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治男科,到安佳

青子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茅山神婿最新章节!

    奶白色的埃尔夫保姆车缓缓穿过一处菜市,驶到一条年代久远的老巷子口,便进不去了。

    巷子实在太窄,即便勉强开进去,也无法容纳另外一辆车与它擦身错过。

    “黄师傅,要不您找个附近合适的地方停车吧,小芳陪我进去就好。”上官雪伸了个好看的懒腰,她刚睡醒没多久,感觉精气神都恢复了不少。

    待到保姆车停稳,助理小芳率先下车,可当她看到街上那一地的果皮烂菜时,眉头便是一皱,转身托着上官雪下车时的裙摆,忍不住抱怨起来,“小姐,要我说您就不该亲自来这种又脏又乱的地方,有事让我来办就好了。”

    上官雪下车前已经戴好了用于遮掩的墨镜和棒球帽,听了小芳的抱怨,淡淡笑道:“不正好么,下个月开机的那部《第十九区》里,我要演一个到外星人收容区采访的电视台主持人。剧本环境和这里挺像的,咱们就当作预演训练吧。”

    小芳对向来任性的老板娘没辙,嘟着嘴陪她走进那条老旧的巷子,拐了三个弯,才看见一座小四层的私人医院小楼。

    医院楼前挂满了大大小小的广告牌,什么无痛人流、祖传秘方专治男女不孕不育等等,直瞅得助理脸色大变,赶紧拉住上官雪的胳膊,先警惕地左右打量了一番,这才小声劝道:“小姐,要是被狗仔队拍到您来这种地方,那可成明天的头版头条了!”

    “小芳,你就在这等我吧,我自己进去就好。”

    上官雪说完,也不待小芳回话,独自走进了医院大门。

    “请……请问您是要挂什么科……”前台的护士听见脚步声,抬起头,就看到一个气质清雅绝伦的女孩朝自己走来,呆了一下,说话也有些结巴起来。

    “你好,”上官雪很客气地问道:“请问,你们医院最近是不是收治过一位名叫陆羽的病人?”

    “我帮您查一下,陆羽……”护士打开电脑,突然想起什么,“哦,您说的是那个瘸——咳,我有印象,他住在404病房,您一直往前走到头,上楼就到了。”

    上官雪道了谢,径直来到四楼,推开404病房的门,出现在她眼前的,却不是想象中的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重症病患,而是一个正盘腿坐在床上、神情亢奋地捧着手机玩游戏的可恶家伙。

    上官雪的脸色顿时不好看起来。

    大半夜哀兮兮地给我发短信求救,让我急匆匆赶回来,结果就给我看这个?

    陆羽正欢快地打着《愤怒的大鸟》,突然看到一个身材高挑的眉毛小姐姐推门进来,吃了一惊,按键动作慢了一拍,输了。

    “你来啦!”

    陆羽关掉游戏,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你找地方坐,我从昨天半夜一直忙到现在,这才休息一会,打一把游戏放松下。”

    一边悄咪咪打量面前这位漂亮小姐姐,不用说,这位就是自己的便宜媳妇上官雪了,真人比电视上还要漂亮,就是气质有点冷……

    “莫不是上天可怜我一心修道,到死都是个单身狗,于是穿越后给我安排了一位如花美眷,还强行官配,连追求的过程都省了?”

    陆羽无奈地在心里吐槽了自己一番。

    “你得了什么病?”上官雪率先打破了沉默。

    “我……没啥事。”话到嘴边,陆羽想到反正脑瘤自己搞得定,还是不要吓唬她了,他也不想被当做一个绝症病人来对待。

    上官雪眉头皱起来,还想追问,陆羽起身下床,说道:“我真没事了,身体倍棒,走吧,咱出院回家。”

    上官雪无语,不过看他精神,是比从前振作了许多,总归是好事吧。

    “钱我放这了,你自己去办手续吧,我去楼下等你。”

    从医院出来,上官雪钻进了车里,目光随意地朝医院外墙望去,正好瞄到了医院上方最大的那块广告牌:治男科,到安佳!

    一个长胡子老头的半身像,下面一样小字:祖传药方治病根,就像噶韭菜,不遭罪,不花钱,来一个治一个……

    上官雪心中咯噔了一下,猛想到之前自己询问病情时,陆羽那副支支吾吾的模样,原来……她好像明白了什么!

    “久等了啊!”

    这时候,车门打开,陆羽大大咧咧地坐在了副驾驶位置上。

    “现在去哪,先去吃饭怎么样?”

    老黄刚发动车子,陆羽就迫不及待地回头问。

    说起来,他这一天修行下来,灵气是积攒了不少,但身体消耗也很严重,早上和中午吃的三荤一素,早就吸收干净了。

    看到他这副大爷做派,上官雪内心有点不爽,但转念想到了他的病情。“没准,他是故意用这种满不在乎的态度来掩盖内心的自卑和伤痛?嗯……毕竟是男科疾病,涉及到一个男人的尊严。”

    要对他好一点,哪怕是出于人道主义!

    上官雪这样告诉自己。

    ……

    带陆羽去吃了顿大餐,又给他从内到外买了一身衣服,两人这才回到家里。

    上官雪脱下高跟鞋,解下盘起来的长发,将自己切换到放松的家居状态,登上了通往二楼卧室的楼梯。

    外套脱到一半,上官雪听到身后像是有脚步声,回头一看,是陆羽,紧跟在自己身后,两眼发光的望着自己。

    上官雪微微一愣,立刻冷静下来,穿好外套,静静地望着陆羽。

    “看我干啥,不是去睡觉吗?”

    话一出口,陆羽倏然想到,那个家伙好像说过,两人一直都是……分房睡的?

    看上官雪的表情,陆羽就知道,自己走错路了,他的房间绝壁不在二楼!

    “咳,我就……随便逛逛,我逛好了,你早点睡啊,晚安么么哒。”

    陆羽一只手扶着瘸腿,逃下楼去。

    “不过说起来,我房间在哪呢?”

    陆羽挠着后脑勺,在一楼溜达起来,好在房间不多,在厨房边上,他找到了一间卧室,在墙上摸到电灯开关,打开,舒舒服服地往床上一躺,打算先撸两把游戏,就去吐纳修炼。

    毕竟事关身家性命,修炼这件事决不能放松。

    “嗯?什么东西硌得慌……”

    陆羽手伸到身下,用力一拉,是一条粉色的文胸。

    我房间里……有女人睡过?

    靠,这不是我房间啊!

    陆羽大脑迟钝了几秒钟,猛然跳出来一个人名:

    上官玥!

    这里是自己那位小姨子的闺房!

    “不过,这也太大了吧,这是给人穿的?”

    陆羽盯着手中的超大号文胸,目瞪狗呆。

    不是高中生吗?

    现在的高中生,营养都这么好?

    “小姐,你化妆品落在车里了,我估计你明天要用,还是给你送进来……咦,张姨,你今晚没回家啊,正好,有个东西你帮我交给小姐……”

    助理小芳说这就闯进了房间,看到的却不是保姆张姨,而是躺在床上、手里捧着一只文胸的陆羽。

    “那个,假如我告诉你,我是走错房间了,不小心拿起这玩意,你信不信?”