    “嗯,很好听的名字,桑德拉教士。”

    因特古拉站了起来,拉开椅子对着桑德拉说道:“坐下来吧,你要杀了我只要扣动一下扳机。”

    “而我反杀你是完全不可能的,第一,我已经26岁了,还是这副小女孩的样子,我可不是你们这些洛丽塔教士,即使如此看上去年幼也拥有巨大的力量。”

    “第二点就是,我早就知道自己会死,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教会和zheng fu才会给我找一个适当的理由去死。”

    “最后的一点是,来杀我的是这么一个可爱的女孩子,我还挣到了呢。”

    说着说着,连她自己都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桑德拉郁闷的低下头。

    这张漂亮的脸蛋和已经变成女人的身子,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别人认为自己是男xing的吧?虽然十分的失落,但是桑德拉还是很快的调整了过来。因为她还有一个妹妹,还有一个需要她照顾的妹妹,这样一想的话,仅仅只是变成女人的话,还是能够接受的。

    自己所拥有的,只有妹妹了。

    虽然,妹妹看自己的眼神变得很奇怪,总是莫名其妙的贴上来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以前根本不会有的亲密动作,但是,她很喜欢自己的妹妹。她很喜欢自己的妹妹,她愿意付出一切保护住家中的小公主,这一点她是和莉莉娜一样的。

    “因特古拉是么?你还真看得开。”

    桑德拉平静的说道,而因特古拉也平静地答道:“还有什么看不开的?”

    “掩饰,遮蔽,真相模糊不清。”

    “从法庭到媒体都在粉饰太平。”

    “我说了一句真话引来的杀身之祸,你知道吗,那些高官的照片我有一大堆,所以这一次只不过是抓到了确凿的证据要求你们出动而已。”

    “洛丽塔教士,你们都被高层给利用了。”

    桑德拉听着这句话,似乎也笑了起来,这种笑容很惨烈,只有对面这个女人能够看得懂的笑:

    “洛丽塔教士,就是zheng fu的鹰犬,我们要做的不是听你在这里策反我,而是听你说动机。”

    “我可以杀了你,只不过我想听故事而已,如果zheng fu机关要我们血洗这条大道并且一个活口不留的话,即使三岁的小孩我也能够下得去手。”

    “看来,洛丽塔教士的确和传闻中的一样,你们难道不是来自平民么?”

    因特古拉语气变冷,有点冷冰冰的说道。

    桑德拉则答道:

    “我们来自,正义。”

    因特古拉看着她,说道:“安置罪名,然后关禁闭。我们是叛逆,这样就变成了合理,你们所做的一切,都在残踏in zhu这四个字。”

    “如果我犯了罪,我可以花钱找人替我顶罪,而如果我没有花钱找人替我顶罪,那么一个小小的罪也有可能被判成了死刑,而有钱人只需要花钱,一切就没有事情了。”

    “站在法庭之上,花钱了,那么被强_(:3」∠)_jian的女子可以被说成出来卖,犯罪者可以把轮_(:3」∠)_jian说成轮流发生关系,连xing都可以免了。”

    “我说这些,只想告诉你,这里真的不存在正义。”

    砰!

    桑德拉点点头,收起手枪对着耳麦说了一句:“结束了。”

    她看着地上表情还很惊讶的因特古拉,遗憾的摇摇头:

    “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却毫无意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