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诉你气人二字如何写

红色有角的幽灵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洛丽塔教士最新章节!

    这两天状态不佳,真的没想到会有人真的私信骂人来着=。=简直,让人蛋碎

    谁我也就不说了

    书嘛,我继续写,就为了气你也要写=。=

    ————

    “开火。”

    沉默。

    “开火!”

    回应的,还是沉默。

    “开火!都给我开火!”

    终于,第一个洛丽塔教士流着泪,端起枪扣动了扳机。

    洛丽塔教士制式微冲喷出了一道道火舌,和地狱之中恶魔伸出的火舌如何的相似?

    惨叫声与痛苦的呻吟的声音,还有哭声和喊声,这些声音充满了不理解,充满了疑惑与质问。

    平时这些声音总是教士们最喜欢听到的,无论是变异的怪物的惨叫还是反抗军的惨叫,她们视为一种荣耀,但这次,没有荣耀。

    因为仅仅只是一场屠杀,没有任何荣耀可言的屠杀。

    这一天结束之后,六十二名洛丽塔教士申请披上黑袍,前往黑城之外的边境防守边境,与变异生物战斗,直到她们死亡。

    ——

    “为我们的黑袍姐妹们送行,她们是勇士,她们为了黑城的安全将会在边境线上防守十三年,每过十三年才能回家一次,如此的寂寥如此的恐怖,啊,姐妹们啊,我们会为你们点亮蜡烛,如果身死,起源见。”

    都很年轻。

    桑德拉靠在墙上看着这些申请前往边境线的黑袍洛丽塔教士,她们的脸都很年轻,都很漂亮。但是她们将会在黑城的边境线上防守一生,过一辈子的艰苦的生活。

    “这不公平,奥杜因教士,作出决定的是高层,但是承受责骂和痛苦的是我们洛丽塔教士,这不公平。”

    奥杜因站在她的身边静静地看着黑袍洛丽塔们离开,她已经见识过很多次这种场景了,边境可不是什么好的地方,她们要和变异的怪物作战,虽然她们拥有无限的勇气,但是在可怕的兽潮面前依旧不够看,更何况…

    奥杜因眼中闪过一丝恐惧,这令她这个初代都无比害怕的事情,又要再次发生了,这一次,她必须要做好一切的准备。

    “世界上没有公平的事,桑德拉教士。秩序兵们如果不暴力执法的话又有多少人会把他们当一回事?做了决定的是高层,我们也不过是一些无辜的人罢了,而秩序兵之中或许还有一些败类,而我们却完全没有。”

    桑德拉赞同的点点头:“从前我也总是认为秩序兵是坏人,洛丽塔教士也是坏人,只有高层是好人,现在看来却又翻转了。”

    带着龙冠的黑色洛丽塔教士拍了拍身边年轻的教士的肩膀,她这难得出来一趟的时光,就用来和这个小年轻谈一谈吧。

    “走吧,桑德拉教士,我们去喝一杯…”

    “…奥杜因教士,我记得我们是……”

    对着桑德拉的怀疑的脸,奥杜因罕见的嘴角弯起来,开心的笑着说道:

    “偶尔来一杯不是什么大事,何况洛丽塔教士的教义的第一条不是不准杀害无辜么?破了戒我们就继续下去…反正……”

    忽然,奥杜因不说话了,她看着桑德拉。而桑德拉立马反应过来,奥杜因刚才说漏了嘴,但是她也没有表示出来,只是有点疑惑的问道:

    “教义?我没见过有这种东西。”

    奥杜因回过头,继续往前走,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然后说道:

    “好女孩,我们的教义从来没有给洛丽塔教士看过,起码是除了我们初代之外的其他洛丽塔教士,我们只是口述部分内容,因为我们本来只不过是一支对抗变异怪物的部队而已。”

    两个人互相扯着一些无聊的话题来到了酒吧…桑德拉不敢置信的说道:“你居然在教会里开了一个酒吧?”

    奥杜因得意洋洋的哼了哼:

    “我们连刑罚室都有。”

    桑德拉还是有点傻傻的坐在舒服的真皮沙发上面,看着奥杜因挥挥手用念动力扯过来一瓶酒水:

    “西维尔东城干红,元首特供。”

    眼角抽搐了一下,桑德拉接过刚倒满的酒杯轻轻抿了一下:

    “味道真的不错,没想到瑞法莉拉元首连这些都给你了……”

    看着可爱的小口小口喝着酒的桑德拉,奥杜因露出坏笑:“我偷的。”

    “噗!”

    早有准备的奥杜因灵敏的躲开了桑德拉的‘喷射’。

    看着对方擦擦嘴角有点像是被惹毛的小猫一样炸毛的喊道:

    “偷的?”

    这声音简直快要高八度了,奥杜因赶紧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

    “小声点,是偷的。”

    咳嗽了一下,桑德拉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初代洛丽塔教士,这样尊贵的东西还需要偷东西?而且还是偷元首的?

    “你去买不行嘛……”

    桑德拉小声地说道,她也觉得自己反应太大了。

    奥杜因眼中带着笑意,摸了摸桑德拉的小脑袋说道:“这个城市哪里能买到不掺水的酒?”

    桑德拉把头埋得更低了:

    “貌似…只有元首的特供里面吧?”

    “是的,不过这也算是老本行了吧?”

    奥杜因自讽的说道,然后也把杯中美酒一饮而尽。

    “老本行,奥杜因教士,你以前是个……”

    奥杜因点点头:

    “嗯,我在成为洛丽塔教士之前是一个小偷,你可以叫我奥杜因,不用加教士的,桑德拉。”

    “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了,法兰西陷入绝境,面对新纳粹的进攻法兰西使用了所有的力量,连小孩都派上了,代号为:孤儿院的非人道部队,我就是其中的一员。”

    “孤儿院部队,是全部由孤儿编组而成,训练小孩子三个月教会了怎么对准敌人扣动扳机之后,就派上战场,而我和几个小姑娘学得快,知道怎么匍匐前进,就活了下去,我们十一岁进到了‘孤儿院’,我们活了整整五年,五年,我们见到数不清的孩子和我们一样的孩子死在了‘孤儿院’,甚至后面法兰西帝国连最后一条遮羞布也褪去,将市民派上战场将市民的孩子派上战场我们也依旧活着。”

    “而最后面,战争终于结束了,美利坚共和国灭亡的同时也放出了无数的核弹,同时打击世界各地,法兰西帝国也释放了核弹,这场战争没有赢家,我们‘孤儿院’部队最后残留下来十六个人,在核辐射中死掉了六个男孩,然后在之后的冬天饿死了两个女孩和四个男孩,只剩下我和其他三个女孩。”

    “我们太饿了,我们吃掉了一个比我稍微矮一点的,但是还是很饿,由于当时的我手中还有一把一发子弹的手枪,她们两个不敢对我动手,于是我们三个只能去寻找别的吃的,我们发现了变异的怪物,它也很饿。”

    “我用了最后一发子弹将它杀了,我们开心的将它剥皮吃掉了,但是我们也有了一些变化……”

    “我们用它的獠牙杀了很多的变异的怪物,吃了很多的怪物,但同时我们也感染上了一种可怕的疾病,我们开始变得和死人一样,我们很害怕,每天都在看着‘自己’逐渐死去…直到我们找到了六块银白色的钢铁,不能说是铁,因为它们看上去和快要融化的冰淇淋差不多,我们呆着这些东西旁边的时候,痛苦减少了,我们‘活’了。”

    “最后我们试着将它带走,但是只要不是我们直接接触它,我们就会觉得痛苦,于是在我们三个中最无法忍耐痛苦的一人‘吃’掉了一块之后,我们也陆续的吃了。”

    “这就是初代洛丽塔教士,我们活了下来,拥有超人的体力和超人的反射能力,我们成为了新世界的适应者。所以洛丽塔教士说不上荣耀和正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