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会的故事

红色有角的幽灵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洛丽塔教士最新章节!

    今天太累

    没有丧尸娘

    ————

    你站在远处,只想从远处看那盛开的雪梅,你是不会体会到那种近距离观摩的震撼与美的。

    长长的眼睫毛看上去让她整个人可爱了许多,薄薄的嘴唇似乎有点点外翻,她的眼角下面有一颗很小很小的几乎看不见的痣,细腻的皮肤纹理就像是晶莹剔透的水晶,但是又更加的柔软,如果有一个会欣赏艺术品的人的话,她会彻底为之着迷。

    奥杜因就是这个会欣赏艺术品的人,她走得越近,她就发现眼前这个名为桑德拉的女孩到底多漂亮,美得让人心碎。

    轻咬下唇,连奥杜因都要如此才能摆脱这种诱惑力,这个一代的洛丽塔教士往周围偷偷扫了一圈,她这个动作十分的隐秘,谁都没有发现。她发现大部分人看着桑德拉的眼神虽然是很惊艳,但是却没有自己这种沉迷和被诱惑到的神情。

    难道…她是故意诱惑自己的?

    这个想法刚刚一浮起,奥杜因的心跳的就如同小鹿乱撞一样。

    其实,这只是其他人对桑德拉的第一印象没有那么完美而已,平时她们看黑教士服的桑德拉看太多了,虽然现在是被惊艳了,但是她们也早知道桑德拉很漂亮,所以说有了一定的‘抗性’,而奥杜因平时几乎就不出门,自然是不知道有这么一个漂亮的新人,只知道实力不错,念动力挺强的。

    为什么,为什么她一直看着我?

    桑德拉有点呆呆的看着奥杜因,对方的眼神一直看着自己的脸,似乎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奥杜因有着和自己同样黑色的头发,完美的绯红色瞳色,她的眼睫毛很长,但是却是有点往下垂的使她看上去有点疲倦的睁不开眼睛的样子,好看的两片嘴唇有点小,樱桃小嘴就是这样的吧?她的脸型十分的瘦削,这就是她可爱之后显得十分有威严的一个原因吧?她的皮肤就像是上等的羊脂白玉,尚若你是一个懂得女人的人,你会被她迷住的。

    桑德拉不知道懂女人是什么意思,但是她知道,自己的心跳得好快,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优雅集美丽帅气一体的女人,奥杜因那种气质即使有一个和她完全相同的人也是学不来的吧?

    可爱的年轻教士低下了头,有点害羞的不敢和奥杜因对视。这个小小的动作却让奥杜因更加沉迷,在她看来这种有点点害羞的女孩才是最可爱的,最值得怜爱的。

    两个人维持各自的动作,过了一会儿才被赛琳娜打断:

    “哈,看来奥杜因教士对桑德拉教士的印象很好嘛,请起舞吧,不要再研究怎么搂对方了,桑德拉教士体型那么小~你怎么都能搂的住的吧?”

    赛琳娜早已经看出来似乎有点不对劲,奥杜因似乎有点,有点……喜欢上桑德拉了?

    她有点苦涩的想,她打断这两个人这一个小小的默契的时候,心中居然不是对朋友找到一个值得去喜欢的女孩的高兴,居然是嫉妒,为什么呢?为什么自己会去嫉妒奥杜因呢?

    难道是因为这个叫做桑德拉的女孩子真的太漂亮了?让自己这颗许久不会悸动的心,悄悄跳动了一下…

    “请奏起音乐吧!让我们今天的晚会正式的,开始吧!请各位玩的愉快,还有的就是,一会可以和我吃个饭吗~桑德拉教士~”

    开玩笑一样发出了邀请,赛琳娜一开口就有点惊讶,自己居然最后面有点任性的这样说,如果对方不答应的话这个小小的捏他可就失败了,这种低级错误可不是一个主持人犯的。

    但是幸运的是,桑德拉人的确很好,看出来这一点就点点头,小声地说了声:“好的。”

    这种温柔,让赛琳娜再次羡慕起奥杜因起来,为什么奥杜因是洛丽塔教士而自己不是?如果自己也是洛丽塔教士的话……

    那我一定要和桑德拉跳一支舞。

    “请把,桑德拉教士。”

    奥杜因微微弯弯腰,她身高有160,比桑德拉高一点点,她微微弯腰正好让自己的眼睛和桑德拉的眼睛处于同一水平线上面。

    那绯色的瞳、那优雅勾起的唇角、那伸出的优美的手,让桑德拉不自觉的把手放到了对方手上,台下再次响起一些口哨声和欢呼声音,可能平时的生活的确把洛丽塔教士们憋坏了,她们在这个节日上面疯狂的诽谤着自己的上司们之间的关系啊之类的。虽然还真有不少真的是猜对了。

    “你跳男步还是女步呢?”

    奥杜因这样问道,语气很是温柔。

    桑德拉想想,自己以前是个男孩,所以还是她来跳男步吧,于是她说道:“男步吧。”

    初代的洛丽塔教士嘴角微微一弯,将桑德拉怀里一拉,看着对方一个踉跄倒在自己的怀里,桑德拉优雅的说道:“人总是有身不由己的时候,教士。”

    手慢慢搭上了桑德拉的纤腰上面,轻轻搂着,感觉怀里的桑德拉一下脸红了,喘息声有点大,奥杜因有点受不了的再次轻声说道:

    “别这样撩人,教士,我怕我会把你就地正法了。”

    体内的小美人一瞬间就僵硬了,看着这个家伙可怜巴巴一点一点机械地把头看向自己,奥杜因开心的笑了笑:“骗你的。”

    音乐慢慢响起,奥杜因搂着她的腰跳了起来,两个人的舞技并不算是精湛,甚至桑德拉的女步根本不能算是会,但是奥杜因通过那么久,她和塞丽娜还经常的聊聊怎么办节目,有一句话奥杜因记得很清楚那就是:“观众看的是什么?无非就是能够让她们兴奋起来的东西。现场表演和电影电视剧完全不同,和广播剧倒是有点像,如果真的不会的话,那么你就卖卖腐卖卖百合,让全场都沸腾就好了。”

    轻轻一拉,再次把桑德拉捞到怀里,轻轻埋下头做了一个像是嗅着对方头发的动作,全场几乎都在吵闹着,有尖叫有喊声,奥杜因平时那种从来不失威严的行为规范使得她的迷恋者也不少,眼下这些优雅而不缺乏一种直白的挑逗动作对于现场来说的确十分的有效果!

    只不过,可怜了桑德拉了。

    她有点脚软的被奥杜因扶着,她感觉自己像是一个提线人偶一样,简直被对方操纵着,恐怕对方即使吻自己都…

    “哇!”

    全场再次喧哗,因为奥杜因将自己的双唇轻轻盖在桑德拉的双唇上面,轻轻吻完了之后,奥杜因用念动力做了一个简易的看不见的喇叭,一喊:

    “今天,各位玩个痛快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